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的數字化轉型浪費了 412 萬美元,架構師們壓力山大

語言: CN / TW / HK

近期,Couchbase 對全球擁有 1000 名或更多員工組織的 650 名 IT 領導者進行了年度調查,最終發現受到疫情等因素的影響,企業在失敗的數字化轉型專案上平均浪費了 412 萬美元,在這種背景下,架構師們表示壓力很大,60% 的受訪者表示在數字轉型專案上花費的太多時間都浪費在處理遺留技術上了,也有企業在轉型過程中因為過分依賴外包而失敗。

企業在失敗的數字化轉型專案上平均浪費了 412 萬美元

根據報告,企業進行數字化轉型主要是受到了內外部壓力的驅動,外部壓力可能來自於競爭對手或者疫情等,內部壓力主要來自於業務部門的想法(佔比 24%),高管的施壓(24%)以及開發人員的壓力,如果這一趨勢繼續持續下去,我們可能會看到數字化轉型更多受到內部戰略的推動,而不是外部影響。

然而,轉型過程依舊十分艱難。 2021 年,82% 的企業無法開展數字化轉型專案,80% 的企業出現專案失敗、延期或縮減的情況。 雖然其中一些問題可能是由於疫情加劇的外部因素造成的,但許多問題是由於對遺留技術的依賴,或由於訪問或管理相關資料的問題造成的。

這些問題往往是方法和戰略問題,56% 的受訪者表示,對疫情的即時反應本身並沒有給他們如何處理 IT 帶來一些經驗,但從更長遠的角度來看,90% 的企業已經改變了數字化轉型的預算方式,這有望使許多企業擺脫資源短缺的局面。95% 的受訪者已經發現了在 2019 年底無法實現數字化轉型的原因。在這些組織中,46% 正在向雲過渡,42% 正在替換傳統技術和流程。

壓力山大的架構師:轉型不了,怪我嗎?

在這些受訪組織中,架構師們表示壓力山大,因為他們正在努力滿足組織數字轉型的雄心。 85% 的受訪者表示承受著交付轉型專案的壓力,41% 的受訪者承受著“高”或“極高”壓力,68% 的受訪者表示為數字化轉型準備合適的技術是一項不可逾越的任務,而 80% 的受訪者由於資料使用方面的挑戰而不得不減少對物聯網或移動應用程式的雄心。 顯然需要克服這些挑戰,因為 78% 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的組織已經超越了數字轉型的規劃範疇,正在積極開展專案交付工作。

導致專案失敗、推遲或縮減的原因

在這種背景下,架構師們仍然在他們的資料庫技術上苦苦掙扎。60% 的受訪者表示,IT 團隊在數字轉型專案上花費的時間都浪費在處理遺留技術上了:

  • 90% 的企業依賴於傳統的關係資料庫技術,38% 的企業“嚴重”依賴傳統技術

  • 72% 依賴傳統資料庫的人說,這些資料庫限制了組織實施數字化轉型的能力。

  • 79% 的企業正在計劃減少對關係資料庫的依賴,56% 的企業計劃在未來 12 個月內減少對關係資料庫的依賴。

與此同時,74% 的應用程式執行速度比應有速度慢,因為它們嚴重依賴於關鍵應用程式的遺留資料庫。

很明顯,企業仍然在關係資料庫中大量投資。39% 的企業表示,由於資料庫本身構建的架構,他們繼續使用它們而不是更新的替代方案。30% 的員工在進行了重大投資之後,不希望對他們進行再培訓或提高他們的技能,29% 的員工表示,替換關係資料庫太複雜。但是,效能不是問題——只有 15% 的使用者不信任新的資料庫和關鍵業務資料或應用程式。還有一個問題是資料庫架構越來越龐大。63% 的受訪者說使用的資料庫超過了應有數量,20% 的人說難以應付。

“隨著數字化轉型從計劃走向現實,架構師的關鍵作用是確保業務雄心能夠實現”,Couchbase 首席技術官 Ravi Mayuram 表示,“在這個由雲端計算支援的新時代,架構師的角色更為關鍵,他們必須理解、評估和推薦正確的技術,併成為業務和開發人員之間必不可少的橋樑。他們是未來的技術選擇,形成數字轉換專案架構的基礎。它們是將正在開發和推向市場的顛覆性技術與正在進行的與現代經濟相關的商業舉措結合起來的人——這些舉措使企業能夠在其市場中轉型、競爭和贏得勝利。”

不怪架構師,難道是外包的鍋?

市場研究公司 Omdia 今年 4 月的調查報告顯示,企業對其 IT 和業務服務的數字化轉型的要求主要由 IT 服務提供商來滿足。Omdia 統計了 255 個數字化轉型專案,其中 60% 是選用“服務外包商”,其實是雲服務提供商,佔比 19%。 也就是說 IT 外包商是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首選物件。 也正因為如此,全球服務外包正面臨著數字化轉型的重大機遇。中國服務外包產業也正在快速發展。2018 年,離岸服務外包合同達到 1203.8 億美元,執行額 800 多億美元。2019 年,執行額首次突破 1000 億美元大關。全球服務市場正開啟新一輪的競爭與合作。

然而“IT 外包”這一形式雖然歷史悠久,但它也有一些固有缺陷,需要多加評估,並不意味著可以把工作完全的“丟出去”。在 InfoQ 此前釋出的一篇文章 《數字化轉型專案做了多年,主架構師都絕望了:當初就不應該用外包!》 中提到一個案例:

澳大利亞政府數字化轉型 myGov 專案進展不甚理想,專案的一位主架構師表示,他認為該平臺根本“不達標”,對平臺糟糕的開發進展深感“失望”,而且認定把新版本的開發工作外包完全就是一個“巨大的錯誤(huge mistake)”。

在 myGov 專案獲批過程中發揮主導作用的前澳大利亞政府資訊長,同時也是 myGov 指導委員會成員 Glenn Archer 質問道,“從結果上看,新版本不過就是對使用者介面和使用者體驗作了點微小的改進,這活兒怎麼就拖上了兩年?”

“這些調整難點何在?誰能給翻譯翻譯,為什麼這麼點活要花這麼長時間、耗費這麼多資金?不是該用敏捷開發嗎,敏捷在哪呢?要是這麼點事都拖了兩年多,而且最終拿出的成果就這,那真是「重新定義了敏捷」。”

Archer 還怒斥,把 myGov 的大部分開發工作外包給私營公司本身完全就是在“扯淡”。“由於內部缺乏必要的開發技能,所以各級部門頓時慌了神。可以看到,他們已經沒有能力迅速調整內部體制、支援 myGov 平臺的跨部門聯合與緊密整合。”“他們不是不能僱用商業外包商。但僱用外包商的理由應該是從他們那借用內部所不具備的技能,而不是啥技能也沒有、完全把命運交到外包商手中。”

關於 myGov 失敗原因的討論有很多,有人認為關鍵原因是政府方面沒有 IT 技術專家參與其中。數字化轉型專案使用 IT 外包的辦法,不是不可取,只是並不是“讓我們將任務丟給外人,卸下自己的負擔”。組織不能完全依賴外包來完成轉型。還有網友表示,外包不是“旁觀”,不應該“將一切都外包出去”,而是應該“讓雙方員工一起工作,共同做我們最擅長的事”。

總而言之,不同行業的數字化轉型是一個比較複雜的命題,切入點也不盡相同,需要依據行業、企業所處的歷史階段、業務發展訴求、核心領導者背景和經驗、組織能力水平以及企業的經營情況等做綜合的選擇和取捨,並需要儲備豐富的經驗和專業知識,同時具備管理和溝通等能力的“IT 人才”。

一個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大體路徑一定是戰略轉型、架構轉型、技術轉型,再到業務轉型,這四大部分構成。在數字經濟下,企業要想實現數字化轉型,首先要重構企業價值鏈,為了適應大環境,整個企業結構需要重新調整。在整個重構的過程中,一是將資料、網路、軟體技術協同用起來,因為企業做數字化轉型,一方面要參考國家的政策指導;另一點更重要的是企業內部人員得有數字化能力的提升,員工需要具備資料思維,有網路協同意識和能力,以及越來越多的軟體技術和產品,都要會使用,才能把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戰略去落地。

儘管數字化轉型這件事情還面臨著許多挑戰,但也有跡象表明,企業正在尋求一些變革性技術來改變現狀,80% 的人已經在使用移動技術或計劃在未來 12 個月內使用移動技術。相比之下,50% 正在使用或將要使用邊緣計算,42% 增強或虛擬現實,51% 區塊鏈。然而,受訪者不太清楚哪些技術將對數字轉型專案產生最具革命性的影響——人工智慧、雲端計算和大資料分析都得到了類似的評價。

Couchbase 報告完整版: https://Couchbase.com/architects19

報告重點介紹: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rrui9tkx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