序 - 致“正當時”

語言: CN / TW / HK

上了舞臺就是演員

2014年我第一次接觸了“音視訊SDK”,那是還僅僅是幫助朋友在 Android 和 iOS 裝置上適配一下他們的“音視訊SDK”,幫他們寫幾個 Demo ,對於什麼是 RTC、什麼是 SIP、什麼是 H.264 SVC 等等概念都是隻是網頁上搜索之後的“名詞解釋”而已。

轉眼到了2016年,對於已經研究一年多 RTC 和躺在硬盤裡的 Cell 來說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無論那些在2015年踩過的坑還是面對2016年以後的世界,我需要一個支點去證明一條可被實操的技術產品和一扇可以被推開入局的門,我們的產品之路開始了 —— Cube 時信魔方實時協作平臺。

插圖1

嚴格意義上來說,我們入局時騰訊、網易、聲網、容聯雲通訊、融雲等等大咖都已入局,各有地盤,他們的小拇指都比我們的腰粗得多的多,他們在“華山論劍”,我們就像坐在華山山腳的“小學生”。按照行業話術來說,我們就是標準的“炮灰”,按照“朋友們”的預測,我們就是電視劇裡活不過兩集的龍套。只要我說我們是做音視訊和IM的,無一例外的開場白都是:你們是和騰訊競爭啊,祝你們好運!

感謝您的祝福,我們僥倖活到了第三集,在2018年把基於 Cube 技術的產品司派開發完成。這一次我們體會到了什麼叫做你的實力跟不上你的野心,我們面臨著司派這個產品的諸多問題,不僅僅是技術問題,還有產品設計本身的問題,這些問題本質都是我們自身能力不足而引發的,管理能力、產品設計能力、技術架構能力、技術細節組織能力等等。在整個2018年裡,我們陷到了司派這個產品的大坑裡。我們沒有逃避的理由,所有的問題都是我們自己製造的,就是俗稱的自己給自己挖坑,那能不能填上就看自己的本事了。

插圖2

2019年,我們逐步將司派引入正軌,開始系統性地進入改進階段。當時的 Cube 的技術優勢就是擁有完全自主設計的通訊協議,並整合了包括 FreeSwitch 、Kurento 、licode 等一眾第三方開源軟體。但是薄弱的 API 結構導致應用層不等不開發很多與通訊相關的業務邏輯。痛定思痛我們啟動了 Cube 3 的計劃。

萬萬沒想的是2020年開年的疫情,讓我們正準備邁腿跑時,被命運狠狠地按在地上摩擦:大公司有“糧”,玩命的免費,讓使用者白Piao,於是乎對於沒糧的我們只能斷臂自救。2020年我們創造了我們自己的數個“第一次”:第一次縮編、第一次裁員、第一次解散專案組、第一次異地安置辦公等等,一把把刀扎得鮮血直流。2020年在我的職業生涯註定是黑色的一年。至此,我們真的應驗了“朋友們”的預言:你個“死跑龍套的”!

“如果你非要叫我跑龍套的,可不可以不要加個“死”字在前面?”

還沒有全劇終,我們依然有執念。執念於 Cube 3 ,執念於在5G開局之年的未來,執念於即便是龍套,也是要陪主角到最後一集的龍套。畢竟觀眾喜歡劇情反轉。

坦白說五年裡最大的收穫就是經驗,包括管理、設計、技術的經驗,無論做的產品,做的專案最終的價值遺留到現在都變成了經驗,知道了A後面是B,X的後面才是Y。這是 Cube 3 的核心競爭力!是的,你沒有看錯,Cube 3 的核心競爭力不是有多少自主技術的使用,不是有多麼豐富的功能、不是具備多麼靈活的架構,這些只是 Cube 3 表現出來的特徵,而表象之下是五來年我們對於這份事業的理解、昇華和創新,對於我們自己付出的熱愛和執著。我可以跑龍套,不是因為我演技不行,但是我不是“死跑老套的”!

插圖3

沒有“死”過就不明白活著的意義,此刻正當時,用我們自己這份熱愛回報給每一個期待精彩演出的觀眾,我們在2020年消失了,我們努力著涅槃重生,因此我們將 Cube 3 開源,不妄言我們有多好,只不過是這部劇裡的龍套之一,也不輕視劇裡的每個角色,我們自當認真演好自己的“戲份”,餘下的就留給“觀眾”們評價吧。

Cube 3 的目標就是開放的平臺與架構,融合更多優秀的協同技術和 AI 技術,在實時通訊資料與 AI 技術之間形成一個快速融合的紐帶,讓協作與 AI 在未來的 5G 時代的應用更快落地。

我們是“時信魔方” —— 面向開發者的實時協作開發框架。 我們是“OpenCube” —— 因為導演沒有喊“卡”。

時信魔方 - Cube 是:

C - Cooperative 時信魔方是為線上協同提供快速能力整合的框架。

U - Ultrafast 時信魔方為客戶打造極速解決方案,極速開發、極速執行和極速服務響應。

B - Best-practice 時信魔方提供實時線上協作的最佳實踐方式,優秀的使用者體驗。

E - Efficient 時信魔方積累多年行業場景方案,直擊痛點,有效、高效。

唯有重生,方得始終!

於2020年11月24日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