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產業基金有多熱?出手就是上億美金,最高管理規模都400億了

語言: CN / TW / HK

全球汽車銷量持續下滑之時,車企們另闢蹊徑,頻頻成立汽車產業基金。

近日,大眾汽車表示,計劃成立一個風險投資基金,初始規模為3億歐元(約合3.55億美元),用於投資脫碳專案和初創企業。大眾CEO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表示,碳捕捉是可行的,但成本高昂,對於一些新技術而言,擴大業務和擴大規模很關鍵。

無獨有偶,9月18日,上汽集團關聯公司青島上汽創新升級產業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新增對外投資企業,為無錫上汽金石創新產業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

2021年更早一些,外媒也曾報道稱,韓國第三大財團SK控股將與吉利分別投資3000萬美元,成立一支新的汽車產業投資基金。通過引入其他出資方,基金的總規模預計將達到3億美元。

車企創辦汽車產業基金正在成為大勢所趨?

汽車產業基金有多熱,大眾、吉利、上汽全部入局

細數2021年幾家車企成立的新基金,都無外乎一個主題,新能源與自動駕駛技術。

宣佈成立風險投資基金的同時,大眾CEO迪斯對媒體解釋稱,“越來越多的行業意識到了機遇,甚至像比爾·蓋茨這樣老練的投資者也在為重大的可持續發展專案提供資金。金融商業案例正在加速這種變化。”

大眾風險投資基金的設定主要用於大力發展電動汽車,以減少排放。在近日的慕尼黑車展上,迪斯再次呼籲深化改革,以加速汽車業的轉型,包括大規模擴充套件可再生能源。這也就不難理解,他們為何將主要投資於脫碳領域了。

該基金將投資自動駕駛、新能源汽車和車聯網等領域有前景的公司。基金希望吸引全球投資方的注資,包括歐洲的銀行和亞洲的養老金基金。

在於吉利達成設立新基金的協議之時,韓國SK控股曾表示,新基金將圍繞下一代汽車業務展開多元化合作,涉及氫燃料、電池材料、晶片和自動駕駛技術等領域。在SK控股的能力圈層內,其子公司包括全球第二大儲存晶片廠商SK海力士,以及電動汽車電池製造商SK Innovation。

除了與SK控股達成的新基金,2021年早些時候,吉利達成了一系列合作,目標是轉型為領先的電動汽車代工商和工程服務提供商,與電動汽車行業的領先者特斯拉展開競爭。

在上汽集團關聯企業所新增的投資機構中,背後則站著老牌投資機構尚頎投資和金石投資。有意思的是,如果對上汽旗下的基金進行穿透,頗有些套娃的意味。

其新成立的機構名為無錫上汽金石創新產業基金,在2021年9月17日成立,註冊資本為60.3億元人民幣,執行事務合夥人為尚頎投資的委派代表梁宗保和金石投資的委派代表梁宗保。無錫上汽金石創新產業基金的經營範圍包含以私募基金從事股權投資、投資管理、資產管理等活動等。該公司由上汽集團關聯機構青島上汽創新升級產業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中信證券投資有限公司等共同持股,持股比例暫未公示。

尚頎投資是上汽旗下重要的私募投資平臺,成立於2012年,已經圍繞早期創投、成長併購、汽車後市場三大投資方向進行了為期9年的行業佈局與投資。

此外,這次成立無錫上汽金石創新產業基金的關聯機構為青島上汽創新升級產業股權投資基金,於2021年1月成立,註冊資本為60.22億元。上汽集團持股比例為99.63%。成立僅9個月的時間,青島上汽創新升級產業股權投資基金已經對外投資了8家企業,包含新能源、創新金屬科技能多個領域。

不得不提的是,除了這些投資機構之外,上汽集團還有一支嫡系投資機構上汽投資。這家成立於2011年的上汽投資,剛成立時僅有8人,註冊資本5億元,如今管理團隊近百人,資產規模達400億元。

汽車行業大震盪 

肉眼可見的是,眼下的汽車行業正在經歷大震盪。汽車行業銷量下滑嚴重,新能源汽車補貼又開始退坡。無論是新勢力造車還是傳統車企,都能感受到陣陣寒意。

根據中國汽車銷量統計部門乘用車市場資訊聯席會的銷量資料,從2016年到2020年,自主品牌的銷量資料和在總體銷量中的佔比都在持續下滑。2016年到2018年,自主品牌的銷量佔比尚能維持在40%以上,但2019年和2020年的佔比開始快速下滑,兩年時間丟失了5%的市場份額。

最新的直觀資料裡,在大型傳統汽車製造商正在到達冰點,大眾集團、Stellantis NV和雷諾2021年8月在歐洲的銷量分別下降了14%、29%和23%,戴姆勒和寶馬分別下降了38%和18%。

2021年,疫情的放大作用經由晶片傳導到車企,大眾汽車、戴姆勒公司和寶馬汽車的執行長警告稱,全球半導體短缺將持續至明年,汽車生產繼續受到抑制,這位執行長還指出,“汽車製造商會優先考慮最賺錢的車型,因為它們能生產的汽車數量有限。”

儘管如此,安永的一份報告仍顯示,“晶片短缺導致生產損失,傳統燃油車受到的衝擊最大,而插電式混合動力車和電動車的高需求仍在持續。”

如果將目光迴轉到中國造車新勢力裡,也就不難發現,新能源汽車的交付正在到達頂峰。根據蔚來、小鵬、哪吒和零跑等公佈的今年6月份交付情況可以見得,同比紛紛大幅增長。其中,蔚來6月交付數達8083臺,同比增長116.1%,創歷史新高;小鵬汽車截至6月的交付資料顯示,其月度、季度及半年度累計交付量均創歷史新高。其中,6月交付量達6565臺,環比增長15%,同比增長617%;哪吒汽車6月份銷量同比增長536%,以5138臺的成績重新整理月度銷量紀錄;前6月累計銷量21104臺,同比增長478%。零跑汽車6月則交付3941臺,同比增長893%。

地方爭搶“造車之都”

國內造車新勢力火熱,地方政府也捲入了戰局。甚至,都在爭奪“車都”的名號。

根據《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21-2035年)》,其中明確提出,到2025年,中國新能源新車銷量將佔到新車總銷量的20%。在這一政策指引下,國內多個城市致力於打造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樣板城市,比較有代表性的就是坐擁動力電池龍頭企業寧德時代的福建寧德,以及處在國內新能源汽車市場領先位置的上海等。

但現在,合肥、武漢、西安甚至佛山,都紛紛加入造車大戰之中。

前不久,在雷軍宣告造車不久,就有訊息稱,安徽省國資委正在和小米汽車接觸,有意將小米汽車引入合肥。7月28日,據未來汽車日報報道稱,安徽高新技術產投相關人士說,“合肥和小米正在洽談,小米有望落戶合肥,但具體的招商引資政策尚不清楚。”同時,該訊息人士亦袒露了對合肥的城市信心,稱“合肥的(新能源車)產業基礎不錯,對小米有一定吸引力。”

合肥國資系一貫有國資投資天團的稱號。此前,蔚來汽車的百億投資一戰,就收穫了10多倍的收益。蔚來之後,大眾,江淮,奇瑞、零跑等眾多新能源汽車公司紛紛落戶合肥。除了整車企業之外,國軒高科、華霆動力、中鹽紅四方等動力電池企業,力高、銳能、貴博、優旦等一批第三方電池管理系統(BMS)企業以及巨一自動化等新能源電機企業、融捷新能源等動力電池回收企業也紛紛在合肥紮根。新能源汽車產業已然成為合肥核心產業之一。

但在2020年底,東風交銀轅憬汽車產業股權投資基金在武漢簽約之時。武漢相關政府就曾大力宣傳,這支首期基金註冊規模達16億元的基金,是國內首支汽車產業的股權投資基金,將重點圍繞汽車產業汽車產業數字化、網路化、智慧化開展前瞻性佈局。

在彼時武漢官媒釋出的報道中,亦將武漢經濟技術開發區冠為“中國車都”的名號。同時,提出武漢將吹響汽車產業數字化轉型的號角,要在“十四五”期間打造“數字車谷”,建設“智慧車谷”。

在距離福建寧德900公里的佛山,為發展汽車產業,近期也有大動作。由深交所上市公司——佛山德聯集團與上汽投資、尚頎資本、南海區雙創投資引導基金有限公司等合作設立的佛山尚頎德聯汽車產業基金近日正式成立,基金規模預計約5億元,一期計劃投資2億元,投資方向是汽車相關行業。該基金將落戶佛山千燈湖創投小鎮,這是佛山德聯集團首次在本地成立的基金。

位居中西部地區的西安也不示弱。早在2019年,陝西省工業和資訊化廳官網釋出的《陝西省財政廳、陝西省工業和資訊化廳關於設立陝西省汽車產業發展基金有關事項的通知》上,亦顯示,陝西省政府已決定設立目標規模約30億元-50億元的陝西省汽車產業發展基金,其中陝西省政府投資引導資金擬出資5億元。

投中網查閱相關落實資訊發現,近兩年來,西安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都在組織開展省級汽車產業發展專項資金專案申報工作。

多地爭搶新能源“造車之都”,究竟哪裡能夠勝出,這場戰役遠沒有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