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my Song:為什麼山寨幣持有者不關心比特幣 Taproot 升級?

語言: CN / TW / HK

Jimmy Song 從開發者、營銷和去中心化三方面闡述了為何山寨幣持有者們不關心 Taproot 升級。

原文標題:《Jimmy Song:為何山寨幣們對比特幣最重要的 Taproot 升級漠不關心》

注:原文作者是比特幣開發者 Jimmy Song ,自 2013 年以來,其一直在為比特幣開源專案做貢獻,此外,Jimmy Song 也是一位非常知名的比特幣最大主義者,因此本文中的「Altcoin」譯為「山寨幣」,亦可替換成「競爭幣」。

上週,Taproot 完成鎖定,比特幣愛好者(Bitcoiner)紛紛慶祝,而另一方面,山寨幣持有者們(Altcoiner)卻不怎麼關心。我懷疑他們甚至不知道 Taproot 是什麼,或者不知道它能做什麼。他們為什麼要關注呢?對於將 Taproot 新增到專案程式碼庫中,山寨幣開發者們沒有表現出絲毫興趣。

問題是,他們為什麼不感興趣?是什麼阻止了他們接受一些有顯著益處的技術成果?我今天要探討三個原因。

  • 首先,山寨幣永遠缺乏開發者。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們中的許多人是有報酬的,通常是通過預挖或一些持續的開發者補貼,但仍然很難讓開發人員去實現任何東西,即使這是 Bitcoin Core 程式碼的移植品。像 Taproot 這樣的升級,不僅需要對構造背後的數學和電腦科學有很好的理解,而且還需要優秀的測試人員、文件人員以及對抗性思想家,他們可以弄清楚新功能如何與其平臺上可用的任何內容進行互動。而山寨幣缺乏這一點,所以它們大多隻是保持靜態,不需要像 Taproot 這樣明顯的使用者授權升級,因為它們沒有開發者來做這件事。

  • 第二,山寨幣有自己的營銷推廣,建立在權益證明(PoS)基礎上的幣必須要讓 PoS 引人注目。它們所擁有的任何開發者資源,都傾向於它們想要推廣的營銷資訊(例如快速交易!隱私!)。這些組織是非常自上而下的,這意味著所有的開發人員都致力於一個路線圖,而不會有像 Taproot 這樣的非路線圖專案,這對它們的營銷資訊傷害太大了。

  • 第三,山寨幣是中心化的。因此,獲得更好的區塊效率、更快的簽名驗證或減少執行全節點所需的規格,這對於山寨幣而言並不是最有趣的。他們已經知道自己的專案是中心化的,為什麼還要費心優化任何東西呢?既然執行一個全節點已經非常困難了,而且很少有人在執行它們,那為什麼還要費心使它變得更容易呢?換句話說,山寨幣並不關心幫助個人擁有自我主權的功能。

所有這一切的結果是,山寨幣專案暴露了它們的中心化本質。儘管他們對「去中心化」一詞給予了很多口頭上的支援,但事實上它們並沒有提供像 Taproot 這樣的功能,這表明他們真正喜歡的是中心化,而不是賦予使用者權力。與之相比,比特幣賦予使用者驗證的能力,而不是信任。換言之,山寨幣沒有抄襲 Taproot,是因為專案方喜歡中心化,而對於「去中心化」,他們卻沒有什麼興趣。

我們現在可以終止的另一個荒誕說法是,「山寨幣是比特幣的試驗場」。萊特幣的確在 2017 年為隔離見證(Segwit)做了非常簡短的試驗工作,但實際上沒有任何其它幣對比特幣想要實現的功能表示出興趣。沒有其他協議對 ANYPREVOUT 或交叉輸入簽名聚合或 OP_CTV 感興趣。它們根本不是什麼試驗場,完全是不稱職的,無法實現這些特性中的任何一個,更不用說看它們是否工作了。

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山寨幣確實是中心化的,而這些新功能對於那些維護其它幣的尋租開發者來說太難了。

比特幣

上週六美國時間上午,Taproot 鎖定了,由於一些算力的消失(可能是因為中國對比特幣礦工的打壓所致),實際鎖定的時間要比預期長了一些。儘管如此,難度調整期有大約 98%+的算力支援了 Taproot,這意味著比特幣已準備好在今年 11 月份啟用 Taproot。

Galoy 是一個基於開源社群的比特幣錢包,其想法是在自託管開源錢包和交易所提供的閉源錢包之間提供一些東西,這是一個很好的中間步驟,特別是在第三世界國家。

恭喜 Dhruv Mehta 和 Jarol Rodriguez,他們的 Core 開發工作現在得到了 Gemini 的贊助!很高興看到更多的開發者獲得了他們需要的資金。

閃電網路

BitRefill 釋出了一篇關於其在薩爾瓦多做的事情的帖子,除此之外,他們在一天之內結算了 1 萬筆閃電網路交易。我希望他們和其他閃電網路公司繼續開發出合適的工具,這樣人們就可以讓薩爾瓦多和其他任何國家 / 地區的基礎設施變得更加強大。

經濟學、工程學等

Nik Bhatia 分析了薩爾瓦多宣佈接受比特幣為法定貨幣後的敘事變化,Peter St. Onge 以及 Hodl Onward 也都進行了分析。這三位從一些不同的角度進行了分析,並對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提出了有趣的觀點。他們都認同的是,這件事對薩爾瓦多而言是有利的,並且這可能會開啟一場與其它國家爭奪比特幣霸權的遊戲。

上週,Russell Okung 還寫信給奈及利亞總統,旨在促使該國採用比特幣。比特幣在該國已經非常流行,而接受只是時間問題,我希望他的聲音能夠推動奈及利亞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

Tomer Strolight 撰寫了一篇關於藝術、誠信、比特幣和 NFT 的精彩長文。我發現藝術中完整性的概念聽起來是正確的,正如文章所說的, NFT 真的太容易產生了,這導致了我們所看到的荒唐之事。正如他在 FractalEncrypt 的藝術中所強調的那樣,真正的藝術是有一些工作量證明(PoW)的。

Jeremy Hildreth 認為,比特幣就像計量器一樣,它將使經濟學更像一門科學。由於存在絕對稀缺性,我們可以用比特幣客觀地衡量經濟學中的其他東西。這個想法很有意思,因為經濟學(特別是巨集觀經濟學),由於缺乏客觀的衡量標準,反而依賴於可笑的累積數字,比如 GDP 和 CPI。我很想看看未來 30 年比特幣在經濟學上的表現。

最後,上週 Kyle Torpey 對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過去 10 年在比特幣問題上的立場進行了殘酷的抨擊。再說一次,克魯格曼作為一名凱恩斯主義經濟學家,他實際上不必在任何事情上都是對的,他只需要說出寡頭想要他說的話。

撰文:Jimmy Song
翻譯:隔夜的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