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2增收不增利,“怪獸”無法給自己“充電”

語言: CN / TW / HK

無論何時何地,低頭玩手機似乎成了當代年輕人的“標配”,手機使用頻率提升,手機電量續航便成了問題。

“在外手機沒電的時候,看見充電寶瞬間欣喜若狂!隨處都有充電寶很方便,可以拿來‘救急’使用!”網友A對充電寶讚不絕口。

確實,如今共享充電寶的出現解決了手機電量續航問題,在人流量密集中心隨處可見共享充電寶的身影。共享充電雖說方便,但1小時充電價格越來越貴引發不少使用者對其吐槽。

8月23日晚間,享有“共享充電寶第一股”的怪獸充電釋出了2021年第二季度業績報告。本季度業績表現如何?

營收增長恐陷“困境”

怪獸充電二季度實現營收9.72億元,比去年同期的6.36億元增長52.9%。

營收雖然得到增長,但從2020年同期情況來看,彼時處於疫情期間,國內消費娛樂行業進入沉寂期,消費者出門消費積極性下降,共享充電寶行業受到莫大影響,怪獸充電業績呈現出脈衝式的忽高忽低。因此二季度營收同比實現增長也屬意料之中。

運營指標方面,截至2021年6月30日,怪獸充電的服務覆蓋了77.1萬個POI(興趣點),環比增加5.5萬個;提供的移動電源數量為600萬個,環比增加40萬個。二季度,怪獸充電新獲1940萬新註冊使用者,目前累計註冊使用者數量有2.551億。

興趣點覆蓋的增長以及移動電源數量的增多,促使使用者數量實現增長,進而使怪獸充電的“移動裝置充電業務”收入達到9.316億元。

“移動裝置充電業務”是怪獸充電的主營業務,佔總收入95.84%。從另一方面來說,也反映了怪獸充電的營收結構過於單一的情況。

共享充電寶行業內,企業的商業模式都較為相似,同行裡的競爭對手也是主要靠租借充電寶賺錢。而怪獸充電在租借方面相較別人並無明顯競爭壁壘,因此使用者隨時可能被對手“搶走”。

以跟怪獸充電商業模式最為相似的小電科技來說,截至2020年12月31日,小電科技已覆蓋全國超過1700座城市,擁有超過71萬個點位,投放共享充電寶接近600萬個,累計註冊使用者數達到2.37億。

怪獸充電最新披露的運營指標才達到小電科技去年的指標,後者實力可見一斑。

為了擴大營收增長,怪獸充電也有一些行動。據天風證券研究所,未來推動行業市場規模增長的主要因素在於對下沉市場的滲透、一二線城市精細化運營形成對市場的擴容。

共享充電寶在一、二線城市趨於飽和後,怪獸充電期望通過下沉市場擴充消費場景來吸引更多使用者。7月份,怪獸充電與本土化連鎖西式快餐品牌華萊士達成合作,欲借“縣鎮村快餐王者”的品牌效應拓展下沉市場。

但目前來說,三四五線城市充斥著大量良莠不齊的共享充電品牌,市場競爭非常混亂。並且,下沉市場還需要面對像美團等本地生活巨頭的競爭。

美團創始人王興說:“美團沒有邊界。”

去年開始,美團在共享充電寶領域發力,各處招線下BD,並拿出了“殺手鐗”:

·商家與美團合作,充電寶用得越多,餐廳的排名就越靠前;

·商家不用繳納任何押金,只需提供場地,就能獲得60%的收入分成。

美團無論是在使用者流量上,還是消費場景和技術力量方面,都具有壓倒性的優勢,在本地生活做共享充電寶可以說是“水到渠成”。

根據頭豹研究院與 Frost & Sullivan 聯合釋出的《2021 年中國共享充電寶行業白皮書》,從行業整體梯隊來看,美團已進入第二梯隊的佇列。它的強勢崛起對各類共享充電寶品牌無疑是降維打擊。基於美團的場景與使用者優勢,這對於共享充電玩家來說後續業績增長承壓。

除卻營收外,怪獸充電在其他資料方面表現如何?

開支增長致淨利潤承壓

二季度,怪獸充電淨利潤為821萬元,比去年疫情期間同期的2993萬元下降73%;淨利率達0.84%,同比與環比都處下降形勢。

怪獸充電增收不增利,這與其開支情況具有很大關聯。資料顯示,怪獸充電二季度營銷費用為7.71億元,同比增長64.74%,環比增長16.47%。

共享充電行業競爭日益激烈,品牌對商圈的爭奪也日漸白熱化。怪獸充電目前有兩種運營模式,一是直營模式,怪獸充電一次性支付完與線下商家合作的費用,包括入場費和佣金費;二是合營模式,怪獸充電需要每月向商家支付佣金,並且定期與商家結算收入。

二季度怪獸充電的POI得到了增長,支付給位置合作伙伴和網絡合作夥伴的獎勵費用增加了,“入場費”隨之提高,這些費用都算在了營銷開支當中。

高昂營銷費用拖住了怪獸充電盈利的步伐。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渠道成本一直提高,而怪獸充電的單一盈利模式無法得到改善,隨著未來電池技術不斷進步,使用者充電需求頻次變低,其未來的盈利空間將大大縮小。

技術與服務是吸引使用者的另一項重要標準。充電技術快,服務設想周到,自然會吸引更多使用者來使用自家品牌充電寶。

二季度,怪獸充電的研發費用為2050萬元人民幣,同比雖然增長25.3%,但於銷售費用而言可以說是“望塵莫及”,技術方面難以形成自身競爭壁壘。

據天風證券研究所,以共享充電寶的營業收入來計算市場規模,預計 2021 年至 2025 年,年均複合增長率為20.8%。“共享經濟”風吹暫未停下,隨著行業向好形勢,未來將會有越來越多玩家加入共享充電賽道。

受競爭影響,為了搶奪更多市場份額,覆蓋更多POI成了一項重要趨勢,未來怪獸充電的開支費用可能會持續增加,因此將會進一步壓縮利潤空間。

其實在共享充電行業內這筆營銷費用都是“居高不下”。小電科技招股書顯示,2020年,分銷及營銷開支為14.72億元,同比增長39.8%,遠高於同期營收同比增速的16.8%。

共享充電盈利方式有限,做出新的改變,尋求第二增長曲線成了行業內共識。

怪獸靠白酒能“充電”?

為了提高盈利,共享充電寶賽道內的玩家都有嘗試新的動作。

·5月6日,街電與搜電完成合並,兩大共享充電寶品牌所屬母公司定名“竹芒科技”。8月份,竹芒科技與大型文體資產運營商佳兆業文體科技達成合作,圍繞產品定製、會員打通、IP聯動、廣告營銷等方面開啟合作。

·8月份,小電科技與國內年輕化酒店品牌輕住酒店達成戰略合作,將面向全國輕住酒店投放專屬共享充電裝置,進一步豐富酒店消費的線下場景。

第一梯隊玩家都有新的嘗試,而怪獸充電的“新嘗試”更為大膽,選擇將“白酒”作為自己的第二增長曲線,打造新白酒品牌“開歡”。

跨界打造新品牌,怪獸充電創始人蔡光淵表示原因有三點:市場大、毛利高、能夠打造爆款產品。

白酒賽道確實廣闊。據國家統計局資料,2020年,全國釀酒行業產業規模以上企業實現銷售收入8353.31億元,其中白酒行業仍為最大的銷售品種,釀酒行業的整體經營穩中有升。

怪獸充電不僅要做白酒,還是要做“年輕人的酒”。跨界賣酒恐不是一件賺錢的事,對於怪獸充電來說。

一是怪獸充電等共享充電平臺過度依賴小程式,自身APP增長不太行,沒有自有流量,便無法托起第二增長曲線的增長。

怪獸充電與這白酒也不無相似之處,在定位使用者這一方面就剛好吻合。受眾物件都是年輕使用者,怪獸充電已有的使用者資源對其發展“年輕人的酒”具有一定幫助。

只是要想把怪獸充電上的使用者轉化到酒產品上,本身兩者之間並沒有很強的聯絡,再者目前怪獸充電本身使用者體量也不高,面臨高獲客的成本壓力,在這樣的前提下貿然跨界並不算是一個很明智的事。

二是白酒行業競爭影響。據前瞻讒言研究院資料,2020年,貴州茅臺以979.90億元的營收規模位居行業龍頭地位,其營收規模佔白酒行業規模以上企業營收的比重達16.79%;其次是五糧液,市場份額達9.82%。

尾後還有洋河股份、瀘州老窖和順鑫農業等品牌白酒霸佔市場份額,怪獸充電的“開歡”想要從中獲利存在一定困難。

目前怪獸充電這款酒產品知名度不高,營銷宣傳力度也沒有起到很大的效果,最直觀的體現就是銷量還不樂觀。據筆者查詢,在天貓平臺開歡旗艦店中,開歡白酒月銷售量在300+左右,可以看出短期內無法給怪獸充電帶來較高利潤。

無論如何,怪獸充電已經選擇將白酒作為自己的第二增長曲線,未來發展如何,我們也將拭目以待。

結語

從本季度業績來看,怪獸充電營收增長面臨美團等眾多勁敵;淨利潤受過高開支影響處於下滑形勢,從短期來看受共享充電行業影響,營銷費用也會處於“居高”形勢,這些因素都對怪獸充電帶來較大壓力。

從富途來看,目前有4個公司給予怪獸充電評級,其中1位分析師“強力推薦”,3位分析師給予“買入評級”。

不可否認怪獸充電具有一定的資源優勢,但從行業發展來看,資金是否雄厚是決定其能否持續性發展的關鍵因素。未來,怪獸充電戰略決策如何,美股研究社也將持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