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人一夜間離奇死亡,史上最詭異的雪山懸案,終於迎來科學解釋?

語言: CN / TW / HK

這是事件發生當天,隊員用相機拍下的最後一張照片……

1959年,23歲的蘇聯大學生迪亞特洛夫組織了一支10人的登山隊,結果除了一人因傷提前離隊外,其餘9人全部喪命雪山。而且在現場,還有難以解釋的致命骨折,以及來源未知的放射性物質。這9位隊員當時發生了什麼?由於當局最初的調查結果只是模糊的“一股不可抗拒的自然力量”,因此這起事件引發了無盡的猜測。直到最近,第一篇試圖解釋這一事件的科學論文出現了。它能解開迪亞特洛夫事件的所有謎團嗎?

撰文 | 吳非

瞭解更多事件細節及理論猜想

點選圖片觀看影片

(看完別忘了關注+點贊哦)

事件經過

烏拉爾理工學院(現改名為烏拉爾工業大學)位於斯維爾德洛夫斯克市,也就是今天的葉卡捷琳堡。這座城市西側是亞歐大陸的分界線——烏拉爾山脈。因為這樣的地理環境,登山成了很多學生的愛好。

該校無線電工程專業的學生伊戈爾·迪亞特洛夫(Igor Dyatlov)當時23歲,他已經擁有了二級登山證書,為了獲得代表最高水平的三級證書,他組織了一支由10人組成的登山隊,其中包括兩位女生。除了38歲的運動指導佐洛塔廖夫(Semyon Zolotaryov)之外,其他隊員都是烏拉爾理工學院的學生。

登山隊計劃征服的目標是500多公里外的奧托騰山(Ortorten)。1959年1月23日,隊伍正式出發。他們計劃用3周時間完成這次登山,在2月12日左右返回。

1月28日,其中一名隊員,22歲的尤金(Yudin)因為嚴重的坐骨神經疼痛被迫離隊,提前返回。在他與隊友們告別之後,這支登山隊再也沒有傳來任何訊息。

到了2月20日,由於登山隊始終沒有出現,隊員的家長坐不住了,他們通知了學校,學校組織了一支由學生志願者和老師組成的搜救隊。隨後,軍隊和警方也加入搜救。

2月26日,搜救隊在一座名為Kholat Syakhl的山的雪坡上找到了登山隊的帳篷,帳篷的一部分埋在雪裡。他們沒有看到任何一名登山隊員,但還是找到了一些奇怪的重要線索。例如,帳篷被人用刀劃了很多口子,而且從劃痕判斷,這些口子都是從帳篷裡面劃開的。另外,隊員們的登山包都還整齊地擺列在帳篷裡,他們的外套、登山靴以及大量隨身物品也都沒有帶走,現場還有他們的日記本和相機。

而在帳篷外,他們找到了八九組被凍硬的腳印。這些腳印的主人是從帳篷裡走出去的,他們多數沒有穿鞋,只是穿著襪子甚至光著腳。這些腳印向山下延續了1千米,然後消失了。另外,現場沒有發現走向帳篷的腳印。

結合現場線索和隊員們留下的日記,搜救隊推測出這樣的場景:2月1日下午,登山隊到了這座山,他們選擇在雪坡上搭帳篷紮營。到了夜晚,因為某種突如其來的危機,這些登山隊員顧不上穿外套穿鞋,就用刀劃開帳篷,向山下逃走。

雖然還沒有找到隊員,但搜救隊心裡都清楚:這一行人可能凶多吉少了。沒穿鞋、沒穿外套,根本不可能在零下20多度的環境裡堅持這麼多天。

果然第二天,搜救隊找到了4位隊員的遺體。首先是多羅申科(Doroshenko)和克里沃尼先科(Krivonischenko),他們並排躺在在距離帳篷1500米的一棵西伯利亞紅松下,身上只有內衣和襯衣;在他們身旁還有燒過的篝火痕跡。

隨後找到的是隊長迪亞特洛夫。他距離前兩位遇難者300米;而在離帳篷更近的地方,搜救隊員又找到了科爾莫戈羅娃(Kolmogorova)。在同一天找到的這4位遇難者,都是被凍死的,另外,他們雖然沒有嚴重的外傷,但身上有多處擦傷——法醫屍檢報告顯示,這些擦傷都是在生前形成的。

3月5日,人們又找到了斯洛博丁(Slobodin)的遺體。與前4位遇難者不同的是,斯洛博丁雖然也是凍死的,但他在生前還遭受了頭骨骨折。

而其餘4位隊員,到了5月才被找到,他們都在位於那棵松樹不遠的河谷裡。至此,9位隊員全部確認遇難。在他們附近,還有一個用於保溫、避風的掩體。

9位隊員被發現的位置 

神祕線索

而最後這4人的屍檢結果,卻讓人驚訝不已。杜比寧娜(Dubinina)有多處肋骨骨折,頭骨骨折,眼睛、舌頭、部分面部組織缺失。法醫推測,死因為兩側肋骨骨折導致右心室大量失血。佐洛塔廖夫的右側多處肋骨骨折,眼球缺失,死因也是肋骨骨折導致胸腔失血。科列瓦托夫(Kolevatov)死因為失溫。最後發現的蒂博-布里尼奧勒(Thibeaux-Brignolle)顱骨多處骨折,死因可能是顱底粉碎性骨折、顱內大量失血。

也就是說,最後發現的這4個人裡,有3人在被凍死之前,就死於頭部或胸部的重傷。這樣大面積的肋骨斷裂很難通過人為擊打造成。法醫報告中的推測是,或者是岩石、冰塊這樣的大型鈍器撞擊,或者是他們跌落到硬物上。

隨著最後這4位隊員的出現,整個事件開始朝著詭異的走向發展。如果說最初只有斯洛博丁出現骨折時,還能認為是個人的意外,那麼後面3位死於骨折的隊員表明,他們一定是遇到了什麼致命的集體事件。

更加奇怪的是,兩位遇難者的衣服上還檢測到了很高的放射性輻射。一件是杜比寧娜身上,那件可能屬於克里沃尼先科的棕色毛衣;另外在科列瓦托夫的毛衣和滑雪褲上也有放射性輻射。

輻射的劑量很高,說明衣物直接接觸到放射性的物質:比如可能是從空中落下的放射性粉塵,可能來自積雪或者河水中的放射性物質,或者來自他們攜帶的某樣物體。直到現在,放射性的來源也沒有定論。

要還原那天夜裡發生了什麼,兩個核心問題顯而易見:隊員們在帳篷裡遭遇了什麼,才會匆忙逃走,以至於凍死在雪地中?其中4位隊員的外傷,又是怎麼形成的?這與他們逃出帳篷,有著怎樣的關聯?

一開始,警方懷疑這是一起謀殺案件,懷疑物件自然是這片土地的主人——曼西人。但因為沒有證據,而且死者的創傷也和人為擊打形成的不相符,所以嫌疑很快消除了。而且現場的腳印顯示,似乎沒有其他人或者生物接近帳篷。出於這一點,其他需要外部人員參與的猜想,比如特工、他人誤殺甚至是雪人,可能性也都不大。

官方的調查並沒有進行多久,5月底,他們就公佈了結論:“一股不可抗拒的自然力量”導致了這場悲劇。但這樣模糊的解釋,自然引發了眾多猜想,從天氣現象到到軍事實驗再到超自然現象,各種猜想有70多種,但沒有一個能令人真正信服。 (更多候選猜想,在影片中有介紹)

最新解釋

直到62年後的今年,在學術期刊《通訊-地球與環境》裡,一篇論文試圖通過科學來解釋這個神祕事件。這個理論認為,是一種特殊的雪崩造成了這一事件。他們認為,隊員們遇到了雪崩,因此他們會迅速逃出帳篷,避免第二輪雪崩;此外,隊員們的傷勢也可能是雪塊砸的。

事實上,雪崩理論早就被提出。俄羅斯在2019年重啟調查後,得出的結論也是雪崩。但這個理論此前被不能令人信服:一方面,之前的調查都沒有給出細節;另一方面,常見的雪崩也存在一系列疑點。

首先,根據現場照片,營地的坡度似乎很小;另外根據氣象記錄,2月1日晚上並沒有下雪,斜坡上的積雪重量不會增加,按理說,雪崩不會出現在這樣的情境中。其次,如果出現雪崩,砸壞了帳篷,那麼隊員們走出帳篷的腳印是怎麼保留下來的?難道雪崩剛好就停在了帳篷這裡?最後很重要的一點,這些隊員們的傷勢,也不像是一般的雪崩導致的。

那麼,這篇最新論文的解釋與以往的有何不同嗎?

論文作者只有兩人,都是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的科學家。他們分別是岩土工程專業的教授普茲林(Alexander Puzrin)、雪崩模擬實驗室的負責人戈姆(Johan Gaume)。在他們的解釋中,造成事故的不是我們熟悉的那種大雪崩,而是一種特殊的板狀雪崩。

這個理論是怎樣解釋雪崩發生的?

首先,坡度的問題其實之前就有解釋了。這個雪坡的平均坡度是22°,但這裡地形起伏很大,紮營的地方剛好坡度較大,接近30°。當時為了避風,他們可能在帳篷上方挖了不少雪。積雪被挖空後,就沒有那麼穩定了。另外,積雪的基底有一層深霜(depth hoar)。這是一種顆粒狀的冰晶,會促進雪崩的發生。因此,深霜的存在讓積雪變得更加不穩定。

那麼,為什麼當晚沒有下雪,雪塊也會坍塌呢?這裡就結合了一種名為下降風的天氣現象。下降風可以出現在山地的夜間:這時山脊的空氣比谷底的空氣冷得更快,因此冷空氣會迅速下沉。下降風將山坡高處的積雪颳了下來。帳篷上方的積雪越來越多,最終成了壓倒帳篷的最後一根稻草。這也是為什麼在雪坡紮營後,至少過了9個小時,雪崩才最終發生,而且剛好砸傷了隊員、毀壞了帳篷,卻不會蓋住腳印。

對下一個問題,其中幾位隊員不同尋常的骨折又是怎麼形成的?這項研究通過計算機模擬,也提出了一個解釋。在紮營時,為了讓帳篷更牢固,隊員們會把滑雪板鋪在底下。但是,正是這樣的操作導致了額外的傷害。雪塊如果是砸向站著,或者是躺在雪地上的人,其實是有機會卸力的,所以一般不會出現嚴重的骨折;但如果隊員們身下是堅硬的滑雪板,他們被砸中以後,傷害就會大幅增加。

根據計算機模擬,只要一塊5米長的雪塊砸向躺著睡覺的隊員,就可以折斷他們的肋骨或顱骨,造成嚴重但不足以立即致命的傷害。而且,這個理論也可以解釋所有隊員面板上的擦傷——他們都受到了波及,只是有些人被砸得更實,受傷更嚴重。

作為嘗試解釋迪亞特洛夫事件的第一篇科學論文,這個理論解答了事件的兩個核心問題。不過兩位作者也表示,他們只是提供了一個合理的解釋,但顯然不足以揭開所有的謎。

目前來看,關於這起62年前的神祕事件,還有一些難以解釋的問題。例如,雪崩理論無法解釋放射性的來源——當然,放射性物質也可能和當晚的事件無關,但我們無從得知。另外根據腳印,這些隊員都是獨立走出帳篷的,那麼這4位骨折的隊員在重傷之後,是不是還有正常行走1千多米,也是個未知數。

而且,作為經驗豐富的登山者,他們應該知道在零下20度被凍死的風險有多高。那麼他們為什麼沒有在雪崩停止後,抓緊回到帳篷裡,至少去取回必要的物資呢?

人們通過研究、調查不斷接近真相,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似乎也離真相越來越遠。2013年,當時唯一的倖存者尤金也離開了人世,而事件的很多檔案也已經不復存在。似乎沒有哪個解釋可以說服其他所有人,也沒有哪個能填補所有的疑點。或許,迪亞特洛夫事件將永遠是那個充滿了自然、人為甚至超自然解釋的神祕事件。而那天夜裡究竟發生了什麼,或許只有雪山裡的那9個人才知道。

參考連結: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3247-020-00081-8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1-00234-5

https://dyatlovpass.com/

《環球科學》3月新刊上市

戳圖片 閱讀原文

立即購買

點選 【在看】 ,及時接收我們的內容更新 

分享到: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