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擊“特黑”不手軟?馬斯克組建核心訴訟部:不求贏但絕不投降

語言: CN / TW / HK

既然解決不了撲面而來的律師函,那就把自己變成發律師函的人。

最近特斯拉CEO 埃隆·馬斯克(ElonMusk)又放大招,他在推特發文稱,特斯拉正在組建一個核心訴訟部門,以直接發起和執行訴訟,“該團隊將直接向我本人彙報。”

來源:推特

馬斯克的確需要一個專門處理訴訟的部門。除了面臨車主和股東們的頻頻訴訟,目前馬斯克還陷入了性騷擾醜聞。雖然蝨多不癢,債多不愁,但這位掌管多家公司的大佬,不可能把精力都耗在打官司上。

於是馬斯克快刀斬亂麻:讓專業的人幹專業的事。

不過針對新成立的訴訟部門,馬斯克表示將不會在案件中尋求勝利,但也絕對不會在不公正案件投降,“即使我們可能會輸。”

早在去年,特斯拉就在中國成立了特斯拉法務部,並在多個平臺設立“特斯拉法務部”帳號。彼時特斯拉就開啟了懟車主懟媒體的反向維權操作。

如今特斯拉的訴訟技能迎來加強,還有車主敢去“擰大腿”嗎?

01 “您已侵害名譽權,請賠款500萬”

特斯拉與車主互撕大戰,向來都是汽車圈的一大看點。對於特斯拉來說,你投訴可以,但我認為自己沒錯,並且要跟你剛到底。

“特斯拉法務部”微博賬號雖然從沒釋出內容,但不耽誤特斯拉發警告函。

來源:微博

前不久,鬧的沸沸揚揚的溫州車主特斯拉剎車失靈事件,最後以當事人向特斯拉發表道歉信,承認自己造謠剎車失靈的結局,暫時落下帷幕。

除此之外,車頂維權的張女士和特斯拉“退一賠三”案的車主韓潮都收到過特斯拉的反向維權律師函。而且兩者被特斯拉扣下的“罪名”一樣:均是侵害了特斯拉的名譽權。

特斯拉認為韓潮長期發表低階、貶損二原告(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的相關言論 ,以此向其索賠505萬元。張女士收到的訴前調解意見徵詢書,特斯拉方面同樣是因為前者侵害其名譽權,要求賠禮道歉並賠償500萬元。

前不久,汽車自媒體“蔡老闆”表示,自己收到了特斯拉公司寄來的民事訴訟案件起訴書,以及法院已受理案件後向其送達的相關文書,特斯拉公司向其索賠500萬元,並要求公開道歉,而且案由同樣是名譽權糾紛。

截圖來源:抖音

人紅是非多,特斯拉對於負面訊息、車主維權以及媒介傳播問題,都是以“硬剛”的姿態出現。甚至在對待自家前員工也毫不手軟。

前不久,特斯拉起訴了一名叫做亞歷山大·亞茨科夫(Alexander Yatskov)的前員工,稱其盜取Dojo超級計算機技術,將機密資訊非法轉移到個人計算機,涉嫌傳播商業核心機密。

更早之前,特斯拉起訴小鵬汽車員工離職前竊取自動駕駛原始碼。

事實上,由於特斯拉自帶流量,特斯拉麵對負面輿論的強硬態度並非個例。車企和媒體之間的名譽權糾紛也有很多,而且車企要求的索賠金額都不是小數目。

2019年,自媒體“軾界”的所有人劉越發表《蔚來汽車正與多家律所洽談破產清算》一文,這在當時引起軒然大波,對蔚來也造成不小的負面輿論壓力。隨後,蔚來汽車對劉越提起了訴訟,要求公開道歉並索賠500萬元。

圖片來源:蔚來

此外,傳統車企長城和比亞迪也均因為媒體侵害名譽權,對相關侵權人提起訴訟,並索賠百萬的賠償金。

企業每年都會花費鉅額的投入打造品牌形象,然而一則負面輿論往往會讓其建造的品牌遭遇不小的損失。

以2021年上海車展維權事件為例,在事故發生後,特斯拉股價一天的市值就抹去了241億美元,相當於人民幣逾1500億元。有訊息稱,當時的事件對特斯拉造成的損失保守估計超過1.7億元人民幣,其中直接經濟損失超過1.2億元,商譽損失超過5000萬元。

02 馬斯克的奇妙腦回路

特斯拉麵對負面輿論強硬的態度,其實也是馬斯克性格的影射。

在馬斯克身上有許多標籤:有遠見的天才、錙銖必較的首富、“瘋言瘋語”的網紅...而且這位世界首富面對負面輿論時都是親自出馬,推特就是他的主陣地,一邊一遍又一遍地炮轟、嘲諷媒體的報道,一邊抽出空來解釋網友們的評論。

馬斯克曾說過,很多企業混淆了關鍵,他們花許多錢去做一些不會讓產品變得更好的事情。每家公司都應該自問,所做的事情到底有沒有讓產品或服務更好,如果沒有,就應該喊停。

他透露,其他公司把錢花在廣告和操縱公眾輿論上,而特斯拉會更專注於產品。事實的確如此,特斯拉中國內部人士曾表示,特斯拉在公關部門沒有任何預算。

圖片來源:特斯拉

一邊是自家CEO作為頂級網紅掌握著一呼百應的輿論權利,另一邊則是產品公關沒有任何預算。一旦產生訴訟問題,結果就是企業和當事人打得你來我往,侵權與否成為關鍵,產品則成為陪襯。

這也符合馬斯克“第一性原理”的腦回路:某件事情只要在物理學上行的通,無論是之前有沒有人做成過,那它就是行得通的。

此前特斯拉副總裁陶琳在迴應上海車展維權事件時,用了很多公關禁忌的話術,比如“近期的負面都是她貢獻的”、“我覺得她也很專業,背後應該是有人。”本意是想減輕此次事件的負面影響,然而事實卻遭遇了更大的指責。

陶琳雖然在迴應方面不討人心,但很大程度上是代表著馬斯克的態度,畢竟馬斯克無論是在美國還是歐洲市場上,一貫強勢和引領的風格來教育市場和消費者。

馬斯克這一行事風格也惹來不少爭議,比如在馬斯克看來,企業很多問題都可以通過裁員來止損。2017年,矽谷媒體《水星報》曾報道稱,特斯拉在短短一週內裁掉700人,涉及多個部門甚至包括主管。

一位曾經離職的員工表示,馬斯克最大的問題就是缺乏人情味,很多人兢兢業業為馬斯克工作,但他卻毫不留情地“把我們像垃圾一樣丟棄”,在這位員工看來,為馬斯克工作的人就像一顆子彈——用完以後就會被丟掉。

儘管馬斯克存在諸多爭議,但一個事實是,特斯拉的銷量並沒有受到影響。

2021年,特斯拉交付達93.6萬輛的交付成績,逼近百萬大關,2022年第一季度,特斯拉全球交付量超過31萬輛,同比大增超過60%。按照這個趨勢,年銷百萬已經板上釘釘。

這也從特斯拉一次次訴訟和曝光中得到一個道理:訴訟其實也可以是公關營銷行為。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超電實驗室”(ID:SuperEV-Lab) ,作者:王磊,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