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為什麼要折騰智慧水杯和手錶?

語言: CN / TW / HK

帶著對標華為GT2 PRO的智慧手錶,智慧水杯以及兒童座椅三款眾創IOT產品,長城汽車正式公佈了咖啡眾創平臺計劃。

長城眾創的智慧手錶

汽車企業做眾創平臺,會有哪些特點?不妨也從這三款產品說起。

智慧手錶、智慧水杯、兒童座椅,其實很多汽車企業也推出很多類似的周邊產品,長城的產品被賦予“眾創”的概念,有什麼不一樣?

智慧手錶來自於長城車主的眾創,以滿足長城老車主們用智慧手錶取代車鑰匙的需求。

長城汽車產品數字化中心IOT業務負責人甄理說,這款智慧手錶用到的是跟車鑰匙一模一樣的裝置技術,包含車輛的控制、解鎖、車窗控制、後背門控制、尋車、車輛啟動,同時增加了額外的一些拓展性功能,比如遠端控制和車輛狀態查詢,包括錶盤、錶帶的設計思路和造型,都來自於車主眾創。

甄理介紹長城智慧手錶

這是長城利用車主需求眾創硬體產品的一個案例。該款手錶會匹配到WEY、尤拉、哈弗、坦克、炮等品牌。

智慧水杯的眾創思路與智慧手錶類似,通過與車輛內部的DOCK介面連線後,能通過觸屏、語音等方式,進行燒水、保溫、溫奶等操作,滿足車主用車場景的個性化需求。

兒童安全座椅則是在市場現有產品基礎上,改變其互動形式,把兒童安全座椅的控制和安全監控放到前端的顯示屏上,車主可以通過語音或者觸屏的方式對兒童座椅進行控制,比如前後左右的控制、通風、加熱的控制,還有兒童狀態的監測,從根本上解決使用者在使用兒童座椅的痛點。

三款智慧硬體最終都會以眾創的方式被接入到長城的生態能力裡, 與市場上同類產品的不同之處在於,他們是基於汽車企業開源的能力,深度定製場景,為使用者來定製更加人性化、更加智慧化的互動體驗。 這是長城針對眾創開放的一些思路。在智慧硬體層面,長城還嘗試引入一些資源。

甄理說,長城正在跟華為接觸,嘗試把華為的電子產品,比如PAD、手機、手錶、手環與車產生互動,推出更多定製化場景。

除了IOT產品,長城咖啡眾創平臺還包括哪些維度?

在汽車行業還沒有形成潮流的眾創模式,長城率先推出的眾創模式存在哪些困難?長城如何克服?

上述三款產品只是一個引子,甄理說, 長城咖啡眾創平臺涵蓋智慧駕駛、智慧座艙、智慧服務、智慧互聯,並且合作開發者皆可眾創。

關於發起眾創平臺計劃的原因,拋開傳統的產品定義模式是否能夠真正滿足使用者這點,事實上,是汽車開始像手機一樣,漸漸轉型成一個智慧終端時,產品尤其是其帶來的智慧互動體驗,可能帶來的產品定義模式改變。

汽車企業都喜歡從智慧手機的發展軌跡中去尋找一二,所以借鑑小米、華為的開發者聯盟,長城的咖啡眾創平臺,就試圖在汽車產業複製甚至是超越這種模式。

早在今年6月的長城科技節上,長城就曾公佈了咖啡眾創平臺計劃,並且提出了“場景功能最多”、“使用者體驗最優”、“開發生態最廣”的目標。

事實上,長城這一眾創思路提出也僅有一年時間,咖啡眾創平臺希望向網際網路企業、Tier1級供應商、汽車主機廠、科研院所/高校、科創公司、開發者、汽車後裝精品公司等開放。

長城開放能力的技術支撐包括, 在通訊架構層面,搭建整車對外通訊架構,採用有線+無線通訊方式實現整車與外部裝置互聯互通;同時建立標準的模組化開源架構,從智慧座艙、智慧駕駛、後臺服務、智慧互聯等功能模組建立標準化開源能力及通用開發工具,與開發者共創生態。

實現智慧座艙眾創的關鍵是開放能力介面,如今,隨著智慧汽車的快速迭代,和需求越來越高,長城打造的咖啡眾創平臺,對汽車企業的硬體和軟體能力要求也更高。

硬體層面,長城汽車採用高通8155晶片打造專屬智慧座艙平臺,相比上一代主流車機系統CPU運算能力提升2.5倍以上,GPU影象處理能力提升3.5倍以上;軟體層面,長城汽車首個自研智慧座艙系統GC-OS技術擁有多項開放能力和優勢,首先是App統一介面+HAL統一介面,同時支援UI/UE平臺化+品牌差異性,還可向下相容多種高算力平臺,向上可適配長城汽車旗下各大品牌車型,其核心是構建與開源物件的深層次協作,針對現有能力以技術導向出發,快速發揮現有能力,進行部分開源,同時以使用者為導向,進行開放思維轉變,挖掘潛在開源能力。

在長城技術能力的保障下,希望藉助開發者的更加貼近使用者的思維,帶來的是獨特的定製化體驗,比如,流暢的車機定製應用程式,而非脫離實際需求的生搬硬套。

三年前,比亞迪舉行了全球開發者大會,開放汽車的66項控制權和341個感測器,還為自動駕駛公司提供專案車輛和開發控制權,這是我國汽車產業從封閉走向開放的一個里程碑事件,並且打造了第一個將Android和車用感測器打通的汽車作業系統。聯合的生態企業多是包括百度、地平線、360等網際網路以及供應鏈企業,開發者覆蓋的程度不如此次長城提出的廣。

但是, 二者也面臨著相似的問題:比如開發者的活躍度,其他主機廠是否願意共用一個平臺等等。

甄理也表示,打破原有的甲乙方採購的傳統汽車製造商模式,跟合作伙伴在商務層面上、在開發流程上共創,將以前的模式重新推翻,或者在現有基礎上進行很大的變動都是很苦難的;同時,汽車產業中的開發者聯盟還比較少,尋找開發者同樣存在困難。

此外,如何打造服務生態以保證這一商業模式的順利推進,如何與其他汽車企業形成合力,降低開發者進入門檻,等等,都需要去摸索。

前幾年,汽車企業都流行“出圈”,利用跨界合作等模式,塑造更年輕、更個性化的品牌形象。

這一次長城“建圈”,則是一次全新商業模式的嘗試,目的已經不僅僅侷限於輸出品牌。這會是汽車產業商業模式的一次顛覆嗎?

未知有很多,但是長城的目標很明確,在向科技出行公司轉型的過程中,整個長城汽車公司都在做組織架構的調整,從內部的組織架構做調整,這就是長城汽車現在在做的:

推翻,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