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發朋友圈稱怪獸充電寶是定時炸彈,來電科技被判賠12萬

語言: CN / TW / HK

深圳來電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來電科技”)員工在微信朋友圈釋出配圖資訊,稱怪獸充電寶存在安全隱患,被告上法庭。6月25日,南都記者從該案判決書中瞭解到,法院認為,來電充電寶員工釋出的被訴內容系代表公司的職務行為,應由來電科技承擔相應責任,其行為構成商業詆譭和虛假宣傳。法院判決,來電科技賠償共同經營“怪獸充電寶”的兩家公司12萬元,同時在報紙上刊登宣告,消除影響。

來電充電寶員工發朋友圈稱怪獸充電寶有安全隱患

據該案判決書顯示,2018年7月,來電科技員工王某唯在其朋友圈釋出了一條配圖資訊(共5張圖片),資訊的文字內容為“諾亞方舟酒吧集團對市場上各大充電寶品牌的檢測,來電有足夠的自信面對各種安全檢測。同時,各位商家合作伙伴請思考,一個擺在店裡的定時炸彈,是否有安全隱患。只有確保安全的情況下,才能進一步提升服務質量。(怪獸充電寶不靈啊)。為我們廣大消費者提供最安全有保障的服務,是我們來電人最自豪的事情”。

5張配圖中,2張為“諾亞方舟文化集團檔案”(以下簡稱諾亞方舟檔案),2張為“共享充電寶的檢測報告彙總”,1張為燒燬的怪獸充電寶照片。

其中,諾亞方舟檔案內容顯示,該集團要求“亞拉拉特公司”對街電、來電、雲衝吧、怪獸共四款充電寶產品進行檢測並提交檢測報告,檢測結果顯示,怪獸在外殼上沒有安全及質量認證標誌,在電路板上看不到主控IC而無法確定主控IC的安全情況,在電芯外有薄錫膜包裹,用螺絲刀可以輕易刺破造成爆燃,兩次檢測拆解過程中都發生因電芯外殼不夠堅固被刺穿錫膜後發生了爆燃。

諾亞方舟檔案最後稱“鑑於怪獸品牌充電寶存在較大使用安全隱患,經集團領導研究決定:各總部、各場所禁止與怪獸品牌的共享充電寶產商進行合作……來電和街電兩種品牌的充電寶,可作為合格的合作品牌……”。

該檔案的落款處為“諾亞方舟文化集團簽發”,但均為列印材料,無蓋章或簽字。配圖中的檢測報告彙總亦無任何署名,內容基本與諾亞方舟檔案中闡述的檢測結果相同,但更為詳細,顯示在四個品牌的充電寶中,只有來電品牌的產品在全部檢測專案上均不存在問題。

2018年7月15日,來電科技的另一銷售人員鄭某雷在其微信朋友圈釋出了一條配圖資訊(共9張圖片),資訊的文字內容及配圖中的5張圖片與王某唯釋出的前述朋友圈內容完全相同,還有1張為燒燬的中大型機器照片,1張為“封閉火災現場公告”,2張為他人的朋友圈截圖。

此後,共同經營“怪獸充電寶”的上海摯想科技有限公司、摯享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將來電科技、王某唯等告上法庭。

法院認為構成商業詆譭和虛假宣傳,判賠12萬元

一審法院認為,微信朋友圈是微信中的一個社交功能,經過數年的發展,微信朋友圈已經具備市場推廣、資訊傳播等功能。在此情況下,不能僅因被訴內容的釋出場所為微信朋友圈而認為其僅具有個人社交屬性。

從王某唯的整個微信朋友圈看,除了釋出與個人生活相關的內容外,還有大量關於來電科技及其共享充電寶的營銷內容。王某唯作為來電科技的銷售人員,釋出上述內容係為了履行作為銷售人員的職責及來電科技的利益。因此,王某唯的微信朋友圈並不是純粹的個人生活分享空間,其同時也是為來電科技進行市場營銷的場所。

一審法院認為,王某唯作為銷售人員,加入公司所在行業的從業者微信群,並將從該群內獲取的業內資訊加以編輯後釋出到微信朋友圈,一般不大可能出於個人生活目的。被訴內容直接涉及到原告、被告產品的對比分析,向受眾表示摯想公司、摯享科技公司產品存在質量問題而來電科技產品品質優良。

此外,來電科技的另一銷售人員鄭某雷亦在其朋友圈釋出了基本相同的內容,且鄭某雷與王某唯均在該朋友圈資訊中稱“我們來電人”。綜上,可以認定王某唯釋出被訴內容系代表來電科技的職務行為,應由來電科技承擔相應的責任。

關於被訴內容是否構成對摯想公司、摯享科技公司的商業詆譭及虛假宣傳,一審法院認為,王某唯作為同業競爭者的銷售人員,在缺乏證據和依據,也未經任何調查核實的情況下,釋出對摯想公司、摯享科技公司產品質量進行負面評價的被訴內容,構成商業詆譭。

王某唯釋出的朋友圈內容使得受眾在對摯想公司、摯享科技公司產品產生負面評價的同時,還會認為來電科技的充電寶在質量方面優於對方,構成虛假宣傳。

綜上,一審法院判決,來電科技於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摯想公司、摯享科技公司經濟損失及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共計12萬元;就其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在報紙上刊登宣告,消除影響。

一審宣判後,來電科技、王某唯對判決結果不服,提起上訴。上海智慧財產權法院經二審查明,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該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採寫:南都記者 馬銘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