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角獸柔宇科技是如何倒下的? | 鈦媒體深度

語言: CN / TW / HK

陷入資金鍊危機後,柔性顯示屏製造商柔宇科技的自救之路還在繼續。

鈦媒體App此前獨家披露了柔宇的裁員方案(詳見報道《 柔宇大裁員讓員工三選一,部分供應商回款已逾期近一年 | 鈦媒體獨家 》),柔宇公司在近期通過人事部門向員工下達了最新的裁員方案。“柔宇並沒有強制性要求將談話員工全部辭退,而是給了大家三個選擇。”柔宇公司內部士對鈦媒體App表示。

根據方案內容,其一是若員工主動提出離職,柔宇公司將會按照員工每月工資的基礎部分*N(工作年限)來給予賠償(基礎部分工資低於月薪的50%),賠償將在2022年11月發放;其二,若員工急於用錢,可選擇在本週五拿到賠償,但賠償金額將在前述方案基礎上打5折;其三,員工可以選擇繼續留下,柔宇將按照每月2360 元的最低標準支付工資,一直維持到9月份,等待公司進一步的通知。

柔宇成立於2012年,專注於柔性螢幕的研發和製造,並試圖通過自主研發的超低溫非矽製程整合技術,打破三星在柔性屏領域建立的多晶矽技術壟斷。

從2012年成立到2020年,柔宇一共完成了13輪融資,總計98.5億元。2020年12月31日,柔宇科技的IPO申請獲受理;2021年1月28日,柔宇IPO進入問詢階段;2月10日,柔宇便對外宣告終止IPO程序。

2021年年底,柔宇資金鍊陷入危局,旗下員工開始出現大規模欠薪。

作為曾經的資本寵兒和行業獨角獸,如今的柔宇已經走到了懸崖邊緣。

外部融資受阻,內部造血失敗

在走到裁員這一步之前,柔宇是有一定機會渡過難關的。

“2021年7月份,柔宇便出現了付款逾期的問題,並且拿不出相關解決方案。”一位柔宇的供應商對鈦媒體App表示,後來經過協商,柔宇稱新的一筆融資將完成,該供應商在停供一個月後又恢復了柔宇的合作。直到2021年底,柔宇的資金危機徹底暴露,雙方合作終止,供應商至今仍未能收到欠款。

上述供應商所提及的“新一筆融資”,據鈦媒體App瞭解其後的資方為深圳市政府。

按照柔宇內部人士林木(化名)的說法,2021年下半年深圳市政府開始接觸柔宇,還找了第三方來做盡調,測試柔性屏的良品率。最終,柔宇的良品率和產線的關鍵指標都通過了測試。這一點,也得到了柔宇的獨立董事劉姝威的證實。

劉在文章中稱,2021年第四季度,深圳市政府聘請多家專業機構對柔宇科技的全柔性屏投片生產線進行現場考核,歷時近1個月,考核投片良率達81.6%。不過,該筆投資最終沒有達成。

鈦媒體App從柔宇方面得到未經證實的說法是,深圳市政府主導此次投資的領導層換了好幾屆,導致對於柔宇的投資被擱置下來。

融資受阻後,柔宇便選擇將所有籌碼壓向B端業務——為外部客戶供應柔性螢幕,嘗試自我造血。

2022年1月17日晚間,柔宇科技微信公眾號發文稱,1月16日,中智衛安與柔宇科技進行戰略合作簽約。基於合作協議,中智衛安將向柔宇科技批量採購柔性顯示屏、柔性感測器及軟硬體一體化解決方案,用於公司全線商用機器人產品,自2022年起連續3年採購金額累計約30億元。

簽約現場,中智衛安董事長鍾翔宇表示:“機器人產品本身是顯示屏的重要載體,2021年,中智衛安機器人包括CIOT品牌機器人市場保有量突破7.5萬臺。柔宇科技第三代蟬翼柔性屏為中智衛安機器人提供了更好的人機互動平臺,讓我們的產品在市場競爭中獨具優勢。”

此前的2021年11月,柔宇還收穫一筆總計6億元的訂單合同。根據協議,從2022年開始,柔宇科技將向客戶陸續提供柔性屏OLED顯示模組,兩年內完成全部訂單交付。

不過,這兩筆訂單最終也沒有得到落實。

“其實,這些都是意向性訂單,沒有一個確定的約束力。對方可以選擇採購柔宇的產品,也可以選擇不採購。”林木表示,柔宇在宣佈與中智衛安的合作後,內部實際也沒有去投入執行的跡象。

至於6億元的OLED顯示模組訂單,此前是由柔宇COO趙泓負責牽頭在做。趙泓曾是聯想集團副總裁,2021 年5月加入柔宇科技,並試圖推動柔宇轉型為純粹的螢幕供應商。但到2021年底,趙泓選擇從柔宇離職,這筆訂單也沒有了下文。

外部融資受阻,內部造血失敗,最終導致柔宇越來越難逃脫泥潭。

屢次折戟IPO

正如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柔宇的資金鍊危機也不是短時間內形成的。至少,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柔宇都有希望在二級市場拿到新的資金。

據彭博社報道,2020年初,柔宇科技就已悄悄提交美國IPO申請,以籌集約10億美元,但這一計劃最終擱淺。對於美股該計劃中止的原因,劉自鴻對內部員工的解釋是疫情衝擊。

2020年年底,柔宇再次啟動上市動作,並向上交所提交了科創板IPO申請。據招股說明書(申報稿)顯示,2017-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柔宇累計營收只有5.17億元,累計虧損卻達到31.95億元,並計劃募資144.34億元。

不過,在柔宇的財務公開之後,其訂單真實性也遭到了質疑。根據當時網易清流工作室的報道,柔宇科技與多個大客戶的交易蹊蹺。

例如,一位高校教師的公司採購了3千萬產品,卻對具體向柔宇買了什麼緘口不言;有客戶疑似“一人分飾兩角”,既是柔宇科技的大客戶,其關聯公司又向柔宇美國公司供應產品等。

2021年2月,柔宇科技主動撤回了上市申請。

一位參與過此次IPO的柔宇人士告訴鈦媒體App,上述報道雖然影響很大,但並不是柔宇撤回上市申請的原因。該人士表示,“根據內部拿到的資訊,柔宇不存在訂單造假的問題。如果真的存在訂單造假的問題,監管層一定會調查。但整個IPO過程中,監管層從來沒有質疑財務資料造假,也沒有問詢這個事情。”

而對於撤回上市申請的原因,柔宇對外的解釋是:“由於股東結構存在直接層面“三類股東”等適格性的情況待進一步論證,考慮到公司發展戰略,決定暫緩科創板上市申請。”

所謂三類股東,是指契約型私募基金、資產管理計劃和信託計劃。根據上交所規定,申請科創板上市的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第一大股東不能屬於“三類股東”,同時應按照要求對“三類股東”進行資訊披露。

不過,按照鈦媒體App瞭解到的情況,三類股東問題只是柔宇撤回IPO的部分原因,更主要的原因是在螞蟻上市風波之後,監管層對於在科創板上市企業趨於收緊。受此影響,整個2月除了柔宇,有超過30家企業“主動撤回”IPO申請。

此後,柔宇還嘗試過在納斯達克尋求上市,但因為滴滴IPO引發的後續中概股危機,這一嘗試最後也未能成功。

技術向左,市場向右

如果說融資的屢屢受阻,是柔宇一步步陷入資金鍊緊張的外部原因,那技術路線的選擇則是這家公司的核心困境。

一直以來,柔性螢幕的主流技術路線都是以京東方、TCL科技、三星等公司拓展的多晶矽(LTPS)技術,市面上主要的摺疊屏手機等產品幾乎都由這些公司供應。但柔宇的出現,向市場展示了另一種技術路線——超低溫非矽製程整合技術(ULT-NSSP)。

柔宇CEO劉自鴻此前介紹,ULT-NSSP技術比LTPS在量產能力上更優秀,原因在於採用不同材料體系和不同製程工藝,整體生產流程大為簡化,裝置投資成本大幅降低,良率顯著提高,產品彎折可靠性極強。

柔宇的獨立董事劉姝威也在文章中稱, 2018年6月,柔宇科技在深圳市龍崗區建設投產了全球第一條可摺疊全柔性顯示屏量產線,投資額僅為相同產量規模的傳統顯示面板產線的1/7(65億元vs 465億元)。

“但是,柔宇全球唯一的技術路線對於市場而言,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潮電智庫董事長孫燕飈對鈦媒體App稱,首先柔宇的產品並沒有完全過關且價格也沒有優勢,廠商不會在原本價格就高的基礎上去選擇一個並不成熟的方案;其次,這個技術只有柔宇能做,即使客戶下了訂單,柔宇的產能也跟不上,就會出現供應鏈被鉗制的風險。

另外,按照劉姝威所透露的柔宇柔性螢幕良率達到81.6%來看,孫燕飈認為這一良品率還遠遠達不到行業標準。孫表示,在面板行業,一般良品率都達到了90%,甚至是95%。

某證券公司科技首席分析師則向鈦媒體App直言,“劉姝威的說法,表明她是真的不懂這個行業,柔宇的技術路線從5年前就可以看出是不靠譜的。柔性螢幕的一條產線投資就達到465億元,從實驗室到研發起步資金就需要100億元,柔宇的前期融資只能讓它剛剛夠到行業的門檻。”

不過,關於上述的說法,柔宇內部人士林木並不完全認同。

“柔宇的技術路線確實有其價值的,但就柔性屏這個行業而言,是需要上下游共同配合、形成生態,才能實現商業模式和技術的良性迴圈。京東方、三星的技術路線也經歷了20年的發展,砸了上千億元,才有了今天的成績。”林木稱,但是老闆(劉自鴻)可能不願意跟產業鏈去合作,就想自己把它搞起來。“這個目標確實很巨集偉,但是最後能不能成功,只能看命。” (本文首發鈦媒體App,作者 | 饒翔宇,編輯 | 鍾毅)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