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茲尼亞克:蘋果的成功沒改變我的價值觀 動機比技能更重要

語言: CN / TW / HK

3月20日午間訊息,在由百度安全和DEF CON主辦的DEF CON CHINA Party上,DEF CON創始人傑夫·莫斯(Jeff Moss)和百度副總裁馬傑以VR的形式共同對話了蘋果公司聯合創始人史蒂夫·沃茲尼亞克(Steve Wozniak),討論了包括極客成長、創新創業、AI、虛擬空間在內的眾多議題。

DEF CON是在全球網路安全領域頂尖的專業會議之一,迄今已有28年曆史,被稱作安全界的“奧斯卡”。2018年5月,百度安全聯合DEF CON將這一國際頂級安全會議首次引入中國,並連續兩年在北京舉辦了DEF CON CHINA大會。

在此次VR對話中,沃茲尼亞克提到,極客是一種真正偉大的藝術:我沒有和世界上的任何人競爭,我在和自己競爭,我做了最聰明的小事。對他來說,DEF CON有時意味著打破約定俗成。如果規矩壞了,那壞規矩不適合我們。

蘋果聯合創始人:很幸運,蘋果的成功沒有改變我的價值觀

DEF CON現場有很多音樂,沃茲尼亞克表示,音樂真的很鼓舞人心。“在過去的幾年裡,我支援過很多音樂。而在我年輕的時候,依附於歌詞,音樂也是我的情感寄託。

而他與蘋果的故事的開始也與音樂有關,沃茲尼亞克遇見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的第一天,喬布斯只有16歲,也沒有音樂唱片。沃茲尼亞克向喬布斯展示了自己收藏的鮑勃·迪倫(Bob Dylan)唱片的內頁歌詞,從此,他的歌也成為了沃茲尼亞克和喬布斯生活中重要組成。

“喬布斯經常來我家,他會拿走我最近創造的一切並把它們變成錢或者工作。不過,當我開發第一臺個人電腦並把我所有的原理圖免費分享給家釀計算機俱樂部(Homebrew Computer Club)的成員時,他還不知道這一切。而當我給他展示時,他的第一個建議是,也許我們應該開個公司。”

沃茲尼亞克透露,蘋果公司的第一桶金來自提供音訊技術和多媒體方面的支援,但隨著Apple II的推出,它貢獻了蘋果公司前十年的幾乎全部收入。而Macintosh的推出則讓蘋果在有創造力的人群中很受歡迎,一些影片編輯需求只能在Macintosh上完成,Photoshop也是。

然而到了上世紀90年代,沃茲尼亞克與蘋果公司漸行漸遠。他說,不要害怕走出去,要去探索任何可以幫助你實現夢想的東西,而不只是交接一份工作而已。

在對話中,沃茲尼亞克表示,“我們創立了蘋果,我們達成了協議,我不會經營它,但我將是它的工程師。那是我的工作,我會堅持這一點。”

他認為自己很幸運,沒有讓蘋果公司的成功改變自己的價值觀,沒有將財富和權力放在第一位,“我需要做一些更重要的事情”,“我的快樂並不是來自蘋果公司的成就和成功,它來自於我所做的一切。這並不是說,蘋果公司成為了一家和我所設想的不一樣的企業,但我永遠不會為此而犧牲自己的價值觀。”

沃茲尼亞克認為,無論你擁有的是很多的資源,或是很少,這都決定不了你的成功。回頭看,他認為自己做對了兩件事。首先,利用了每一個元件節省了成本;第二,為蘋果公司做了以前從未做過的事情。

“所以,嘗試新事物能夠激發你更好的思考,實現它的最好方法不來自經驗,也不來自書本,這幫助我做了更偉大的事情。”

“成功的關鍵在於,你是想與眾不同還是想和別人一樣”

在沃茲尼亞克看來,“我們可以用技術來實現我們從未想過的事情,這才是真正鼓舞我的地方。如果你能做得更好,規則不適用。而它的動力來自於與生俱來的好奇心,很大程度上,我就是這樣長大的。”

他還提到,有時候,動機比技能更重要。但是我們該如何保持一定水平的持續創新呢,部分原因可能是,我們有些人天生如此。但是你讀過的書和看過的電影,生活中會有很多因素削弱你的創造力。不過不用在意,你可能拉不開那個抽屜,但可以開啟那扇門。

如今,大型科技公司正主導著越來越多的創新,創業還是個好選擇嗎?在沃茲尼亞克看來,這個問題其實沒那麼複雜——我能不能做點對這個世界很重要的事,或者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僅此而已。很多時候,成功的關鍵在於,你是想與眾不同還是想和別人一樣。如果你要寫程式碼,你最好做到最好,確保世界上沒有誰能比你寫得更好。

“Siri在被蘋果公司收購之前,只是一個語音助手應用。後來的故事你知道的。如果你創造出了個好東西,即便它是獨立的,它也可能會被大型科技公司所收購。但這正是你的退出策略,還有很多東西正等待著你明天去探索。”

沃茲尼亞克表示,提早接觸AI是件好事,這是最先進的計算機技術,我們可以做出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但我們要理解,機器學習和大腦不一樣。我們不能完全依賴技術,當你的注意力集中在一張非常小的幻燈片上時,你就不可能看到事情的全貌。”

在過去長達8年的時間裡,沃茲尼亞克的身份既是一名工程師,也是一名老師,教授五年級至九年級的計算機課程,但他沒有給外界任何訊息,所以大家都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沃茲尼亞克將那稱為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一段時光——“投身 教育 ,源於我對於科技的熱愛,對於教育的熱愛,以及對很多線上課程的認可。”在學校,他教授學生如何使用電腦完成作業,而不是成為一個極客。

我們必將與AI同處,但也要意識到其侷限性

毫無疑問,AI正在改變我們的生活。在沃茲尼亞克看來,我們必將在未來與AI同處,但也要意識到它的侷限性。

“當我寫下第一個程式時,我就在思考大腦與電腦之間的問題。為什麼人類可以用電腦解決很多問題?這並非只是因為電腦的速度。”

沃茲尼亞克認為,由於人類思維的侷限性,AI和機器學習很有意義。比如,如何設計一根更好的電線或元件,很明顯,機器學習就是答案,而神經網路幫了大忙。

儘管AI的智力還無法比肩大腦,但它仍然是對我們最有幫助的。沒有它,我們就是過不下去,擁有之後,我們更無法將其捨棄。

當然,我們必須理解,電腦並未像人類一樣生活。AI會不斷學習,但人類的創造力是難以替代的。

在沃茲尼亞克看來,AI可以是“復仇者聯盟”中的超級計算機Jarvis,也可以是“終結者”中的Skynet。對於AI所帶來的爭議,沃茲尼亞克強調了“人”的重要性——作為一個“人”去思考。我們所有的目標都是讓技術為人類服務,讓人類過上人類的生活。

“AI實際上是一種反射,其背後反映的是其創造者的價值觀。我認為AI的價值在於幫助我們去實現人類的目標,為了避免失去平衡,我們應該構建某種審計或可信性機制,保障軟體和演算法的透明度,監管部門也應扮演更為重要的角色。”沃茲尼亞克表示。(雪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