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rOS“復仇者聯盟”背後隱匿的理想主義

語言: CN / TW / HK

撰文 |懂懂 編輯 | 秦言

來源:懂懂筆記

Preface

一群理想主義者組成的“復仇者聯盟”

“這次的使用者見面會壓力很大。”OPPO ColorOS設計總監陳希有些忐忑。

為了配合ColorOS 12的正式釋出,ColorOS 12使用者見面會於9月25日舉行。與以往不同的是,除了O粉、加油,還有不少之前的錘友、魅友。“ColorOS現在集結了國內最‘難搞定’的一幫使用者。”這一批對體驗有非常執著高要求的朋友,對ColorOS團隊來說是新的挑戰。

還好,應戰者也很強,除了OPPO原有的團隊,還籠絡了一加、錘子、魅族等諸多廠商的OS精英,形成了一個“復仇者聯盟”,ColorOS 12算是集結後的第一次演習。

夢幻組合

過去一年多,對於ColorOS軟體產品經理朱海舟來說有些夢幻,在跟隨錘子手機團隊被收入,進入到位元組跳動體系,後來自己轉身到了一加,又恰逢一加併入OPPO。“一年多經歷了這麼多事情,還好就是我做的事沒變,還是想做點真正的好東西。”

四家公司,四段經歷,對朱海舟來說是一筆巨大的人生財富。四家公司是不同的四種風格,做產品也都有自己的方法論,比如錘子比較感性,以直覺為主、補以資料,有的功能會一炮而紅,有一些做著做著就沒了。位元組跳動非常理性、冷靜,一切以資料為準則,經常要做資料分析和ROI測算。一加因為海外業務佔比較多,是一種跨文化的工作方式。OPPO是比較在意整個流程和效率的團隊,ColorOS一年要有兩個大版本,要給20多款手機輸出不同的特性,ColorOS如同一列快速行駛的列車,沿途的會上貨下貨,工作方式與錘子攢一波彈發射一次很不一樣。

“對於我來說,開拓了眼界,幾家公司的方法經都很寶貴,同時也學會了融合。”讓朱海舟更興奮的是融入OPPO團隊之後發現這裡簡直就是寶藏,身邊彙集了硬體以及網際網路行業的頂尖高手,這樣一支團隊背後是OPPO開放的精神,海納百川。

“ColorOS團隊的人數真的是很龐大,讓我非常羨慕。”朱海舟終於有了一種進入大廠的感覺。其實在一個企業中,團隊的大小與業務在企業中的重要性是相匹配的,朱海舟看到了OPPO對於OS的重視。

在這裡不是簡單的人數加法帶來研發成果的疊加,大廠的特點就是資源充足, “這裡有業界最新的元器件和最新的技術,我們拿過來就能用,太羨慕了。” 朱海舟表示很激動,現在自己可以在更高的平臺上去發揮才能。

一加社群運營藍帥的身上有著小米公司的背景,後來加入一加作社群管理員,現在也合併進入OPPO ColorOS。“網上經常有人說我是設計師,也有人說我是產品經理,更有人說我是開發。”作為直接面向用戶的一個視窗,藍帥確實比較全能,他每天負責看使用者的各種反饋,扛下使用者所有的吐槽,再把使用者反饋拿去與產品開發團隊溝通。我經常收到一些私信吐槽,這也是一種鞭策。吐槽越多,我越有動力去鞭策開發團隊,所以還是要謝謝大家。”

龐大的團隊也讓藍帥頗為觸動, “以前氫OS雖然做得不錯,但確實受人力所限,我多少有點心虛,有些問題不敢回覆。現在使用者問什麼,我都敢回覆了,背後那大幾千的工程師讓我更有底氣了。”

一群有信仰的人面對一群最難搞的使用者

“ColorOS現在集結了國內最‘難搞定’的一幫使用者,大家都是一批對體驗有非常執著、非常高要求的朋友。”陳希在見面會上說道,深感自己的壓力之大。

面對這樣一群最挑剔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回之以真誠。 “面對這麼多追求極致的朋友,ColorOS要做的是儘可能少地去做花活兒,更多的在細節上下功夫。在我看來,好的系統一定要清楚使用者需要的是什麼。”

談及細節,ColorOS團隊都非常激動。陳希最喜歡的是全新的自由浮窗,這是基於大量的使用者調研做出改進得來的新體驗。以往是給出多個選項讓使用者選擇,現在則是基於使用者習慣幫使用者簡化選擇,看上去只是一個小邏輯的改變,但帶給使用者的體驗卻截然不同。“我覺得做產品的過程中,給產品做減法是一個非常難的事情。”

朱海舟最喜歡的一個細節是ColorOS 12智慧側邊欄中有一個文章朗讀的功能,當用戶在看一篇文章的時候,覺得內容很好,但是太長了,沒有時間看完,就可以呼叫文章朗讀的功能,讓手機自動幫你閱讀,你可以一邊做飯一邊聽,也可以一邊開車一邊聽,不必再錯過任何優質內容。

“細節上的改進肯定不如炫技花活兒吸引人,因為你需要真正的去使用才能發現它的美妙。”陳希表示,“ColorOS團隊集合了行業最優秀的人才,我們希望通過對細節共同的執著,將ColorOS做的越來越好。在ColorOS 12釋出後,我也看到不少媒體有類似感受和評價。吳陽在《差一點完美的ColorOS 12》中寫道:一個好的手機系統,應該在互動上做減法,在功能上做加法。ColorOS 12做到了既懂我,但同時也不過分打擾我,在剋制中努力前行,不斷地在探索體驗感和多功能的平衡。如今對系統人性化的打磨顯得尤為重要。數碼博主迪仔也在評測裡說過:一直以來ColorOS在我心裡都是最有禮貌的系統,貼心,但又很有分寸。”

炫技容易,剋制難得,這就是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之所以可以如此執著於細節,因為這是一群有理想、信仰的人。

在初中的時候朱海舟就每天琢磨怎麼修系統,怎麼裝黑客軟體,也暗挫挫地下決心長大以後做比爾·蓋茨。做系統非常難,很多人曾經的理想在現實面前都妥協了。朱海舟有幸,紮根在這個領域中, “這是一種典型地把理想變成事業的過程。”

“在錘子跟老羅團隊的時候,我始終是不覺得自己做的是一個商業產品,我們不是為了拿出來賣,我們是想有自己的作品。古時代工匠會把自己的名字寫在茶壺的內壁,是對自己作品的驕傲。我們也是想做這樣值得驕傲的作品。”圈裡人都知道老羅對於產品的執著幾近偏執,是一理想主義者,朱海舟坦言自己是被老羅同化了的人。

同樣,陳希也是一個有信仰的人。很多人在職業的選擇上是什麼火做什麼,房地產好的時候去賣樓,汽車火的時候去賣車,能夠堅持在作業系統這樣領域深紮下去的人並不多。 “能賺很多錢肯定也很棒,這個很重要,但是還有更重要的是你在行業裡乾的事是不是很開心?說得高大上一些就是信仰。”他認為每一個進入這個行業的人,能堅持下來的人都是有共同想法的人,理念相同走得更遠。

無邊界不將就,1+1遠大於3

團隊的融合是從ColorOS 12開始。這支新戰隊的特點就是精英匯聚,每個人都有很大的本事,如同復仇者聯盟裡的英雄,每一個都是發光的。但是把這些人放在一起如何才能更好的發揮他們的特長並形成合力? 在內部提出一個新的口號:“無邊界不將就。” 無邊界是指每個人的創造力、能力可以不受限地發揮,不將就是指對產品的態度追求極致細節。

作為全球頭部大廠,OPPO正在加緊國際化步伐。“我們的目標是做一個面向世界的產品,把中國的產品帶向世界的過程有很多的挑戰,最直接的挑戰是我們的一些思維方式。”一加是一家國際化很成功的企業,與OPPO融合之後,一加的國際化團隊、視野、市場都會給OPPO帶來幫助。

一款運動健康的應用,使用者進去要選擇性別。在中國這是很簡單的事,但是在一些海外國家或地區,還存在第三性別,這樣的設計會照顧到使用者心理層面,讓使用者更舒服。這是一加在海外運營的經驗,一加還有很多這樣細節上的經驗,未來可以幫助ColorOS海外做得更完美。“我覺得類似這樣的例子很多,我們融合之後會相互學習到很多東西。”陳希表示。

ColorOS 12只是融合的開始,是復仇者聯盟的第一次小試身手,融合之後,大家在相互的理念和觀念上能學到很多東西,這讓他們團隊更有了信心。

朱海舟對於接下來在ColorOS的工作充滿了信心。從硬體來看,大廠裡資源豐富;從軟體層面來看,團隊裡融合了來自業界各個團隊的優秀人才, “整個團隊架構人員未來一定能做好國際化的產品,所以我也很希望未來我們產品能夠讓全世界更多的人能夠更好用,所以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人力相加,資源相加,經驗相加,使用者相加,當每一個維度都在裂變,融合就不是簡單的1+1=2, “現在看來1+1可能要大於3。”在ColorOS12上小試牛刀之後,讓陳希對未來更充滿了信心。

冷眼旁觀 麻辣點評 深入分析

真誠推薦你關注

END

分享、點贊、在看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