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遊戲公司Krafton上市當天股價下跌了20%

語言: CN / TW / HK

作者:橘頌

來源:GPLP犀牛財經(ID:gplpcn)

遊戲公司不是很暴利嗎?

遊戲公司不是很受資本歡迎,一般都是股價暴漲嗎?

然而,近期,韓國遊戲公司Krafton上市後的遭遇表明,真相遠遠不是這樣。

Krafton的資本故事:上市首日股價暴跌

遊戲公司Krafton的故事告訴我們,無論遊戲生意多麼火爆,資本都不一定喜歡。

Krafton的前身成立於1997年,2015年更名為Bluehole,即廣為人知的“藍洞”,2019年變更為Krafton。

實際上,Krafton旗下不只有《絕地求生》一款遊戲,《TERA》、《惡魔契約》等端遊,《Bowling King》、《Myong Rang Sports》等手遊都出自Krafton,但只有《絕地求生》獲得了巨大成功。

據報道,《絕地求生》的誕生仰賴於一位曾在韓國國家程式設計競賽上獲獎的遊戲《天才》”,其帶領團隊在艱難的環境中研發多年,最終制作出了《絕地求》。

2017年,《絕地求生》因其勝利標語“大吉大利,今晚吃雞”傳遍了“大江南北”。

2021年8月10日,《絕地求生》的研發商Krafton Inc.(下稱“Krafton”)在韓國上市。然而,與遊戲《絕地求生》的火爆相反,Krafton在資本市場上卻嚐到了苦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原來,自從《絕地求生》一炮而紅後,2020年,Krafton方面也頻頻傳出了即將上市的資訊,其估值也隨之水漲船高。

Krafton對在韓國上市頗為自信,最初,Krafton將其IPO發行價區間定於45.80萬韓元/股至55.70萬韓元/股,若其能以最高價上市,甚至可能衝擊韓國史上最大規模的IPO紀錄。

只是,“夢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Krafton遭當頭一棒。

在監管審查階段,韓國監管機構要求Krafton調低其IPO發行價區間,隨後,Krafton將其發行價區間由45.80萬韓元/股至55.70萬韓元/股調低到了40.00萬韓元/股至49.80萬韓元/股。

雖然調低了發行價區間,但此次Krafton的散戶認購情況仍然不樂觀。

2021年8月3日相關資料顯示,散戶認購額共計5.04萬億韓元,超額認購率僅7.79倍,低於同期上市的其他公司股票。以同為騰訊擔任第二大股東的網際網路銀行Kakao Bank為例,其散戶認購額共計58.3萬億韓元,遠超Krafton。

不過,即便如此,Krafton的上市也創造了歷史,募集到了約37.5億美元的資金,是韓國曆史上第二大規模IPO,也是近10年規模最大的一次IPO。

最終,Krafton將其IPO價格定到了發行區間的上限,即49.80萬韓元/股,以發行價格計算,Krafton的市值超過200億美元。

只是,資本市場依舊不買單。

2021年8月10日上市當天,Krafton的股價便開始下跌,盤中最高跌幅一度達到了20%,到收盤跌幅有所收窄,但仍達到了10%。

2021年8月11日,Krafton仍未止住下跌趨勢,成為2021年韓國綜合股價指數中首隻上市首日即告下跌的股票。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資本並不看好Krafton

“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事實上,資本市場不看好Krafton是有原因的。

首先,Krafton上市之前,無論是金融市場還是其所處的遊戲市場,都有利空訊息傳來。

在資本市場上,自2020年以來,韓國股市不斷上漲,而在Krafton上市之前,Kakao Bank等企業的募資額屢創新高,市場已經開始頗為警惕金融泡沫的出現。而對泡沫的警惕讓Krafton的股價連續下跌。

其次,在遊戲市場上,Krafton也並非“一帆風順”。

雖然《絕地求生》大獲成功,然而,Krafton旗下的遊戲中僅有這一款爆款遊戲。資料顯示,2021年一季度,《絕地求生》的營收佔Krafton總營收的96.70%。目前,《絕地求生》的受歡迎程度已經不及2017-2018年時,因此,市場對其持續盈利能力仍有疑慮。

同樣,投資者們也對Krafton未來的成果持懷疑態度,畢竟一款遊戲的成功不僅與遊戲質量有關,還與玩家偏好、傳播方式等多方面因素有關。即使是遊戲大廠開發的遊戲也不一定能獲得市場的青睞。

更重要的是,在Krafton上市前期,中國國內一篇批評遊戲為“精神鴉片”的文章引起了市場的震動,多家遊戲企業的股價大跌。由於中國是《絕地求生》的重要市場,Krafton對中國的監管政策十分敏感。出於對監管的擔憂,市場也表現出了相應的謹慎。

其實,自2017年推出開始,《絕地求生》的玩家活躍度便逐步上升。在Steam平臺上,《絕地求生》在極短的時間內超越了原來日活前二的《CS:GO》和《DOTA2》,長時間霸榜Steam平臺日活榜。然而好景不長,就像2016年火爆一時的《守望先鋒》一樣,“興也忽焉”的《絕地求生》在熱度到達頂峰後,玩家數量便逐漸下滑。

《絕地求生》熱度的消退,和外部的衝擊不無關係。

在《絕地求生》爆火後,許多遊戲公司看到了這種遊戲模式背後暗藏的商機。首先入局的就是網易和騰訊兩家企業。

騰訊的目標相當明晰,在《絕地求生》推出之初,騰訊就嗅到了其中的商機,試圖直接收購Krafton,但遭到了Krafton的拒絕。於是,騰訊退而求其次,選擇收購Krafton的部分股權。2017年,騰訊收購了Krafton 1.5%的股權,2018年,騰訊又收購了Krafton 8.5%的股權。目前,騰訊已經是Krafton的第二大股東。

在收購股權的同時,騰訊也沒有停止挖掘這款遊戲的潛力。在《絕地求生》的基礎上,騰訊旗下的光子工作室就開發了《和平精英》和《PUBG Mobile》兩款手遊。資料顯示,2021年上半年,這兩款遊戲就為騰訊帶來了約15億美元的收入。

此外,《絕地求生》在國內市場的爆火,和許多頭部主播的推介是分不開的,但隨著部分遊戲主播改變播放內容以及部分頭部主播“開掛”遭實錘,許多直播觀眾和玩家也隨之流失。

除了外部原因,Krafton內部的運營問題也在消耗著玩家們的熱情。

由於《絕地求生》的火爆,不法分子便打起了盜竊Steam遊戲賬號並低價轉賣的主意。在盜號最為猖獗的時候,有網友曾在社交網路上稱,對於Steam遊戲庫豐富的人來說,購買《絕地求生》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未來,Krafton後續發展如何,GPLP犀牛財經將持續關注。

(本文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