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社群生鮮”遇滑鐵盧,加盟商一年虧40萬,北京門店全軍覆沒

語言: CN / TW / HK

說到社群團購,想必許多人都已經不陌生,甚至對於社群團購有哪些平臺都是如數家珍。不過如果稍微深入瞭解的話,社群團購如今依舊是價格敏感型使用者的狂歡,各個平臺還沒有公佈出盈利的資料,反倒是走向破產和虧損的居多。例如滴滴的橙心優選、阿里投資的十薈團等無一不是處於這樣的尷尬處境。

其實在社群生鮮方面,燒錢的並不止這些線上的網際網路平臺,例如一直以不賣隔夜肉出名的錢大媽,從每天晚上七點開始就開始打折,最低折扣甚至是免費送,比各個社群團購平臺狠多了。即便如此,錢大媽依舊在全國有3700家門店,許多人好奇他究竟是怎麼活下來的,其實從其開的模式中就可以看出些許貓膩。

豬肉鋪起家,五輪融資開店3700家

為什麼錢大媽打出的標語是“不賣隔夜肉”?其實這從錢大媽的創始人馮冀生之前的創業經歷有關,在創辦錢大媽之前,他就在東莞有著一家自己的豬肉鋪,直到2013年,才搬到深圳轉型做社群生鮮。這比馬雲提出新零售已經各個社群團購平臺的起步要早得多,也正是如此,錢大媽的前期發展可以說是一路暢通。

僅僅7年的時間,錢大媽就已經在廣東開了1500多家門店,在全國的範圍內更是有著兩千多家門店。其中錢大媽能夠受到消費者歡迎的原因,無非就是其門口的打折時間表,從晚上七點鐘開始就打九折,之後沒過半個小時就降一折,到了晚上十一點半就已經是免費送了。雖說最後面的幾次折扣基本用不上,但是八九點鐘的折扣卻是常有。

門店的擴張往往是背後鉅額的融資,從2015年開始的天使開始就獲得了1300萬元資金,D輪融資更是高達10億元,投資方中還包括了京東旗下的啟承資本。眾多的融資讓錢大媽開店速度繼續加快,截至2021年,已經有了3700家門店。不過與開店和融資相比,錢大媽的經營模式卻是為人詬病。

“打骨折”的開店模式,加盟商年虧40萬

就上面所說,錢大媽為了實現不賣隔夜肉以及標榜自己的貨品絕對新鮮,所有門店都開啟十一點半免費送的打骨折模式,然而錢大媽相對於一般的農貿市場並沒有貴多少,一旦到了八九點就意味著虧本賣,再加上社群生鮮的使用者都是熟客,自然清楚其中的門道,錢大媽不賣隔夜肉,但是卻有不少消費者買回去隔夜再吃。這樣的虧損並不是錢大媽四輪融資能夠撐得起的。

但是錢大媽的經營模式是自營和加盟,3700家門店中,有九成都是需要自負盈虧的加盟店,在錢大媽的規則之下,加盟商的定價權又在錢大媽總部的掌控之中,同時與眾多可以選擇進貨種類和進貨數量的連鎖便利店不同,錢大媽的每個門店都有著最低訂貨量,可以說就是送也要送出這麼多。

從許多加盟商的口中得知,錢大媽的宣傳毛利率在20%以上,然而根據央視的採訪,有的加盟商在經營了一年之後,虧損額或高達40萬元。在這樣的加盟模式之下,基本可以說是把加盟商的羊毛薅進總部的褲兜裡。

北京門店全軍覆沒,開啟預製菜新專案

事實上也正是因為眾多門店的虧損,如今的錢大媽已經面臨著加盟商逐步退出的困境。同時雖然有著3700家門店,但是絕大多數都在廣東,再遠一點也是聚焦在南方,就開店的密度而言,錢大媽已經與麥當勞和肯德基相近,為了解決這個困境,不得不往北擴張,但是目前看來,這條路並走不通。

就在不久前,許多消費者發現錢大媽在北京的門店相繼閉店,而1月19號的一則官方更是做實了錢大媽在北京的門店全軍覆沒的事實,不過宣告中卻沒有提及經營模式的弊端,而是將鎩羽而歸的原因歸結於北京的房租高企以及客流量的不足。

既然北上擴張受挫,錢大媽又另闢蹊徑,在發表閉店宣告的同時,還不忘宣傳自家的預製菜專案,這個專案啟動時間不過2021年的年末,雖然目前已經打出旗號要與廣州酒家等知名餐館合作,但是究根結底依舊是一箇中央廚房的“料理包”專案,雖說主打新鮮以及保質期短暫等健康概念,但是是否能夠讓錢大媽獲得第二次成長,卻是一時半會難以判定。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