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智金融賽道知易行難,這家投資機構已悄然佈局六年

語言: CN / TW / HK

整個人工智慧領域都在期待著第四正規化的上市。

毋庸置疑的是,在數字化浪潮的驅動下,人工智慧領域迅速向產業滲透。中國在人工智慧領域已然走到世界前列。其中,坐擁天才創始人、頭部VC投資、五大行集體投資加持、寧德時代大額訂單等優勢,第四正規化上市訊息一經傳出,便備受關注。

在歷經多家AI企業上市命途多舛之後,此時遞交招股書,頗有一種揹負使命的意味。

提起第四正規化,外界多會讚歎創始團隊優秀的技術變革能力和其強大的資本聚集能力。2018年,第四正規化一舉獲得工商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農業銀行、交通銀行及所屬基金的聯合戰略投資,成為迄今為止唯一一家獲得五家國有銀行共同投資的AI公司。如果把第四正規化所處的賽道和豪華的五大國有銀行股東串聯在一起,也恰好勾勒出金融產業生態的藍圖構成了其最重要的產品線——數智金融。

而這,也是領渢資本六年來最專注的賽道。作為第四正規化的B輪投資方,領渢資本對這家極具想象力的企業的投資比上述五家國有銀行都要早。

過去的六年間,這家投資機構一直在產業深耕,厚積薄發,一出手就投出了京東科技、第四正規化、竹間智慧、九章雲極、冰鑑科技等多家炙手可熱的專案。如果查閱大多數被投企業的工商資訊,就會發現,在這些明星專案尚未“成名”之前,這家機構就已悄然佈局,且準確率極高。

這是一個需要不斷積累和沉澱的行業,領渢資本已經默默地佈局了六年。

深厚產業背景,挖掘最優質資源 

“這是一個又長、又寬、又深的賽道”,領渢資本創始合夥人馬寧這樣形容數智金融(也即金融業數字化/智慧化領域)。“創業之前,我們幾位合夥人盤點了一下自己的背景和經歷,共同認為,從金融切入產業的數字化和智慧化變革,是我們最具備優勢的方向。彼時,數智金融的概念還未普及,但我們清晰地感知到,金融行業是許多產業發展的引擎,在網際網路紅利和數字浪潮的推動下,如能夠進一步將應用拓展到其他產業之中,將會重塑金融乃至更多相關產業的格局,把整個行業在更高的臺階上拓寬。”

做出這樣的判斷並非空穴來風。

創辦領渢資本之前,馬寧曾先後任職於中國人民銀行總行、高盛亞洲、高華證券。20餘年行業摸爬滾打,在頭部金融公司的核心領導層崗位經過了歷練,還經手了18個大型中國金融機構的上市。這些經歷為領渢資本儲備了很好的行業根基及產業資源。

在高盛任中國區高管時期,馬寧意識到,中國將會成為世界最大的金融強國之一。如果把時間回溯到上個世紀,信用卡掀起了全球支付的變革,在中國也不例外。中國儲蓄卡、信用卡發行連年上漲,一直保持著每年20%左右的增速,市場巨大。創辦領渢前夕,美國已上市了很多金融科技企業,而中國的金融科技企業則相對沉默。這也預示著,中國數字金融域正處於爆發前夕。

於是,在創立領渢資本數月後,京東科技在進行拆分後的首次融資時。領渢資本便對其進行了1億元的注資。彼時,京東科技綜合估值為466億元人民幣。投資後,馬寧以投資者加顧問的身份不遺餘力地助力京東科技發展,幫助其構建金融科技能力體系。投資4年後,京東科技合併京東雲時的最新投前融資估值已經達到1850億元人民幣(投後超過2000億人民幣)。

數字金融行業有它獨有的特質,入局者需要對金融、對科技、對監管,都有深刻的理解。這個行業最需要的還複合型人才,且要在這幾個領域都有深厚的功力。同時具備這三樣複合背景,在整個創投圈,並不多見。這也是馬寧最為自信的部分。

“不僅是我個人,領渢團隊及合夥人大都具有跨領域經歷,對科技和金融的結合充滿熱情。領渢希望通過我們的資源,和投資者的信任來支援我們認為可以改變整個行業生態的創業公司。”馬寧告訴投中網。

要有團隊,有產品,有標杆客戶 

在行業深耕20餘年,領渢資本在業界具有豐富的資源。與第四正規化的結識,便是產業資源覆蓋水到渠成的結果。馬寧表示,“這個專案是第四正規化最早的一個金融機構客戶推薦給我們的,這家客戶堅定地相信第四正規化的發展潛力,也認為領渢做為投資人能幫助第四正規化把潛力轉化成為生產力,就安排了雙方的交流。”

回想起與第四正規化戴文淵的初次見面,馬寧印象深刻,“戴總異常聰明,是很好的人工智慧科學家,他對於複雜現實問題的解決能力也很強,經常三言兩語就能把複雜的問題講明白,公司也已有標杆客戶。”基於領渢資本深厚的產業資源和專業視野,“那時我們成立不久,在市場上也沒有名氣,但還是拿到了稀缺的份額。”

2017年底,領渢資本決定對第四正規化進行B輪投資,三年後,第四正規化上市在即。

不同於其他行業對“早期”的定義,金融行業成長週期長,未知風險高。這也致使這個行業的投資標準更為嚴格。在領渢資本的定義裡,C輪之前的企業,都算行業“早期”。對於行業的陪伴,也比其他領域的投資機構更有耐心。

金融行業終究是受到高度監管的行業,所以必須對於風險有更深入的把握,很多時候,並不能單看企業發展有多快,如何在快速發展的過程中抵抗風險也是重要的一環。

在專案標的選擇上,領渢資本主要覆蓋A~C輪之間的專案。“我們強調投資的精準度,努力做到專注、專業、專享。不管是數字金融領域還是產業數字化領域,如果專案只有BP,團隊和產品都不完善,很難判斷專案是否能夠做起來。”

“這離不開我們團隊在行業內深耕的經驗,”馬寧強調稱。“比如,我們的合夥人舒明,在VC/PE行業具備十多年的投資經驗,並曾在阿里、螞蟻、順豐等多家網際網路頭部企業磨鍊。我們深知,缺乏產品與客戶的背書,企業的投資風險將會增加。”如何判斷一個專案是否具備投資價值,馬寧堅持三個標準,“要有產品、要有團隊、要有標杆客戶,如果達到這三個標準,哪怕僅有幾百萬的年收入,我們都會堅定下注”。

以第四正規化為例,領渢對其進行投資時,第四正規化的收入還不足兩千萬。“在領渢資本的視角里,第四正規化是有機會重新定義一個新賽道,甚至能夠改變產業認知的企業”。

對於竹間智慧的投資亦是基於長週期發展的判斷。領渢資本合夥人舒明指出,“我們一直在思考5G和物聯網會如何重塑人和外部世界的互動方式。科技正規化的改變常常直接影響金融機構服務其客戶的模式,我們堅信人類獲取金融服務的介面的改變是產業數字化、智慧化轉型的一部分,但讓機器和人通過自然語言順暢互動是個很難的問題。”

基於這樣的認知,領渢資本一直在尋找在自然語言技術(NLT)領域能夠開發並落地能滿足高複雜度、多場景、跨行業需求平臺的創業團隊,直到遇到了竹間智慧。這是一家以獨特的情感計算研究、自然語言處理、深度學習、知識工程、文字處理等人工智慧技術為基礎,形成以自然語言技術為核心的企業服務公司。能夠在AI+金融、+企業、+健康醫療、+網際網路、+智慧終端、+政務等領域提供完整的賦能解決方案的公司。

2019年10月,領渢資本對竹間智慧進行了第一輪投資。屆時,竹間智慧的產品還是以定製化為主。而今,標準化程度大大提高的同時,公司整體收入已是剛投資時的3倍。

“領渢佈局雖早,但我們有足夠的耐心,陪企業走至少兩三輪”,舒明補充道。2019年至今,領渢資本已經對竹間智慧完成了兩輪注資,並在積極跟蹤最新一輪的募資。

做被投企業的“參謀長”與“後援軍”

領渢資本成立於2015年,彼時中國早期風險投資行業正是文娛產業突飛猛進、O2O大潮風起雲湧、消費升級衝上雲端的時刻。這些風口行業短時間內競速融資,憑藉一份PPT拿到數額不菲融資的創業者甚至會在一瞬間自我懷疑,“我們值這麼多錢嗎?”這種情況下誕生的領渢資本將賽道鎖定在金融科技及產業數字化領域,猶如在熱鬧的市場景象中找了一個“冷板凳”來坐。

6年時間過去,最早選擇的“冷板凳”已經經過市場的驗證。此時領渢資本對行業的理解已經走在了市場前列,並積累了在此領域全球投資與合作的經驗。

正如上文馬寧指出的科技金融是一個“又長、又寬、又深的賽道”,舒明就此領域特有的高縱深度做了進一步詮釋,“‘長’是指,如果你回望金融行業的歷史,金融行業是伴隨著科技發展不斷往前推進的。之所以把目前這個階段稱為數智金融,是反映了底層技術正規化最新迭代的特徵——是由A(AI)、B(Blockchain)、C(Cloud)、D(Data)驅動的產業的數字化和智慧化,我們相信金融產業會長期與最新的科技正規化相伴相生,共同演化;‘寬’則是指,隨著歷史的迭代,科技金融會不斷拓展出新的賽道,比如眼下吸引了高度關注的金融系統和資料的安全子賽道;‘深’則意味著,任何跟金融相關的領域,都能夠承載大量資本投入,也因此有機會為產業和投資人創造大量的價值。”這是一個點、線、面的有機體系。

也正基於此,從2020年開始,領渢資本進一步拓寬了覆蓋的賽道,從金融的數智化出發,延伸至產業數字化及金融賦能數智經濟這一更寬廣的主題,如保險科技以及醫療和健康保險相結合等領域,從而使自己的賽道佈局和時代發展脈絡充分聯動。此外,2021年領渢資本開始佈局以區塊鏈賦能的租賃行業,並投資了基於螞蟻區塊鏈技術運營輕資產辦公電子產品、計算機租賃的科技公司“租葛亮”,現在,這家公司已經成了行業標杆。

持續不斷的迭代能力是一家機構基業長青的基礎,深入理解行業才能做好投資。領渢資本堅信,投資一定要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深挖,每當扣動扳機,領渢資本的投資人都會問自己一個問題,“以我們現有的資源與能力,是否能為企業提供更好的增值服務?”

6年來,領渢資本不遺餘力的為自己的近四十家被投企業搭建橋樑,從企業發展層面、客戶、團隊建設、監管諮詢、金融牌照、上市策略等方面,全方位提供幫助,做好創業者的“參謀長”與“後援軍”。“投的越多,對於產業數字化的理解就越深,久而久之會形成良性迴圈”。

“陪伴這個領域成長對耐心要求很高,我們相信更好的專案和退出還在後面”,馬寧對投中網表示。

目前,領渢資本管理兩支人民幣基金與一隻美元基金,剛剛完成二期人民幣基金第一次認繳,投資者包括國際著名的主權基金、海內外優秀上市公司、央企、海外銀行、科技企業、中美著名的家族辦公室等機構投資者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