併購監管陰雲之下,DoorDash的生鮮配送野望回到起點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有牛財經”(yncj_cn),作者:黑桃與長劍

當國內反壟斷之風颳得正盛時,離我們萬里之遙的美國科技、互聯網巨頭們也經受着比以往嚴厲數倍的反壟斷審查,往日那些輕鬆就能通過的收購大案,現如今也沒那麼容易落地了。

這其中,有一些選手因為較早進入審查流程而逃過一劫——例如Salesforce斥資277億美元收購Slack一案就在近日順利完成。不過,並非所有人都和它一樣幸運,一個典型例子是,優步最近也因為頻繁的“合作”和併購引來了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的調查。

面對日趨嚴苛的審查環境,一些對自身底子沒那麼自信的企業已經打起了退堂鼓,去年剛上市的外賣巨頭DoorDash就是其中一員。

圖片來自Yandex

“被迫”分手

根據多家媒體報道,DoorDash曾在過去兩個月就收購食品雜貨快遞公司Instacart進行了收購談判,擬定的收購價格高達400-500億美元。但在最近幾周,這場談判卻出現了很大分歧。一位知情人士向媒體透露,雙方都很擔心交易能否得到監管機構批准。

這並不是DoorDash欲收購的第一家公司,早在2019年,它就曾以4.1億美元的現金和股票收購了同為食品配送公司的Caviar。不過迄今為止,DoorDash還沒有進行過超過100億美元的併購,這場針對Instacart的超大規模併購,或許是DoorDash不那麼自信的原因之一。

Instacart成立於2012年,由阿波瓦·梅塔(Apoorva Mehta)、布蘭登·雷奧納多(Brandon Leonardo)和馬克斯·穆倫(Max Mullen)三人聯合創辦。最初,它立足生鮮配送領域,但並不設置倉庫,而是通過採購員(Shoppers)去商超採購,接着為消費者送貨上門。這種模式意味着它不只是從C端獲取利潤,同時也能為超市提供配送服務,進而從B端獲利。

截至2020年6月,Instacart已經與超過400個國家和地區的本地零售商建立了合作關係,光是在北美市場,它就為近4萬家商店提供送貨服務。此外,這家配送企業還將自身的配送品類擴大到了酒類、處方藥等領域,成為了名副其實的雜貨配送平台。

得益於2020年疫情催生的大量配送需求,Instacart在北美雜貨配送市場上的佔有率急速增長。截至2020年10月,其份額已經提升至55%,成功超過沃爾瑪成為行業第一名。另據一項調查結果顯示,美國50個州超過85%的家庭以及加拿大70%的家庭都使用過Instacart。

因為商業模式簡單易懂,市場需求又頗為可觀,Instacart在短短數年內受到了資本的熱捧。2020年6月,Instacart完成了新一輪數額達2.25億美元的融資,估值也從F輪融資後的137億美元增加到了177億美元。但目前為止,它還尚未實現盈利。

圖片來自Yandex

不管怎樣,DoorDash和Instacart的聯合必然會造就一家規模龐大的本地生活平台,並且極有可能造成行業壟斷,這是它們無論如何沒法迴避的一點,也是FTC等監管機構關注的重點。

虧損依舊,DoorDash需要新故事

美國人可能不知道美團,但他們絕對認識騎着自行車走街串巷的Dasher(DoorDash送餐員)。

從斯坦福大學的一間小小宿舍開始,2013年成立的DoorDash僅僅用了七年時間就超越美國最大的外賣公司Grubhub,最終以387億美元的市值站上了紐交所舞台。今天,DoorDash與其收購的Caviar共同佔據着美國外賣市場50%的份額,是名副其實的“外賣霸主”。

從DoorDash去年披露的招股書來看,這家外賣平台的增長速度就如同投資人期待的那樣美妙。2018、2019兩年,DoorDash的營收分別為2.91億美元、8.85億美元。2020年前九個月,DoorDash的收入為19.16億美元,較2019年同期增長223.7%。

不過,如此靚麗的增速背後也有着不小的問題——DoorDash的虧損漏洞並未得到有效解決。2019年,DoorDash營收為8.85億美元,運營淨虧損為6.16億美元;甚至在受疫情影響收入增長了223.7%之多後,DoorDash的虧損額仍為1.49億美元。

隨着疫苗逐漸普及,居家“紅利”遲早有一天會褪去,而DoorDash除了外賣之外並無其他業務。另外,美國外賣市場的競爭對手仍然眾多,例如Uber Eats、Just Eat Takeaway等選手。這意味着,DoorDash有着營收體系較單一,且發展動力不足的缺點。等到疫情所帶來的大量需求消失後,增速缺乏保障的它還能否撐起投資人的願景就很難説。

目前來看,DoorDash對Instacart的收購雖然失敗,卻也將這匹外賣黑馬的戰略方向呈現在了投資者面前——也就是生鮮配送業務。這代表着它在業務多元化上的全新嘗試。

圖片來自Canva可畫

對於美國連鎖商超們而言,生鮮電商是個讓人喜憂參半的新玩意兒。這一在疫情中鳳凰涅槃的新業態的確帶來了不錯的銷量,卻也加重了它們的物流負擔——大部分自營商超根本沒有能力在短期內建立分揀到配送的一系列流程,可對於生鮮而言,配送又是最為重要的一環。

正因如此,像Instacart這樣專注生鮮配送的第三方平台才得以快速成長,而DoorDash同樣能從快速增長的市場中獲利。畢竟,憑藉旗下的龐大配送系統,DoorDash隨時可以轉向生鮮配送領域,唯一令人頭疼的問題或許只剩下商超渠道——這也是為什麼它要收購Instacart。但在談判被監管高山所阻的當下,DoorDash也只能一步一個坑地積累B端客户了。

被盯上的“零工經濟”

DoorDash收購Instacart受阻實際上反映出了一種現象——在加強對硅谷巨頭壟斷行為監管的同時,美國監管機構對於整個“零工經濟”領域的關注度似乎也開始加強。

很不幸的,優步成為了這場風波中的第一隻出頭鳥。根據媒體8月10日的報道顯示,FTC正在調查它與食品飲料配送服務商Gopuff於今年5月建立的合作關係,此外,優步還面臨着FTC的另一場調查——針對它今年2月收購酒類配送服務商Drizly的調查。

Gopuff成立於2013年,起家之初負責為各大學校園配送零食、飲料和其他零售商品。但從2016年開始,這家公司開始將服務對象向高年齡層次轉移,配送品類也擴張到了酒水、寵物食品等領域;Drizly的成立時間比Gopuff早上一年,且最初就是以酒水配送起家。

從這二者的共同點不難看出,優步似乎有意加強在酒水配送上的能力,當然,這也與疫情催生的消費習慣有關。根據國際葡萄酒及烈酒研究所(IWSR)的一份報告顯示,疫情讓2020年線上酒類零售市場的體量增長了42%,達到240億美元。IWSR還預計,這一趨勢將持續改變消費者購置酒水的方式,到2024年,線上酒類零售渠道將佔據酒類銷售總量的7%。

圖片來自Yandex

優步對Drizly的計劃是將其酒品配送業務納入Uber Eats,同時Drizly App仍單獨運行;與Gopuff的“合作”也能讓Uber Eats用户直接購買其商品。

很顯然,這兩筆交易能夠使優步在酒水配送市場快速佔據大片地盤,超越Postmates、Caviar等同樣在發力酒水配送業務的平台。對於一個剛剛進入快速發展期的行業而言,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誕生擁有大量客户、渠道資源的寡頭——FTC當然不會希望看到這些。

“反壟斷執法人員應該更頻繁地阻止威脅競爭的併購,而不是依靠傳統的補救措施來解決交易問題,最後無奈地批准它們。”FTC新任主席莉娜·汗(Lina Khan)在給馬薩諸塞州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的一封信中寫道。“對於在供應鏈的一個或多個層面上擁有巨大市場支配力的大公司的垂直併購來説,尤其如此。”

對於優步和DoorDash這類“零工經濟”企業來説,併購是它們快速擴大基本盤的有效手段,同時還能創造更加漂亮的財務數據,讓投資者們不必太在意其年復一年的鉅額虧損,進而維持自身在資本市場上的地位。但在監管日益嚴厲的當下,靠併購一招吃遍天下是不太可能了。接下來,它們除了在服務效率和質量上拼個你死我活外別無他法,而失敗者必將出局。誰能成為美國零工經濟下半場的最終勝者?答案仍有待時間驗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