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未來、一起教育轉向B端:同行不同路

語言: CN / TW / HK

對於K12教育玩家來說,2021年就像一場夢,前半年鮮花和掌聲撲面而來,所到之處皆是歡呼;後半年白眼和謾罵毫不停歇,四周噓聲一片,輝煌多年的K12教育平臺終究沒逃過時代的洗禮,驟然遇冷。

縱觀K12教育賽道,燒錢搶生源、教學同質化、名師噱頭等行為似乎成了線上教育平臺們的標配,教育被資本裹挾,從教書育人轉為“追名逐利”。隨著雙減政策的落地,兩個選擇擺在了K12線上教育玩家們的面前——倒閉或是轉型。

很快,教培行業的大洗牌開始了。巨人教育、華爾街英語等K12教育玩家先後宣告死亡,線上教育巨頭們積極轉型,一邊轉戰素質教育、成人教育等賽道,一邊將線下學科培訓業務轉向合規化。除此之外,新東方好未來、高途課堂、網易有道紛紛發文將於2021年12月31日關停K9學科培訓業務。在雙減政策之下,K12教育賽道的形態被重構,教培機構也重歸平靜。

眾所周知,學科培訓業務是線上教育平臺的營收主力。如今隨著現金牛業務營收的縮水,巨頭們的轉型之路也分為兩種情況:一是難捨教育業務,繼續在教育賽道摸索,比如好未來;二是利落轉型,尋找新的盈利點,比如一起教育科技。在政策影響下,巨頭們集體轉身,但其中艱辛難以言說。近日,好未來和一起教育科技釋出了最新一期的財報,這兩家公司的財報表現,更像是線上教育玩家們的集體縮影。

配圖來自Canva可畫

好未來拐點未至

近日,好未來發布了截至2021年8月31日的2022財年上半年財務業績。據財報顯示,2022財年上半年,好未來實現營收28.29億美元,同比增長40.46%;歸母淨虧損9.29億美元,同比下滑1061.11%。好未來數額巨大的虧損自然受政策影響,但具體來看,主要是經營虧損和運營成本的增加,以及無形資產和商譽的損失帶來的影響。

一方面,好未來剝離學科培訓業務勢必會伴隨著裁員、裝置及教學點的退租等財務支出,這些可以看作是雙減政策帶來的一次性損失,這勢必會造成經營虧損。自雙減政策落地後,好未來也一直處於動盪之中,一邊陸續裁撤近9萬名員工,一邊關閉教學點,這些因素都加劇了好未來的經營虧損。據財報披露,好未來的經營虧損達到了5.07億美元,而上年同期僅為1363萬美元。

另一方面,在政策影響下,好未來的運營成本激增。據財報顯示,2022財年上半年,好未來的收入成本14.858億美元,同比增長56.14%;銷售和營銷費用7.41億美元,同比增長23.74%;一般和行政費用6.88億元,同比增長41.81%。

值得一提的是,好未來在跑馬圈地時代贏來的商譽也有所減值,其損失也達到了最高值,資料顯示為4.26億美元,上年同期僅為30.4萬美元。縱觀線上教育賽道,不少玩家都處於虧損狀態,而好未來的虧損數額卻是新東方的2.56倍。即使面對鉅額虧損,好未來也只是在教育賽道上多點發力,尚未有好訊息傳來,更未打造出拳頭業務。 在這場逃亡中,好未來的轉型拐點並未到來。

一起教育虧損收窄

近日,一起教育科技披露了2021年三季度財報。據財報顯示,2021年第三季度,一起教育科技營收為4.968億元,同比增長61.8%;淨虧損為4.899億元,同比降低15.7%。在雙減政策下,同一起跑線的公司陷入鉅額虧損,而一起教育科技的虧損不斷收窄,盈利能力穩步增長。可見,一起教育科技已經找到了行之有效的辦法應對此次轉型。

其一,虧損的收窄得益於一起教育科技運營效率的提高。裁員、退租等帶來的一次性損失是教培機構不可避免的經營性虧損,一起教育科技自然也無法避免,但它卻從縮減營銷開支、降低運營費用等方面入手,從而提高運營效率,用以抵消雙減帶來的運營虧損。

據財報顯示,一起教育科技2021年第三季度的總運營費用為7.437億元,較去年同期幾乎持平,而其銷售和營銷費用為3.886億元,同比下降21.6%。

其二,一起教育科技轉戰教育硬體賽道,雖然研發成本隨之增加,但也在無形中拓寬了盈利空間。在雙減政策下,一起教育科技藉助自身的科技基因,轉戰教育資訊化賽道,以期尋找新的盈利空間。正因為如此,一起教育科技的研發費用達到2.012億元,同比增長31.0%。

To B業務成主力

好未來和一起教育科技的財報表現雖然截然不同,但是同處轉型陣痛期,也都需要更多的時間來適應。而我們從財報中也可以看出,兩家公司顯然都將目光投向了To B業務,但具體切入點又並不相同。

事實上,好未來本就有To B業務的基礎,與其說好未來加碼To B業務,不如說好未來將原有To B業務提升至新的戰略等級。在業務佈局上,好未來整合了原有的“未來魔法校”、AI開放平臺和好未來教研雲系統,正式推出To B業務新品牌——“美校”,而其核心業務則分為直播雲、教研雲和智學雲三大板塊。

具體來說,好未來的直播雲負責為教育機構搭建線上教育業務;教研云為其提供OMO解決方案;智學雲則涉及影象、機器學習等多個領域,為教學管理工作提供定製化的AI解決方案,覆蓋教學的各個環節。

好未來靠三朵雲將挑起To B業務的大梁,而一起教育科技則轉型為SaaS軟體服務商,以作業等核心教學場景為切入點,來加碼To B業務。

眾所周知,雙減政策之下,校外學科培訓被叫停,校內教育再次成為教學主力,但學校實行一對多教學,教師精力有限,在教學中難免有所疏忽,因此教學管理、教學效率等問題依舊困擾著校方。

而一起教育科技藉助大資料、人工智慧等科技手段,轉型為SaaS軟體服務商,並推出了“一起作業”,該平臺包含課堂、作業、課後自學等模組,並利用資料分析學生的學習情況,提升校內的教學效率,減輕教師的教學壓力。據智通財經APP報道稱,北京、上海、江蘇等多地的教育系統,正在引進一起教育科技全新的作業系統,以提升自身的教學效率。

未來發展,截然不同

好未來和一起教育科技不僅在To B業務的切入點不同,它們在未來的發展方向上也大相徑庭。

1.好未來:堅守教育賽道

好未來作為教育賽道的老牌玩家,縱使正處於教育寒冬的漩渦中心,也不願意改換原貌,依舊堅守教育賽道,在教培範圍內獨自摸索前進。

一是,好未來無法割捨學科培訓業務。首先,從好未來發布的聲明裡我們可以知道,好未來僅僅剝離了K9校外學科培訓業務,高中部業務仍舊保留。其次,好未來也在嘗試新的K9業務。據瞭解,好未來目前已經申請了兩個民辦非企業單位,並上線了新產品“樂讀優課”,且反響頗好。

二是,好未來持續發力素質教育和成人教育。在素質教育上,好未來瞄準2-18歲使用者,成立了學而思素養中心,又將旗下幼兒英語培訓機構“勵步英語”升級為“勵步”,全面轉型素質教育。在成人教育上,好未來推出新品牌“輕舟”來承接考研、留學等成人培訓業務。

除此之外,好未來以國內培優體系為核心,向海外輸出優質教育資源。目前,好未來在美國、英國、新加坡已經設立了海外分校。

2. 一起教育科技:邁向教育智慧化

一起教育科技在K12教育賽道也算是一位孤勇者,既沒有如猿輔導一般野性跨界,也不像好未來一樣堅守教育賽道,反而是在教育的基礎之上,脫離原有的教培業務,轉戰教育資訊化賽道。

目前,教育資訊化賽道在政策的助推下,也已經迎來視窗期。根據前瞻研究院資料,2020年我國教育資訊化市場總規模已經達到4335億元,近五年複合增長率為9%。未來這一比例有望繼續獲得大幅提升,預計到2030年,教育資訊化市場的總規模將突破萬億大關。

對使用者而言,學生的學習需求並沒有因為培訓機構的減少而消失,一起教育科技則看中了這一點,為學生提供應用於家庭場景的個性化自主學習產品,來替代傳統的課後輔導服務,精準地切中了使用者需求。據其CEO劉暢介紹稱,該產品不是家教輔導,而是利用公司的技術和資料洞察力,向學生提供有針對性的學習內容。同時,自主學習產品按學科收費,一門學科的訂閱費為每年2500元-3000元之間。自產品推出以來,自主學習產品的付費訂閱量已超過30萬。

結語

學科培訓的倉促落幕,並未給玩家們留出足夠的準備時間,只留下神情落寞的教培老師們,以及暗自努力以期重整舊山河的創始人們。

值得慶幸的是,在挫折之下,K12教育賽道的玩家們並未就此沉寂,有的堅守教育賽道,有的轉戰教育硬體賽道,還有的跨界其他領域,它們都還在積極嘗試,希望找到合適的轉型之路。或許經過這番淘洗,線上教育玩家們會遇到一個最好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