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實習生私信馬化騰,是營銷還是公關?

語言: CN / TW / HK

大家好,這裡是馬可婷, 一個話癆型衝浪選手

這兩天, “酒桌文化” 藉著 “阿里女員工被侵害” 一事,又被提上熱搜。

尤其是今天發生的, #騰訊實習生建議高管頒佈拒絕陪酒條令#, 更是把“酒桌文化”徹底翻到了檯面上說。

事情用一句話來概括是這樣的:

一名 騰訊實習生 ,分別向 馬化騰 騰訊總裁劉熾平 提出,“趕緊頒佈‘ 拒絕陪酒’ 相關條令,杜絕所謂的 ‘酒桌文化’ 。”

粗略看過去,本人有感到一絲熱血,一點點燃。

但細看對話內容的話,又發現這件事料還是挺足的。

說實話,我個人很佩服這位實習生小哥的膽量,有點 無產階級接班人 的意思了。

絲毫不慫“大資本家”的身份,言語中還帶點 “你工人爺爺來了” 的味道。

尤其是裡面 “必須”“務必回覆!” 等措辭,本慫逼代入了一下,心都在打顫顫,感覺明天就會因為左腳先踏入公司被開除。

至於騰訊總裁劉熾平的回覆,就真的很 “水”

當然,不是拉跨的那種 “水” ,是以柔克剛的 “水”

禮貌,誠懇,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又順帶拉踩了一波阿里 ,一嘗就知道是塊陳年老薑。

(至於解決方式,給了,但沒完全給)

目前不太清楚這位實習生是否已經被開除,但我起碼能確定,他簡歷上算是有料可以寫了。

“曾指導馬化騰、劉熾平工作,其中向劉熾平提出過建設性指導意見,並被其虛心採納,獲得高度認可,對騰訊企業文化建設工作產生重大正面影響”

聊天記錄曝光後,網友對他的評價不能用兩極分化來形容,形象一點應該是 “五馬分屍”

有覺得他 不禮貌 的,有嘲笑他 不自量力 的,有怒斥他是 投機分子 的,也有認為他是 打工人楷模 的……

當然,最普遍的說法是他在 自我炒作 ,把自己包裝成一個 仗義執言的“打工人領袖”。

最開始我覺得應該不至於, 一下子得 罪兩位究極大佬 ,這是在 拿自己的事業位代價為弱勢群體發聲

如果真是炒作,那也不會是個人的,更可能是團體的 “公關手段” ,用以轉移注意力, 拉騰 訊入局

只可惜計劃失敗,給騰訊一個騷走位躲過去了。

然而接下來一些爆料,就讓我覺得, 這未必不是一次營銷炒作

有人爆出了這位實習生的 朋友圈截圖 ,以及 實習生和他爸的聊天記錄

如果這瓜保熟,那這位實習生在騰訊只是體驗生活,人家的真實身份,其實是 天力士藥廠副總之子

當然, 不論家庭出身,只要你敢於反抗沉痾痼疾,那大家都是同志 ,恩格斯不也是工廠主家庭出身嘛。

只是這張聊天記錄我看著確實是有點擰巴,問題主要在於兩點:

一、為什麼家人之間要這麼說話啊?

對話未免太客氣,官方了,總感覺像是一對幾十年沒見的父子,第一次見面就對著國旗宣誓要為人們服務。

二、這位領導管得未免太寬了吧?

“家庭分居,離婚,內部員工談戀愛” ,這不都是人家的私事嗎?為什麼要杜絕?

如果這些 料是真的 ,那 我個人覺得這是一次 炒作的可能性大一點

如果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騙局,那我要感嘆一下, 網際網路的水太深,我真的把握不住。

但如果這位實習生是 真心誠意的站出來發聲 ,那我絕對 高舉雙手支援

作為一位 酒精過敏選手 ,雖然我很慶幸,畢業後入職的公司基本沒有酒桌文化。

但從小到大還是聽過很多, “不會喝酒混不開” 之類的言論,為此還苦惱過一段時間。

但現在想想,混不混得開是一回事,要不要命那是另一回事。

於我而言,後一回事更重要一些

雖然但是,我也並不討厭酒。

我只是不希望,“酒”,成為上位者對下位者宣示權力的手段,成為惡徒侵害弱者的工具。

 END 

 今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