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專訪 | 首汽約車高捷:即將完成C輪融資,考慮科創板或主機板上市

語言: CN / TW / HK

首汽約車C輪融資的訊息,是伴隨著新任CEO一起出來的。

今年三月初,首汽約車宣佈CEO魏東離職,由首汽集團總經理高捷接任。對此安排,首汽約車方面未給予過多解釋,不過隨之而來的是針對這家公司訂單下滑的報道。

變化之下,首汽約車需要一些好訊息。上任的第38天,3月18日,新任CEO高捷出來面對36氪等媒體時稱,媒體獲取資料的渠道或者說統計的口徑並不一致,去年因為疫情導致的單量下滑並不具有參考價值。

同時,他宣佈首汽約車即將完成數十億人民幣的C輪融資。

就在高捷接受採訪的當天,北京產權交易所公開披露,首汽約車此輪新融資(C輪)為出讓不超過2成股份,融資金額為20億-31億元。公告顯示,截至今年2月底,首約科技負債已增至104.37億元,資產則從2017年的4.44億元下降至2.17億元,所有者權益降至-102.2億元。換句話說,首汽約車的債務負擔進一步加重,突破百億規模。

不過,首汽約車本次融資方案在“涉及非公開增資情況”一欄顯示,“國有及國有控股或國有實際控制企業增資”。本次融資除公開募集外,首約科技還將通過非公開方式引入戰投,新進投資方的持股比例不高於80%,其中公開引入新進投資方持股比例不高於20%,非公開引入新進投資方持股比例不高於60%。

有分析人士稱,根據這個公告可以推斷出,首汽約車的此輪融資實際上為化解債務的債轉股形式,“應該是大股東較大比例地債轉股,等於免除了首汽約車在經營時的鉅額債務”。完成後,首旅、首汽兩級國資集團對首汽約車將實現絕對控股,或將合併財務報表。

高捷透露,去年四月公司已把毛利扭正,根據其內部公開信透露出的資訊,首汽約車曾計劃於去年底實現EBITA為正。此時大股東免除其債務負擔,目的也許是為了直接把EBITA轉為淨利。

對此高捷表示,資金來自於國資、金融機構和PE等。融資後的落地方案經董事會確認後,也獲得了投資人的認可,“我們的未來的戰略是股東和董事會一起制定的,所以戰略不會改變”。

他還表示,完成此輪融資後,公司會尋求科創板或者主機板上市。所以此時通過債轉股進行融資,或者說解除虧損,也是為了登陸A股打開了想象空間。“這對其他新老投資人來說,能夠登陸A股似乎是個最佳選擇,雖然股權被稀釋得很多,但自身出資反而更安全了。”上述分析人士稱。

此外,合規化將是未來首汽約車最重要的資本和戰略方針之一,根據高捷和團隊的觀察,目前北京市場上合規的運力只有15%左右,“這個數字在全國其他城市應該都差不多”。他認為此輪融資的重要原因正是因為公司長期堅持合規化。

不過徹底合規化,可能就意味著要放棄一塊不小的市場,對此高捷認為,在2018年全行業一起付出了血的代價之後,大家應該一起覺醒,“市場永遠都處於博弈的狀態,使用者有時候會流到對手那裡,有時候有會流回我們這裡,這都屬於市場競爭中特別正常的現象。”

以下為首汽約車CEO高捷接受36氪等媒體採訪時的記錄,經36氪編輯整理:

談變化:單量恢復到19年年底87%

記者:最近針對首汽約車有各種唱衰的聲音,您有什麼想解釋的麼?

高捷:大家獲取資料的渠道或者說統計的口徑可能不太一致,然後就對首汽約車並不十分看好。但是從我們自身資料和我們掌握的行業資料來看,我覺得我們完全是在一個(正確的)節奏上,其實我們的增速是高於行業的平均增速的。

流量方面在市場份額裡,我們的比例是沒有下降的,只是可能在一些絕對值上(有些變化),這和我們聚焦品質出行其實是相輔相成的,可能我的總量絕對值不高,但是質量很高。

記者:你們的競爭對手雖然增速慢,但是他們的份額佔比其實是非常高的。

高捷:這個事得這麼看,目前北京交通委批的合規證一共是8家,在這8家裡我們還是領先的,而且整體來說北京市場足夠大。去年算是比較特殊的情況因為有疫情影響,所以資料不太有參考價值,不過去年9月份以後資料看,各家都是逐步恢復,但是恢復的速度不太一致,有的恢復到了百分之八九十,有的恢復到了百分之六七十,我是處於中上等水平,差不多(恢復了)87%,照比19年年底的水平。

記者:您接任原CEO魏東的時間不算長,在您看來,現在公司最急需改善的制度或者情況是什麼?

高捷:首先說,我們的戰略不會改變,我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迅速讓市場恢復,供需兩側的市場都需要去立即恢復。

在細分領域上,我們也做了一些很好的動作,包括在渠道市場上,我們針對運力和運價也做了一些優化。其實和前任CEO來相比,我覺得一個巨大改變是要堅定不移地落實我們的既定的方針,更加聚焦出行市場,原來有很多工作佔據我們一定的精力,我覺得這是需要改變的。魏東有很多值得我學習和借鑑的地方,比如在做增長上和應用網際網路技術方面。我跟魏東雖然原來是上下級,但是私交還不錯,我們對很多事情的看法還是一致的。

記者:你們有沒有做過使用者分析?他們在什麼場景下會比較多地使用首汽約車?

高捷:這個市場大體來說有中高階的需求和一般通勤的需求,兩個需求裡還有細分場景。我們匹配的應該說是滿足中高階,然後再滿足細分場景化的需求。比如特色接送機服務、會議需求的服務,包括老年出行、學生用車、無障礙出行的專業車輛。

其實學生用車的場景需求量非常大。但是家長為什麼能接受孩子在沒有監護人陪同下,就交給我去送,實際上這是基於對首汽約車安全和品質的一種信任,包括我們車載裝置的應用,讓家長在後臺全程視覺化看到運營的過程。

我們細分領域很多,包括現在大家熟悉的接送機,它的首創就是首汽約車,只不過他現在被行業普遍採用了。

記者:那在你們看來,還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快速提升單量?以往來看,最快的方式就是補貼。

高捷:好像很多玩家還是會通過補貼來提升單,雖然力度上在下降。因為大家已經發現了補貼對市場的拉動是並不明顯的,只能是一種短期的行為。我現在的工作就是大力發展線下的運力,在使用者有需求的時候,更多更快更高效地去匹配上,讓使用者覺得叫車的感受更好。

所以提升單量還是需要回歸到服務品質上,客人在坐你車的時候有一種安全,有一種尊貴的享受,滿足他的更多訴求,比如增值的服務,拉車門幫客人提行李,包括很多場景化的接送機,其實我們瞭解到消費者對這些訴求的需求度是越來越高的。

談融資:新一輪融資確定,引入戰略投資方

記者:總體來說你們現在是虧損多,還是整體實現盈利了?

高捷:整體還是虧損的,但是數額不是很大,是完全在我能夠承受範圍之內的。

記者:這幾年行業沒有熱錢進來了,你覺得是市場對行業整體不太看好麼?

高捷:最近三年,相對成熟的平臺都沒有新的大錢進入。從融資來看,大家對這個行業更謹慎了。可能更多的是一些熱錢或者說趨利的投資模式。我們這輪融資的很多投資人,更多的是想為整個行業去做貢獻,同時也是非常認可首汽約車目前的戰略定位,他們作為戰略投資人,希望這個行業能夠健康有序發展。

記者:投資人對你們現在的戰略是比較認可的麼?

高捷:投資人現在也是越來越理智的。我們的戰略其實是投資方和董事會共同來確定的戰略規劃。原來的投資人對我們的戰略也是認可的,但是在實施路徑上面,可能覺得我們聚焦程度不夠,在推進上面還有不太堅決的情況。

目前投資方對我們人事更迭調整還是理解的,對於首汽約車的戰略會不會發生調整,這是投資人比較關注的。我(做了CEO之後)跟大家做了一輪的溝通,表示戰略方面沒有做調整,只是在我們內部的管理上面更精細化,貫徹董事會決議更加堅決,投資人對此是非常認同的。

記者:新一輪融資是您來之前就開始了還是之後?您來的一個主要目標是否就是解決融資問題?

高捷:從去年的下半年我們就啟動了c輪融資。因為我們是國有資產,融資是需要到交易所去掛牌,這需要一個週期和流程。我覺得有一個點可以說說,我們不太排斥多元化的融資手段和途徑。我覺得股權的多元化,投資人多元化,對企業成長更有益處。單一股權不利於機制的靈活,不利於網際網路公司的發展。

記者:你們目前有上市的規劃麼?

高捷:也有,這輪融資完之後,我就要啟動上市。最早我們也有港股計劃,但是權衡利弊後覺得在A股更理想,所以目前會重點考慮創業板或者主機板,可能會在2023年提交,但是前提條件是我這輪融資要順利完成。

談合規:市場上不合規運力高達85%

記者:您怎麼理解政府要求的合規?合規化是否意味著需要更多的成本,這和企業的經營目標是否矛盾?

高捷:其實政府的合規要求是一個集大成者,他要畫一條安全底線,服務品質它也會再畫一個底線,他把所有的底線都畫在一起,這就是政府的合規標準,你得所有方方面面都做到底線。

但是客觀來說,我們這個行業確實存在大量不合規現象,也就是某些壟斷企業它拉低了整個(行業)基準線。其實你只要做到政府的那些基本要求,就已經是行業中非常高的服務品質了,他真的不矛盾。就像安全這件事,如果你做不到底線,就要付出血的代價。

在2018年全行業一起付出了血的代價之後,大家應該一起覺醒。但是首汽企業是新中國第一家運輸服務企業,很多行業標準是脫胎於首汽的,所以首汽本身的企業標準也比這個行業最底線的那些標準高一些。比如線下管理,就是合規成本,它可以保持在一個不算高的成本上。

記者:是否從政策的角度來說,做專車業務相對是更安全的?

高捷:也談不上更安全。一些城市對網約車的要求也在逐步放寬,我覺得無論是在專車,還是類似於順 風車 快車這方面,我覺得只要去符合政策的要求,大家就都是安全的。

記者:但是隻做合規運營,是否也放棄了很大一塊市場?

高捷:也沒有說放棄市場,它永遠都處於博弈的狀態。某些市場或者說使用者會隨著一些玩法和動作動態滾動,就是有時候會流到對手那裡,有時候有會流回我們這裡,這都屬於市場競爭中特別正常的現象。

記者:就您所知,目前市場上不合規的運力比例大概能在多少,以北京為例。

高捷:就我們研究,目前市面上以首都北京為例,合規的運力大概在2萬臺(車)左右,目前北京市場上的總體運力是在20萬(臺車)以上。這個合規的運力資料是官方統計過的,但是不合規的資料官方沒有說過。我覺得放眼全國,可能這個數比值都差不多,北京也是全國比例的縮影。

記者:你們作為國企,和網際網路企業相比,有優勢麼?

高捷:有人總是簡單地把不同的公司物理分割成國企和民營企業,我覺得其實挺不公平的。任何企業要持續發展,都得按照市場的競爭規律去做。其實國企和民企都有各自的優勢,過去我們可能說國企決策效率低,這是大家的一個共識。但我完全不認同,這不是我在這個行業30年所受到的教育。國有企業它把規矩和法律作為底線,他所積累和沉澱的經驗,其實對他決策時是有很大幫助的。現在來看,國企做決策相對謹慎,他的成功率反而是非常高的。

有一個例子是,有一次我在一個老員工的電腦裡調檔案,有一個資料夾很多層,裡面都是幾十年來關於安全管理的手續,很多還都是首汽集團(1951年成立)原始的檔案拷貝。我當時和這個同事開玩笑,你如果拿著這個資料夾跳槽去其他企業做安全管理專家,年薪絕對百萬起步,但是這個老員工第一份工作就在首汽,幾十年了,也不打算走。我們這種無形的資產特別多,我們沒有很線上化,這相對網際網路企業來講,可能是一個非常落後的存在。但是一層層的檔案,從最初的手寫稿到列印稿到電腦存稿,這一版版修復下來,那真是幾十年的積澱,這就是所謂的底蘊。

談業務:第二落點可能在出租車業務,暫不考慮做貨運

記者:最近幾年很多主機廠做出行,大家都切的是中高階市場,和首汽約車比較像,這方面對你們有什麼影響嗎?

高捷:肯定會有衝擊,但其實我還挺驕傲的,因為他們和我們切一樣的市場,這說明對於我們走過的路,以及我們現在的模式是認可的。你自己一個人在賽道上永遠都是最沒勁的,你始終需要很優秀很強的對手。

記者:前段時間T3出行宣佈自己要進北京市場,還要分走20%的份額,你們擔心麼?

高捷:他們不是第一個想來這個搞的,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我們其實一路上就是這麼走過來的,對手從未消失過,只是此起彼伏。其實大家對行業、對客戶的理解是一致的,那麼我們可能作為一個先驅,儲備和沉澱更多知識,所以新對手進來後對行業的發展有更好的促進作用,但是對於我們來說可能就多了一個分蛋糕的人,不過我們還是有信心去接受挑戰。

記者:你們為什麼沒有考慮順風車業務?這在一線城市其實是比較需要的業務。

高捷:作為一個網約車公司,我們堅持做中高階,而相對低端的包括拼車,城際(順風車)出行,其實我們也在介入了。因為能夠給我們帶來流量,以及不同場景下使用者的轉化,我覺得兩方面的市場是一種相互促進相互引流的。

目前我們也有內測的版本了,在我們的企業服務裡面,比如我們跟阿里和百度這些企業提供服務的時候,已經有(拼車)這部分的功能了。但是我們會非常謹慎,對c端還沒有大規模的拼車(業務)。

記者:你們有沒有考慮過自己的第二落點在哪裡?

高捷:可能還是在管理和技術上有輸出。還有就是計程車業務尤其是巡遊計程車依舊是廣闊的市場。去年6月份,我們去交通部跟部長做了一個彙報,前一段時間的3月1號交通部又到我們這邊來調研。調研會對巡遊計程車的網約化和巡網融合發展都做了深入的探討。其實網約車是網際網路技術紅利,但傳統計程車他有自己非常嚴謹而科學的管理方法,但是它欠缺的是網際網路技術的應用,如果兩者可以結合起來,那麼會是一個很好的市場。

網際網路公司其實有責任有義務把技術複製給傳統計程車,讓後者的生存環境更好,也讓客人的用車體驗更好。其實網約車技術對社會的貢獻不小,減少了車輛的空置,它的匹配效率更高,對大氣環境都是有貢獻的。

記者:你們會考慮擴大外沿,去做一個其他業務麼,例如說貨運?

高捷:貨運業務短期內沒太考慮。第一是我們本身的主業還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貨運其實和客運是截然不同的兩個體系。其次貨運市場現在也處於一種相對平衡的狀態。很多企業會去擴大自己的邊界,做其他業務,可能是為了上市、融資講故事,但不是我們這種要做成一家百年老店的心態。市場上不缺少只做自己主業也能做的非常牛的例子,茅臺就是一個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