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電寶的征途上,怪獸充電也難有勝算

語言: CN / TW / HK

共享衣櫥衣二三最近關門,也再次宣佈了共享經濟生存的艱難,而共享單車還在艱難地虧損生存,而共享充電寶似乎成為共享經濟最後的遮羞布,但事實並非如此。

最近“共享充電寶第一股”怪獸充電釋出了自己上市以來的第一個季度的財務報告,顯示營收增長而淨利潤下滑。財報公佈後,怪獸充電股價微漲一日後,便隨即下跌,股價自上市以來依然處於下跌狀態。顯然資本和市場都作出自己的意見,怪獸共享充電寶的未來並沒有想象中的樂觀。

營收增長假象

財報顯示,怪獸充電2021年第二季度的營收為9.72億元,同比增長52.9%;毛利為8.34億元,同比增長16%,毛利率為85.8%。看起來增勢喜人的營收和高毛利,卻是怪獸充電在新季度財報上僅有的幾個亮點,高營收的背後是微薄的利潤。

怪獸充電第二季度的淨利潤僅為820萬元,同比下降了72.6%,淨利潤率也從去年同期的4.7%降為0.8%。如此巨幅下降的淨利潤顯然與高營收不匹配,怪獸充電的生意經並沒有想象中的令人期待。

而這種下滑早有趨勢,怪獸充電2020年的淨利潤為1.126億元,相比同期下降了45.5%,近乎腰斬的淨利潤更顯怪獸充電盈利的艱難,尤其是去年一季度還虧損了1.3億元。好訊息可能是近五個月都有盈利,但是淨利潤卻是持續性下滑,甚至可能出現季度性虧損甚至是持續性虧損的風險。

而在高營收和微利的背後是各種支出的大幅增長,尤其是銷售和營銷支出。財報顯示,怪獸充電2021年二季度銷售和營銷費用為7.71億元,同比增長64.6%,環比增長14%,佔總營收的79.3%。也就說怪獸充電營收營收的增長是由於大量的銷售及營銷費用支出來保證的,而且銷售及營銷費用居高不下,甚至是持續性增長。

近四個季度以來,怪獸充電的銷售和營銷費用佔總營收的比例依次是71.1%、73.1%、78.1%和79.3%,而且2020年銷售和營銷費用相比同期增長55.7%至21.21億元。怪獸充電如此高增幅和高營收佔比的銷售和營銷支出勢必會導致盈利區間的縮小,即便是擁有著良好的高毛利屬性,怪獸充電的利潤並沒有市場上想象中的優秀。

而且怪獸充電的單一增長曲線會使其盈利的前景顯得更不容樂觀。怪獸充電的業務主要分為移動裝置充電業務收入、移動電源銷售收入和其他收入。其中移動裝置充電業務為怪獸充電的主營收業務,二季度營收為9.32億元,同比增長51.6%,佔總營收的95.8%,移動電源銷售收入和其他收入也分別同比增長83.2%和111.1%。

雖然其它兩項業務增長表現不錯,但依然無法觸及到怪獸充電的核心業務水平,如果怪獸充電繼續保持高營銷費用來換取足夠的市場份額,業務的單一增長點可能會使得怪獸充電的盈利風險加劇,甚至是在虧損的邊緣徘徊。此外,除了高額的銷售和營銷支出,怪獸充電淨利潤下滑的背後,還有著其在市場表現上的諸多問題。

亂漲價的背後

怪獸充電出現營收增長淨利潤下降情況,也逃脫不了怪獸充電自身的經營問題,畢竟高額的營銷支出持續增長。而這一情況在共享充電寶賽道非常普遍,顯然共享充電寶依然參考著共享經濟典型的商業經營模式——以資本換市場。多次融資的怪獸充電顯然有更足的底氣來達到行業領先的地位,畢竟怪獸充電在上市之前還完成了有阿里和CMC領投的超過2億美元的D輪融資。

而市場份額擴大的同時也存在著很大的泡沫,除了大量的砸錢砸出的市場地位具有的不穩定性外,共享充電寶的品牌效應並不強,且自身也沒有很強技術壁壘,而這種打法打法自然需要更多的資金來持久地維持行業地位。但是資本市場並不看好,畢竟自上市之初,怪獸充電的股價就一路朝下。

如何解決好自身造血的問題,怪獸充電的目光就放在提升消費使用單價上,每小時計費標準從0.5元/1元上漲至3到5元,甚至是高達每小時10元的單價。如此的高昂的收費標準自然引起消費者的強烈不滿,在知乎,抖音等大眾平臺上的消費者批評聲音不絕於耳。

除了大眾尤為詬病的漲價問題外,怪獸充電還出現使用後無法歸還,充電效果差,亂收費等諸多令人反感的體驗問題。在黑貓投訴平臺上有怪獸充電近9000條投訴的問題,包括亂收費等造成消費者的使用者體驗感差的問題。

而更有意思的是怪獸充電等共享充電寶企業們不約而同地一起漲價。在無法找到穩定的盈利方向後,漲價成了共享充電寶企業們解決問題的共識。資料顯示,共享充電寶運營市場CR6的市場份額佔比超過80%,某種程度上共享充電寶出現了壟斷的情況,議價權在企業們手裡,而消費者只能被動地接受這一切。

6月3日,市場監管總局價監競爭局會同反壟斷局、網監司召開行政指導會,要求怪獸、美團、小電、來電等6個共享充電寶消費品牌經營企業限期整改,明確定價規則,嚴格執行明碼標價,規範市場價格行為和競爭行為。

雖然稍後的時間裡,計費價格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但是怪獸充電每小時消費標準仍然有3元,漲價問題顯然不是一時就能解決的。其原因還是逃脫不了盈利渠道單一性,無法保證持續地盈利前景,而漲價成為目前怪獸充電們最容易、最好用的解決方法。

共享充電寶想象空間有限

繼共享衣櫥失敗,共享單車依舊無法盈利的情況下,共享經濟似乎變成了一處大泥潭,很難走得出去。而在怪獸充電依然有盈利的情況下,人們似乎對共享充電寶寄予了共享經濟新的希望,但是共享充電寶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亮眼。

首先是共享充電寶的市場份額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大。資料顯示,共享充電寶2020年的市場規模超過90億元,但增速在下降。前瞻產業研究院的資料顯示,2017年-2020年共享充電寶的年複合增長率達到142.5%,而2020年相較同期增長了37.9%。

第三方資料顯示,2021年上半年怪獸充電在中國共享充電行業的市場份額提升到了35.2%。而怪獸充電上半年營收為18.2億元,可以推測2021年共享充電寶市場規模約為104億元,增速可能剛到兩位數,遠低於同期水平。

而且使用者規模也在下降,2017年-2020年,共享充電寶的總使用者規模呈上升趨勢,從2017年的0.8億人增長到2020年的2.9億人,但增長速度卻在明顯放緩,年增長率從104.9%降到56.3%,再降到15.6%。由此可看,共享充電寶市場增長的天花板並不是很高。

其次是共享充電寶並非剛需。的確人們充電的需求,但是選擇充電的方法是眾多,共享充電寶並不是唯一的選擇且優先順序也不高。共享充電寶所切入的不過是及時需求,應用的場景有限,資料顯示,共享充電寶的使用場景排在前列的是商場和餐廳,還有就是機場和火車站。

根據艾媒諮詢的資料顯示,2021年消費者共享充電寶的使用頻率中,53.8%的消費者使用次數為2-5次。也就說共享充電寶的使用頻率並不高,而且滿足的多為一二線城市的生活需求和一部分的出行需求。而目前的情況是一二線城市基本飽和,想要進軍下沉市場還要面臨需求更低且開拓艱難等問題。

最重要的是共享充電寶的盈利也不容易。怪獸充電隨著營收的增長淨利潤是下滑的,而且營銷支出佔比也在擴大,而其他共享充電寶企業也是如此,比如小電科技2020年還轉盈為虧。隨著無序的競爭和缺乏一定的市場規範,競爭會更加激烈,意味著共享充電寶的盈利將會更加艱難。

而且共享充電寶的增長是典型的索洛(Solow)模型,也被稱為“新古典經濟增長理論”。認為經濟增長的路徑是穩定的,在長期只有技術進步是增長的來源。即,在一定的技術水平下,經濟要獲得增長,要麼是投入更多實物資本,比如增加機器裝置;要麼就增加勞動力。

由於共享充電寶企業間的技術壁壘較低,並沒有較大的差異性,品牌之間的競爭更多是通過投入更多的資本來完成的,而這一趨勢隨著競爭的加劇和增長要求將會更加明顯,共享充電寶盈利也將艱難。

而如何尋找第二增長點成為品牌保持競爭力的關鍵,怪獸充電就試圖入局白酒生意,但結局很明顯失敗了,而且怪獸充電想要繼續生存下去的壓力也不小。但無論如何,對於怪獸充電來說,顯然賣充電寶比賣白酒更有錢賺。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增長黑客 Growth Hacker立場,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s://www.growthhk.cn/mcn/47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