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長城和修長城的人,傻傻分不清

語言: CN / TW / HK

這是達叔經濟學的第447篇原創

大家好,我是達叔。

一個想和大家一起慢慢變富的傢伙。

昨天上了一天的課,回到家九點,匆忙寫了篇文章,財富可能藏在國徽裡 ,花了一個多小時。

文章寫完,就趕緊去睡覺了,一整天累的口乾舌燥。

達嬸問,你是去聽課,又不是去講課,怎麼還把自己累成這個德行?

達叔說,你要是真的投入進去了,一整天腦子跟著轉,嚴肅認真學進去,每個理論和案例,都仔細研究,你也會累。

達嬸問,你喜歡上課?

達叔說,非常喜歡,我要不是大一初戀就認識了你,可能我就一口氣讀到博士了,你用美色,消滅了一個學者。

說完自己咯咯笑,被達嬸踹了一腳說,自己貪財好色,還能怪我頭上,我又不是妲己。

達叔說,你看我讀書會里,上次分享的那本書《事實》,其中指出人類幾千年進化出來的本能,甩鍋,就是其中之一。

達嬸說,說到書,我今天看書的時候,給你那本書,想了一個特別好的名字。

達叔問,叫什麼?

達嬸說,但是我現在忘了,想不起來了。

達叔被氣笑了說,你知道我為什麼每天都能寫3000字的文章麼?我每天看到一個有意思的事,見了一個有意思的人,想到一個有意思的觀點,都會用手機記下來。

在我手機裡,存下了很多很多的靈感,每個靈感、案例、故事,都是真實鮮活的。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偶得之,一個靈感,你當場不記下來,轉瞬就忘記了。

以下內容,只代表個人觀點,不一定對,隨便看看。

1

達嬸說,有道理,我有時候做夢,是好萊塢電影一樣的故事,情節精妙,場面壯闊,拍出來肯定是高分電影,能拿獎的那種。

但是,一睡醒,就忘記了,只能記住一點碎片,但是半夢半醒之間,覺得夢境太震撼了,醒來一定要記下來。

達叔說,你這個場景,我也遇到過,應該有很多人都遇到過,我給你分享一個故事。

有一個人,經常做夢自己發現了一個極其精妙的理論,能揭示世間萬物,得諾貝爾獎級別的。

但是,他的困擾和你一樣,一睡醒,就記不得了。

他不是一個坐以待斃的人,就在床頭放上一個本子,和一支筆,每天睡覺,等待夢境的來臨。

終於有一天,偉大的夢境又來了,他早上醒來,想起自己把夢境裡的公式,記錄下來了。

達嬸問,寫了什麼?

達叔說,他拿起本子,上面寫著8個大字:

香蕉大,香蕉皮也大。

說完,達叔用被子蒙著頭哈哈大笑,差點把自己嗆著,和達嬸說,這是我壓箱底的笑話,好玩麼?

達嬸又踹了俺一腳說,幼稚。我問你一個事,很多作者,都在寫拉閘限電的事,你咋不寫?

達叔問,是不是分成兩派,一派是站在民生視角,覺得很多民營企業岌岌可危,要倒閉了;另一派,站在上帝視角,扯巨集大敘事,覺得是上面在下一盤大旗?

達嬸說,對。

達叔說,拉閘限電的事,我去年就分析過了, 之前上演,今天上演,未來會繼續上演。

如果我一定要說兩句,是一些人的心態,明明自己是個普通人,受傷的也是普通人,正常人的思維是兔死狐悲、物傷其類。

但是,每次有人受傷的時候,他們總是自覺的爬到上帝視角,正義凌然的分析,這是在下一盤大棋。

先不說,是不是真的在下一盤大棋,即使是,你也是那個修長城的,怎麼修著修著,還欣賞起自己的作品了,變成長城觀光客了?

萬里長城、金字塔、京杭大運河、兵馬俑秦皇陵,雄偉壯觀,心潮澎湃,拍照點贊那是可以理解的,因為那是歷史作品,是別人在承擔成本。

但是,在當下,我們應該謹慎的思考,自己不能成為那個被拉去修長城的,蓋金字塔的、挖運河的、弄兵馬俑的。

偉大麼?

偉大。

但是,我們活在當下,髑髏皆是長城卒。

我們多少要對其他人的遭遇,有一定的悲傷,然後告誡自己,男怕選錯行,千萬別去幹一說滅就滅的行業,尤其是重資產的、勞動密集型的。

就好好做醫療,好好寫自媒體,好好買房子。

達嬸說,一繞就繞到這三件事。

達叔說,你們福建人,張一鳴,那個今日頭條、抖音的老闆,他現在是超級富豪,但是你自己研究他,他乾的活,也是這三樣。

2009年,張一鳴創業,選的第一站就是房產搜尋網站,九九房,沒搞起來而已,後來搞媒體做起來了,現在他也在佈局醫療和房產領域。

媒體、科技興衰是很快的,速朽,估值再高,都要佈局醫療和房產,只有這兩個賽道,足夠大、足夠穩、是永恆的需求,巨大潛力、遠未被滿足。

華為也在佈局醫療和房產,只是切入的點是智慧板塊,普通人不知道而已。

達嬸說,好了,別吹了,趕緊睡覺。

2

今天繼續上課。

商學院的老師講了一個美國的劇場,三層樓。

你買票進去,如果坐在一樓,你就能看到在一樓發生的完整故事情節;

如果你坐在二樓,你就能看到二樓和部分一樓發生的故事情節;

如果你坐在三樓,你就能看到三樓和部分二樓、部分一樓發生的故事情節。

當然,你還有一種選擇,就是跟著一個主角走,他在一樓,你跟著在一樓,他去二樓,或三樓,你也跟著上樓去看。

那麼看到的故事,就是這個主角視角的故事劇情,又是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

一早上,坐下來聽到老師講的開場白,就把達叔震撼到了。

連拍大腿,牛逼。

老師問,你把這個劇場,換成你們的公司,是不是一樣的場景?

你在底層,看到的是公司底層發生的故事情節;

你爬到中層,看到的又是另外一個故事情節;

你當了老闆、高管,同樣的一個公司,你看到的又是一個新故事。

同樣一天,同樣一個公司,層級不同,看到的故事,是不一樣的,視角和資訊密度也是不一樣的。

除了等級差異會引起視角變化,還有崗位差異,你跟著財務主角視角,一步步攀升,就是財務線的故事。

你要是銷售崗位,你一步步升職加薪,看到的故事就都是銷售視角。

達叔聽完,聯想到自己之前經歷的那些公司,有的公司,我評價很高,有的公司評價很低。

但我看到的視角、故事線,只是龐大組織的一條線索而已,裡面摻雜了大量的情感、意外、處境糾葛。

所以達叔每天出門,見很多人,要時刻警告自己,對方講的,什麼是事實?什麼是觀點?

中場休息。

熟人問,這些內容裡,今天你對哪個最有印象?

達叔說,我們今天這個課程主要講,高階打工人CEO和創始人、董事長之間的微妙關係。

我們這批外企人,以前對這塊,思考的不夠深刻,在外企總是以為把KPI完成了,把事兒辦成了,加上對上忠誠就夠了。

今天的課程發現,在中國的民營企業、創業者眼裡,還缺少了一個維度,就是親密度。

仔細想一下,又絕對有道理,我之前看費孝通的《鄉土中國》,裡面就講過,我們華人有一個特點: 差序格局

差序格局裡,自我--家人--熟人--陌生人,每到一個層級圈,我們對人的要求,都會發生變化。

這個道理,我之前懂。

在工作裡,尤其我畢業之後的十幾年都在外企,知道忠誠、才能,這兩個維度,一縱一橫,可以畫出來四個象限。

這個道理,我之前也懂。

因為外企裡,同事之間,基本沒有父子兵、夫妻檔、七大姑八大姨之類的關係,所以我長期忽視了一個基本事實:

真實的世界,不是忠誠、才能,兩個維度,而是應該加上差序格局,加上關係親疏的維度。

關係親、忠誠度高、有才能,才是老闆最需要的人,是經營核心。

關係疏,忠誠度高、有才能,是老闆的事業夥伴,未必能走進核心圈。

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繼續排列組合一下,看看自己在現實中,處於哪個象限。

熟人問,那麼多案例,那麼多理論,你為啥對這個印象最深刻?

達叔說,因為我之前一直寫信任,信任前置,只是想著多連結陌生人,親人和熟人,是我關注偏少的一個環節,而這個環節,是很難逾越的。

當然,我想的不僅是我,而是潛在合作者、客戶,他們目前的排序,是怎樣的,這個很重要。

對他們而言,我是不是隻是一個修長城的?

關注 達叔經濟學,讓我們一起慢慢變富。

文末打賞,加達叔個人微信 ,可領《 達叔經濟學2020合集 》,198篇原創,59萬字。

達叔經濟學知識星球,目前2800多人,人數每增100,漲價100元,有醫療、房圈、金融投資、律師、老師、公務員等,歡迎來連結資源;

達叔微天使投資 第6期,正在報名 ,每月一個專案,給你錢,給你流量,和你一起慢慢變富。

達叔本人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