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華為,賽力斯還有救嗎?

語言: CN / TW / HK

文 | 深途,作者 | 周繼鳳,編輯 | 黎明

賽力斯華為智選SF5, 停產了,但又沒完全停產。

這款字首很多,名字拗口,由華為與小康股份合作推出的首款車,2021年4月正式釋出。

8個月後,華為又另起爐灶,釋出了全新品牌AITO及首款汽車問界M5。問界M5是華為與小康股份合作的第二款新車。

賽力斯SF5, 很快就失寵了 。華為官方商城沒有了賽力斯SF5的身影,目前展示的是新車問界M5。不少媒體也報道指出,華為線下體驗店內原來擺放的賽力斯SF5已經被撤下,且這款車也不再接受預定。

甚至有賽力斯車主拉起了維權群,理由是“新車剛交付就停產, 自己被‘割了韭菜’”。

這逼得賽力斯不得不站出來迴應稱:“賽力斯SF5會繼續接受使用者訂單,使用者下單後,我們將及時安排專人跟進協助交付”。

首款合作車上市沒幾個月,便面臨停產風波。新的品牌——AITO問界,完全脫離了小康賽力斯的品牌體系。

縱觀華為與小康股份合作全過程,無論是臺前臺後,小康股份這位合作商的身份變得頗為尷尬——沒有話語權、全程隱身。

小康股份,這家2020年《財富》中國500強排名488位,常年生產3-5萬低端商務車的主機廠,靠著與華為合作,能走出自身的泥淖嗎?

被華為選中

1月中旬,深途前往北京的一家華為線下體驗店詢問能否預定賽力斯SF5,店內一名銷售人員給出了模稜兩可的答案——“現在確實沒有辦法從華為商城預定賽力斯SF5,如果想要預定只能詢問線上客服。”

至於原因,他了解到的情況是賽力斯SF5訂單已滿,為了按時交付,目前已經關閉預定通道,但什麼時候再次開放並不清楚。

深途又去詢問了華為官方旗艦店的線上客服,客服表示,現在依舊可以預定賽力斯SF5,但是下單的渠道在賽力斯的官網、APP。

也就是說,目前華為已經不再接受賽力斯SF5的預定。

相比於解釋賽力斯SF5的預定問題,門店銷售人員更多的興致在介紹問界M5。

銷售坦言:“之前那款車說實話比較一般,只搭載了華為HiCar。我們現在主推的是新車問界M5。 這款車的最大亮點就是搭載了華為HarmonyOS智慧座艙 ,一上午已經有好幾個人過來看了。”

而賽力斯SF5的另一合作方——小康股份, 全程未出現在銷售的介紹裡

問界M5展車來源 / 深途攝

華為與賽力斯結緣,得從2021年說起。

2021年4月,上海車展上,華為把一款名不見經傳的新能源車——華為賽力斯智選SF5,擺上了展臺。

這款車搭載了華為DriveONE三合一電驅系統,HUAWEI HiCar、HUAWEI Sound等(但不包括華為自動駕駛技術)。同其他車企的合作形式不同,華為甚至深入到賽力斯的產品設計、銷售渠道、功能宣發等等。

賽力斯智選SF5由此出現在華為全國各地的線下體驗門店中,與華為的其他電子產品一起銷售。

賽力斯這個十八線的新能源品牌以及背後的母公司小康股份,由此名聲大噪。

賽力斯(又名金康賽力斯)是重慶小康股份旗下的新能源汽車品牌。

小康股份,最初靠車用彈簧業務起家,隨後逐漸拓展到摩托車減震及整車製造。靠著與國企東風公司合作,這家西南民企逐漸在低端商用車、微型麵包車市場站穩了腳跟。儘管車賣得便宜,售賣均價在3-5萬元,但趕上中國車市大行情好,小康股份的營收也水漲船高,毛利率長期保持在20%左右。

2017年後,車市整體下行,小康股份由盈轉虧。

為了挽救業績,這家公司瞄準了新能源汽車市場。很少有人知道的是, 小康股份也曾走過新能源汽車品牌出海鍍金的戰略。

2016年,小康在國內成立了金康新能源公司,在美國成立了一家名為“SF MOTORS”的汽車公司,有人評價,“國內的公司負責生產和製造,國外的公司負責造勢”。為了增加知名度,“SF MOTORS”宣佈與特斯拉的原創始人馬丁·艾伯哈德達成合作,全資收購由馬丁創辦的企業100%的股權,同時,馬丁及其團隊全職加入小康股份。

按照設想,SF Motors要完成20萬輛產能規劃。SF Motors先在國外站穩腳跟後,再回歸中國。

沒想到的是,“SF MOTORS”在海外發展得並不順利,小康迫不得已放棄海外業務,將SF的全部股權轉到了小康股份旗下的金康新能源,正式轉向國內市場。而金康新能源的首款量產車SF5銷量極為慘淡,2020年全年僅交付了700多臺。

在被華為選中前,小康股份的燃油車業務連年下滑,新能源車業務入不敷出,徘徊在汽車主流市場的邊緣。

某種程度上來說,與華為合作,救了小康一命。

華為帶來的高光與低谷

被華為選中的小康,一度迎來了高光時刻。

“傍上”了華為,小康股份的股價一飛沖天,接連獲得數個漲停板,一度達到83.83元/股的歷史最高位,總市值曾超越長安汽車。

2021年5月,小康股份召開股東大會,會場擠滿了人。實控人張興海甚至自嘲:“公司效益好,淨利潤盈利的時候,沒有多少人來開會來關注;現在短期虧損,反倒是擠滿了人。”

賽力斯華為智選SF5其實由小康股份兩年前的舊車賽力斯SF5改裝而來,在造型設計、配置、電池等方面沒有變化,只不過增加了華為的車機系統、電驅動系統。但改裝升級後的賽力斯SF5,換了個身份進駐到華為展廳銷售後,由此獲得了巨大的關注度。據媒體報道,賽力斯SF5兩天收穫3000個訂單,一週後超過6000個訂單。

藉助與華為合作,小康股份迅速獲得了關注度、流量,但這條合作的道路,並非坦途。

華為多年來堅稱不造車。但在造車之外,它把核心零部件都造了。12月23日,華為常務董事餘承東再次強調:“華為每一個汽車核心部件都做了,我們只做部件,不造車。”

“相當於一杯奶茶中,華為只要最甜的奶油、奶蓋部分,把茶和水留給其他人。”一位業內人士指出。

儘管華為有錢有資源有能力,但很多主機廠擔心,一旦與華為合作,自己將喪失主動權。

2021年7月,上汽董事長曾發表了經典的“靈魂說”,上汽稱如果採用華為等第三方的整體解決方案,無異於丟掉傳統車企的“靈魂”,只能淪為“軀體”。 新能源汽車從本質上重塑汽車業的估值邏輯後,失去“靈魂”的主機廠,只能淪為“代工廠”,成為造車產業鏈最末端的一環。

從小康股份於華為的合作中,不難看出,小康股份的話語權並不多。

小康股份與華為合作的首款新車賽力斯SF5,儘管有華為的加持,最初訂單量也爆滿,但落實到具體的銷量上,表現得相當不盡如人意。乘聯會資料顯示,賽力斯SF5的全年銷量僅為8169輛。隨後,賽力斯SF5退出了華為商城。華為火速推出了第二款合作車。

到了新車M5這裡,華為和小康在造車上的角色分配表現得更明顯。

據餘承東介紹,AITO品牌是華為和賽力斯合作推出的新能源汽車高階品牌。儘管是與賽力斯合作, 但這一次合作完全甩開了賽力斯原有的品牌體系,華為單獨創立了另一個品牌——AITO。

相當於,作為技術提供方,華為代替主機廠另起爐灶創立了一個脫離主機廠的新品牌。

至於新車問界M5,除了搭載了華為的鴻蒙車機系統和HUAWEI DriveOne三電系統外,華為甚至負責了問界M5從外觀內飾設計、效能配置到音響、家用充電樁等方方面面。

問界M5車機來源 / 深途攝

餘承東透露, 問界M5的產品定義、工業設計都是華為手筆。

那麼賽力斯做了什麼呢?

賽力斯做了一些事,賽力斯產品線總經理周林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在整個產品生命週期來看,賽力斯主導產品整車研發與整車製造,具體一點,比如說整個底盤、增程器、動力系統,車身內外都是賽力斯主導,還包括整個供應鏈體系、採購體系和服務體系。”

但總體來看,不論是產品、軟體、銷售渠道,華為都牢牢把控在手中。 外界一度質疑,與華為合作的小康股份已經淪為“代工廠”,真正掌握造車靈魂的是華為。

因而,華為推出問界M5的當天,小康股份的股價大跌7.82%。第二日,小康股份直接跌停。

2022年1月7日,90多家機構參與了小康股份的電話會議。在電話會議中,小康股份重申,自己不做代工廠,更不是代工廠。小康與華為是長期合作關係。

但這樣的解釋,依舊沒能阻止小康股份的股價持續下跌。

1月17日晚,市場上甚至傳出“中泰證券原首席策略分析師陳龍或因涉嫌內幕交易被抓”的訊息,而涉事公司被指是小康股份。

內外交困,小康前途未卜

與華為合作,宛如刀尖舔蜜,但作為一家連續虧損的自主品牌, 小康股份能選擇的道路不多了。

中國的汽車品牌有100多家,整個市場過於飽和,自主品牌正在不斷洗牌中。競爭力不行,歷史欠賬太多的自主品牌,如今正在加速走下坡路。

力帆集團因負債166億元不得不宣佈破產重組。海馬汽車、江淮汽車已經淪為代工廠。眾泰、華泰汽車資金鍊斷裂,全線崩盤已經逐漸被市場邊緣化。按照長安汽車總裁朱華榮的說法,未來自主品牌可能僅有四五家能夠活下去。

“中國市場競爭太激烈了,汽車品牌太多,現在又殺出了造車新勢力。而消費者購買車的時候,也希望買一個靠譜的品牌。末端車企出的車大家都不願意買,因為這些品牌很可能破產倒閉。 對於小康來說,它要想活下去,不得不去找一個流量大、實力強的品牌來合作 。”汽車分析師張翔指出。

這麼對比來看,小康與華為合作反而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但接下來,小康股份的壓力不小。

對於賣車,華為志在必得。餘承東近日在與媒體連線時提到,“我們計劃到今年年底先用一千家店來賣車,假設每個店每個月可以賣30臺,月銷量便能夠達到3萬臺,今年華為將挑戰30萬臺的銷售目標,這樣合作車企一年銷售額達到1000億元。”

來源 / @SERES賽力斯

為了能跟上華為的腳步,小康股份幾乎拼盡了全力。1月1日,小康股份創始人張興海發表公司內部信,表示“2022年伊始,我們的當務之急就是要舉全賽力斯之力、全集團之力確保問界M5的高質量海量交付”。

尷尬的是,小康股份缺乏造車的技術積累和經驗。小康股份旗下有賽力斯、東風風光、瑞馳、東風小康(DFSK)等整車品牌,支撐其主要營收的東風風光、東風小康兩大品牌是東風汽車和小康股份合作推出的,其中東風汽車更多的是提供技術上的支援。

且小康股份多年來生產的是3-5萬元低端商用車,缺乏打造爆款高階車的經驗。而問界M5是一輛售價在25-32萬元的高階車。

作為一家缺乏技術積累又常年生產低端車的主機廠,突然面臨著生產和製造高階車的需求,小康股份能否成功完成任務依舊是未知數。

即便是產能、造車技術跟得上華為,危險也從未離開小康股份。

華為本身是一個手機制造商,在汽車行業中沒有積累和經驗。和賽力斯這樣的二線汽車品牌合作,可以積累汽車行業的經驗。積累造車經驗後,它很有可能拋棄賽力斯自己單幹 。”張翔指出。

小康股份連年虧損,2021年前三季度虧損了十個億,燃油車業務在逐步走下坡路,而轉型新能源與華為繫結,又可能淪為代工廠。這家西南主機廠的前途依舊未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