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年資本,精準賦能科技企業“從1到10”

語言: CN / TW / HK

“未來二三十年,中國最好的投資機構將是什麼樣子的?”

文丨 陶輝東

來源丨投中網

近幾年,科技成為了最熱的投資賽道。據投中研究院統計,2021年1月到11月,中國VC/PE投資市場僅半導體晶片領域企業融資就近200億美元。科技產業雖然火熱,但大浪淘沙,優質專案仍然稀缺,這也提高了機構投資的門檻。

越來越多的投資機構向“前”走,希望在企業早期階段發現價值儘快入手。但實際上,科技企業的技術落地需要時間的孕育,在擁有技術之後,企業的價值增長更加顯而易見。

“聚焦產業”和“管理賦能”,讓豐年資本在這波科技投資熱潮中顯得尤為特別。

作為行業較早佈局科技和高階製造產業的投資機構,豐年資本這幾年已經投出了達夢資料庫、達利凱普、矽電半導體、強一半導體、勝科奈米等數十家頭部企業,眾多企業都已成長為細分賽道中的“隱形冠軍”。

尤其值得關注的是,除了在投資上的獨特視角,還有豐年資本在企業管理過程中的關鍵賦能。

過去幾年,豐年資本做了一件還從沒有同行做過的事:打造一個由來自丹納赫、GE、諾和諾德、博世等工業巨頭的資深高管組成的賦能中臺“豐年經營管理辦公室”。賦能如今幾乎已經是所有股權投資機構都在喊的口號,但豐年資本的這一開創之舉,能夠理解的同行恐怕並不多。而矽電半導體一役,正是一個絕佳的演示案例。

把賦能小組派進工廠

2019年,豐年資本投資了做半導體檢測裝置的企業矽電半導體。矽電半導體在12英寸全自動探針臺研發上取得的突破,是國產替代技術發展中的又一創新成果。隨著業務的發展和壯大,企業很快迎來了增長拐點。半導體產業開啟景氣週期,加上嚴重的“晶片荒”,使得矽電半導體的訂單如雪片般飛來。

這時候,一個令人頭疼的問題擺上了檯面,那就是產能供應不足,遠遠跟不上訂單增長的腳步。按矽電半導體過去的做法,擴張產能就是不斷的擴廠房、加產線。而在需求爆發性增長的時候,這種做法既不經濟,也不現實。

2021年初,豐年資本決心幫矽電半導體應對迫在眉睫的產能挑戰。豐年資本派出了一個經營小組直接進到了廠房裡,先是梳理出整個生產流程,然後找出其中哪些環節存在問題,最後給出解決方案,整個改造過程花費了半年之久。

事實證明,這些努力是值得的。改造完成之後,矽電半導體的產線在沒有增加裝置和人手的情況下,實現了產能的翻倍,並且還能節約50%的空間!

豐年資本董事總經理崔錸錸參與了整個過程。她告訴投中網,這件事做起來比看起來要困難的多。剛進廠的時候,豐年資本的團隊把車間的老師傅們找過來,一個個的問,梳理出完整的工藝流程。對於外來的賦能團隊,企業剛開始是很遲疑的。但隨著賦能的推進,企業的接受度也發生了轉變:首先,企業中高層親臨現場看到部分成果後開始從心裡認可其有效性,更加重視並全力推進賦能的順利進行;其次,企業中基層發現過往很多沒有做成的工作在賦能下達成,對未來工作充滿了信心和期待,心態不再遲疑和猶豫;而對於一線員工而言,進入車間的工作變得有條不紊,掌握了精益工具且能夠獨立解決問題,更好地融入到了企業組織當中。

看到這裡,相信很多人都是滿腦子的問號:生產線的改造是一項跟投資八竿子打不著的技術活,而豐年資本不過是一家投資機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能力?

實際上,豐年資本派去矽電半導體的團隊,是特意從丹納赫、博世等跨國製造業巨頭高薪挖來的資深高管,他們沉浸在企業生產線多年,具有非常豐富的企業經營管理的經驗。在豐年資本,有一箇中臺賦能團隊叫“豐年經營管理辦公室”,派去矽電半導體的團隊即隸屬於它。這個團隊的人都是在國際大廠有十幾年經驗的高管,他們拿著高薪,但不做投資,專做投後的賦能。投入重金招徠世界頂尖的人才,組建專門的高階製造業的賦能團隊,是豐年資本開創性的舉措。業內人士一聽,就知道這是一件多麼奢侈的事情。而作為一家成立不過七年多時間的投資機構,豐年資本為什麼要這麼做?

幫助科技企業從“1到10”的專家

六年前,趙豐見到一位做的很不錯的民營企業家。這位企業家告訴他,自己的一位朋友是一家叫丹納赫的公司的高管,經常來公司對他們的經營管理提供一些指導,並且簡要的介紹了丹納赫是一傢什麼樣的公司。這是趙豐第一次聽到丹納赫的大名,這件事給他留下了深刻影響。

丹納赫不是一家VC或PE,在一級市場上並不算知名。但在工業領域,丹納赫被稱作“併購之王”。2021年,丹納赫位列胡潤世界500強第52位。跟PE機構類似,丹納赫經營模式也是收購,基本上每年都會併購十家以上的企業。併購之後,丹納赫會通過著名的“丹納赫精益管理體系”,對標的公司進行升級改造以提升價值,然後出售或者持續經營。

過去趙豐看了近十年的科技與高階製造行業,他發現,國內的投資人和企業家對管理問題的重視都不太夠。“大家更願意談技術,技術看得見摸得著。但是大家不太願意談管理,因為管理聽起來比較虛,不容易被理解和度量,在科技領域更是如此。”趙豐表示。

技術固然很重要,它解決的是“從0到1”的問題。但趙豐認為,中國的科技企業只有在大規模生產的基礎上,做出質量更好、成本更低的產品,才能算真正具備了跟世界一流的廠商掰手腕的能力,解決了卡脖子的問題。這個過程是從“1到10”,管理就成了這個過程中最關鍵的核心能力。中國的民營企業家們恰恰在這一點上有非常迫切的需求。

想明白了這一點,豐年資本決定做管理賦能,開始從最頂尖的國際製造業巨頭挖人,丹納赫、GE、博世、諾和諾德都是挖人的物件。從這些巨頭公司挖人並不容易,而吸引進入豐年資本的一大原因就是他們可以從外企單一的工作中走出,來到豐年資本以更加全面的視角去聚焦產業,為中國科技和高階製造業的升級做些有意義的事情。

到現在,豐年資本已經組建起一隻近十人的賦能中臺,而未來還將繼續擴大這個中臺團隊,進一步增強賦能豐年圈企業。除了矽電半導體,豐年資本還多對家已投企業在經營管理、財務及資本市場、人力資源、品牌宣傳等方面進行全面賦能,加快豐年圈企業價值創造的速度。

回顧這個過程,當然也不是一帆風順的。趙豐表示,這個新團隊經過了四五年的不斷經營和打磨,現在才逐漸走上正軌。因為這些人都在跨國巨頭工作了很多年,習慣了嚴謹規範的制度和流程,剛進到中國民營創業公司的時候,“第一感覺是崩潰”。因此,怎麼讓兩種企業文化和諧交流就是一個很棘手的問題。崔錸錸回憶,賦能團隊最開始到被投企業做培訓的時候,連PPT都是英文的,後來是一頁一頁漢化成中文。

2021年7月豐年資本投資了同步電子,這是一家國內領先的航天航空及國防電子製造企業,產品被應用於載人航天、探月工程、C919大型客機、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等重大航空航天裝備,其中包括2021年發射的神舟12號載人飛船。這樣一家公司,投資份額的爭奪當然會非常激烈。而豐年資本在與一眾大牌機構、國字號機構的競爭中拿下了領投權。

趙豐將這歸功於豐年資本的強大科技產業賦能能力:“我們跟企業家聊十分鐘,他們就明顯感到我們其它機構是有區別的,我們更深入產業並且能幫助他們。”

要做科技與高階製造賽道的頂尖機構

2014年的中國創投剛剛經歷了一波洗禮,2009年創業板開板催生全民PE熱,一批本土創投機構趁勢崛起。2012年至2014年A股IPO長時間暫停,又讓整個行業陷入極大的困境。

當時,剛剛自立門戶的豐年資本合夥人趙豐反覆思考著一個問題:“未來二三十年,中國最好的投資機構將是什麼樣子的?”趙豐告訴投中網,他們的答案是,未來好的創投機構一定要具備自己的核心能力。豐年資本至少要在一個領域做的特別透、特別有競爭力,做到數一數二。也就是說要術業有專攻,而不是籠統的投Pre-IPO。

最後,豐年資本提煉出來的投資賽道是“科技與高階製造”。在過往多年的投資生涯中,趙豐幾乎看遍了所有主要賽道,TMT、醫藥、消費、製造業都看過和投過,但製造業的專案尤其多,大約佔了總數的一半。而在製造業,趙豐表示:“我們幾乎是市場上看高階製造業企業經驗最多的投資人。”在這個賽道,豐年資本有機會做到頂尖。

當下一級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專業化已經成為主流做法,豐年資本在七八年前的這一定位相當有前瞻性。

在科技與高階製造領域,豐年資本是最早展開體系化研究和投資的機構。目前,豐年資本投資的多家企業,基本都是行業的隱形冠軍。豐年資本兩三年前投資的企業,如今很多在一級市場上都炙手可熱,很多基金想再入局但已經沒有機會上車。例如豐年資本2019年投資的達夢資料庫,作為我國唯一實現全部原始碼自研,擁有完全、完整自主智慧財產權的國家重點軟體企業,備受行業矚目。

專業化不僅僅是投資方向的聚焦,還有投資理念的轉變。在兩年前一次公開演講中,趙豐曾評價行業現狀:“高階製造行業的投資人絕大多數都還不夠‘深’,浮在表面上看企業。”趙豐在創立豐年資本一開始就帶著一種企業思維,他認為一家成功企業應該做出殺手級的產品,而一家專業型的投資機構也要像一把刀,必須要足夠的鋒利。

豐年資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摒棄了人民幣基金傳統上的Pre-IPO思維。Pre-IPO核心是判斷能不能上市,但豐年資本不僅要看企業是不是在增長,還要去理解增長的背後的問題,例如市場需求量為什麼會越來越大?它的產品為什麼能夠贏得競爭?要獲得了這種能力,豐年資本必須長期“泡”在產業裡,逐漸積累經驗、資源和人才圈子。

趙豐向投中網表示,其實企業家並不喜歡一個投資人上來就跟他聊收入有多少?利潤有多少?什麼時候上市?他現在見企業家聊的經常是一些企業發展中面臨的一些很具體的問題,例如“有哪些辦法能夠提升產能”、“質量穩定性可以怎麼控制”之類的話題。跟企業家聊這些,他們馬上就能判斷這個投資人是不是真懂產業。

在產業上有足夠的積累之後,再開始考慮更深一層的問題,那就是現在已經成為機構們競爭時關鍵勝負手的賦能。

當下一級市場內卷日益嚴重,賦能體系讓豐年資本有了不內卷的資本。趙豐表示,豐年資本希望做“非常有價值,但是其他人又不太容易做的事”,這件事做成了就會有很高的壁壘。

回到趙豐在創立豐年資本之初思考的那個問題:未來中國最好的投資機構應該是什麼樣的?經過七年多的摸索,豐年資本已經給出了自己的答案,值得迷茫中的廣大VC/PE同行們借鑑。

轉載、合作、加入粉絲群請聯絡小助理

(微訊號:

ChinaVentureWeixin

隨手點贊:+1:,戳個 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