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電造車:技術向左,場景向右

語言: CN / TW / HK

隨著各行業內卷的日漸嚴重,各企業除了深耕當前的業務外,也紛紛開始跨界開拓新業務。而新能源汽車賽道的持續火熱,也讓跨界造車成為了新潮流,不僅有阿里巴巴、百度等網際網路巨頭參與其中,就連華為、小米等手機廠商也爭相下場。

而巨頭紛紛扎堆造車賽道,又引發了新一輪的造車熱潮,家電巨頭們自然不甘落後,也想要在新能源汽車產業中分一杯羹。於是,美的、格力、海信、海爾、創維等國內家電巨頭們,紛紛選擇了貼合自己發展路線的造車方式,悉數進入到了新能源汽車領域。

其實,家電企業跨界造車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早在十幾年前,以春蘭、奧克斯、波導、夏新、新飛、格林柯爾、美的為首的國內家電企業,就已經試水造車了。只不過當時由於在技術、市場、資金等方面的限制下,這些家電企業的造車行動紛紛折戟。時隔數年,捲土重來的家電企業們,其切入角度與造車邏輯也與之前大不相同。

配圖來自Canva可畫

技術派造零件

有了“先行者”的前車之鑑,重回造車市場後的家電巨頭們變得更加謹慎,其中美的、格力、海信等企業開始不以造整車為目的,而是將汽車供應鏈作為了切入口。

美的已經明確了造車的戰略方向,主要佈局以電機、電控和壓縮機為核心的汽車零部件產品。其實從很早開始,美的就已經佈局了新能源汽車零部件的相關領域,不僅通過旗下威靈汽車投產了與新能源汽車相關的三大產品線,釋出了五大零部件,還收購了合康新能,試圖在新能源汽車核心部件製造,以及燃料電池系統等領域全面滲入。

與美的相同的是,格力也是通過收購珠海銀隆入局新能源汽車領域,只不過格力對汽車空調製造情有獨鍾。眾所周知,珠海銀隆不僅擁有豐富的造車經驗,還在新能源汽車的核心零部件電池方面有著獨特的技術優勢。而格力通過與珠海銀隆合作,其無稀土主驅電機及驅動器就能與銀隆鈦酸鋰電池相結合,有效解決新能源汽車動力問題,使其成功進入汽車空調領域。

海信則以車路協同及車身感知的核心零部件,切入了新能源汽車領域。由於日本三電開發的新一代電動壓縮機、綜合熱管理系統和汽車空調產品等,在新能源汽車上得到了大量應用,海信就收購了汽車空調供應商日本三電集團,依託日本三電的顯著技術優勢,海信在整車熱管理、智慧座艙和車路協同等方面都做出了不錯的成績。

而美的、格力、海信之所以選擇從更細分的汽車核心零部件領域進軍造車,其中的原因不言而喻。

一方面,與工藝更復雜的整車相比,汽車零部件的風險更可控。由於整車對技術的要求更高,所以,其生產工藝的複雜程度,以及對供應鏈整合的管理要求,都要遠遠高於汽車零部件。而零部件的產業鏈條更短,與企業原有的業務不會產生較大沖突。因此,對於家電企業而言,從零部件入局造車市場風險更小。

另一方面,相較於投資成本更高的整車,汽車零部件的利潤率更高。由於整車的產業鏈條過長,投資回報期也就相對較長;再加上整車所涉及的投入資金比較多,利潤空間就變得十分有限。而與之相反的是,汽車零部件產業鏈條相對較短,而且屬於易耗品,需求具有持續性;性價也比較高,回報相對豐厚;況且前期不需要太多的投入,還能儘快獲得收益回報。

賦能派做場景

家電行業跨界造車者眾多,從零部件切入的技術派並不是獨一份,其中,從駕駛場景佈局的賦能派自然也不容忽視。

海爾造車更多的是通過賦能汽車製造的相關企業,把車和家兩個生活場景連線起來,從而實現萬物互聯。海爾主要在車聯網與智慧家庭互聯、營銷渠道與智慧駕駛在智慧物流等場景上的應用等方面與車企緊密合作。而通過涉足汽車領域,海爾打通了生活與工作的連線,從而實現了家電行業的外延。

創維在駕駛場景上的發力點同樣是車家互聯,只不過創維更加關注駕駛人員的血壓、心率等健康問題。作為家電領域中的佼佼者,創維在技術和銷售渠道方面都有著很大的優勢。比如,通過打通研發、製造、銷售、服務的造車全鏈條,在智慧座艙、線下零售、充電服務等層面與其主公司開沃汽車實現了資源共享,而這將會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其研發能力的提升。

而海爾和創維之所以從駕駛場景的角度佈局造車,與智慧汽車對智慧生活的重要性不無關係。隨著萬物互聯的深入,車和家的關聯也會變得愈發密切。而新能源汽車作為未來場景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與家電聯通已經成了必然,這也就意味著,智慧汽車將會成為智慧生活的一部分。而家電企業佈局造車,也是為了完善智慧生活,以及IOT生態。

不同邏輯,相同目的

儘管美的、格力、海信、海爾、創維等企業造車的邏輯不甚相同,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些家電巨頭造車的目的卻十分相似。

比如,都渴望通過多元化擴張,來提高自身的競爭力。其實不管是美的、格力,還是海信、海爾和創維,幾乎都擁有產品結構單一的特點。而隨著傳統家電行業逐漸接近天花板,家電巨頭們想要依靠主營業務進一步增長的空間就變得十分有限,於是佈局多元化,就成了應對更為激烈的市場競爭的必由之路。

另外,多元化佈局還能助家電企業們打造一個全新的品牌形象,從而摘掉“家電”的標籤。家電企業一般對明星產品十分依賴,比如美的、格力就以空調聞名,所以即便後來拓展到了小家電領域,“去標籤化”也不是很理想。加之單一的品牌形象十分不利於企業的發展,因此佈局新能源造車,對家電企業撕掉“家電”標籤就顯得尤為重要。

不同優勢,相同困境

在新能源紅利的吸引下,美的、格力、海信、海爾、創維這些家電巨頭齊齊湧入了造車市場。而由於每一家在造車行業的佈局時間,以及發展路徑的不同,家電巨頭們佈局造車的優勢也不盡相同。

一方面,美的、格力、海信在汽車零部件上有著深厚的積累。比如,美的已在機電領域深耕多年,此次進軍新能源汽車的機電零部件,也算是發揮其優勢;格力也早就在研發智慧汽車的相關技術以及與車企的合作商下足了功夫;海信也在智慧交通、車載顯示技術以及車身感知核心零部件上有著多年佈局,其多個產品在國內部分城市已經落地。

另一方面,海爾、創維在AIOT方面有良好的基礎。作為擁有全球首個場景品牌“三翼鳥”的海爾,其在智慧生活場景領域一直處於行業的領先地位,而這也在一定程度上確定了海爾造車的方向。創維則從硬體升級為軟硬一體化,在酷開生態系統的基礎上,基於汽車的應用場景,研發出了Skylink智慧網聯絡統,在為車輛提供全時AI智慧語音互動體驗和車家互聯的同時,還能夠便捷地接入和控制各類IoT周邊配件的一鍵聯網功能。

由於美的、海爾等在造車上的積累和優勢各不相同,這些家電巨頭也因此走上了兩條不同的發展道路。只不過,造車邏輯不同的家電巨頭們,在造車上遇到了的難題卻如出一轍。

首先,家電巨頭已經失去了新能源造車的先發優勢。縱觀整個新能源造車市場,蔚來、小鵬、理想已經憑藉先發優勢,在服務體驗、技術研發、市場份額等方面拔得了頭籌,其他新能源造車企業雖不如“蔚小理”,但也在該領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而作為後來者的家電企業,已經錯過了新能源汽車發展的第一波浪潮,儘管擁有著雄厚的資金和獨特的技術支撐,短時間內恐怕也很難突出重圍。

其次,家電造車的品牌影響力不夠,難以提升銷量。受固有思維的影響,使用者往往對市場上所熟知的汽車品牌更加認可,所以無論是造車新勢力,還是汽車老品牌,都擁有強大的使用者粘性和獨特的競爭優勢。但是對於在汽車領域籍籍無名的家電企業而言,許多使用者潛意識裡就認為其很難創造出一款好汽車,因此家電企業在汽車行業裡,也就很難獲得使用者信賴,自然也就沒有了使用者積累。

最後,新能源造車壁壘高,家電企業攻克難。新能源造車是一個需要多方參與的十分複雜的系統工程,幾乎涉及了語音、資料、演算法、自動駕駛、資訊處理、人工智慧等多個方面。即便是作為業內標杆的特斯拉,打通產業鏈及技術環節也耗費了17年,而對於缺乏新能源汽車技術積累的家電企業而言,想要攻克技術、供應鏈、銷售、運營等難題恐怕也需要很多時間。

總而言之,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造車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況無論是相較於華為這樣的科技巨頭,還是阿里這樣的網際網路大廠,同樣跨界而來的家電企業的優勢並不明顯。而隨著造車新勢力之間的爭鬥逐漸進入白熱化,各企業之間已經不光要比拼“鈔能力”,還要看汽車軟硬體實力和資源整合能力。而以美的、格力為代表的家電巨頭最終能否笑傲造車江湖,也只有時間能給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