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電動車公司都開始做機器人了?

語言: CN / TW / HK

基於技術層面的諸多關聯,機器人會是緊隨自動駕駛汽車之後的下一個“智慧硬體大生意”嗎?

記者 | 肖文傑

編輯 | 王姍姍

何小鵬是最近一個月裡第3位宣佈要造機器人的企業家,前兩位是雷軍和馬斯克。這並非是一個巧合。他們創辦的公司都正在製造智慧電動車。

9月7日,何小鵬擔任董事長的創業公司“鵬行智慧”正式亮相併釋出了首款產品——鵬行智慧機器馬。

△智慧機器馬宣傳片。

這是一個四足機器人,形態類似小馬,高約1米, 據說可以供3-6歲的兒童騎乘 。用官方的話來說,它是"小鵬友的第一個智慧交通工具”,能實現的智慧體驗包括 識別和跟隨物體、適應在多種地形行走、自動躲避障礙,以及與人語音互動

接近玩具的定位,不意味著何小鵬投資這家機器人開發公司只是為了玩票。據悉這已是“機器馬”的第三代樣機。“鵬行智慧”專案成立於2016年,此後它接受何小鵬的個人投資,成為小鵬汽車的生態企業之一。

“玩具”背後的潛力

機器人是一個廣泛的概念,它是諸多差異很大的產品的集合。目前的商業化產品大致可以分為商用和民用兩種型別。前者出現在工廠的生產線或是醫院的手術檯上,而後者則以陪伴、接待為主要功能。

從技術上說,鵬行智慧釋出的機器馬,以及美國工程與機器人設計公司波士頓動力(Boston Dynamics)的機器狗,在行業內被稱為四足機器人,而特斯拉推出的Tesla Bot則被稱為雙足機器人。

△特斯拉推出的雙足機器人。

雙足和四足機器人的核心技術,可以被粗略分為兩個部分:智慧系統和運動控制,也就是頭腦和身體。

頭腦,指的就是機器人要像人一樣,可以與人交流、學習,也就是人們常規理解的人工智慧;身體部分,要能像人或者其他生物一樣完成從簡單到複雜的各種動作。由波士頓動力研發的雙足機器人Atlas,就是後一部分的技術領先者。

△波士頓動力研發的Atlas。

現階段,工業機器人、醫療機器人都有著明確的功能和對應的商業化場景,而雙足和四足機器人產品尚未拿出經過驗證的商業化路徑。即使是這個領域全球技術最領先的公司,例如波士頓動力,也因為長期商業化前景不明而被連續出售。

所以, 玩具或者兒童陪伴,是目前雙足或四足機器人最容易對接的一個場景。

但接下來的挑戰在於,對鵬行智慧和它的同行來說,它們的產品該以什麼價格、賣給誰,用來提供什麼價值,都沒有先例可循。

鵬行智慧的機器馬的目標使用者是有孩子的家庭。在設計風格上,機器馬接近本田的人形機器人Asimo和索尼的機器狗Aibo,這兩款產品都是陪伴型機器人的代表產品。 鵬行智慧的產品團隊認為,將來機器人的情感交流價值,將和用機器人替代人工的價值同樣重要。

△本田的人形機器人。

△索尼機器狗官方宣傳片

作為玩具產品,如何讓機器從外型設計展現出足夠的“親和力”是最大的難點。“如果機械感太強,就會讓小朋友感覺害怕。但我們做過測試,小朋友們看到我們的小馬,第一反應是想騎上去。”鵬行智慧的產品設計負責人對《第一財經》YiMagazine說。

智慧機器人在定價上可以直接進入“高階玩具”市場,但缺點是它並非剛需。好在機器人玩具最大的魅力,在於它可以通過線上升級而變得更聰明,做更多的事,在功能迭代上還有很大的想象空間。

可以說,這匹馬未來的“進化”之路,將是非常值得期待的部分。

智慧電動車對機器人的背書

“如果說智慧汽車是智慧智造的皇冠,那麼智慧機器人將是機器智慧的皇冠。長遠來看,更大的市場,也需要更大的投入。”今年8月21日,何小鵬曾在微博上這樣寫道。

去年12月,在天眼查等工商資訊平臺便可查詢到“鵬行智慧”的相關資訊,持股65.1%的何小鵬擔任公司董事長。

在小鵬汽車創辦初期,據創始團隊成員介紹,何小鵬就已經在國內尋找機器人領域的技術團隊。 小鵬汽車還投資了一家飛行汽車公司匯天,並在今年7月釋出首款雙人智慧載人飛行器旅行者X2。

投資鵬行智慧後,何小鵬也深度參與業務發展,每週至少參加一次公司的線下例會,隨時在線上推進鵬行智慧的前期研發工作,甚至是產品定義的細節。“何小鵬本身就是個產品經理,面對機器人這個產品他不可能只是甩手做投資者,肯定會深度參與。”鵬行智慧的一位創始團隊成員說。

現在,小鵬匯天和鵬行智慧同屬小鵬汽車“未來交通探索者”戰略下佈局的生態企業。生態的意思,除了遠期的市場互動外,還有當下的實際合作,比如鵬行智慧和小鵬汽車的部分研發團隊已經互相打通。

過去,類似的四足和雙足機器人公司甚至沒有大規模生產線的概念,它們更像大學的實驗室。波士頓動力就是其中的代表。 除了資金和研發力量外,小鵬這樣的汽車公司對開發機器人產品提供的一個非常重要支援,是量產和工業化的經驗。

有小鵬汽車這個背景,鵬行智慧從一開始就注重商業化戰略。“現在公司裡是大學實驗室、汽車公司和網際網路公司三種文化的碰撞與結合。”上述鵬行智慧的創始團隊成員告訴《第一財經》YiMagazine。

機器人的拐點和挑戰

機器人開發與自動駕駛技術公司的深度融合,源於它們在很多技術邏輯上的相似性——都由電池提供能源、由電機驅動,軟體部分也都基於人工智慧的技術。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在差不多同一個時間節點,智慧電動車的創業者都開始投身機器人行業。

原本制約機器人商業化應用的技術瓶頸,和智慧電動車遇到的很多情況類似,比如電池的“里程焦慮”,語音互動、視覺識別等。 智慧電動車的量產過程正在推動這些關鍵技術的發展,從而也帶動機器人產品,逐漸發展到了一個從實驗室走向工廠和市場的拐點。

當然,順利邁過這個拐點也並沒那麼容易。自動駕駛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就是無人計程車隊(robotaxi),這中間,還會有不同級別的技術目標。智慧機器人的長遠目標,是替代人類任何枯燥、危險、非創造性的重複工作(這也是特斯拉釋出的人形機器人的終極目標),但實現這一目標的技術路徑,現在還很模糊,有許多技術障礙尚未克服。

最簡單的例子是,機器人需要面對的環境比道路要複雜得多,它需要識別的物體種類可能是汽車的幾十倍,要處理的資訊維度也更多。

“身體”層面,機器人的複雜度也遠高於電動車——車只需要驅動輪胎轉動,方向盤也只能左右轉向,一般只有1-2個電機;智慧機器人身上可能有十幾個電機。每增加一個自由度,就需要一個電機。所謂“自由度”(DOF,Degree of Freedom),是指機器人可以獨立運動的關節數目。比如人的手腕就有3個自由度,上下、左右和旋轉。一般來說,自由度越多,機器人越靈活,能做的事情越多。這也意味著,機器人的軟硬體結合的難度,要比自動駕駛高得多。

所以,從目前鵬行智慧機器馬釋出的資訊來看,要真正實現與人類有價值的互動,甚至替代人類工作,還需要大量投入。

目前鵬行智慧在廣州、北京、矽谷都有實驗室,近期目標就是儘可能招募頂尖人才。機器人研究原本是一個不那麼火熱的小圈子。過去一年,投向機器人行業的資金正在變多,人才的爭奪也逐漸激烈,這種很像幾年前自動駕駛技術變得火熱之前的狀態。

還記得何小鵬的那條微博嗎?“更大的市場,也需要更大的投入。”鵬行智慧的機器馬不會是機器人商業化的標準答案,小鵬也未必是機器人行業的絕對領先者,但智慧機器人行業的快速進化已經是必然。

本文版權歸第一財經所有,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翻譯。

-

校對  | 王坤、排版| 陶紫東

題圖來源:鵬行智慧

2021新國貨榜樣大調查已經啟動啦,

快點選下圖來為你支援的品牌投票吧 

常點 在看 ,更及時獲取資訊   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