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人”才能救首汽約車?

語言: CN / TW / HK

3月19日,北京產權交易所披露了首約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增資專案,擬募集資金不低於20億不超過31億元,擬募集資金對應持股比例或股份數不超過20%。

與之一起披露的是,首約科技的經營資料:2019年,首汽約車營收64.5億元,淨虧損30.2億元;2021年前兩個月,首汽約車營收4.8億元,淨虧損0.98億元。

如果按照這兩個月推算全年營收,則首約科技2021年能否恢復到2019年的狀態不確定性較大,但淨虧損只有2019年的五分之一,實際虧損可能會收窄。

截至2021年2月,首約科技資產約為2.2億元,負債總計104.4億元,所有者權益為﹣102.2億元。 此次股權融資除非公開的國有及國有控股或國有實際控制企業增資,還將通過公開方式引入戰投。

根據36氪分析,債轉股“等於免除了首汽約車在經營時的鉅額債務,完成後,首旅、首汽兩級國資集團對首汽約車將實現絕對控股。”

首汽約車CEO高捷告訴虎嗅,正在進行的C輪融資,將主要投入科技研發與流量匯入,與對忠實使用者和新客戶的補貼。此輪融資順利的話,首約科技將會啟動上市計劃,並計劃2023年提交科創板上市申請。

毫無疑問,在周遭清一色的網際網路出行公司中,首汽約車尤為特殊,國企背景其對合規有著超高要求, 作為市場化平臺又不得不兼顧經營效益。 隨著3月執掌首汽約車6年的CEO魏東離職,保證安全、品質化服務的同時開啟市場規模,這個難題從職業經理人的手中接棒在首汽工作了30年的老員工高捷手上。

從職業經理人到首汽老員工

除夕前兩天的董事會上,高捷被任命為首汽約車CEO 。作為在首汽集團工作30年的老員工,他說集團讓他管是出於信任:“從首汽集團的總經理到首汽約車CEO,集團希望我能整合更多的集團資源和社會資源,落實董事會的戰略與決議。”

高捷從大學畢業進入首汽,做過一線工作,如汽車修理工、4S店店總,也分管過運營,首汽的全部業態他幾乎都工作過。

筆者曾在《誰來拯救首汽約車》中稱,在創始初期就加入的原CEO魏東,是首汽約車的一手締造者,現在首汽科技的形態也基本是他操盤的結果,但這忽略了一個重要因素——首汽約車是兩大國企根據出行行業發展趨勢孵化的第一個專案,由首汽集團和首旅集團投資且實際控制。

“集團覺得首汽約車成長的過程、現在的發展完全符合預期。”高捷透露了三不原則:首汽約車的戰略不調整,使用者策略、運力保障策略、技術的發展策略不改變,高端出行服務定位不動搖。“這次調整主要在內部,會更加關注平臺客戶的需求和司機的感受,強化品牌建設,突出首汽的特色。”

很大程度,職業經理人魏東在有限的空間裡完成了兩大集團對他的期待。而首汽科技處於備戰上市的重要階段, 無論現在還是今後很長時間,都需要能充分調動兩大集團內部資源與信任的“自己人”。

相比魏東的網際網路化思維,細緻到微小的運營技巧,高捷更強調平臺的定位,優質的服務,以及責任與使命這樣巨集大的議題。但作為老牌國企,市場化競爭環境下,未來仍充滿不確定性。

品質服務與安全合規的累計成本,對應的是監管對不合規的容忍,加上網際網路公司本身的高效,更讓這場競爭的起跑線愈加傾斜。

“在大家的印象中,國企效率低,我並不完全認同。”高捷覺得首汽科技並不保守,無論服務要求還是國企背景,都符合平臺定位。

他舉了個例子,在2014年開始孵化首汽約車的時候,首汽集團就開始儲備資產、技術,進行大規模的固定資產轉型,把原來傳統的計程車處置掉,更新成B級的舒適型轎車。

他認為國企背景對經營起不到決定因素,依法合規是市場準入基本原則,其他都是按照市場規律辦事。國企以往積累的經驗和資源對決策有幫助,且國企謹慎決策的成功率較高,相比民企快速決策,試錯成本更低。

但不可否認的是,網約車行業的發展速度非常快,幾乎每時每刻都在進行小規模迭代。首汽約車要和這些天然具有野性的網際網路公司競爭,首先要面臨的就是網際網路的競爭速度。

謹慎的輕資產轉型

首汽約車剛上線時,其本質仍是一個計程車,只是將叫車的環節從線下遷移到線上。這種自營模式下,車和使用者都由平臺提供,服務由專職司機完成。相比市場上採用C2C模式的網約車平臺,模式較重。

重模式制約著發展的速度,運力規模也與網際網路公司差距越來越大,這直接促使首汽約車在2018年放開加盟模式。

高捷將此次稱之為“謹慎放開”,作用顯著。他坦言,這讓首汽約車進入了“非常快速”的發展階段,觸達到了更廣闊的中低端市場。

此次謹慎放開背後是首汽約車定位高階的天然顧慮——渴望規模化,但又不希望全面開啟司機入口, 因為泥沙俱下,司機隊伍得不到保障,服務品質也難以保證。 此次高捷表態,不論是剛開始還是現在,首汽約車都會堅持合規、安全、高質服務三要素。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018年下半年,兩起順風車事件,網約車市場環境鉅變:監管收緊,市場需求一定程度上收縮,供需關係出現巨大改變。

以租代購司機成為進入網約車市場的主要運力,網約車門檻進一步降低,供給側更加充沛。與此同時,以租代購讓很多民間資本流入網約車,推進行業快速更新。

這些變化演變成為平臺的機會。原來集中於網約車平臺的流量被分散到各個聚合渠道,打破了網際網路創業公司只能燒錢買流量入口的通識,新的流量獲取形式出現——聚合平臺按單抽取佣金的低成本流量。典型如美團打車和高德打車。

沒有流量優勢、但定位細分的網約車平臺在加速轉型。這些平臺的自有運力滿足平臺、端內中高階使用者需求的同時,接入聚合平臺承擔整個網約車運力側的供給。也就是說, 網約車領域基本實現了全網供給側的集約化供給與調動。

這期間,安全成為網約車首要因素,首汽約車的三要素終於不再是累贅。加上開放加盟的輕資產作用,首汽約車上海、深圳兩地在2019年7月實現盈利。根據文首提到的公告,其2019年營收是2018年的一倍還多。

但2020年初,新冠疫情突然而至,增勢也戛然而止。“在疫情管控最嚴的那段時間,整個行業包括我們自己,出行收入幾乎為0。”高捷稱。

在疫情拖住行業增長的時候,首汽約車全面完成輕質化模式的轉型。原有的重資產處置完畢,原來通過首汽租車的車輛全部轉為第三方或個人合規車輛,平臺的專職司機也全部轉為合作司機。

疫情結束後,行業供給趨於飽和,供需平衡基本實現,網約車市場進入新一輪的洗牌階段,“幾乎每天都有新玩家進入,同時也有老人在退出,這是個正常的新陳代謝的過程。”高捷認為,首汽約車仍有機會。

乘客端,首汽約車已經建立起安全、準時、高端出行的使用者使用心智,司機端,接下來會打造有保障與收入優勢的平臺吸引合規司機進入。他透露,首汽約車將進行品牌升級。除全新的logo,會加大對科技創新、運營管理等方面的投入,讓司乘兩端的服務提速。同時也會嘗試更彈性、靈活的管理。

要高階服務還是要效率

在高捷看來,整個網約車行業最大的痛點仍是運力品質問題。這裡的品質包含合規與安全兩方面。

首汽約車最早的自營模式,是對品質的一種強管控。隨著加盟車輛進入,規模擴大了,品質成本又增一級。加上不合規運力的競爭衝擊, “合規成本非常高,從管理成本、人工成本上講,跟那些平臺都不是一個量級。 ”他稱。

既然成本高居不下,為何還要堅持高階服務?

“這些成本可以被優化。”高捷認為,政府的合規標準是網約車運營的底線,雖然客觀上行業存在大量不合規運力,但合規與高質服務本身並不矛盾。平臺匹配中高階使用者,如接送機、會議服務等場景, 相比出租車與一般的網約車,首汽約車的定價高,毛利潤也高。

另外,通過提高管理、運營效率,讓演算法匹配運力和需求更精準,使用者叫車體驗好,也能形成消費的正向迴圈。

高捷對品質的堅持近乎執拗。“每個公司有發展的方向和邏輯,首汽約車沒有高估值的預期,我們要做的就是一個專業的百年老店。”

他講了一個故事。在首汽租車的時候,特殊時期比如開兩會要保點,其他公司不願意去,只能首汽去。有一次遇到北京下大雨,副市長親自去檢查。

“我在機場盯著,心特別疼,國企怎麼了,我們200輛車跟機場那兒排的倍兒整齊,眼睜睜看著黑車加著價跟客人說,到望京500。我說你還有良心沒有?到望京要500。問交管局我們的車什麼時候動?回覆說出租車和接待車沒有了你的車上。我就看著人家車走,我的車不能動,等到凌晨3點,最後一班紅眼飛機落完了,讓哥幾個兒撤了。

最終一分錢營收沒有,要給司機補貼往返的油錢,還要付出車費和加班費。這就是我必須承擔的社會責任。”

事實上,在強調高質服務責任的同時,首汽約車並未放棄低端產品線。 快車、拼車、順風車等業務也在佈局之中。

原因在於,巨集觀上看 ,市場上的需求總量與供給達到平衡。但實際上,目前運力在平峰時期的接單速度都明顯低於疫前。除線下司機恢復緩慢,更多是擁有市場絕大多數運力的平臺,其複雜的定價與接單機制下,大量司機閒置,使用者打車應答效率降低,“真實的情況就是大量使用者在等車接單,司機卻在空跑抱怨接不到單。”

更重要的是, 一方面,這些更強調價效比的業務能帶來更多流量,能讓不同場景的客戶互為轉化。再者,中高階使用者更多是首汽約車的端內客戶,也就是自有流量,而聚合平臺中海量的對價格敏感的客戶如果能轉化至其他業務,不僅會拉低平臺單個訂單的流量成本,還能讓其獲得新的使用者增量。

做社群團購、本地生活、賣電動車……在網際網路出行平臺紛紛拓寬外延時,高捷稱首汽約車仍會聚焦於出行佈局第二個變現點。如運用車聯網技術的硬體裝置,向客運、貨運類平臺開放。

他介紹稱,這種裝置不是單純的行車記錄儀,它可以感知司機的駕駛行為,如駕駛過程中接打電話、吸菸等,也能辨別疲勞駕駛。疫情期間,這套裝置可甄別司機是否戴口罩、體溫是否正常。

3月22日,交通運輸部發佈網約車合規查詢小程式,乘客輸入車牌號即可查詢所乘坐的網約車的合規性質。

不管這是否是網約車合規監管即將收緊的訊號,對國企背景的首汽約車來說,破除謹小慎微下的保守行動,或許才能讓預期與現實接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