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坤億潤投資王煥:掉頭轉向文旅,並非開倒車

語言: CN / TW / HK

十一黃金週前夕,鴻坤億潤投資合夥人王煥告訴投中網,目前公司正在佈局文旅消費賽道,也與政府引導基金談好了合作方向。

自2020年年初疫情至今,人員流動受限,全球旅遊行業近乎腰斬。OTA行業格局有變,某頭部航空公司也加速破產重整。此時喊出深耕文旅行業的口號,似乎有點逆勢而為。

但在王煥看來,如果用投資視角去看,現在恰是做大市場的好時機。“大部分投資都需要用逆投資視角。2020年的第一個五一黃金週,我們已經能夠看到被壓抑的需求釋放的潛力。目前來看,我們要與疫情長期共存,如果把時間週期拉長到3-5年來看,現在一定是撿便宜的好市場。”

當然,只從逆週期來進行投資判斷是不夠的。想去理解一個行業,需要的還是對整個行業的底層思考、自身能力圈層的覆蓋,以及清晰的定位——自己到底能去向哪裡。

十一黃金週來臨之際,投中網與鴻坤億潤投資合夥人王煥聊了聊,他們目前最看好的文旅消費賽道,以及如何利用自身優勢,進行資產優化與配置。

鴻坤億潤投資合夥人 王煥

以下,是王煥的思考:

CVC收益高的祕密,在不可替代的產業賦能

投資文旅消費行業,並不是一時興起。在考慮深耕這個領域之前,鴻坤集團於2016年正式佈局成立了鴻坤文旅集團,圍繞線下消費、文化藝術、度假演藝、運動休閒,曾引入並運營NBA中心,投資建設並運營鴻坤美術館,打造湖畔拾閒度假生活區,這些都是鴻坤在文旅行業中過往的積澱。

比起普適意義上的VC/PE,我更願意把鴻坤億潤投資定位於CVC。CVC與傳統的VC/PE最大的區別在於,你是否具備產業賦能能力,讓被投企業提高未來的生存機率與發展空間。

從風險收益曲線的角度考慮,會發現,CVC投資的風險收益曲線較之於傳統VC/PE投資更優。原因在於,產業賦能可以使CVC以更低的成本獲取好的標的,同時,又能使被投企業獲得更快的增長,從而獲取更高的投資收益。投資選賽道,一是天花板要足夠高,有較大市場容量,二是在這個賽道里,你要有足夠的認知和資源,不要盲目逾越自己的能力邊界。

在地產領域,鴻坤集團已經深耕19年,順著地產行業的上下游去看,發現文旅消費目前來看是一個被低估的賽道。早幾年,不少地產商去看文娛領域,但多沿用的是地產模型,本質上是通過文旅拿地、地產賺錢,這個模式隨著地產去化的時間變長,很難再進行復制。

但是如果拋開文旅地產看文旅,從行業的觀測邏輯與改造邏輯來看,作為精神消費的重要組成部分,文旅行業的市場需求長期存在。資料可以非常直觀的體現這一點,2020年疫情之後的第一個五一黃金週,全國共計接待國內遊客1.15億人次,實現國內旅遊收入475.6億元。自駕出遊的遊客佔整個市場的60%以上,是有小長假制度以來增長速度最快、佔比最高的一次。

這說明,疫情過後,人們壓抑的訴求一定還會再釋放。投資原本就要逆著週期去看,如果把時間拉長,3-5年後,你會認為,現在是最好的佈局時機。

加大布局,文旅消費行業的底層正在被顛覆

除了對投資時機的把握,作出佈局文旅消費行業的決策,還在於鴻坤億潤投資觀察到行業的底層正在被顛覆。

按照傳統的地產模型來看地產領域,投入產出比的確不高。但如果你從消費的模型中去觀測,現在許多線下商業業態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這種改變非常直觀。

目前來看,在文旅和線下消費行業的根本痛點,在於很難做標準化與統一化,以至於目前來看,市面上的文旅消費品牌,規模效應普遍較低。

創投圈喜歡拿投融資去進行推導。如果從現在正如火如荼的消費熱潮去做推演,今年消費行業特別熱,茶飲、拉麵、小吃、甚至各種國產消費品,都在融資。所有的投資人都會面臨一個問題,幾乎所有標品的國貨品牌估值都高的可怕,通過錢去燒流量,不斷找人帶貨直播,但轉化率非常有限,這個賽道會有一大批企業大概率跑不出來,但也會有一類線下消費業態能夠脫穎而出,就是線下單店模型很好的公司,長期來看,這一定是門好的生意。

以剛上市小酒館品牌海倫司為例,看上去是個線下生意,但它能夠把開店流程、位置選擇、產品都做到標準化。開店三個月後,坪效非常好。這一類的生意看上去並不是個輕資產生意,投資相對比較大,但只要單店模型不錯,跨區域發展很好,標準化能力足夠,長期來看一定是穩健且低風險的投資。

喜茶也是如此,即便他們不斷衍生出黑金店、DP計劃店、LAB店和城市主題店等多種“千店千面”的姿態,仔細觀察卻發現,喜茶的核心要素沒變,不管是產品還是裝修,都是在標準化的基礎上去衍生。背後對應的,還有強大的管理能力與供應鏈系統。

迴歸到文旅行業,表面看,“印象麗江”、“大唐不夜城”、“少林禪宗音樂大典”這些大秀的獨特性極強,但你依然能夠看到,打造了“印象麗江”的主創團隊依然能夠在河南再造一個“只有河南·戲劇幻城”,創意可以多元,但底層的價值觀和方法論還是有統一之處。

更有價值之處在於,每一個景區周邊的親子游搭載新消費的浪潮,是可以進行復制與標準化的。CLUB MED(地中海俱樂部)的模式,已經在中國多地進行了複製,這背後,是龐大的中後臺及資料結構化能力。目前,這個領域還鮮有資本去做足,改造空間極大。

所以接下來,鴻坤億潤投資將在文旅消費類賽道著重進行佈局,這或許會成為地產型CVC的另一條延長線。

當然,這件事為什麼鴻坤億潤投資能做。迴歸到CVC的本質,文旅消費行業並非僅靠投資能力就能做出成績的賽道,涉及的要素要比其他行業更為複雜。鴻坤億潤投資背靠鴻坤集團,有兄弟公司文旅集團做支撐,有在周邊遊、文旅小鎮和生態圈內其它文旅消費品牌方面的佈局,以及正在執行的資產和經驗都能給這個行業賦能。

客戶導向善建價值,鴻坤資本打造資產配置閉環生態

深耕文旅消費賽道(消費+文旅)是鴻坤億潤投資未來在一級市場的重要投資方向,而其佈局並不僅限於此,資產配置才是整個大盤的核心。

裝到鴻坤資本集團的整個框架裡來看,這件事似乎才能解釋的更清楚。

2007年,鴻坤就打造了以鴻坤億潤投資為載體的資本運營平臺,依託十餘年積累的資本運營實力,於2018年正式成立鴻坤資本集團。鴻坤資本整合鴻坤億潤投資、鴻坤基金、鴻坤財富三大核心業務版塊,致力於成為國內“泛地產投資領域領先的綜合資產管理機構”。

其中,鴻坤億潤投資既是市場化的PE機構,亦是背靠整個複合型控股集團的CVC投資機構,更是滿足鴻坤集團各業態客戶投資需求的資管公司。近幾年,由於GP的專業化能力越來越強、團隊建設越來越完備,鴻坤億潤投資亦通過一級FOF產品佈局了生物醫療、硬科技等其他賽道,也發行了二級FOF產品,並逐漸完善集團的家族辦公室投資體系。

鴻坤資本通過大量高淨值服務案例發現,中國的高淨值客戶和超高淨值客戶幾乎都有一個共同的痛點——投資基本上依靠朋友或者顧問介紹,並未形成體系化的資產配置策略,毋寧去談資產配置能力了。尤其對於資產超過1000萬的高淨值人群來說,整體資產的配置異常重要。

舉個簡單的例子,從美林投資時鐘理論,可以決定投資哪類的資產,處在滯脹期和衰退期,股票類產品的表現是不如大宗商品的。從今年年初到現在,只要買了大宗商品的ETF,至少能拿到30-40%的收益。因此,在這個意義上說,在各個週期做好資產配置是最重要的事情,套用一句老話:選擇比努力更重要。

鴻坤資本集團目前在做的,就是打磨有效的資產配置策略。在鴻坤資本集團的產品體系裡,有債券、衍生品、大宗商品,亦涵蓋一級市場與二級市場。每個人的風險承受能力與收益需求不同,搭配的策略也會不盡相同。從美國過去20年的資料來看,各種投資品類中,長期平均收益率最高的,還是在一級市場排名前20的PE/VC基金,但是大部分客戶不能忍受5-7年的投資週期。資產配置的核心就是我們可以打造各類不同風險等級、不同流動性、不同收益率的產品組合,讓客戶的投資在可接受的風險承受程度下,獲得客戶希望達到的理想收益。

做資產配置,需要有兩個基本的底層能力:一是要有龐大且不斷迭代的投資產品資料庫,二是要有成熟的配置策略且不斷迭代。過去兩年,鴻坤資本通過自己做GP、與境外美元基金合作、公募基金合作平臺等渠道,已經搭建了一套完備的產品庫。基於鴻坤資本集團在境內外的投資,已經進行了兩年的資產配置實踐,迭代了多版配置策略,並得到很好的驗證。

中國投資市場的整體機構化率較低,鴻坤資本希望未來能為更多的投資人提供成體系的資產配置方案,幫助避免踩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