刪檔測試自找麻煩,節奏起飛的《幻塔》質量究竟如何?

語言: CN / TW / HK

是新朋友嗎?記得先點 藍字“鋅刻度” 關注我哦~

每日一篇科技財經深度調查

走進商業背後的故事

時代變了

撰文/流星

編輯/溫周

7月15日,完美世界的《幻塔》開啟了限量刪檔計費測試。

這次測試已經是《幻塔》的第三次測試了。原本以為《幻塔》能夠在今年暑假期間順利公測,賺到一波假期流量紅利,但目前看來大概是不可能了,但願《幻塔》能找到一個更好的公測時間。

說回這次內測。《幻塔》因為“二次元”和“開放世界”這兩個tag,從宣發伊始就被玩家不自覺地拿去和米哈遊吸金無數的《原神》作比較,而作為一個距離“二次元”甚遠的傳統遊戲廠商,完美世界的壓力可想而知,為了避免引火上身,連對遊戲的推廣都剋制了許多(這點對比完美世界6月上線的《夢幻新誅仙》便可見一斑——當然,《誅仙》這個IP對於完美世界來說,分量也本就要比試水二次元賽道的《幻塔》要重得多)。

不過,即便如此,《幻塔》還是迎來了“炎上”,只不過這次主要點火的人不是玩家,而是《幻塔》本身。

官群提前通知開服,小團體高人一等?

7月14日晚上,《幻塔》官方開啟了前瞻直播,除了答疑外,還有官方展示遊戲內容的部分,比如玩家們喜聞樂見的遊戲策劃本人也打不過遊戲副本。

整個直播過程評論區基本上被《原神》玩家佔據,但總體來講氣氛還算溫和,沒有激起什麼節奏。而對於《幻塔》在7月15日即將到來的第三輪測試,也還有不少玩家抱有期待,想要進入遊戲實際體驗一番。

這次《幻塔》的第三輪測試的時間對上班族而言並不是很友好,官方公佈的預下載時間是早上8點,測試開啟時間是早上10點,持續15天,要想提前體驗《幻塔》的內容還得設個鬧鐘早起搶資格。

不過,對於“身經百戰”的玩家而言,限量測試倒也沒什麼還指摘的。但萬萬沒想到,《幻塔》官方臨開服出了么蛾子,9點50分時在官方QQ群裡釋出了提前開服訊息,導致大量玩家偷跑,等到其餘玩家10點整準備進入遊戲時,只能看到“淒涼”的登入失敗介面。

內測資格被搶完

隨後,因為湧入的玩家太多,遊戲又出現了“炸服”的情況,沒有遊戲可玩的玩家們將對遊戲的怨氣釋放遊戲的評分上,TapTap平臺《幻塔》評論區被惡評刷版,評分從8.1迅速跌落到7.1。

“其實我到現在都沒想明白,為什麼《幻塔》會選擇提前開服。”遊戲主播洛可可從一測開始就一直在關注《幻塔》,官方在玩家反饋上的積極態度讓他對這款遊戲抱有好感。他還記得,在7月14日的官方直播中,《幻塔》工作人員曾表示過“不會提前開服”,而《幻塔》隨後的操作,這讓他感覺遭到了“背叛”。

而從《幻塔》運營團隊在官方群內釋出的內容來看,提前開服的理由是“緩解伺服器壓力”。

當然這也可以理解,《幻塔》全平臺預約人數近600萬,擠爆伺服器確實是輕輕鬆鬆的事情。

但既然已經選擇了限量測試,那麼讓玩家公平地競爭測試資格就顯得尤為重要,讓官方群小團體玩家“獨享”提前開服的資訊,無疑是犯了不公平的大忌。這次《幻塔》讓官群玩家提前得到訊息進入遊戲,下次又會給官群玩家提供怎樣的優待?明明都是玩家,不是因為氪金的力度,而是因為在不在官方社群裡而遭受如此區別待遇,玩家感到難以接受,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雖說《幻塔》官方後續給出了補償,但還是跟玩家結下了樑子,口碑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幻塔》,還沒能洗刷來自《原神》玩家的冷嘲熱諷,就又要想法挽回遭受信任危機的路人玩家,未來恐怕是命途多舛。

拋開節奏,遊戲成色究竟幾何?

不過,對國內廠商而言,黑紅也是紅。負面訊息引發的熱度和關注度,也能轉化為不錯的流量資源。

此外,雖說《幻塔》這次測試開局不利,但作為一款遊戲產品,最終決勝市場的首要因素還是質量。像是隔壁《原神》,初期飽受“抄襲《塞爾達傳說》”“抄襲《FF14》”“抄襲《尼爾:機械紀元》”等質疑評論的攻擊,口碑並不比如今的《幻塔》高到哪裡去,但依舊靠著強大的美術渲染扳回一城,遊戲本身的素質有多大能量由此可見一斑。

那麼,玩家們看《幻塔》還有機會嗎?

在體驗之後,我們可以先得到一些答案。

首先,聊聊“二次元”和“開放世界”兩大tag。《幻塔》雖然標榜自己是“開放世界”遊戲,但本質上還是MMORPG,能夠互動的物品十分有限,想和《塞爾達傳說》這種正經開放世界遊戲比自由度肯定是做不到了。

近年來遊戲玩家規模增長很迅速,許多新玩家對於“開放世界”的概念是很薄弱的。特別是國內只遊玩移動遊戲的的玩家,第一次接觸“開放世界”可能就只有《原神》這一款遊戲,廠商們對“開放世界”有很大的再定義空間,而玩家們的“原教旨”態度也並不強烈,所以這一點也許並不會成為玩家關注的主要亮點,而只會成為一個引發聯想的噱頭罷了。

順帶一提,因為是MMORPG,所以《幻塔》的社交元素較強,聊天室、公會、組隊等功能都是有的,對於喜愛社交的玩家來說應該是一大亮點。

《幻塔》聊天室

接下來是“二次元”的部分。在劇情方面,之前被玩家吐槽“令人尷尬癌發作”的劇情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修改,雖然依舊跳不出“悲情英雄”的俗套戲碼,但展開的方式總歸是更能令人接受了,也迴避了NPC死亡的劇情。

而對於二次元玩家們重點關注的美術,《幻塔》在多次測試後,UI和畫面和最初測試版本有了很大的改變,當前版本的UI看起來沒有以前那樣臃腫了。不過,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迎合“輕科幻的未來廢土世界觀”的定位,畫面還是顯得有些昏暗,但角色人設和“廢土”二字依舊有些違和。

《幻塔》三測遊戲畫面

拋開風格這一點,單從角色建模的精細程度出發,雖然和以美術著稱的《原神》還有差距,但《幻塔》人物建模的完成度肯定是超過及格線了。之前玩家反饋的肢體比例不協調(“如來神掌”)等問題也得到了瞭解決,如果不是礙於其惡評的影響,給一個“優秀”的成績也並不為過。

當然,聊到人物建模的部分,還有一點需要提一下的就是玩家熱情很高的捏臉部分。和《原神》不同,《幻塔》內主人公的形象是可以玩家自定義的。當然這也是蘿蔔白菜各有所愛,無法分出優劣。統一固定的主人公形象,便於官方進行角色塑造以及周邊生產,而自定義的主人公形象則更能滿足玩家的個性化需求,增加他們在遊玩遊戲時的代入感。如果一款遊戲能讓人花大量時間去建立角色,那麼這款遊戲十有八九就帶有捏臉系統。

《幻塔》捏臉系統

說完了表面的部分,來聊聊玩法體驗。

作為一款動作遊戲,普攻、技能、跳躍、衝刺/閃避、飛行、攀爬,《幻塔》一應俱全,而此前因為“卡肉”而導致的手感糟糕的情況以及爬山同手同腳的問題在本次測試中也得到了瞭解決。但令人遺憾的是,角色攻擊動作前後搖太大、銜接不佳、並且在過程中時長出現鏡頭偏移的情況,依舊是《幻塔》動作系統的嚴重扣費分項。

而遊戲中玩家提升戰力需要對武器和源器兩種裝備進行養成,這部分也是遊戲的主要氪金內容,都是以氪金卡池的形式進行抽取,武器提供基礎屬性和技能,源器提供基礎屬性和被動技能,武器通過反覆抽取可以進行突破操作,高稀有度的武器比低稀有度的武器擁有更多技能。

不過也許是因為在官方直播中110抽1個SSR的表現太讓玩家失望,遊戲內設定了80抽保底SSR的機制,至於之後能不能拿到“良心”的評價,就要看最後卡池的出貨率和抽卡代幣的獲取途徑了。

雖然沒有傳統MMORPG衣服、褲子、腰帶、鞋子、耳環、項鍊、手鐲那一身繁瑣複雜的養成目標,但也沒有什麼新奇之處,總體來說平平無奇,尚不清楚後續的培養難度,當然,這一部分無疑會成為未來《幻塔》氪金玩家和平民玩家的主要分水嶺。

至於其他的付費內容的部分沒有什麼特別值得說的,服裝、坐騎,MMORPG老一套,對於追求外觀的玩家而言是除武器系統外的重要氪金點,但對於平民玩家而言就是全看個人喜好的事情了。

大世界資源公用,如果玩家搶先擊殺了某個怪,其他玩家就只能等待怪重新整理。這也許會成為隱藏的雷點,不排除未來會有工作室壟斷資源的情況。

最後是遊戲的優化部分,驍龍855處理器高畫質基本不能穩定60幀,卡頓明顯,並且手機發熱嚴重,令人頭疼。

總體而言,拋開節奏不談,《幻塔》這一次測試依舊錶現出了官服對於反饋意見的積極態度,遊戲的改善情況肉眼可見。然而, 畢竟“二次元開放世界”賽道有珠玉在前,《幻塔》無論怎麼修補,都很難達到“驚豔”的地步。 想要單純靠遊戲質量讓遊戲逆轉口碑,可能性並不高,唯一的突破口大概只能放在運營上了。

完美世界,也許正在拖《幻塔》後腿

聊完遊戲本身,讓我們再來關注一下它背後的大廠——完美世界。

Z世代玩家對於完美世界大概鮮有正面評價。說句實話,Z世代玩家對所有傳統遊戲大廠都具有天然的厭惡感。當然,這也和大廠們過去的經營方式有關,他們推崇買量決勝市場的商法,將開發的重心落到大量粗製濫造的滾服換皮遊戲上,被玩家們認為是導致國內遊戲產品質量停滯不前的重要原因。

但對於稍微年長一些的玩家來說,完美世界在他們的個人遊戲史裡還是有不小地位的,完美世界手裡捏著的IP,諸如誅仙、武林外傳、神魔大陸、笑傲江湖等,當年也都正兒八經地當過爆款,而代理《DOTA2》及《CS:GO》這兩款全球頂級的電競遊戲,也使得完美世界在電競玩家間影響力不俗。可惜的是,完美世界在代理這兩款遊戲後推廣力度不足,導致《DOTA2》在國內的人氣被後來居上的《英雄聯盟》吊打,成為了完美世界的一大敗筆。

而隨著這些年新銳崛起、買量遊戲受到精品化模式衝擊,再加上影視投資領域失利,導致完美世界一路走低。前不久,完美世界公佈了2021年半年報業績預告,預計實現歸母淨利潤2.3億元-2.7億元,同比大跌81.90%-78.75%。資料公佈後,7月12日完美世界股價跳水,當日收盤大跌超8%。

而對於淨利潤暴跌,完美世界給出的解釋是,“主要系去年受疫情影響,遊戲業績形成較高基數,隨著疫情逐步消退,主力產品流水呈現自然回落。”

話雖如此,但投資市場依舊充盈著恐慌情緒,完美世界的遊戲產品在“自然回落”之外,也透露著買量遊戲疲軟的事實。

根據公開資料,完美世界從2018年開始,公司的銷售費用分別是8.8億元、11.5億元、18.3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8%、30%、60%。

而與逐年攀升的營銷費用相比,完美世界的研發費用卻逐步降低,2018年至2020年,完美世界研發費用的同比增長率分別為7.8%、6.5%、5.6%。

顯然,這樣的情況與遊戲市場正在推進的精品化風氣顯得格格不入。

完美世界近期主打的《夢幻新誅仙》的表現遠超市場預期,上線至今流水近3億,然而在TapTap上,這款遊戲的評分僅有6.4分,尚不及“翻車”的《幻塔》(7月16日,《幻塔》評分跌至6.1),從完美世界B站官方賬號以及其他社交媒體上玩家的反饋情況來看,新一代玩家已經對遊戲PV誇張宣傳(不放出遊戲實機畫面,而是使用質量遠超遊戲本體的PV進行宣傳)的情況感到了厭煩,而傳統大廠管用的氪金系統也飽受詬病。

誅仙PV下玩家評論

這一切的一切都在向完美世界發出訊號:“時代變了,大人。”

而完美世界自己估計也察覺到了這一點,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公司在產品賽道上主要聚焦在“MMO+”和“卡牌+”兩個方向,在美術風格、玩法上加入二次元、開放世界等元素,付費結構、世界觀等更匹配年輕一代玩家的喜好。

長期關注完美世界這家公司的玩家很容易便能發現,完美世界這句話裡藏著的產品就是正在第三次測試的《幻塔》。

然而, 明明如此寄予厚望的專案,卻會在伺服器相關的問題上糾結、失蹄,很難不讓人對完美世界在這個專案上資源投入的情況感到失望 。遊戲在宣發和控評反黑上的表現也不盡如人意,完全沉浸在和《原神》繫結的營銷策略中,忽視了這背後的潛在風險。如果說《幻塔》是完美世界探索後疫情時代變革之道的嘗試,那麼只能說這次嘗試只能讓市場看到完美世界佝僂的、畏手畏腳的身影。

而如此溫吞的動作,在時代的浪潮中是會被淹沒,還是勉強跟上潮流,就只能看玩家們如何用腳投票了。

END

讀者互動

如想獲取一手資訊/硬核報告/作者交流,歡迎讀者加微信znkedu01,回覆“讀者”一鍵加群!

點小花花,讓他們知道你 “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