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明哲壬寅突圍

語言: CN / TW / HK

◎懂財帝 (ID:znfinance) | 嘉逸

過去一年多,67歲的馬明哲與8000億市值的中國平安,真切體會到了資本寒冬以及企業“中年危機”帶來的多重壓力。

平安年度營業收入與歸屬淨利潤首次同時出現負增長。 2021年報顯示,公司營收為1.18萬億元,同比下滑3.11%,歸屬淨利潤為1479.61億元,同比大幅下滑28.99%。

淨資產收益率方面,平安加權ROE下滑至13%,為近十年來最低值。

2022Q1,平安再次遭遇“開門黑”。營收為3059.4億元,同比下滑10.1%,歸屬淨利潤為206.58億元,同比下滑24.12%。

經營業績與ROE的不斷承壓直接影響到了投資者情緒。

去年全年,“藍籌股”中國平安股價重挫40.02%,大幅跑輸大盤(同期上漲4.8%)。今年開年以來,其股價繼續下探,累計跌幅為12.32%,較最高點(91.36元)已經“腰斬”。

在“戴維斯雙殺”效應下,甚至連具有長期定力的機構投資者,也開始擔憂平安這艘戰艦未來的航向。

據同花順ifind統計資料,2021年初至今,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在去年一季度增持了中國平安後連續四個季度淨賣出,目前已累計減持2.788億股,持股比例累計下降了1.52%。

同時期,持有中國平安股票的基金機構從1259只下降至447只,持股總市值也從759.11億元下降至190.54億元。

為了提振投資者信心。僅在本月內,平安就進行了5次股票回購,累計耗資約50億元。

儘管疊加市場回暖因素,平安股價暫時脫離了左側下跌行情,但多家券商認為,壽險板塊轉型、子公司發展受挫,以及地產投資危機帶來的“業績陣痛”或仍將延續。

更形象一點來說,未來,該如何再造“One Pingan一個平安”,並率領“平安系艦隊”穿越中國經濟變革風暴眼?“老艦長”馬明哲將備受考驗。

保險轉型重壓

2021年,受新冠疫情、監管政策趨嚴、長端利率下行等因素影響,中國壽險改革步入“深水區”。

作為國內第二大壽險公司,平安壽險在“換帥”後,繼續all in“渠道+產品”變革,即在渠道端實施代理人隊伍分層精細化運營策略,並強化銀保渠道聯動,以及探索創新渠道。

在產品端,平安壽險基於平安集團HMO管理式醫療模式,希望通過醫療健康服務來打造差異化競爭力。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

2021年財報顯示,平安壽險及健康險規模保費已連續第二年出現負增長,為5672.81億元,同比下滑5.36%。

詳細拆解來看。新業務價值(NBV)是投資者觀察險企經營情況的重要指標之一。

2017-2021年,平安壽險及健康險用於計算NBV的首年保費規模持續下降,2021年已下降至1362.9億元。

同時期,平安NBV更是大幅下滑了23.6%,至378.98億元,為近五年來最低值。

2022Q1,平安壽險及健康險板塊繼續承壓。用於計算NBV的首年保費為512.03億元,同比下降了15.4%,NBV僅為25.89億元,增速為-33.7%。

新業務價值率(NBV margin)可以視為險企的業務毛利率。

平安2021年的新業務價值率為27.8%,領先於中國人壽、中國太保、新華保險等險企,但仍同比下滑了5.5個百分點。

2022Q1,平安新業務價值率環比下降了3.2個百分點,至24.6%。對此,平安在財報中解釋道,主要受到儲蓄型產品佔比上升,以及費用率、繼續率等指標調整的雙重影響。

疫情下的中國壽險渠道改革,提升人均產能是關鍵。

為此,平安壽險放棄了曾經引以為傲的“人海戰術”,將打造高質量、高產能、高收入的“三高”代理人隊伍列為了渠道改革的重中之重。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其改革已初顯成效。

2021年,平安壽險月均代理人數量為79.6萬人,同比下降了24.5%。截至去年末,平安個人壽險銷售代理人數量為60.03萬人,較2020年末大幅下降了41.4%。

報告期內,平安代理人人均NBV為39031元,僅同比下滑4%(2020年下滑了28%)。人均首年保費同比增長超過22%,人均長險件數同比增長了7%。其中,鑽石隊伍人均NBV提升超過20%,收入同比提升約15%。

2022Q1末,平安壽險銷售代理人數量為53.79萬人,環比下降10.4%。

財產保險是平安集團第二大營收板塊,且近年來佔總營收比不斷提升。但2021、2022Q1,平安產險的業績表現卻遜於同業。

據2021年報資料,平安產險原保費收入為2700.43億元,同比下滑5%,而同期人保、太保產險保費則分別同比增長了3.8%、3.3%。

2022Q1,平安產險原保費收入為730.18億元,同比增長10.3%,增速低於人保產險(12.2%)、太保產險(14%)。

保費規模與增速的落後迅速引起了連鎖反應。截至去年末,平安產險市佔率為19.7%,同比下降了1.3個百分點。

不過在成本端,平安產險的綜合成本率仍優於同業,2021年為98%,低於人保產險的99.5%、太保產險的99%。

2022Q1,平安產險綜合成本率上升了1.6個百分點,至96.8%,低於人保產險(95.6%),高於太保產險(99.1%)。對此平安表示,主要系疫情影響導致保證險賠付支出上升所致。

再來看營運利潤,營運利潤是清晰、客觀展現一家保險公司基本面的重要資料指標。

2021年,平安產險營運利潤為161.92億元,同比微漲0.2%。但2022Q1,其營運利潤卻暴跌了41.1%,僅為30.17億元,這主要是因為財險投資收益波動未在營運利潤中剔除所致。

將文章視角轉回到保險行業。當前,平安、太保等頭部險企均已釋出了轉型規劃與目標,玩家們正加速向保險業“縱深”挺進。

但開源證券、海通證券均表示,短期內,壽險仍將處於轉型攻堅階段,負債端的保費壓力仍將延續。

在財險方面,兩家券商預計,車均保費提升、新能源車滲透率提升以及存量車規模的提升或為車險帶來行業性保費改善。

基於這一思路,懂財帝認為,下一階段,擁有平安銀行、汽車之家等子公司在內的綜合汽車生態的平安集團,或將會把增長重心放在產險領域,以期奪回被搶佔的市場份額。

科技“鉅子”隕落

十四年前,馬明哲率先嗅到移動網際網路的力量,高呼:“網際網路浪潮下,金融產業是Change Or Die(非變即死)。”

十年前,中國平安將科技列為未來重要的發展動力之一,並開始孵化金融科技獨角獸。

三年前,平安首次將“保險·銀行·投資”的品牌標識變更為“金融·科技”。

時至今日,科技已然成為平安商業版圖的重要一極。2021年財報資料顯示,平安科技業務總收入達到992.72億元,同比增長9.8%,營收規模高於快手、阿里雲等網際網路科技公司。

但同時,伴隨著股市暴跌以及科技神話泡沫的破滅,平安旗下的科技“鉅子”們也不得不褪去高資本溢價的外衣。

據懂財帝統計,截至發稿前,平安旗下四家已上市科技子公司——陸金所、金融壹賬通、平安好醫生、汽車之家總市值分別為953.08億元、36.63億元、200.35億元、288.48億元,合計總市值為1478.54億元,僅比半個平安銀行多一點。

漲跌幅方面,2021年初至今,陸金所、汽車之家的股價實現了正向增長,漲幅分別為17.93%、17.56%。

金融壹帳通與平安好醫生年內跌幅最大,股價分別跌去了42.91%、25.57%。而如果與最高點相比,兩家公司的股價跌幅更是分別達到了95.1%、85.79%。

業績疲軟是公司股價暴跌、估值溢價流逝的最關鍵導火索。

2021年,平安系四家科技子公司中,僅有陸金所實現了營收、歸母淨利潤雙增長,分別為618.35億元、168.04億元,分別同比增長了18.8%、36%。

金融壹帳通與平安好醫生的營業收入均實現了正增長,分別為41.32億元、73.34億元,分別同比增長24.8%、6.8%。

但兩家公司仍處於鉅額虧損狀態。其中,金融壹帳通虧損了12.82億元,虧損幅度較2020年收窄了5.3%。平安好醫生虧損額為15.38億元,同比擴大了62.2%。

汽車之家的業績則首次出現“雙降”,營收、歸母淨利潤分別為72.37億元、25.82億元,分別同比下滑了16.4%、28.7%。

實際上,儘管平安旗下已上市的科技子公司遭遇到“熊市”,但商業基本盤仍然較為穩固。

相比之下,部分還未上市的高估值獨角獸明星,最終卻難逃“隕落”的命運。

據《財新》近日報道,平安醫療健康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平安醫保科技)正與第三方公司洽談出售此前中標的政府專案。若出售完成,公司將基本停運。

公開資料顯示,平安醫保科技成立於2016年9月,致力於成為“中國領先的全方位賦能醫療生態圈的智慧科技公司”,革新中國醫療市場。

2018年,成立僅僅兩年後,平安醫保科技就宣佈完成了首輪11.5億美元融資,投資方包括軟銀願景基金、IDG、SBI集團等,彼時估值高達8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585.763億元)。

然而,人們沒想到的是,高估值卻成為了平安醫保科技的“痛”。

財新援引相關人士的表述稱,“平安醫保科技一直未能找到核心的商業與盈利模式……後期想直接裝入平安好醫生以登陸資本市場,但公司估值太大,營收利潤都不夠。”

可以預見,平安醫保科技即將退出歷史舞臺,但它給平安集團留下的經驗與教訓仍在消化。

擁有金融、科技基因的平安集團未來或將孵化出更多的科技獨角獸,但問題是,它們最終能否成長為賽道龍頭,這無疑將需要更高超的商業智慧。

地產與股市危機

平安集團一直不喜歡“隱形地主”、“平安地產”這類標籤與稱號,但其也一直未披露平安系公司對房地產行業的全部風險敞口。

資訊不透明帶來的不確定性,這是投資者們最懼怕的“黑天鵝”。

然而,就在中國平安2021年報中,不確定性終究還是變成了“黑天鵝”事件。

財報顯示,中國平安對暴雷房企華夏幸福計提了432億元的減值準備,其中股權類159億元,債權類273億元;對稅後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影響金額為243億元,對稅後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營運利潤影響金額為73億元。

對此,雖然首席投資執行官鄧斌解釋稱,“平安保險資金投資不動產風險敞口可控。”

但懂財帝還是想扒一下平安集團及平安系子公司對房地產企業的融資與信貸情況。

深挖財報能發現,截至2021年末,平安銀行對房地產行業的貸款餘額為2889.23億元,不良率為0.22%,較2020年上升了0.01個百分點。

在股權方面,截至目前,中國平安持有中國金茂(14.11%)、碧桂園(7.86%)等房企的股份,平安資管持有旭輝地產(6.05%)等房企的股份,平安人壽持有華夏幸福(25.05%)等房企的股份。

事實上,再拆解平安集團萬億險資流向來看,房地產行業的投資佔比確實較小。

據財報披露的資料,截至去年末,平安集團保險資金投資組合規模近3.92萬億元,其中不動產投資餘額僅為2161.38億元,佔比僅為5.5%。

不動產投資組合中,以商辦收租型物業為主的物權投資規模為1006.47億元,佔比約2.5%,股權、債券投資規模分別為568.63億元、586.28億元,佔比各約為1.5%。

但不可否認,房地產企業的高槓杆經營屬性與急劇震盪的股價,已經對中國經濟、資本市場,以及平安集團的投資收益形成了一定衝擊。

2021年,平安集團總投資收益為1440.86億元,同比下滑了27.8%。淨投資收益率為4.6%,同比下滑了0.5個百分點,總投資收益率為4%,同比下滑了2.2個百分點,在頭部險企中表現最差。

這其中,與房地產相關的公允價值變動損益、投資資產減值損失造成的影響最大,分別虧損了123.2億元、248.88億元,虧損幅度分別同比擴大了77.7%、7629.2%。

2022Q1,受房地產市場低迷、新冠疫情影響,國民經濟執行壓力再次攀升,權益市場繼續下跌,多重因素導致了平安集團資產端投資收益率暴跌。

2022一季度末,平安集團保險資金投資組合規模達到4.1萬億元,較2021年末增長了4.6%,但淨投資收益率僅為3.3%,總投資收益僅為2.3%。

不過,這或許是黎明前的黑暗。

海通證券、浙商證券認為,伴隨著經濟持續復甦,地產與股市陰雲將會逐漸散去。屆時,長端利率有望上行,平安等險企在投資端的壓力有望緩解。

尋找接班人

今年以來,從中央到地方,穩經濟、穩資本市場的政策密集出臺。其間,保險作為社會的“穩定器”,經濟的“助推器”備受高層關注。

3月,銀保監會表示,將深入研究擴大稅優健康險產品範圍問題,將進一步完善商業健康保險制度體系。

5月13日,銀保監會在《關於保險資金投資有關金融產品的通知》和《保險資金委託投資管理辦法》兩份檔案中提到,拓寬保險資金可投資“金融產品”的範圍,要求險企強化資產配置能力的建設。

綜合已出臺的政策與資本市場的近期走勢來看,顯然,外部環境的不確定性因素正在消退。保險業,尤其是商業健康險的長期發展趨勢已經明確。

這對於正構建 “HMO管理式醫療模式”,意欲打造“中國版聯合健康”的平安集團來說,無疑是重大的利好。

然而,這並不意味著馬明哲的憂慮會得到減輕,他已經67歲,在A股4822家上市公司中已屬於長者,但平安集團的下一任掌舵者卻遲遲未定。

甚至在兩年前,平安集團內部還出現了一輪內部人事動盪。

彼時,以原聯席CEO李源祥離職為起點,年內包括“大將”任匯川、平安好醫生原董事會主席王濤等多位重要高管相繼離開平安集團,就連聯席CEO陳心穎也傳出了離職傳聞(後被證實為謠言)。

2021年,人事動盪還在延續,平安科技首席資料官翁志、資訊長龐晶相繼離職。

儘管目前,平安集團的核心管理層已經穩固,聯席CEO分別為謝永林、陳心穎、姚波,但與阿里、拼多多、華為相比,老馬仍像一位大家長,牢牢掌控著最終的裁定權。

“昨天的馬明哲絕對領導不了今天的平安。”充滿危機感的嗎明哲似乎一直活力滿滿。

馬明哲也曾說,“平安能走多遠,取決於平安文化基因的傳承多久遠。”

但毫無疑問,這句話的首要條件是,老馬必須為平安系——這一支萬億市值的艦隊找到一名新艦長。

畢竟當時代更迭,當馬明哲逐漸老去,平安系艦隊不能“無人駕駛”。

參考資料:

1 | 財新網,劉登輝、包志明等,《平安醫保科技即將停運 第三方醫保服務遭受政策變革衝擊》

2 | 開源證券,高超,《壽險NBV同比承壓,財險表現略超預期——上市險企2022年1季報綜述》

3 | 海通證券,孫婷,《保險行業2021年報回顧與展望:壽險磨底仍需時日,產險曙光已在眼前》

4 | 浙商證券,邱冠華、樑鳳潔,《負債端繼續承壓,投資端低於預期——2022年Q1保險行業綜述》

說明:資料來源於公開披露,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 FIN -

宣告:「懂財帝」所有原創文章,轉載均須獲授權。投稿、約訪、合作,請回復微信公眾號後臺,或聯絡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