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採訪的4家公司現身說法:不對VC投後抱有太大希望,不如直接給錢

語言: CN / TW / HK

放眼望去一級市場的VC/PE,幾乎沒有哪一家不在時刻強調自己的投後優勢。

文丨馬慕傑

來源丨投中網

先來做一個假設:如果你是一家企業創始人,在選擇投資機構時要根據要素重要程度對基金品牌、估值高低、投後水平依次排序,你會給出怎樣的答案?

設立這個問題的初衷其實是想探究在企業眼中,投資機構的投後服務在整體投資能力中究竟佔有多大的作用。畢竟,放眼望去一級市場的VC/PE,幾乎沒有哪一家不在時刻強調自己的投後優勢。甚至於,在搶投專案環節,所謂的投後賦能還被當成了一把利器。

不可否認,近兩年,一級市場整體的投後管理意識正在顯著加強:國內的投資機構越來越重視投後,同時也喜歡在投後方面大做文章。有一些機構專門設立了體系化的投後團隊,還有一些雖然沒有搭建專門的團隊,但也強調不遺餘力地為被投企業提供增值內容。

那麼,這些投後服務的成色到底如何呢?企業是否真的“買單”?從企業發展需求來看,最理想的投後又是怎樣的?面對那些宣傳口徑“同質化”的投後,企業又該如何進行甄別判斷?

關於企業眼中的基金投後,投中網近日與四位公司代表聊了聊。

最好的投後,是理解與陪伴

C輪醫療公司

投資機構的投後,我主要分廣義和狹義兩方面來看。

廣義的投後,最主要的包括對公司未來資本化的規劃、公司估值與短期融資中機構選擇的建議等。簡單來說就是配合公司戰略推進資本化程序。這對企業來說是很重要的一點。

狹義的投後,指的是那些投後服務,比如介紹下一輪投資人、招聘、資源引進等等。

企業在不同階段,需要的投後也不一樣。在中早期,B輪之前,我們希望投資人最好能夠給到我們一個資本化的地圖,比如在什麼時間點融多少錢,稀釋多少股份等等。接下來,公司需要更多的其實是能促進業務發展的資源。

拿我們公司來說,醫療類企業,成長過程中最大的坎其實是拿證。所以我們希望能夠找一些相關資源豐厚的機構,在這方面給予指導。

我們一般選擇投資機構主要有三個標準,按照重要性依次排序為:品牌力、投後能力、估值。但往往,機構的投後與品牌力呈正相關關係:基金越大牌,資訊、資源積累就越多。可能這對一些機構來說有點扎心,但這的確是實話。

我心中最理想的投後,除了上述幾點之外,還有特別重要的一點就是投資人的陪伴。我希望在我們遇到緊急問題或困惑的時候,機構能夠伸出手拉我們一下。不管最後有沒有用,起碼我們會感到很暖心。

很多機構都看結果,這也沒錯。但從企業的角度講,我希望投資機構能夠通過投後更深入地瞭解公司,而不是因為可能某個階段性的結果不達標就認為團隊不行,產生負面想法。我覺得不管是投資還是投後,投資機構最重要的壁壘是認知和專業度,一些細碎的投後服務說白了錢都可以解決。

投後好壞,決定著基金的市場口碑

B輪資料技術公司

投資機構的投後差別還是挺大的。

有一些機構是真的很用心,會根據企業的真正需求對接相應的服務,典型的比如招人、客戶對接等等;另一些機構可能對公司瞭解不夠,雖然看上去也在幫忙,但很多時候並不在點上。

我們選擇投資機構的第一個考量因素肯定是基金規模及品牌。這兩個方面都差不多的情況下,我們會看基金的口碑,投後就是其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在判別機構口碑上,我們通常會參考這家機構其他被投公司的評價。比如最近我就拒絕掉了一家投資機構,原因是他們的好幾家被投企業都稱其沒什麼投後支援,而且抗風險能力也比較弱。比如,在企業面臨挫折時,機構的態度是不支援先自保。

我最希望的投後服務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投資機構與企業的關係可以像朋友一樣,懂公司,對公司有信心,在公司遇到各種各樣的小問題時能及時給到一些建議或幫助。

市場上很多機構的投後還是比較中規中矩的,即不打擾也不添亂。有些機構可能是因為出手多,對每家企業也照顧不過來,無法面面俱到。

所以對於一般財務型的投資人,我們不會對其投後抱有太大的期待,這也不現實。當企業到了業務快速擴張的時候,我們會優先選擇產業投資人。

投後只是一個加分項

企業不要抱有太大希望

B輪人工智慧公司

如果一家企業指望投資機構的投後能給予很多,那完全是抱錯了希望。

總的來說,大品牌大資金,無論是否有投後團隊,其能給到的幫助肯定比那些中小機構更多更好。最基礎的資訊資源層面,大機構每年看那麼多專案,接觸的行業資訊勢必更多,觸角更廣,相對而言,其給予被投企業的能量就越大。

因為有時候,一個小小的產業訊息,可能就會對公司戰略規劃帶來很多啟發。

我覺得本質上,判斷投資機構投後的核心在於靈魂人物,他們能夠觸達的資源非常重要。投後的好壞與機構有無組建投後團隊有一定的關係,但關係未必很大。最起碼,投後團隊的業績考核會倒逼機構與企業的溝通更頻繁,不管最後能不能實際幫到什麼。

在對投資機構的選擇上,企業在不同階段對投後的需求程度也不一樣。技術研發階段,企業需要更多的是資金;到了市場化階段,希望機構能在產業資源上給到支援;再到後期IPO階段,可能就需要機構能在公司規範化方面做一些指導,從而規避某些風險。

其實大多數機構對外都會說可以給企業各種賦能,但落實到行動方面,就只有前期的一陣熱乎勁兒,更多的就是觀望。

當然,從機構自身來講,投後管不管以及如何管,取決於企業對基金的重要程度。如果你只是他們投資陣營上一顆棋子,可有可無的企業,那人家自然不會給予很多。

我也很理解現在許多機構都非常強調自身投後的優勢,他們在激烈的專案爭搶中必須這麼做。但從企業的角度,投資機構的投後就只是一個加分項。

做好投後,還面臨很大的現實矛盾

C輪 To C公司

基金的投後有很多種,我最喜歡的就是“幫忙不添亂”的投後。

許多創業者不是沒有資源,根本問題是不知道如何使用整合資源。因此,我們希望投資人能以教練員的角色提供一些切實的指導或建議,讓創業者在短時間內突破瓶頸,繞開彎路。

可能我的運氣比較好,合作的投資機構投後服務都還不錯。比如,在企業初期機構幫我們招聘高管,梳理商業模式和公司戰略,一起計劃融資時點等等。我知道很多基金投完之後就撒手不管了。

如果對機構的品牌、估值、投後這三個選項進行排序,我會把投後放在最後。一方面是因為投後這個事情往往很虛,投前不知真假。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因為我們是To C業務,需求沒那麼大。

我相信,很多投資機構都很想把投後做好,不過這裡面存在一個很大的現實矛盾:機構管的錢多,被投企業多,每個公司遇到的短板也不一樣,機構給出的建議一般都是大面上的事情,但企業很多時候遇到的關鍵問題又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

大家都形容LP與GP的關係像夫妻,其實機構與被投企業也是一樣。我覺得好的投後,傳達更多的是一種情感的相互支援與信賴。企業家其實是一個很孤獨的群體,需要的投後不需要多具體,只要能在我們苦惱、失意的時候耐心聽我們倒倒苦水就夠了。

投中網旗下東四十條資本

隨手關注,更深入瞭解創投圈

轉載、合作、加入粉絲群請聯絡小助理

(微訊號:

ChinaVentureWei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