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媒介素養到算法素養:年輕人究竟做得怎麼樣?丨芒種·觀點

語言: CN / TW / HK

點擊上方藍色文字

關注“ 騰訊媒體研究院

這篇發表於Social Media + Society(《社交媒體+社會》)的文章, 作者提出的核心問題是: 年輕人如何看待、學習和處理社交媒體上的新聞算法?

本文從以用户為中心的角度考慮算法和用户之間的互動,研究發現: 用户生成的算法意義策略受制於具體情境。

不過,即便年輕人對個性化新聞有着直觀感受和經驗,他們也未必能用語言將之清晰地表達出來。 即便他們對算法有所瞭解,他們也不一定會介入到與算法相關的決策中去。

希望這篇摘譯的核心觀點能給大家提供一個嶄新的視角。

本文已獲授權,作者來源於 Social Media + Society ,摘譯自新傳研讀社。

什麼是“算法素養”(algorithmic literacy)?

隨着互聯網和媒介技術的發展,我們已經對“媒介素養”(media literacy)這個表達相對熟悉,它是指媒介使用者面對不同媒體中各種信息時,所表現出的信息的選擇能力、質疑能力、理解能力、評估能力、創造和生產能力以及思辨的反應能力。

以此類推, 算法素養便是指媒介使用者在面對算法時的認知、知識、想象和可能採取的策略。 對於年輕的“新傳人”而言,我們的算法素養絕對處於“金字塔上層”:我們不僅能夠敏鋭的察覺到某些購物、外賣軟件在向我們推送各種與我們喜好類同的產品,而且還能通過一波波操作限制算法對我們生活的入侵。

不過,年輕一代“新傳人”的算法素養能代表大多數人的算法素養水平嗎?再退一步,它能夠代表大多數年輕人的算法素養水平嗎?本文的研究數據告訴我們,很可能不行。 換言之,大多數年輕人的算法素養處於較低水平。

儘管算法對年輕人的信息接觸行為產生越來越大的影響,但令人驚訝的是,許多媒體素養項目尚未得到較全面的發展。

傳統上,媒體教育的重點是教學生如何批判性地評估信息,而不是思考平台和技術如何影響被髮布的內容。此外,由於大多數社交媒體平台的商業性質,算法的選擇機制仍然不透明。這些現象引發的結果是,有研究表明, 只有37%的用户能夠察覺到Facebook的新聞推送頁面背後有一套算法邏輯。而且,大多數大學生並不知道如何在谷歌新聞和臉書上修改新聞推送設置。

讀到這裏,你可能會認為,算法意識與用户的教育水平、性別、年齡等其他人口學數據之間存在關聯,的確有研究支持這些觀點。

然而, 實際上,影響某人的算法知識的最重要指標是其與算法打交道的經驗,比如使用頻率、使用範圍等等。 這一點很重要,想一想算法活動家、網店店主、大V們、甚至是作為“新傳人”的我們,都是這樣一羣和算法打更多交道的人羣。

那麼,更進一步的問題便是,哪些算法體驗能夠激發人們對於算法的思考?這些體驗如何以及何時有助於提升用户的算法素養?的確,在 研究算法素養 時學者們常常遇見 三重挑戰

其一,在評估某人的數字媒介素養時,人們常使用演繹的方法。 即,先定義了一系列處理數字媒體的必要的知識、技能和能力,再比對被試能夠在多大程度上滿足這些需求。然而,就算法素養的研究而言,這種自上而下的方法存在問題,因為算法的黑箱性質使得研究者無法對用户的知識和技能進行基準測試;

其二,算法的不透明性使之主要在“幕後”發揮作用。 這意味着用户在日常使用中不太可能注意到算法,除非它們產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的結果;

其三,許多關於算法素養的現有研究明確地使用“算法”等術語來評估人們的意識、知識和技能。 但之前的研究表明,並不是人人都知曉這些術語,而反過來,不知道這些術語也並不一定意味着用户缺乏算法意識。因此,忽視基於經驗的知識形式可能會低估人們對算法的理解。

為了解決上述問題,作者採用了複合的研究方法:通過有聲思考演練(think-aloud protocols)和“漫遊方法”(walk-through method)自下而上地把握年輕人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操練其算法素養,這種 一步步操作並大聲説出的方式有助於研究者把握被訪者的下意識之舉和平常看來理所當然的選擇;而“漫遊方法”和深度訪談法的結合保證了被訪者能夠演示(show)而非只是講述(tell)自己的算法經驗。

我們從以下三個維度介紹年輕人的算法經驗:

01

認知維度

算法體驗的認知維度包括用户如何理解算法,以及他們每天與算法的接觸如何幫助他們形成這些理解的過程。

通過對22名荷蘭籍的年輕人進行研究,作者發現, 年輕人對算法意識存在顯著差異。 有些人根本沒聽説過“算法”這個詞,有些人卻能夠詳細描述算法分類,並剖析新聞算法個性化的過程。此外,當算法制造出令人困惑的結果時,人們會自然地開始反思,比如下面這段對話:

湯姆:“我總是覺得很奇怪。當我的表弟或朋友發帖時,我有時會看不到。”

訪談者:“你覺得你為什麼看不見?”

湯姆:“我完全不知道……他們只是偶爾發帖,在社交媒體上並不活躍。但是我想我關注了大約800個人。即使他們中只有一半人發佈了點什麼,我也會錯過很多。”

年輕人對算法的理解過程主要圍繞着三個要素。

首先,平台在年輕人理解算法審查(algorithmic curation)方面發揮了作用。 樣本中的受訪者使用了3-7個不同的社交網站。因此,他們可以比較不同的平台如何工作,並評估算法之間的關係。

第二個策略是,從應用軟件或網站提供的功能入手,來比較算法。 例如,我們在反思微信算法的時候也可能對它進行分區:朋友圈設置、聊天功能、公眾號、生活方式頁面設置,等等。

最後,不同的內容類型(即推薦、廣告和“常規”內容)也會影響年輕人對算法的感知。

算法素養的另一個來源是流行媒體的報道。 這一點很有趣,比如,有些媒體上會轉登一些“民間理論”,比如“麥克風竊聽理論”:張三和他的朋友上午討論了一下新疆大盤雞,結果晚飯時間就在外賣/購物軟件上收到了新疆大盤雞的推送。

儘管暫時沒有研究支撐這一理論,年輕人們卻多少聽説過這件事。 這表明,媒體對隱私醜聞的報道,加上算法的不透明性,催生出民間理論,並被用户用於想象算法。

02 情感維度

算法體驗的情感維度涉及由算法催生的情緒、影響和感覺,這也可能引起人們對算法的反思。

本文把對對算法的感覺分為三類:

第一類受訪者認為算法是中立的“公式”“配方”或“計算過程”,需要輸入數據來產生特定的輸出。這種感知將算法框定為一種數學的、理性的過程。因此,他們對算法沒有表現出強烈的情感反應。

第二類人認為算法是有用的指南或“流量控制器”。這些年輕人主要強調推薦系統的好處,比如節省時間和發現自己可能沒有發現的新聞。儘管它的建議並不總是恰當。

最後,對於第三類受訪者來説,算法引發了強烈的負面情緒。他們把算法與社交媒體公司的商業性質聯繫起來,認為它們刺激了購買行為。

相應地,用户也就算法提出了三重期望: 首先,社交媒體的監控行為導致了人們對推薦系統的懷疑,他們擔心這些系統會在未經用户同意的情況下收集用户數據。 因此年輕人建議增加算法的透明度;

其次,年輕人希望算法能夠推送一些多元化的、令他們意想不到的內容。

第三,算法審查代表了一種控制的喪失,因此受訪者至少希望有機會查看所有可接觸的內容,並能夠自行調整用户配置。

03 行為維度

行為維度與年輕人圍繞算法所做的事情有關。 受訪者知道各種個性化策略,這些策略可能會干預他們獲取的新聞源,如取消關注賬户和標籤、使用平台的“隱藏”“靜音”或“報告”功能、或者為特定賬户設置通知。但在實踐中, 被採訪者很少採用這些策略,原因有四:

首先,年輕人認為自己在設置算法方面的作用有限。 比如我們常常發現,關閉某彈出廣告後,它還會再次彈出至少3、4次;

第二,算法的反饋循環將用户定義為有意瞭解新聞的理性人。 但多數情況下,年輕人寧可“習慣性”忽略某內容也不願更改設置。比如我們在微博遇到“垃圾”內容時,更可能將它划走,而不是對相關內容進行設置或舉報;

第三,挑戰算法需要付出精力;

第四,總體而言,年輕人對算法給他們推薦的內容相當滿意。

更有趣的是, 即便作為擁有較高算法素養的“新傳人”,我們時常討論算法、指責算法,但這些看法並沒有阻止我們使用社交媒體。 這難道不是一種奇妙的景觀嗎?

參考文獻: Swart, J. (2021). Experiencing Algorithms: How Young People Understand, Feel About, and Engage with Algorithmic News Selection on Social Media. Social Media+ Society, 7(2), 20563051211008828.

END

推薦閲讀

點擊下方圖片即可閲讀

GWI《社交媒體趨勢報告》:

誰是當前第一?誰最受年輕人歡迎?丨芒種·報告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