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上任貼吧吧主,男子向百度員工行賄一輛寶馬X5

語言: CN / TW / HK

為了能夠當上百度某貼吧的吧主,一男子向百度貼吧某產品運營經理行賄上萬元,後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行賄寶馬X5汽車1輛。

北京法院裁判資訊網近日披露的《關於張維等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一審刑事判決書》中披露了上述資訊。公訴機關為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

根據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6年至2018年間,被告人薛飛在擔任百度線上網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百度貼吧事業部資深產品運營師、產品運營經理期間,利用其制定、稽核吧主上下任規則的職務便利,為被告人張維上任貼吧吧主等事項提供幫助。

其中,2017年,張維向薛飛行賄現金3萬元;後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向被告人薛飛行賄寶馬X5汽車1輛,截至2019年4月案發,被告人張維以首付及向被告人薛飛妻子陳瑤中信銀行賬轉賬的形式支付車款共計702092.6元。

2019年4月19日,民警以瞭解被告人薛飛車輛刮蹭為由約其到公安機關,2019年4月21日,被告人薛飛到公安機關後被傳喚到案。4月22日,被告人薛飛、張維被公安機關抓獲,如實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實。

此後,薛飛將人民幣57萬餘元退至陳瑤銀行卡中,該銀行卡已被凍結。在法院審理過程中,被告人薛飛將人民幣153200元退至該院。

北京市海淀人民法院於2020年5月15日立案,並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法院認為,被告人薛飛身為公司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應予懲處;被告人張維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公司工作人員以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亦應予懲處。

鑑於被告人薛飛到案後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認罪態度較好,且已將違法所得全部退繳;被告人張維犯罪以後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法院依法對其二人從輕處罰並適用緩刑。

根據法院判決,被告人薛飛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罰金人民幣三萬元。被告人張維犯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六個月,罰金人民幣二萬元。同時,向被告人薛飛追繳違法所得人民幣七十三萬二千零九十二元六角,予以沒收;在案扣押、凍結的錢款折抵上述錢款,剩餘錢款折抵被告人薛飛被判處的罰金。

被告人張維和薛飛均對起訴書的指控事實和指控罪名沒有提出異議。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裁判文書顯示,百度公司還曾與薛飛發生勞動爭議。

截至記者發稿,百度方面未予置評,也並未透露涉及貼吧型別。而該判決書的公佈,也令一些網際網路從業者感慨“貼吧” 的商業利益之大。

作為社交平臺,百度貼吧頁面顯示,截至目前擁有超2000萬個貼吧,貼吧聚合了大量垂直細分的使用者群,尤其是高人氣貼吧往往具備不小的營銷價值。貼吧吧主負責貼吧的管理和運營,不排除通過有償刪貼、釋出廣告等途徑牟利。

近年來,百度通報處理了多起員工違紀違法事件,包括總監、副總裁級中高管。據第一財經記者瞭解,在百度,由百度職業道德建設部負責內部反腐,其核心成員均為從事過企業內審、檢察官、警察等職業人士,在進行腐敗案件調查時,不必經過相關業務部門領導即可直接展開調查,直接向最高管理層彙報工作。

網際網路公司反腐已經成為一種常態。北京雲嘉律師事務所律師趙佔領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網際網路企業一直處於高速增長的階段,公司發展往往快於企業管理體制的完善。與此同時,網際網路本身的開放性和高利潤特點,某些員工手握大量資源,掌握著足以影響企業或個人命運的資訊資源,員工私下將公司稀缺性資源或權力公然市場化,形成了巨大的尋租空間。

之所以出現類似情況,還是因為本身有市場需求,加上內部管理制度不完善,普通員工許可權過大,卻缺乏有效的監督和制約。

網際網路企業內部的反腐往往靠的是企業文化、管理制度和法律機制。其中企業文化、價值觀更多屬於從道德層面預防腐敗,管理制度則是從自律機制角度預防和懲治腐敗。除此之外,還有外部的法律機制,三者共同構建了預防與治理網際網路企業內部腐敗的體系。不只百度,包括騰訊、阿里巴巴、360、小米等在內部設立貪腐審計機制,並授予很高的許可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