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超40%的高新技術企業落址在國家級及省級開發區,你的城市表現如何?

語言: CN / TW / HK

對於一家新註冊的企業來說,選擇辦公地點往往是第一道難題。是選在市中心的高層商務樓,還是具有休閒特色的創意園區,又或者是擁有健全配套的近郊開發區?每家企業都會根據業務需求與成本控制的不同而作出自己的選擇。

在這些辦公載體中, 開發區往往被各地政府視作聚集產業、提振經濟的主要載體。它具有佔地面積大、運營主體清晰、政策支援全面等優點。

根據自然資源部的最新稽核公告資料,中國目前共擁有552家國家級開發區、1991家省級開發區。新一醬將通過二十餘萬條高新技術企業的選址資料,來深入觀察這些開發區對企業的吸引力。

根據企業的註冊地址資訊統計,上海高新技術企業最青睞的地方主要集中在張江、漕河涇、五角場、市北等區域。

新一醬把上海58座國家級及省級開發區的邊界範圍也落到了空間地圖上。可以發現,全市高新技術企業的空間分佈與這些開發區的範圍呈現出基本重合的狀態。從數值上來看, 上海16970家高新技術企業中,共有43.89%的企業落址於開發區中。

那麼別的城市表現如何呢?新一醬以同樣的方式對其餘3座一線城市及15座新一線城市的高新技術企業也作了空間投影。

根據開發區內企業的覆蓋度、開發區外企業的集聚度的不同,這些城市可以被分為4類:

深圳、廣州、蘇州、南京等城市屬於溢位型,即這些城市的高新技術企業不僅在開發區內覆蓋良好,還大量分佈在開發區以外的地方;北京、天津、武漢與上海相似,企業與開發區的分佈基本匹配;此外還有以長沙為代表的收縮型和以鄭州為代表的錯位型兩類城市,這些城市的開發區吸引到的高新技術企業十分有限。

可以看到,與新一線城市相比,一線城市開發區內高新技術企業的覆蓋度普遍較高。換句話說, 在這些產業經濟活躍的城市中,企業“入園”已成為一種典型的趨勢。

從細分行業來看,一線城市的“入園”優勢體現得更為明顯。

新一醬對所有的高新技術企業作了行業分類,發現在一線城市中, 近一半的生物高新企業都選擇落址在了開發區中,這個數值大幅高於新一線城市的26.69%。 而在新一代資訊科技、節能環保、數字創意等產業門類上,一線城市的“入園”比例也明顯更高。

綜合考慮了各城市的高新技術企業數量和開發區數量後,新一醬選擇上海、天津、武漢、成都這四座城市作展開,深入觀察這些城市開發區內的產業結構。

以企業數量來統計,無論是一線城市還是新一線城市, 新一代資訊科技和高階裝備製造都是開發區內佔比最高的企業型別。

其中,新一代資訊科技企業在武漢開發區區內佔比超過60%,在上海和成都佔比過半,在天津佔比近50%,在所有行業中具有絕對優勢。

但落實到園區層面, 各園區的招商思路與主導產業結構開始出現明顯的分化。

新一醬根據開發區內各行業企業的數量分佈,由赫芬達爾—赫希曼指數的演算法量化測度了各開發區的主導產業集聚度。

圖中顏色越深的開發區主導產業越鮮明,可以理解為,這些開發區的招商主要集中在某一個特定的行業;顏色越淺的開發區,其招商企業的行業分類會更為多元化。

上海呈現出典型的中心城區開發區主導產業高度聚集、外圍地區開發區產業門類分散的特徵。

以主導產業集聚度最高的張江高新徐匯園交通大學板塊為例,在這個位於市中心徐彙區、佔地面積約0.76平方公里的區域中,一共吸引了65家高新技術企業,其中58家都屬於新一代資訊科技行業。

這樣的集聚也意味著, 開發區集中所有的資源投入到了新一代資訊科技這條主導產業鏈的建設中。在招引企業、做強特色的同時,也將有效提升開發區在行業層面的競爭力。

在同為以新一代資訊科技產業為主導的4城高新園區中, 武漢東湖高新的相關企業數量最多,規模分佈也最為均衡。

它的特色在於,在中國信科、長飛光纖等行業領軍企業以外,它還擁有大量註冊資金在百萬級至千萬級的支柱企業,同時註冊資金在10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也有一定規模的集聚。

對開發區來說, 更青睞於招引高度成熟的老牌企業,還是仍處於起步階段的新企業,體現了不同的發展策略。

資料結果顯示,園區運營相對最為成熟的上海,對各年齡段高新技術企業的吸引力都較為均衡。

天津、武漢這兩座新一線城市的開發區都更傾向於新企業,它們對成立2年以內的高新技術企業的招引比例分別達到了37.5%和35%。

成都則是一座更青睞老企業的城市,新企業的“入園”比例10.42%明顯低於其他3座城市。

那麼這些新企業都去了哪呢?從企業註冊資訊來看,成都近兩年成立的高新技術企業主要選址於天府新區的成都直管區域內。該區域對初創企業的引導扶持政策優厚,除專項創業資金和場地支援外,天府新區對戰略新興產業的資金支援可長達10年,較多數園區的5年支援年限而言優勢更為明顯。

文/張曉洲 視覺/王方巨集

常點 在看 ,更及時獲取資訊   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