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琦雷军带火的生意,商家赚了300万

语言: CN / TW / HK

2022年元旦当天,微信上不少人使用红包来表达新年的祝福,这些红包封面都经过了精心的设计,有 迪士尼 城堡烟花、有宠物、有动漫、有明星偶像等等。

其实早在2020年底,微信红包封面潮便起了头。

2021年初适逢春节,李佳琦、雷军带头发红包封面引爆了朋友圈,接着从餐饮行业的肯德基、CoCo都可到网游《和平精英》、《阴阳师手游》,再到贺岁片《侍神令》、《你好,李焕英》全都参与其中。2021年2月春节期间,红包封面的微信指数较上月增长了2171%。

但由于微信红包封面制作有门槛,庞大的热度也催生了相关的灰色产业。一年后,在圣诞、元旦的节日气氛下,微信红包封面再度席卷朋友圈。

01 小生意赚大钱

小派在查看各平台的销量后发现,微信红包封面生意是以淘宝商家为主要阵地,抖音、京东、 小红书 等平台商家都有在分一杯羹。

截止发稿日,在淘宝搜索“微信红包封面”,月销2w+的有7家,月销1w+的有2家,月销在1k+的在30家上下。按照单价10元/个来算,月销3w+的商家一个月的营收便超过30万元,一年就超过360万元。

在抖音搜索“微信红包封面”商品,销量最高的视频号为汤圆酱“”和“封面馆”,都已售10w+,其余已售1w+的视频号也有5个。

京东和小红书虽然也有出售,但销量明显不如淘宝、抖音,京东评价超过100条的商家仅有2个。微信公众号名称与微信红包封面相关的有11个。

从平台的销售数据看,微信红包封面对于用户有着不小的吸引力。并且在用户强大的购买力下,甚至有商家靠微信红包封面月入几万。

根据搜索结果,抖音销量排名第一的是“汤圆酱”,拥有700多万粉丝。汤圆酱在抖店上线了多款自制的微信红包封面,价格在8-15元左右,截至目前总销量已超40万,总销售额高达几百万元。

小派打开“汤圆酱”的抖店主页,发现微信红包封面商品的主要款式是汤圆酱的表情包、虎年相关贺款和十二星座款。其中卖得最火的是十二星座红包封面,每个星座有三个款式可以选择,而且还设置了年轻人着迷的盲盒封面,页面显示有部分款已售罄。

在1月1日当天,汤圆酱甚至发生订单暴增导致服务器崩溃的情况。元旦期间汤圆酱的交易频次达每分钟近10次,仅最高销量的一个链接,交易额已经达到百万元。

当日“汤圆酱”在抖音发布一条通知,表示跨年夜的订单异常暴增,导致平台服务器崩溃,未收到信息的客户系统将陆续补发。可见生意之火爆。

那么微信红包封面的火爆,商家和消费者是怎么看待的呢?有商家认为,这是微信裂变下的产物,是一种饥饿营销,限时营销,因此产生了小风口。

而购买了微信红包封面的消费者表示可以理解,为了喜欢的明星封面愿意购买,“而且10块钱又不贵,人气明星如王一博、王俊凯、王嘉尔等,他们的红包封面抢都抢不到。”

02 揭秘微信红包封面产业链

为什么微信红包封面灰产生意能有如此高的流量?从心理学的角度看,微信红包封面起到了加强节日氛围感的装饰作用,个性十足的微信红包封面满足了年轻人的社交需求和仪式感,同时不同的封面设计也彰显了使用者的个性。

根据微信红包封面的用户画像,还是以年轻人为主。其中,追星族是主要的消费群体。

而从定制微信红包封面的要求看,确实对大部分用户来说都难以达到,只能从其他渠道购买。

小派尝试定制微信红包封面发现,定制微信红包封面要申请个人账号或者企业账号,个人账号需要开通视频号并且拥有100个有效粉丝,而大多数个人用户都没有经营视频号,粉丝数更是寥寥无几。

而注册企业账号需要有已认证的公众号,这对个人用户来说难度不小,为了一个红包封面完成一系列操作成本太高,但这对企业来说却很轻松。这便为微信红包封面的灰产生意耕耘了商业土壤。

简而言之,微信红包封面的供货端分为三个部分,资质提供方、封面制作方和销售方。而大部分企业注册后,是通过外包团队设计封面降低成本,随后自销或“发货”给第三方的经销商。

而商家定制的微信红包封面通过微信平台审核后,需要花费1元购买红包封面,购买后便可以通过二维码、序列号、链接等把红包封面发放给别人领取,红包封面有效期为3个月。

用户在得到序列号之后,进入微信发红包界面、添加红包封面、输入序列号、领取红包封面便完成了一整个流程。

基于以上情况,保守估计微信红包的成本不超过3块钱,但从各平台的销售数据来看,单个红包封面均价在10元左右,毛利率极高。

庞大的需求加上高门槛,微信红包封面的产业链日臻完善。

03 官方下场后仍不断进化

说到底,“花钱买微信红包封面”的交易行为也算是虚拟商品交易,属于“灰产”生意,那么微信官方的态度如何?

对于这种行为,微信官方早在2020年就发布《关于提醒定制方合理使用微信红包封面,杜绝有偿售卖微信红包封面的违规行为的公告》,明令禁止有偿售卖红包封面的违规行为,针对销售行为,微信将做下架处理,对应红包封面无法继续使用或发放。

但无奈“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微信官方虽然下场肃清,并声称一旦被微信官方发现,立即做下架处理。但这却让淘宝等电商平台涌现出多家办理相关认证业务的商家,形成更严谨的产业链。

并且下架处理的违规成本很低,仍有大量投机者盯上了微信红包封面灰产生意。为了逃避监管,许多商家转为“以赠送之名行交易之实”,如今已扩展至可以通过购买壁纸、头像、表情包赠红包封面序列号等方式操作。

为了增加曝光度,有的卖家会在商品名称中写上“Gucci红包封面古驰肖战”等蹭流量的字眼,以此增加搜索曝光。

而品牌和官方不断参与其中,更是让微信红包封面的热度春风吹又生。在发展了2年后,如今微信红包封面已成为许多品牌、影视剧、游乐园、媒体号、游戏、漫画等的宣传手段。

2022年元旦期间,江诗丹顿、万宝龙、DR钻戒、巴黎世家等17家品牌红包封面正式首发,微信红包封面的官方号也同步宣传,一时引起各方用户的激烈讨论。

在元旦前夕,微信红包封面官方也推出了B站跨年夜和五月天线上演唱会的定制封面。

品牌的传播无疑让微信红包封面的受众更广,刺激了消费者对于使用红包封面的热情。站在营销的角度,这无可厚非,而且成本低廉又能达到广泛的宣传效果。而从传播来看,微信官方也欢迎用户们合法使用红包封面。

一些影视剧方甚至抓住红包封面的火热需求,以最近大热的《雪中悍刀行》为例,想领红包封面需完成四项互动,包括开通任意会员套餐、首次观看、好友分享和购买定制礼品卡等。

这些操作无疑吸引了更多的用户,而一些抢不到的消费者,会选择花钱购买。如今个别微信红包封面生意属于黑产、灰产还是合规销售,已经模糊不清。因为在其中,有些商家是以帮助品牌、企业、游戏机构设计红包封面谋生,是属于合理合规的经营。

总体来说,虽然微信红包封面这门灰产生意,确实让一部分商家实现了月入几万、几十万甚至百万。但从长计议,这并不是一门长远的生意。

小派认为,微信官方的规则日后可能更加严谨,也可能更改规则让用户参与的门槛更低,但无论哪种情况,对经营微信红包封面的商家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与此同时,微信红包封面的销量与节假日相关性高,当用户新鲜感过去,商家的生意或难以维持高水平。而灰产生意毕竟是在法律边缘“来回试探”,随着监管的越来越严,也有“覆灭”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