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的賬面遊戲 | 商業源代碼

語言: CN / TW / HK

咋看都是好消息,滴滴已經實現了經營現金流的正向流入;而從盈利的角度,今年的第一季度都已經實現盈利。

看一下2020年的數字。滴滴在巨幅虧損的情況下,實現了經營活動的正向現金流,主要有兩個方面的原因。

其一是,虧損之中,有大量的非現金支出的項目。

這其中,大頭是股權激勵的支出,固定資產和無形資產的折舊,還有一大塊是投資的減值。

其二是應付項目餘額增長,滴滴有大量的支出推遲了支付。 這些都有利於滴滴在手頭保留更多的現金。

有了上面兩個方面的支持,儘管2020年滴滴虧損了106億元,但當年通過經營活動,賺了11億元的現金。

當然,滴滴的自由現金流還沒有轉正,但已經可以看到滴滴的變化。滴滴的長期投資已經大幅度放緩。

這些數字變得更加令人悦目的同時,滴滴重新搭建了他的業務結構。

實際可以推斷,如果沒有這些結構的調整,滴滴的賬目可能會醜陋一點。

以橙心優選為例,融資分拆之後,滴滴不再擁有控制性權益,以此,社區團購業務將不再合併進入滴滴的報表。由於社區團購還處在大規模投入期,顯然,不合並報表的話,滴滴的現金流量表將會好看很多,與此同時,虧損的業務變成了以投資收益入賬,也將增加一大筆利潤。

目前,滴滴旗下主要業務都已經分拆。 滴滴這麼多業務分拆之後,客觀上為這家公司的報表數字,提供了更多的“管理”手段。

公開資料顯示:滴滴自動駕駛公司,2020年融資5.25億美元,估值34億美元,滴滴持股為70.4%。滴滴共享自行車和電單車公司,B輪融資估值約19億美元,滴滴持股88.3%。滴滴貨運業務,2021年一季度融資估值達到28億美元,滴滴持股為57.6%。

將這些業務合併報表,還是選擇將權益降為少數,從而將這些業務以“公允價值”入賬到報表,將會大幅度的改變滴滴報表的面貌。

所以,單單看數字,滴滴會很好看。如果單純的以一家產業公司去評估,很可能與滴滴的現實相差甚遠。

往 / 期 / 鏈 / 接

畢馬威為何能逃過“一個案子整垮一箇中介機構” | 格物致知

寧德時代:寫在萬億市值門檻邊上 | MIR決策參考

8年過去,這些被認為高股息、穩分紅的股市績優生

仍要額外融資才能分紅和還息,深陷“龐氏”

經濟觀察報旗下智庫

管理與創新案例研究院

讓中國商業精英更正確決策

[email protected]

長按二維碼關注

本文為經濟觀察報管理與創新案例研究院原創文章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