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90後投資人,選擇逃離創投圈

語言: CN / TW / HK

很多 90 後投資人其實都在迷茫

文丨馬慕傑

來源丨投中網

90後,這個曾被稱為“垮掉一代”的群體,正逐漸成為投資圈的一股新力量。

不知不覺已步入而立之年的他們,有的已經投出不少明星專案,年薪百萬;有的正意氣風發,潛力挖掘著下一批獨角獸;還有的,在經歷了一番風雨成長後,似乎已看透了行業的運轉規則,陷入了焦慮與彷徨,甚至想要轉身逃離。尤其那些中小機構的90後投資人,面對“一九效應”愈發明顯的基金市場,他們的無力感越來越重。去往更頭部機構還是直接放棄這個行業,成為了他們常常突然思考的一件事。

“很多90後投資人其實都在迷茫,我也在迷茫。究竟要不要賭長期?要不要相信自己?未來是不是還有機會?說實話,如果說我現在要離開,當然也會有點不甘心。”一個92年投資人對投中網直言。

而當無情的壓力傳來,他們究竟如何做選擇?對於未來的職業發展,他們又有著怎樣的規劃?近日,投中網與三位90後投資人與一基金行業的獵頭聊了聊。

能否投出獨角獸,個人力量微乎其微  

92年,投資從業2年

2021年上半年,我離職了。很直接的原因,覺得沒奔頭,沒勁。

我上一家機構在市場上算得上中腰部吧,2021年明顯感覺到投不進專案,壓力很大。其實去年,很多市場上的明星專案我都見過,當時和創始人聊的也不錯,但種種原因最後內部沒通過,就這麼錯失了。

2021年以來,我明顯焦慮了很多。其實我身邊一些和我差不多年齡段的投資人,大家都產生了對這個職業的懷疑。尤其是像我這種在中腰甚至尾部機構的從業者,單從工作屬性上看,投資並不是一個好的工作,既不穩定,薪水也沒那麼高。

進入這個行業時,我真的是有初心的:不斷接受新東西,投出獨角獸,陪伴優秀的創始人成長。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是這樣。但在這個圈子裡幹了幾年後,就會逐漸認識到,能投出獨角獸的人非常少數。

而在投出獨角獸概率的影響因素中,自己能夠發揮的作用又極其微小。它與許多變數有關——巨集觀背景、基金所在的位置、管理層的眼光魄力等等,最後才是你自己。

這個圈子裡,有很多投資人的家庭背景極好,跟一些另類投資哪怕賠了也無所謂。但那些沒有這種背景的小夥伴,即使再秉持長期主義,所看賽道的大方向再正確,中間過程中的一些行業波動也有可能會擊穿其物質和心理的防線,最後只能出局。

想想我剛入行時,也有很多不適應,很累,要從0-1學習很多東西,積累資源。但整體來看,經歷這個工作我還挺開心的。因為如果沒有進創投圈幹投資,我相信很多思維模式我都不會有突破。

一直以來,我的成長環境、價值觀等都很中產,接觸的人生軌跡大多也都是好好讀書上名校進名企,賺點錢過生活。以前我是一個很佛的人,但現在會下意識地用創業者的思維思考一些事情。

我自己的90後好朋友,人家的小生意也能做到千萬,有些人已經賣過公司了。原來,我從來不覺得我是一個可以創業的人,現在我覺得也還好,很多事情沒那麼難。即使做不了非常大的事業,也能做個小生意。

對投資行業產生動搖,“到哪家基金都一樣卷”

93年,投資從業3年

我碩士畢業之後就進了機構,當時真的是一腔熱血,幹勁十足。

投資最吸引我的一點就是總在與創新同步。簡單來說,就是坐在“投資人”這個位置上,不管能不能賺到錢,你就一定能看到很多創新,確實見多識廣,非常鍛鍊人。

我所在的機構規模不大,剛開始還覺得沒什麼所謂,一樣出去篩BP投專案。但慢慢地,我的新鮮感就被現實打敗了。特別是這兩年,大機構越來越大,中小機構話語權相對變弱,身在其中的我逐漸產生了一股無力感。

最開始,我其實還挺想跳到更大的機構。但我現在感覺,在哪個基金工作本質上都差不離,都只是螺絲釘,只不過大機構的螺絲釘看起來鑲金罷了。大機構未必有想象中的那麼光鮮,人家也未必會把湯湯水水撒給你。

如果我接下來真離開不在投資行業的話,我以後也應該不會再來基金了。如今,基金行業的模式只有一套規則,那就是馬太效應。大的基金已經太大,如果規則不發生變化,到哪家基金都一樣卷。

越卷下去,年齡越大就越難考慮新的機會。因為這個行業會把你的薪資養得很高,能力養得很單一,到時候你就基本離不開這個行業了。

在投資行業這三年,我看到的一個普遍的現象就是,投資人大都認為自己的認知高於一般人。但其實,很多時候,投資結果與投資決策都是分離的。舉一個特別簡單的例子,你去打撲克的時候,你可能出錯了一張牌,但最後卻贏錢了,而且贏了很多錢。這時候,大家都會從結果評價你的能力,殊不知背後更多的都是偶然。

我們同齡人很多都很著急,從一個跳板跳到另外一個。但2021年教育行業大變這個事就給人一個很好的教訓——這個世界不會總像你預期的那樣去運轉。

終歸來說,投資這份工作還是很讓人成長的。它的成長週期不是線性,有點像凹曲線,即前期很緩,但累積到一定的量之後,往上走的曲線就會很陡峭,累積週期很重要。有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做到現在,可能才剛剛入門。可遺憾的是,此時的我卻對投資行業動搖了。

競爭壓力很大,“投資真的太難了”

91年,投資從業4年

2021年5月,我開始看其他行業的新機會,現在手裡已經拿到了幾個offer。

離開一級市場的原因是因為,投資行業的競爭壓力特別大。如果你跟一些創業者的關係沒有特別好,你就可能就拿不到一手的deal。如果只看FA推給的deal,那就只有同行競爭。可太貴的又追不起,最後只能是看了個寂寞。

如果你想和創業者保持好關係,功課就要做更多。這個行業比較現實,比較目的驅動,疲勞就疲勞在這兒。

其實,投資人給創業者資金,與創業者一起做事情,合作共贏這事挺好的。但如果天天這樣,有時候就會感覺為什麼人和人的交往如此有目的性。

包括在基金內部,投出一個專案前,你還要搞定IC,得到投委會的信任。但信任這件事很難把握,不是說誰看的deal多,做得多,老闆就信任誰。投資真的太難了。

之前,我也曾想過換一家機構——專注深耕在某個領域,運營狀態就像一個好的創業公司,基金團隊一起把事情做好做大。如果去的時間點正好是那個機構需要形成自己的中層,對我來說肯定是更好的。但這兩點都滿足的機構已經非常少了。

投資就是遊牧民族,哪裡水草好就遷徙到哪裡,居無定所。比如現在教育行業這塊地不肥了,大家就去追新消費或其他賽道。而且我越來越感覺,做基金最大的挑戰在於應對不確定性。中國的商業環境5年一個大變化,但基金的存續期更長一些。就像我們2015年投的一個專案,本來2021年要上市了,但突然變化來了,IPO程序又無期了。

另外一個很大的感受,現在的投資行業已經不拼認知了,就是簡單粗暴地給錢做投放。什麼叫風險投資?風險投資是投資一家公司的創新帶來的指數型增長,現在更多的就是吹資本泡泡。這種環境下,你說小規模的基金怎麼生存,大多隻能往更早期看。

其實人也一樣,在北京這個城市,如果你要看別人的話,自己就不要活了。我身邊有很多跟我同齡甚至比我更小的創始人,人家公司的估值都好幾億了,怎麼比?還是守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

95後投資人的選擇:跟著誰,比在哪個平臺更重要

基金行業獵頭

90後是一個很大的概念。如果在投資圈的話,90年-95年之間的從業者2021年也要30歲了,也不算特別年輕。

2021年上半年,行業流動更多的其實是95年-98年這個年齡範疇的小夥伴。有些小朋友自己的想法也挺多的,他們有些甚至會主動找獵頭打聽市場行情。

我也遇到過一些在行業做了5年以上的投資人離開了這個行業。他們有些會轉去做業務,有的會去自己的被投企業中做戰略,等等。

當前,VC/PE的馬太效應越來越強烈,有一些90後的投資人會選擇跳到網際網路大廠的戰投部。從個人角度,我認為這是一種良性的進步。因為確實,大多中小VC給到這個年齡段的薪水水平不高,而且本身小基金現在也不好搶到專案。在大廠戰投部,起碼產業資源會更豐厚。

現在市場主要有兩種現象:一種是從三線跳到二線,往更頭部走;另一種是跳到同一級別的基金,但相比上一家,跟的合夥人相對會更得勢。

而95後這個群體,但凡有點行業sense,在選擇更心儀的機構時,都會格外看重是否有個直線主管來帶他。特別是那些對某個細分賽道特別有熱情喜好的95後投資人,他們希望基金老闆更懂賽道,哪怕機構所在的市場位置沒那麼頭部。在他們眼中,跟著誰,有時候比在什麼平臺更重要。

一線機構比較偏愛很聰明又很能吃苦的小朋友。比如一些投科技的基金,對求職者理工科背景的要求幾乎到了苛刻的地步,可以說越來越挑。另外,這些機構也希望對方得有點理想主義,對一級市場有情懷,這樣才能長期堅持下去。

某種程度上,投資更多處理的是人跟人之間的關係。很多時候,投資做得好,也在於內部流程較順利,即投資人在機構中要能推動專案,與IC的交往起碼不差。

如果說是91年、92年左右,目前市場的某些主流投資人,跳的好的前提一定是其有很強的流程管理能力。歸結為兩個點,要麼其sourcing能力特別強,能挖到別人挖不到的“水下專案”,可以做到極度搜尋;要麼就是研究能力很出眾,能夠極度聚焦。

轉載、合作、加入粉絲群請聯絡小助理

(微訊號:

ChinaVentureWei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