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雲轉身“定調”

語言: CN / TW / HK

雷鋒網按:今年上半年以來,華為雲業務歷經幾次重大調整,而每一次組織人員層面的變化都引發外界的猜測。無疑,華為雲已經成為當前全球雲市場中值得關注的對手。而如今關於如何做、做什麼、誰來做雲業務這件事情,華為上下是否已經有了一個比較明確的發展規劃?這個問題值得被解答。

9月23至25日,正值華為全聯接大會,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華為高級副總裁、華為雲CEO、消費者雲服務總裁張平安等高管,與雷鋒網在內的數家媒體平台進行了開誠佈公的溝通。

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

關於華為雲業務,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在媒體溝通中指出,

“關於華為雲的定位,無論是長期還是短期發展,華為雲一直都是‘備受煎熬’。一方面在於企業自身改變商業模式、銷售模式這種局面是非常難的;另一方面,也在於企業客户對公有云的感受短期內仍很難改變,他們依然會傾向於買服務器、存儲。 今年過去之後,這種局面其實已經好很多了。但賣服務器不是我們的追求 。”

據雷鋒網獲悉,華為雲今年在業務層面進行了更為細緻的調整,這一操作得以讓雲團隊能夠集中力量發展。目前圍繞雲需求的業務場景成立了三個業務部門,分別為公有云、夥伴雲、華為雲Stack三個領域。而在公有云方面,徐直軍坦言, 華為雲從分到合再到分的這個過程中,內部之間還是會不斷打架,為此今年調整後,面向雲原生的公有云將獨立建設銷售隊伍。

值得一提的是,華為雲在今年推出分佈式雲時在業內引起了比較多的討論。分佈式雲計算必然是未來雲計算的發展方向;但同時其本質還是希望推動政企客户使用公有云,如何推動政企客户使用分佈式雲?這説明雲產業無論在研發投入還是客户心智的影響上,仍有極大的提升空間。

目前,華為雲經過4年發展,已聚合了超過230萬開發者、1.4萬多諮詢夥伴、6000多技術夥伴、雲市場商品超過4500個,成為互聯網公司、政府與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重要平台。

華為2021年研發投入將超1300億元,而這其中雲服務承載了各項基礎研發投入的對外開放。而從過去半年華為雲劇烈的調整背後,或許能夠發現華為將雲戰略已經融合到了更多業務線中,而非此前單純的能力支撐。

雲戰略“變”與“不變”

華為雲是自2017年華為正式集中力量投入的一項重要業務戰線。其最初是為入局的公有云而設立的業務。2017年,華為整合了IT產品線、2012實驗室、軟件產品線、全球公有云業務部、流程IT等具備公有云能力的團隊,正式成立了華為雲BU。隨後,在接下來的幾年間,華為雲業務進行了多次重大調整。

2018年年底,華為對“ICT基礎設施業務”進行了組織架構的重組和優化,將公有云、私有云、AI、大數據、計算、存儲、IoT等與IT強相關的產業重組為“計算與雲”產業羣,並在此基礎上組建了“Cloud&AI產品與服務”。2019年的一季度,華為又將IoT、私有云團隊合入Cloud BU。

2020年1月,Cloud&AI升至華為第四大BG,與運營商BG、企業BG、消費者BG並行。到了2021年4月,華為雲業務經歷了新的人事任命與組織調整。

華為高級副總裁、華為雲CEO、消費者雲服務總裁張平安

而在23日的媒體溝通中,華為高級副總裁、華為雲CEO、消費者雲服務總裁張平安指出:

“目前第一個變化是新的雲組織架構調整,不再只針對單一的雲服務,如計算、存儲等。現在我們圍繞雲需求的業務場景成立了三個業務部門,分別為公有云、夥伴雲、華為雲Stack三個領域。第二變化主要體現在生態的投資,未來將在生態方面繼續加大投資。”

此前,組織層面的人員調整其實仍源自於對雲業務階段性發展的戰略重點。這一階段,華為雲和華為消費者雲因張平安的上任,標誌着華為“端”與“雲”融合的一個友好開始。

實際上,華為雲在云云協同戰略已經有了初步成效。

華為雲有230萬開發者,終端雲有450萬開發者,通過云云協同,為開發者和合作夥伴可以提供統一的服務與體驗,包括統一帳號、支付、音頻、視頻等開放能力,以及統一開發平台、統一應用平台和運營服務。

作為這一戰略的主要推動者,張平安指出,

“通過生態上的共享,使用了華為雲的企業客户,可以將自己的業務通過終端雲(已經構建的9億用户生態)擴展;同時,B2C模式下的企業如零售快消、物流等行業,又因為終端雲的需求刺激了華為雲面向企業客户的服務。”

實際上,回顧全聯接大會上有個關鍵詞反覆出現,“深耕數字化”,這意味着如何為客户提供一致、且更優質的創新體驗,成為接下來華為雲與終端雲、流程IT雲、消費者雲、車雲等業務進行能力與生態等方面協同所衡量的標尺。

張平安也明確了華為雲接下來的目標及定位,即深耕數字化,一切皆服務。

包括基礎設施即服務、技術即服務、經驗即服務。在基礎層面,華為雲仍堅持在基礎雲服務層面,加大全球數據中心和網絡佈局。面向各行業合作伙伴,加速構建行業應用平台和流程平台。

而在技術層面,張平安指出,僅2021年華為在各個領域的研發投入已經超過1300億元人民幣。如何讓更多企業使用,避免重複造輪子?

“最佳路徑就是將這些技術轉化成為華為雲上的服務。包括雲原生的容器集羣調度、AI的計算框架和算法、地圖、數據庫、3D超高清音視頻編解碼、全自動的開發測試流水線、區塊鏈、5G、自動駕駛,都可以通過雲的方式進行調取。”

用雲原生思維踐行雲原生

如今,在技術層面,雲廠商的關注點也正在從IaaS向PaaS層面傾斜,但正因其涉及的維度較為複雜,且需要投入的技術資源力度較大,市場仍處於起步階段。

這一階段,雲原生是必然提及的話題。張平安指出,數字化轉型成功的關鍵是要用雲原生的思維踐行雲原生,簡單説就是全數字化、全雲化,AI驅動,一切皆服務。

首先,雲原生正在走向分佈式,跨雲跨地域統一協同治理,保證一致應用體驗等新的需求日漸突出。

為此,華為公佈了首個分佈式雲原生產品“華為雲UCS”。“華為雲UCS”,即“無處不在的雲原生服務”,旨在將雲原生能力帶入企業的每一個業務場景,讓企業使用雲原生應用時能跨雲跨地域統一協同治理,充分保證應用的一致性體驗,加速千行百業數字化轉型。

其次,華為雲還發布了開天aPaaS,圍繞移動開發者提供相關服務。目前已經開放支付、搜索、瀏覽、地圖、廣吿五個數字業務根引擎,開發者可以基於該aPaaS平台進行應用的開發,並且可以一鍵上架到華為應用商店。

“開天aPaaS已經圍繞50多個應用場景,貢獻了100多個kits服務和2萬多個API。”張平安在媒體溝通中指出。

此外,從外部環境來看,全球企業數字化戰略已經從Cloud First轉向Cloud Native First。一項數據顯示,企業IT投資的重心已逐步向雲原生應用傾斜,其中容器產品作為一項雲原生典型技術應用,已經越來越得到企業廣泛認可。

在此之前,華為雲已經打造了較為豐富的雲原生產品體系,如面向容器編排技術的不同場景推出了雲原生邊緣計算項目KubeEdge、雲原生批量計算項目Volcano,第二代裸金屬容器等等。

現如今高舉雲原生大旗的企業,必然已經有一定在容器服務、數據服務治理等方面有了先進實踐,因為雲化、雲原生化本身也就支撐了企業自身的數字化轉型。雲PaaS本身是一個需要多年技術積累與優化的體系,那麼華為雲需要騰出相應的時間、空間來快速推進這件事。

雷鋒網 (公眾號:雷鋒網) 總結

雷鋒網認為,雲原生時代,現在説雲計算市場進入淘汰階段仍為時尚早。尤其在中國,雲計算影響的後勁才剛剛開始。過去改變的可能只是企業IT的架構模式,而如今將改變軟件研發的方式。從改變炊具,到提升使用炊具的效率、壽命、週期,需要費更大的周折。首先還是將市場做到很大。

據信通院《2020雲計算髮展白皮書》數據,2019年我國雲計算整體市場規模達1334億元,增速38.6%。其中,公有云市場規模達到689億元,相比2018年增長 57.6%,預計2020-2022年仍將處於快速增長階段,到2023年市場規模將超過2300億元。

總結來看,華為雲的發展已經進入到了全新的第二階段,細緻剖析會看到雲原生和政企市場是兩個完全不同卻又同時發展的賽道。目前面向政企(ToB)市場的華為雲,已經在與消費者雲進行了雲與端上的融合。從技術演進看,分佈式雲計算必然是未來雲計算的發展方向,分佈式雲的核心難題仍然是如何讓政企客户接受公有云。

一邊是雲邊端的未來,一邊又是雲原生2.0所帶來的新的衝擊。但迴歸正題,只有客户和合作夥伴成功,才是華為雲的成功。

此次大會上,華為雲還宣佈了兩個新Region開服,發佈了天籌AI求解器、華為雲Stack8.1、盤古藥物分子大模型、華為雲SparkRTC、函數計算FuctionGraph等十大新服務,同時宣佈華為雲打造的首個虛擬數字人云笙入職華為雲。

華為雲已經收拾好心情,迎接接下來的挑戰了。

(雷鋒網)

雷鋒網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 轉載須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