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孤島上住著一隻貓

語言: CN / TW / HK

原創/朱季謙

 

【上】

我時常坐在櫻花樹下的長木椅上,在木椅的另一頭,每天都蹲著一隻金黃色的瘦貓。它喜歡閉著眼睛,在斑駁的樹下享受午後的陽光。沒有人聽我說話的時候,我就會跟旁邊的貓先生說話,但它總是擺出一副冷漠的樣子,對我置之不理,只有在我嘆息的時候,才會懶懶地回過頭瞥我一眼。

我每天都會把自己的故事跟它說一遍——我妻子死去的時候, 給我留下一句話:“如果有天想我了,就去遠方的一座島上找我……”

她走後,我總是懷念過去與她一起生活的日子,她知道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沒有誰能比她更懂我......

我就這樣百無聊賴地把這個故事講了一遍又遍。

 

直到有一天,蹲在木椅上的貓先生忽然轉過頭,無精打采地看著我,說道:“你天天都跟我說同一個故事,我已經可以背下來了。別再白費力氣,沒有人可以把時光追回來,正如你永遠都追不上落日一樣。”

貓先生說完後,就準備轉過身離開。

“但我很想念她……”我難過地低下了頭。

貓先生停下腳步,只見它冷漠地回過頭看我一眼,搖了搖頭,嘆道:“真搞不懂你們人類,罷了……看在你這麼可憐的份上,我可以帶你去一個地方……說不準,在那裡能找到你想找的人。”

“真的嗎?”我激動地拄著柺杖站起來。

“我們貓族人不愛說謊。”貓先生冷漠地轉過頭,離開時留下了一句話,“晚上在這裡等我。”

“那太感謝你了,貓先生。”

 

那天夜晚,我來到櫻花樹下,發現貓先生早已蹲在長木椅上。它聽到我走來的聲音,睜開了眼睛。

“跟我來。”貓先生從長木椅上跳下來,徑直地往不遠處的樹林走去。

 

我跟在它身後,踩著一地銀色的月光向前走去。

樹林裡瀰漫著淡淡的霧氣。

月光透過稀疏的樹葉,灑落在嫋嫋飄動的霧氣裡。

 

“請問,貓先生,我們這是去哪?”我跟在貓先生的後面,好奇地問道。

“去一座島上”

“哦……”

 

貓先生一直走到樹林深處。

那裡有一棵巨大的樹木。

樹身上有個類似門口一樣的洞口。

 

貓先生站在洞口旁,擺著一副冷漠的表情對我說道:“從這裡進去,往下走,底下有一條河。河邊停了一艘小船,它會載著你去一座島上。這東西給你,有了它,就可以坐船了。你自己去吧,我要回家睡覺了,啊,真困啊!”

貓先生將一塊發光的石頭交給我,轉過身往遠處的黑暗走去了。

我拿著貓先生給的石頭,走進這個神祕的樹洞。那一刻,我的身上竟出現了一些微妙的變化,我發現隨著時光遠去而已消失許久的力氣和青春,正一點點歸來……就在這時,樹洞裡出現了一片亮光。原來裡面是一條呈螺旋狀的通道,兩邊正掛著精緻的油燈。

我沿著通道走下去,盡頭處是一片寬闊的空間。

那裡有一條緩緩流淌的黑河。

我來到船上,按照貓先生說的,將石頭放在船頭某個指定的地方,頓時,整艘船亮起了燈光。

這是一條很奇怪的河流,上面飄浮了無數的魂靈,它們正用一種驚訝的目光看著我。

帆船載著我緩緩地往前駛去,周圍逐漸瀰漫起濃濃黑霧,也不知道駛了多久,我逐漸感到一陣睏意,便在甲板上睡過去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黑霧已經散去。

我從甲板上站起來,發現帆船漂浮在一片美麗的大海上,而船的前方,有一座海島的輪廓。

或許,那就是貓先生說的島 。

 

當帆船靠岸的時候,島上來了一隻跟貓先生同族的大貓,它的身上長著柔順的黃毛,但身體比原先那位貓先生顯得更加肥胖。只見它艱難地拖著胖身軀,爬到船上,然後溫和地對我說道:“先生,您好!在您還沒到的時候,我的兄弟就已經通知我,說有一個人將來這裡,先生,歡迎您來到孤獨島。我叫胖胖,很高興見到你。”

“胖胖,您好,我叫吉瑞。”

相比先前那位高冷的貓先生,這隻貓顯得溫和而平易近人。

我坐在甲板上,看著蹲在面前的胖貓,問道:“我很想念我的妻子,我應該怎樣才能找到她?我只想......再見她一面……”

“這座島每天都會飄來無數的貝殼,那些死去的魂靈藏在這些貝殼裡面,若有緣的話,你可以在這些貝殼裡找到你想見的人,但前提是,如果有緣。要知道,每天都有人死去,每天也都會有新的魂靈住進新的貝殼裡,大海里有這麼多貝殼,要想找到你想找的人,無異於大海撈針。”胖胖無奈而如實地說道。

“不管多難,我都想再見她一面,她離開的這些年,我無時無刻不在想念她,胖胖,你知道想念一個人是什麼感覺嗎?”

蹲在面前的胖胖搖了搖頭,如實地說道:“我沒有想念的人,腦子裡裝的都是各種吃的,一想到吃,我就特別開心,最近正琢磨是清蒸魚好吃呢還是烤魚好吃……”

“看來,這麼胖,是有原因的……”我嘟囔了一句。

胖胖沒有介意我說它,反而開始跟我提起各種它吃過的好東西,說到最後,只聽到它的肚子裡突然發出一陣咕嚕聲——想必它已經餓了。

“那我們什麼時候去海邊找貝殼?”我問道。
“到了晚上,當月亮升起的時候,那些藏在貝殼裡的魂靈就會醒來。白天它們都在睡覺呢,只有到了晚上,才能跟住在貝殼裡的魂靈說話。”胖胖說道。
“那好的,胖胖,晚上你帶我去吧。”
“沒問題,但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我們是不是該去吃點東西了,我好餓。”胖胖拖著肥胖的身體,走到船舷邊,準備上島去。
我點了點頭,便跟著它上了島。
那是一座長滿各種大樹的島嶼。那些樹看起來奇異而瑰麗,彷彿藝術品一樣的迷人。在小島最高的地方,建有一座美麗的石頭房子。站在門前便可以俯瞰小島的每個地方。那是胖胖的家,裡面跟人類的家沒什麼兩樣,有柔軟的沙發,有床,有椅子,還有廚房…..

 

唯一不同的是,住在這座島上的,是一隻叫胖胖的貓。

 

 

【下】

夜幕降臨時,海面上吹來一陣溫柔的晚風。

那晚我和胖胖坐在高高的屋頂上,享受著晚風的舒適與海島的安靜,然後遙望著遠處的大海,望著星辰,開始發呆。

回過神的時候,我又一次問了旁邊的大貓:“胖胖,你知道想念一個人是什麼感覺嗎?”
胖胖歪著腦袋,沉思了一會兒,最後還是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我還是不知道……”
我望著那一輪美麗的月亮,嘆道:“你會覺得全世界都是她,她無處不在,卻又無處可尋。”
“就像我覺得全世界都是吃的,但我又吃不到?”原本臥著的胖胖激動地蹲起來。
我苦笑地搖了搖頭,把手放在大貓的頭上,乖巧地摸著它的腦袋:“看來你還是不懂,那你還是想你那些好吃的東西吧。”
“咕嚕~咕嚕~”空氣裡忽然響起了一陣輕微的聲音。

胖胖摸了摸下自己肥胖的肚子,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一說到吃的,我就餓了……”

我打量了一下它已經很肥胖的身體,皺起了眉頭......

於是我又陪它在屋裡吃了一頓大餐,看著胖胖大口大口吃著魚的樣子,不知道為何,那一刻,我忽然很羨慕這隻胖貓的生活。它生活在這座與世隔絕的海島上,每天過得自由自在,可以呼吸新鮮的空氣,與海為伴,與吃為伍,雖然孤獨,但終不被世俗所俗......

夜晚十二點的時候,掛在牆上的鐘響了起來。
胖胖擡起頭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急忙往嘴裡塞了一塊魚頭,然後鼓著腮幫對我說道:“時間到了,我們走吧,去找你想念的人。”
我擡起頭看了一眼牆上的老掛鐘,上面的秒針正慢慢移動,那一刻,我不禁在心裡問自己:“我還能見到她嗎?”
推開門,我跟胖胖一起走進了黑夜。
我們沿著一條崎嶇的道路往岸邊走去,沿途都是茂密的椰子樹,皎潔的月光落在樹林間,宛若盪漾的湖水。
“胖胖,你說,我還能再見到她嗎?”我滿懷期待而又帶著幾分擔憂地問道。
“如果,你們還有緣的話……”胖胖擡起頭安慰我。
“但願如此。”我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我跟胖胖穿過落滿月光的椰樹林,來到遍地都是礁石的海岸邊。我們躲在一棵海樹後面,觀察著海岸上的場景。在月光底下,我們看到許多正在岸邊徘徊的魂靈,它們渾身透明,身上散發出淡淡的熒光。雖然神祕,但並不恐怖,反而唯美而平和。
“胖胖,你害怕嗎?”我問旁邊的大貓。
“白天它們都住在貝殼裡,只有到了深夜,當月亮從海面上升起來時,它們才會從貝殼裡出來,它們很友好的,我一點都不害怕。”胖胖說道。
“那它們會怕我們嗎?”
“它們都知道這座島上住著一隻溫柔的胖貓。”胖胖開心地笑道。
“既然這樣,那我們出去找伊娜吧。”
“好的。”
我跟胖胖從樹林裡走出來,往岸邊走去。那些正遊蕩在海岸邊的魂靈看到我們時,都露出一絲好奇的神色,但隨即又轉過身往遠處的海岸走去了。它們並不關心我們是誰,更不關心我們來這裡做什麼。它們似乎也在尋找著什麼,或許是自己的親人,或許是生前無比美好的生活,每一個魂靈都顯得那麼孤獨。
在海岸邊,我跟胖胖找了好久,始終沒有找到伊娜的魂靈。
“或許,她還在深海的某個角落,要知道,每天都會有人死去,每天都有新的魂靈住進新的貝殼裡,大海里有這麼多貝殼,要想找到你想找的人,真的很難。”已經累得氣喘吁吁的胖胖蹲在一塊礁石上,無可奈何地說道。
“不管多難,我都會找到她。”我擡起頭望著遠處的星辰,眼裡忽然一片溼潤。
……

 

當我醒來的時候,正躺在一張白色的病床上,陽光透過窗戶落到屋內的地板上。

我從床上坐起來,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雙手,手臂上佈滿皺紋,宛若枯萎的樹幹。我又回到原先的那座醫院,回到原本已經蒼老的生活,在這裡,我只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被別人當成一個精神病人,每個人都說我的腦袋出了問題,喜歡臆想,喜歡白日做夢。
我穿上一件白色的衣服,拿著已經光滑的柺杖,緩緩走出病房。
穿過一片燦爛的陽光,來到了櫻花樹下。
我坐到那張落著櫻花瓣的長木椅上,旁邊依舊還是那隻瘦瘦的貓先生。
“你回來了?”貓先生閉著眼睛問道。
“是的,貓先生,我回來了。”我握著柺杖坐在長木椅上,輕輕點了點頭。
“怎麼樣?”

“我沒有找到她。”

“早已經預料到。”

“……”我轉過頭默默看著它。

“因為生命裡的每一次相遇,都是一次極小極小的概率,你能夠遇見她,這概率比中五百萬大獎還要小不知道多少倍,所以每一次遇見,都難能可貴,但也只能遇見一次,下一次,就不會這麼幸運了。”貓先生睜開眼睛平靜地說道。
“可我不相信命運。”
“很多人像你一樣,都不相信命運,但最後還是一樣輸給了命運。”貓先生淡淡地說道。
“我想再去一次那座孤島。”我懇求地望著貓先生。
貓先生搖了搖頭,無奈地說道:“每個人生前只能有一次機會去那裡,你已經去過了,就無法再去,這次,我幫不了你了。”
“那就沒有其他方法了嗎?”我沮喪地問道。
“有……”
“是什麼?”

“變成魂靈,回到那座孤島上……”

“變成魂靈……”我喃喃地念著這一句話,忽然明白是什麼意思了。

“我只是告訴你方法,但我不希望你那樣做。”貓先生跳下長木椅,默默地遠去了。

我仍坐在長木椅上,看著貓先生漸漸遠去的背影,臉上忽然浮現出一片欣慰的笑意。

那天晚上,窗外下起了大雨。

漆黑的夜空裡劃過一道耀眼的閃電,光亮穿過敞開的窗戶,照亮了屋內白色的牆壁。

一起映照在牆壁上的,還有一個吊掛在半空中的黑影……

 

第二天,當護士推開門走進來,她們震驚地看到一個老頭已吊死在繩上。

他安詳地閉著眼睛,屍體在半空中輕輕搖晃……

 

我變成了一個魂靈,飄蕩在房間裡。

這時,我看到了胖胖,它突然從窗外跳進來,來到我面前,用一種溫柔的口吻說道:“我帶你去島上。”

就這樣,我跟著它離開了醫院,離開了這個喧譁的世界。

胖胖把我帶回到孤島。它幫我挑選了一顆淺藍色的貝殼——那將是我永世安身的地方。

直到這時,我才知道,原來胖胖是護送魂靈到另一個世界的使者,而那一個世界,便是深海。

深海里有很多的貝殼,每一顆貝殼裡,都藏著一個死去的魂靈。

既然如此,那胖胖一定知道伊娜的去處,它為何不願告訴我呢?

我問胖胖:“你一定知道伊娜的去處,她到底在哪裡?”

胖胖無奈地搖了搖頭,嘆道:“是的,我見過她,但只見過一次,後來她就離開了這裡,去了深海。她說以後還會回來,但我不知道她何時才會歸來。”

 

就這樣,我在這座孤島上開始了漫長的等待。

我把貝殼安置在一塊礁石上,白天就躲在貝殼裡睡覺,晚上才從貝殼裡出來。

我時常坐在落滿月光的礁石上,望著遼闊的大海發呆。我不知道自己在這塊礁石上等了多少年,彷彿很多年也只是一瞬間。

如今貝殼已“長”在礁石上,儼然成為礁石的一部分,這裡還有很多很多的貝殼,都逐漸與礁石形成一體。那些藏在貝殼裡的魂靈,與我一樣,都在期盼一個人的歸來,或許那個人很快就會到來,又或許永遠不會回來了。

親愛的,當你在海岸邊看見長在礁石上的貝殼時,請不要輕易用手摘下來,或許,裡面正住著一個孤獨的魂靈,在等待愛人歸來。

 



本文同步分享在 部落格“朱季謙”(CNBlog)。
如有侵權,請聯絡 [email protected] 刪除。
本文參與“OSC源創計劃”,歡迎正在閱讀的你也加入,一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