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哈羅“流血”上市,背後最大的贏家正是阿里!

語言: CN / TW / HK

隨著全球IPO程序的加快,共享經濟企業開始進入“收穫”期。

4月1日晚,共享充電企業怪獸充電正式登陸納斯達;4月13日,嘀嗒出行也向港交所重新提交了IPO申請;4月24日,哈羅出行也正式向提交招股書,擬在納斯達克上市。

共享經濟企業上市潮,已經悄然來臨。

為何共享企業都選擇了此時上市?此時上市估值會更高嗎?共享企業上市的背後都隱藏著什麼祕密?

根據怪獸充電財報顯示,公司2019年、2020年分別實現營收20.22億元、28.09億元;淨利潤分別為-2.64億元、-31.31億元。鉅額的虧損並未讓其股價受到很大的影響。截至今天,怪獸市值仍為20.63億美元(約合134億人民幣)。

怪獸造富效應讓很多共享企業心裡有了“底”,怪獸上市當天,街電和搜電正式宣佈合併。半個月後,共享單車企業哈羅單車也遞交了招股書。

哈羅出行的招股書顯示,2018年至2020年,哈羅的營收分別為21.14億、48.23億、60.44億元,淨利潤分別為-22.08億元、-15億元、-11.33億元。

據悉,怪獸充電以及哈羅出行均為行業的後來者。

2016年9月,哈羅出行成立之後主營業務原本為人們所熟知的共享單車企業。2018年,ofo以及摩拜的遭遇讓共享單車行業遭遇了毀滅性的打擊,其後哈羅出行選擇了升級,順勢切入了共享助力車、小哈換電、順風車、打車、本地生活領域。

直到今年,哈羅出行基本上已經完成了結構升級。哈羅出行招股書顯示,2020年哈羅的交易總額為130億元,其中共享單車以及順風車業務分別貢獻了58億元以及70億元。

也就是說哈羅出行的順風車業務已經成為公司營收的第一大板塊,共享單車已經退居“二線”。

穿透怪獸充電以及哈羅出行的股權結構,我們發現一個比較有意思的現象。怪獸充電股權結構上,阿里持股16.5%,為公司第一大股東;而哈羅出行股權結構上,阿里則持有36.3%的股份(IPO前),為公司的第一大股東。

實際上從目前來看,經歷過“燒錢”大戰,共享經濟實際上已經進入了收割期,相比於初期的虧錢補貼,今天的共享變得已經不那麼“便宜”了。

以共享充電寶為例,過去的三四年時間裡,共享充電寶從最初的0.5元/小時,已經飆漲至有些城市黃金地段10元/小時,其中3元/小時是一種常態。

三四年時間上漲6倍之多,且高達10元/小時的價格會倒逼使用者自帶充電寶,畢竟一般充電寶的價格也就是六七十元。

據相關資料統計,目前我國共享充電寶使用者規模已經開始急劇下降,2017年共享充電寶使用者規模增長率為104.9%,到了2020年這一資料驟降至15.6%。

靠著漲價實現營收增長並不是一個好方法,且相關企業已經開始做後續的應對措施。

4月1日,怪獸充電創始人向媒體證實,怪獸充電內部孵化的新銳白酒品牌“開歡”於今年初面世。他稱,開歡白酒是怪獸第二增長曲線的第一次嘗試。

繼共享充電寶後,共享單車的集體漲價也衝上了熱搜。以哈羅單車為例,2019年上海的哈羅單車計費方式為前15分鐘1.5元,超出15分鐘收取時長費,時長費為每15分鐘1元。上海以外的地區基本為1.5元/半小時,換句話說共享單車並不便宜,一小時三元的收費價格甚至比公交車還貴。

越來越貴的共享產品,對於企業而言並非解決問題的良藥,無休止的漲價只能讓使用者加速拋棄,選擇此時上市可以讓他們彌補前期投入帶來的虧損,也可以讓它們快速轉型找到新的盈利模式,畢竟共享的背後是使用者,而使用者才是網際網路模式的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