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零打造一款“中國版Bumble”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筆綴(ID:bichuo2020) ,作者:崔植源,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為什麼要做Dating產品

自探探被陌陌收購,激進式買量並被下架後,探探便開始走下坡路。產品泛化以及過度商業化雪上加霜,直至用户規模被Soul超過。

但“左滑右滑”這種高效的dating產品模式,其實是很先進和高價值的。Tinder在全球非遊戲應用中有極高的收入,僅次於TikTok與YouTube這兩款超級DAU產品。

所以國內的機會在哪或者國內還有機會嗎?

首先我們先明確一下國內做交友產品的三種類型:

Dating產品:探探、積目

嚴肅交友:她説、青藤之戀

婚戀相親:世紀佳緣、百合網

從dating產品→嚴肅交友→婚戀相親是一種遞進式的關係,如果我們要找交友產品中較大的機會的話,顯然是在dating類產品中。

做dating產品,在初期找到一羣高質量的核心用户,是能夠以較低成本獲客的。當你的匹配效率足夠高時,這類用户是很願意付費的,比如Tinder在在中國基本是0運營且產品還有bug的情況下,也有不錯的收入。她説的具體付費情況沒問過,但看身邊用户的使用情況,付費率和ARPPU也是相當可以,青藤之戀的收入情況按現有用户規模來看也是極為優秀了。

在找到合適的切入點後,我們不需要去燒錢,就能把產品跑起來,也能有不錯的收入去養活團隊。dating產品的好處是用户需求是相對長期的,LTV高,理論上用户越是付費粘性越高 (保持匹配效率情況下) ,合理的商業化對於產品生態會是一個良性行為。

中國版Bumble是什麼

Bumble主打對女性用户友好,對女性用户的友好主要體現在兩方面:

女性優先。對於match上的一對男女用户,也需要女用户主動發起聊天的第一步;

不完全看臉。在個人卡片中加入了更多能豐滿用户整體畫像的元素,包括生活照片、性格愛好習慣等等。

從這點上看,“她説”App是相對接近Bumble的,不過也因為各方面原因沒有能持續增長下去。

我們不需要也不能簡單去抄Bumble的模式, 而是需要搞清楚,如何真正從女性用户角度出發,去做一款對女用户友好的dating產品。

比如Soul,Soul能做起來的原因,除了踩到短視頻流量紅利外,會不會是因為產品實質上就是從女性角度出發的,解決了女性用户需求,雖然不像Bumble那麼直接。看起來女性用户在社交軟件中是queen一般的角色,但實際上社交效率是較低的,噪音太大,而且還有很大一部分顏值普通的女性存在社會結構中。

Soul作為一款“走心”、沒那麼強調顏值的產品,讓更多的女性用户能夠平權 (相對於顏值極佳的其他女用户) 地在產品中獲得良好的使用體驗。女性用户的活躍,帶動起男用户活躍,盤活起整個產品的生態與生命力。所以我們能看到各種Soul網戀奔現的大型車禍現場,有很大一部分比例是舒克遇上貝塔。

再舉一個可能反常識的事實,對於婚戀相親公司,比如百合網、世紀佳緣,男性用户與女性用户的比例大概是8:2,然後這20%的女用户貢獻了80%的收入。 女用户畫像是高學歷、高收入、高年齡。

中國版Bumble怎麼做

幾乎每個社交產品都在解決一個問題,怎麼避免女性用户流失或者怎麼去做女性用户增長。解決方案無非是怎麼更“走心”,設置各種興趣屬性和人羣畫像。或者是怎麼去減少女性用户被騷擾被打擾的頻度,提高女用户匹配效率。

但這些產品都做得太直男思維了,完全是站在男用户視角下去想女用户應該會喜歡什麼,沒有真正去思考應該給女用户提供怎樣的“能夠被她們喜歡熱愛”的產品。

對於做社交做交友的產品,顏值即正義,看臉看照片就足夠了。Tinder已經是非常優秀的產品了,不需要再畫蛇添足。我們要做的,就是在Tinder基礎上去做細分用户或小眾人羣,比如積目在早期階段就是個例子。

女用户是產品的靈魂沒錯,但留住和吸引女用户的不是平台的規則設定,而是平台有沒有足夠優質且能匹配到的配得上這些女用户的男用户,簡單説就是帥哥多不多。

去做一款真正給女性用户準備的社交產品

產品冷啟動階段定向去找100個8~9分男性,年輕、帥氣、身材好,乾淨得體、穿着有品位。

男用户高度強審核嚴門檻,包括產品發展至相對成熟階段,對於男用户也會是嚴控的,但質量會相對放低標準。女用户積極做增長,不會嚴控進入,但會優先找7~8分標準用户,並維持男用户平均顏值比女用户高一些的水平。

對於女用户,在使用產品過程中,將持續發現好看帥氣有型的男生,並可以右滑選擇喜歡。

對於男用户,則不再需要像其他dating產品一樣去浪費時間右滑撒網,而是直接能看到哪些女用户選擇了對他的喜歡,再決定是否進行匹配或者忽略。

在這種產品模式設計下,於女用户而言,這是一個“白馬會”平台,可以在上面充分享受挑選帥哥的快樂;於男用户而言,他將是古代的君王,可以在上面直接選妃,不用再浪費其他心力。

我問過一個朋友,按照這種模式,當一個8~9分男生,看到有一些6~8分女生對他喜歡,他會怎麼選擇,朋友説:“那當然是全部滑啊。”

小孩子才做選擇題,成年人當然是我全都要。這樣的產品設計下來,用户的社交匹配效率會顯著好於其他dating產品,用户體驗也會是同類產品中最好的。我們做的就是讓高分男匹配到分低於他的女性用户 (或者説讓女用户去匹配男神的) ,而不是讓男屌絲去匹配女神。

我是一個追求產品極簡的人,做產品尤其是社交產品都應該是喬布斯風,其他的都是異端。所以我甚至想過產品乾脆IM功能也別有,用户雙方匹配後,一方直接能看到另一方微信號,直接去加微信就好。 (所以也別再問如果用户聊到後面加微信怎麼辦,因為我就是想讓用户加微信慢慢去聊)

會遇到的困難

遇到的困難想必也會有許多, 但最直接的一定還是流量從哪來。

我本來覺得我的思路、出發點足夠好,找最帥的男用户來引流女用户,匹配效率足夠高且體驗好,所以產品一定不會缺用户。但這樣想可能還是過於理想主義。

就好像我做了一個消費品或者什麼線下店,雖然各方面都做得足夠好,顯著高於市場其他水平,但也還是需要投放需要營銷去獲客增長,做用户觸達。

不過既然產品足夠好,那麼對於用户消費者和市場就還是有致命性的,能夠做到較低的獲客水平,考慮到各種低成本的營銷增長手段與傳播方式。

小結

因為女性用户被忽略,市場沒有能真正從女用户角度出發去做的產品,巨大需求沒有被滿足。所以以優質高分男用户作為核心資產,通過高審核高門檻嚴控男用户進入質量,引流女性用户。再通過區別於傳統dating產品的匹配模式設計,提高雙方匹配效率,達成良好的產品使用體驗。

題外話

除了上述做dating產品的思路外,還有一種通過年齡區分,只做年輕人產品的思路。

年前去杭州出差,因為有看線下業態,所以被安利了杭州去年最網紅的夜店boomshake。找了個吧枱位拿電腦寫了3個小時會議紀要,感受了下boomshake的環境與氛圍。

Boomshake除了因為王思聰和各路網紅帶火,以及位置好 (杭州嘉裏中心) 外,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來玩的都是特年輕的年輕人,95之後00左右。

去年消費行業研究下來,我發現90後和85後沒有代溝,但90跟95後是開始有代溝的。真正的年輕人不喜歡跟90後中年人玩,包括穿一樣用一樣吃一樣的。old-school的大夜店年輕人不喜歡去了,會去hiphop吧這樣的小店。這與社交產品dating產品是不謀而合的。

年輕人持續對更好更酷的產品有需求,所以如果能做一個用户註冊門檻控制在95後,整個產品的UI形象設計產品設計都非常潮和前衞,應該也很有機會,但能做到這一點挺難的。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筆綴(ID:bichuo2020) ,作者:崔植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