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公司的下一个大生意,在哪?| 7月新刊

语言: CN / TW / HK

手机公司在细枝末节的技术进步中徘徊已经很长时间了。 从摄像头由一个变成两个,再变成三个、四个,有人甚至担心未来手机会不会全身长满摄像头——市场就逐渐失去了耐心。

即使不看出货量,你也能感受到差别。 10年前,把iPhone拿在手里“切水果”的那种惊艳感,今天已经很难获得了。

手机厂商们需要找到下一个“大终端”或者“大生意”,才能维持它们过去每年上千亿元、甚至上万亿元的营收,以及上万人的公司体量。 客厅里的电视机曾被行业寄予希望,如今是电动车。 前者并没有成真,电动车能否接智能手机的班还是个未知数。

△点击上图,或点击文章顶部图片,购买本期杂志。

过去,中国手机公司的战略方向都是从苹果那里学来的,但是如今连苹果自己都不知道它的下一代iPhone还能不能维持人们对于其品牌的忠诚度,或许要直到它的汽车问世才有答案——前提是它确实跑得起来。 无论是产品复杂度还是投资规模,造一台车的风险都比造一部手机更大。

站在十字路口,又失去了模仿对象,中国手机公司们需要独自踏上冒险的旅途。

在7月刊中,我们将用3篇封面专题文章来勾勒这个大图景: 第一篇还原主流手机厂商的战略转变过程; 第二篇讲述由手机芯片断供危机引发的整个芯片产业的焦虑; 第三篇,你会看到手机厂商们正在想象的下一个大生意——它们在电动车领域的具体冒险。

中国手机业即将迎来新一轮的淘汰赛,不管身处其中的公司将要制造的是不是手机。

△扫描上图二维码,或点击文章顶部图片,购买本期杂志。

战略拐点

—— 鏖战“高端”

快速消费品的市场末期通常都会进入价格战的搏杀,然而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刚好相反。

2021年,小米发布首款折叠屏手机MIX FOLD,售价9999元起; OPPO也一反常态,请了姜文做代言人——过去,手持OPPO手机登上宣传广告的多是和大学生年龄相仿的人,他们20岁左右,爱好美颜拍照、打游戏和听音乐; 荣耀也声称,要把沉寂了3年的高端系列Magic重新拿 出来开发投放市场。 另外,其首款折叠屏手机也已经在路上了。

“得高端者得天下。”小米高级副总裁卢伟冰在今年4月接受包括《第一财经》杂志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说。这句话从以“性价比”著称的手机公司高管嘴里说出来有多违和,眼下中国手机厂商的处境以及它们的策略动机就有多复杂。

是拐点,还是末世?中国本土手机厂商眼下唯有集体涌进“高端”,为迎接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 争取资本和时间。 

△购买新刊即可读到本文。

技术焦虑

—— 中国芯片产业加速跑

沉默的中国芯片行业正在取代互联网,成为资本的新宠儿。

眼下中国的芯片产业热潮,既来自于广为人知的华为芯片断供事件,也来自一个被遮蔽了多年、近两年才被注意到的事实: 自2005年起,中国就是全球最大的芯片消费国,但这个芯片消费大国并不是芯片的主要生产国。

按照政府的产业规划,中国要在2025年将芯片的国产化率提升到70%——2020年这个数字还不到16%。

在资本的热情助推下,投身这场加速跑的众多中国企业,谁会成为下一个英伟达、台积电或阿斯麦?

△购买新刊即可读到本文。

新增长点

—— 手机公司的“造车大迁徙”

如今,一批手机公司就像是角马种群,它们正在离开前一个栖息地智能手机业,奔赴下一个栖息地汽车业,更准确地说,智能电动车行业。

这场迁移在今年开始加速。 1月,苹果的造车计划进展被密集报道,2025年Apple Car或将面世; 3月,雷军宣布小米正式进军智能电动车行业; 4月,华为深度参与的北汽极狐阿尔法S在上海车展亮相; 同期,OPPO造车的传闻屡屡传来。

这场“迁移”还处在“序曲”阶段,各大公司刚开始招人,还没有明确的产品计划。 但仅招人一件事,竞争已经堪称激烈。 根据人力资源服务机构科锐国际的汽车行业顾问专家张三杰的预估,未来5年,这个行业的人才缺口在几十万甚至百万级。

而从这一首激荡“序曲”中,多少也能窥见手机公司造车背后几个基本问题的答案: 它们为什么集体这么做? 它们该怎么做? 以及,它们能做成吗?

△购买新刊即可读到本文。

行业研究

—— 中芯国际的“第二名魔咒”

若以现有技术水平为基础,中国内地有没有可能在5年内复刻一个台积电?

中芯国际无疑是离目标最近的公司。

“做代工厂第一名赚钱,第二名基本不赚钱,第三名亏钱,所以一定要争做前两名。 ”2019年9月,中芯国际联席CEO赵海军曾这样表示。

2019年,美国乔治城大学下辖的“安全和新兴技术中心”(CSET)曾深入分析了中美两国的芯片全产业链竞争力。 结果显示,中国在光刻设备、处理控制设备、沉积技术等细分领域,目前几乎没有自主技术能力。 而美国的情况是: 如果借助韩国及欧洲诸国的盟友关系,在整条芯片产业链上几乎不存在短板。

这是中国芯片产业谋求独立发展时必须面对的困境。 而对于中芯国际来说,若无法在技术路线上与台积电缩小差距,“第二名”的优势也会快速流失。

△购买新刊即可读到本文。

除了以上内容,你还可以在本期杂志看到:

特别企划

—— 百年百物

100年来,世界和我们的生活都发生了巨变。 有些变化是社会层面的,有些则是个人能直接感知到的——可以说,生活的很多改变往往从我们不易察觉的日常开始。

7月,《第一财经》YiMagazine推出“百年百物”特别企划,选出100年来改变我们生活的100个事物。这个挑选的过程甚至有点惊喜,因为它们就隐藏在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里。沉溺于现代社会的人不擅长想起,但也不应该忘记——每个小事物,都源于一个伟大而新奇的创想。

“百年百物”会以创意插画的形式在全国多个城市的多个文化空间展出。展览将持续至8月底,欢迎大家去现场玩儿。

△购买新刊即可读到本文。

职场

—— 后疫情时代的第一批毕业生,有点难

2 021届的毕业生不太走运。

去年的毕业生虽然经历了疫情暴发,但企业以及毕业生最看重的秋招在疫情到来前已经结束。 之后,在“硕士研究生扩招”“特岗计划”等一系列政策的加持下,一批没有去向的毕业生也被补捞上来。

而在疫情暴发一年之后,如今,新一届毕业生迎来了人生选择的分叉口。 毕业生人数再破新高、挤兑的竞争者、变动的就业市场——今年的毕业生将直面疫情带来的长尾效应。

△购买新刊即可读到本文。

未来预想图

—— 剧本杀热潮背后

在中国,桌面角色扮演游戏系统分成了剧本杀和跑团两个方向。

跑团在中国水土不服,而对剧本杀这股热潮,一些人失去了兴趣,一些人看到了机会。

△购买新刊即可读到本文。

结合7月刊主题,我们将于2021年7月18日下午2点在建投书局·北京国贸店举办一场读者沙龙。

届时,将有智能终端厂商、芯片产业专家和关注芯片产业的投资机构的数位嘉宾,与杂志本期封面专题的主创团队一起,和你面对面交流。 来和我们见面吧:

本期《第一财经》杂志更多内容:

(点击文章标题,可直达在线阅读页面)

编者的话:

手机业,十年求变

○有故事:

手机公司寻找下一个大生意

手机产业拐点  / 鏖战高端

芯片  / 中国芯片产业加速跑

造车  / 手机公司“造车大迁徙”

○有研究:

职场  /  后疫情时代的第一 批毕业生,有点难

实验室  /  努力了上百年的人工角膜,为何还在路上?

研报 中芯国际的” 第二名魔咒”

报告  / 奢侈品市场,风向已变

全球 “我想,我们都希 望再当一回孩子”

全球  / 徽章交易者梦碎东京奥运

○有态度:

至本医疗CFO  对人体微观世界 的探索才刚刚开始

崔鹏  /  补贴三孩肯定是个坏主意

方三文  操心汇率变化, 就像操心被星星晒伤

David Gelles  / 更多供应链会回归本土

○有腔调:

未来预想图  / 剧本杀热潮背后

设计 / 该拿建筑遗产怎么办?

话题  /   你说,今年的奥运会得是啥样啊

[Kù]People  /  他们在中国做性教育

读书笔记  /  人口老龄如何引发全球通胀趋势 / 黄湘

看世界  /  两种视角下的阳城 / 朱英豪

世间事  / 大器晚成 / 富大人

十问  /  维舟:不要为了反对而反对

漫画  / 人人都爱励志书  / 海带

△扫码直达第一财经杂志App

常点 在看 ,更及时获取资讯   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