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圈子宣佈停運,興趣社交究竟還有未來嗎

語言: CN / TW / HK

如今,騰訊依靠QQ與微信在社交領域的強勢表現,已經成功涉足了更多的行業,並不斷為這個商業帝國添磚加瓦。而在社交領域業務規模不斷擴大後所展現出的驚人商業化表現,也不斷吸引著其他參與者,並讓“聊天”這件事變成了越來越多網際網路企業探索流量拓展的渠道。

然而在整個社交行業開始步入差異化競爭的態勢後,這一賽道的參與者卻是幾家歡喜幾家愁。此前Soul上市以及陌陌和探探整合的訊息,成功將陌生人社交引入了更為激烈的市場競爭中,而飛聊在即將迎來上線兩週年的時刻宣佈停運,也展出了“月拋”產品所面臨的危機。

即便是強如騰訊旗下的微信,也同樣社交功能下線的時候。近日,微信方面釋出公告稱,因業務發展方向調整,將於2021年12月28日正式停運微信圈子,並且自6月28日起,微信圈子將停止新增帖子和評論,而在正式停運前,使用者則可使用“匯出個人主頁資料”功能,儲存此前釋出過的內容。

在關於此事外界的聲音中,除了有網友發出“壓根聽說過”的感嘆,更有誤認為微信朋友圈即將停運而感到疑惑的情況出現。而這多少也使得這一功能顯得有些尷尬,畢竟其被更多的使用者所知曉,反而可能是在其釋出關停公告的情況下。

微信圈子的停運並不意外

2019年1月,小紅書的使用者量突破2億,使得種草電商的模式也開始興起,“安利”好物也成為了親朋好友間的交流之一。所以隨後在2019年3月,微信方面上線了“微信圈子”的前身“好物圈”,事實上其最初並非主打興趣社交,電商功能的引入也被外界認為,反而更有著更多社群營銷的意味。並且此時“好物圈”的“朋友推薦”功能,讓更多“安利”能夠通過微信轉化稱實際銷售。直到2019年12月,好物圈才更名為微信圈子,也使得其開始向著興趣社交這個方向發展。

作為微信生態圈中的一部分,微信圈子除了在微信搜尋內的權重得以提高外,在入口上卻並未有任何“優待”,甚至是需要經過“發現——搜一搜——圈子”這三個步驟才行。但隨著使用者內容創作意識的提升,也使得更多使用者得以在微信中基於興趣進行交流,這也讓微信圈子與QQ的興趣部落、百度貼吧、微博超話等頗為相似。據悉,微信圈子的分類包括遊戲、動漫、明星等,並且其中還下設了更為細緻的圈子,例如“球球大作戰”等。

對於2019年底才入局興趣社交的微信圈子,顯然已經錯過了這一領域的風口期。事實上,興趣社交從最早PC時代的論壇、貼吧,到此後的內容社群,早已出現了諸多優秀的產品。但即便是在今天來看,這些產品的現狀卻並不太好,包括百度貼吧、豆瓣、位元組跳動飛聊等在使用者活躍度上的頹勢,或也展現了屬於興趣社交的風口已然散去。

而騰訊在興趣社交領域的佈局其實並不只有微信圈子,此前基於QQ推出的興趣社交產品“興趣部落”,也被外界認為是作為戰略性防禦動作而生。相比於微信圈子,興趣部落儘管此前有著與QQ空間並列的流量入口,但在風口散去且未能取得良好表現的情況下,也不得不於今年1月宣佈停運。所以在騰訊方面慣用的賽馬機制下,興趣部落與微信圈子均未取得令人滿意的表現時,接連關停也自然就成為了必然。

日趨邊緣化的興趣社交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這句話在以興趣為突破口的社交氛圍中極為常見,眾多使用者因相同的愛好而形成特定“圈子”來進行交流,也成為了許多平臺的初衷。但也正是因為一個一個特定“圈子”聚合而成的興趣社交平臺,往往會出現僅能為小眾愛好者提供交流平臺的情況。所以一直以來,興趣社交在整個社交行業中都只能算得上是相對小眾的細分市場,畢竟相比於熟人和陌生人這兩種區分方式,興趣的分類在數量級上可謂天壤之別。

此前艾斯吧“宮鬥”事件的曝光,其實被認為是展示了百度貼吧現階段在社交領域已顯頹勢,並且這一戲劇化事件的背後,無疑是其高質量使用者逐步流失的現狀。註冊使用者量高達6億的百度貼吧,在興趣社交風口散去後未能成功轉型,再加上騰訊旗下QQ與微信所構建的熟人社交壁壘,以及陌陌/探探與Soul等逐步突圍的陌生人社交熱潮,也依然是讓社交賽道已經頗為擁擠。

並且除了愈發小眾外,興趣社交還需要面臨著不斷邊緣化的現狀。此前興趣社交通過“圈子文化”,引發了大批使用者的參與,各類產品也因而走紅,以至於位元組跳動還推出了佈局興趣社交的“飛聊”,試圖以“不撞南牆不回頭”的姿態來衝擊騰訊的“社交帝國”。

在現如今的社交環境中,Z世代因較強的消費能力、探索慾望,以及願意在社交上花費更多時間成本的因素,逐漸開始佔據社交使用者群中的主導地位。但興趣社交的愈發小眾,以至於難以與Z時代群體形成規模效應的情況下,也讓原本就被難以聚攏更多使用者的興趣社交日趨邊緣化。

興趣社交或還有未來嗎?

除了使用者積累方面的難度外,興趣社交行業在商業化上同樣也面臨著不少的問題。如今網際網路行業中,廣告、電商、遊戲、直播四大變現方向,似乎都很難與興趣社交契合。例如此前百度貼吧為實現商業化所推出的“貼吧合夥人”制度,導致大量廣告與推廣資訊的出現,使得其熱度不斷下降,加之微博及小紅書等平臺的崛起,曾經紅極一時的百度貼吧,也不得不面臨如今的境況。

興趣社交平臺試圖通過因相同愛好聚集使用者的思路,恰恰是因為興趣的垂直屬性,使得其不同興趣圈子相互之間難以契合。因此包括像Soul這樣儘管最初是以興趣社交切入市場,但在平衡了使用者體驗與商業化後,已然在自我救贖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如今更是幾乎全面轉向了陌生人社交方向。

此前B站選擇破圈、小紅書開啟電商之路,或多或少也從側面表明興趣社交變現難的問題。不僅如此,現如今社交行業已經遭遇流量天花板的情況下,在騰訊已經通過熟人社交佔據了大量份額的當下,興趣社交這一模式究竟是否還有未來,或許就只有等待時間來給出答案了。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