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超40%的高新技术企业落址在国家级及省级开发区,你的城市表现如何?

语言: CN / TW / HK

对于一家新注册的企业来说,选择办公地点往往是第一道难题。是选在市中心的高层商务楼,还是具有休闲特色的创意园区,又或者是拥有健全配套的近郊开发区?每家企业都会根据业务需求与成本控制的不同而作出自己的选择。

在这些办公载体中, 开发区往往被各地政府视作聚集产业、提振经济的主要载体。它具有占地面积大、运营主体清晰、政策支持全面等优点。

根据自然资源部的最新审核公告数据,中国目前共拥有552家国家级开发区、1991家省级开发区。新一酱将通过二十余万条高新技术企业的选址数据,来深入观察这些开发区对企业的吸引力。

根据企业的注册地址信息统计,上海高新技术企业最青睐的地方主要集中在张江、漕河泾、五角场、市北等区域。

新一酱把上海58座国家级及省级开发区的边界范围也落到了空间地图上。可以发现,全市高新技术企业的空间分布与这些开发区的范围呈现出基本重合的状态。从数值上来看, 上海16970家高新技术企业中,共有43.89%的企业落址于开发区中。

那么别的城市表现如何呢?新一酱以同样的方式对其余3座一线城市及15座新一线城市的高新技术企业也作了空间投影。

根据开发区内企业的覆盖度、开发区外企业的集聚度的不同,这些城市可以被分为4类:

深圳、广州、苏州、南京等城市属于溢出型,即这些城市的高新技术企业不仅在开发区内覆盖良好,还大量分布在开发区以外的地方;北京、天津、武汉与上海相似,企业与开发区的分布基本匹配;此外还有以长沙为代表的收缩型和以郑州为代表的错位型两类城市,这些城市的开发区吸引到的高新技术企业十分有限。

可以看到,与新一线城市相比,一线城市开发区内高新技术企业的覆盖度普遍较高。换句话说, 在这些产业经济活跃的城市中,企业“入园”已成为一种典型的趋势。

从细分行业来看,一线城市的“入园”优势体现得更为明显。

新一酱对所有的高新技术企业作了行业分类,发现在一线城市中, 近一半的生物高新企业都选择落址在了开发区中,这个数值大幅高于新一线城市的26.69%。 而在新一代信息技术、节能环保、数字创意等产业门类上,一线城市的“入园”比例也明显更高。

综合考虑了各城市的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和开发区数量后,新一酱选择上海、天津、武汉、成都这四座城市作展开,深入观察这些城市开发区内的产业结构。

以企业数量来统计,无论是一线城市还是新一线城市, 新一代信息技术和高端装备制造都是开发区内占比最高的企业类型。

其中,新一代信息技术企业在武汉开发区区内占比超过60%,在上海和成都占比过半,在天津占比近50%,在所有行业中具有绝对优势。

但落实到园区层面, 各园区的招商思路与主导产业结构开始出现明显的分化。

新一酱根据开发区内各行业企业的数量分布,由赫芬达尔—赫希曼指数的算法量化测度了各开发区的主导产业集聚度。

图中颜色越深的开发区主导产业越鲜明,可以理解为,这些开发区的招商主要集中在某一个特定的行业;颜色越浅的开发区,其招商企业的行业分类会更为多元化。

上海呈现出典型的中心城区开发区主导产业高度聚集、外围地区开发区产业门类分散的特征。

以主导产业集聚度最高的张江高新徐汇园交通大学板块为例,在这个位于市中心徐汇区、占地面积约0.76平方公里的区域中,一共吸引了65家高新技术企业,其中58家都属于新一代信息技术行业。

这样的集聚也意味着, 开发区集中所有的资源投入到了新一代信息技术这条主导产业链的建设中。在招引企业、做强特色的同时,也将有效提升开发区在行业层面的竞争力。

在同为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为主导的4城高新园区中, 武汉东湖高新的相关企业数量最多,规模分布也最为均衡。

它的特色在于,在中国信科、长飞光纤等行业领军企业以外,它还拥有大量注册资金在百万级至千万级的支柱企业,同时注册资金在1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也有一定规模的集聚。

对开发区来说, 更青睐于招引高度成熟的老牌企业,还是仍处于起步阶段的新企业,体现了不同的发展策略。

数据结果显示,园区运营相对最为成熟的上海,对各年龄段高新技术企业的吸引力都较为均衡。

天津、武汉这两座新一线城市的开发区都更倾向于新企业,它们对成立2年以内的高新技术企业的招引比例分别达到了37.5%和35%。

成都则是一座更青睐老企业的城市,新企业的“入园”比例10.42%明显低于其他3座城市。

那么这些新企业都去了哪呢?从企业注册信息来看,成都近两年成立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选址于天府新区的成都直管区域内。该区域对初创企业的引导扶持政策优厚,除专项创业资金和场地支持外,天府新区对战略新兴产业的资金支持可长达10年,较多数园区的5年支持年限而言优势更为明显。

文/张晓洲 视觉/王方宏

常点 在看 ,更及时获取资讯   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