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刻得“失速”:營收轉降,定向增發股東浮虧超三成

語言: CN / TW / HK

【獵雲網(微信:)北京】8月7日報道(文/盛佳瑩)

近日,優刻得即將迎來一波解禁,但是對於這批解禁股東而言,這場投資目前看來難言成功。

8月6日,優刻得釋出公告,此前2020年度向特定物件發行股票將解除限售並將於2022 年 8 月 15 日起上市流通。然而,彼時下注的機構以23.11元/股的價格入場,但如今優刻得股價已下探至15.72元/股,按照這個價格來算,這八家機構至少虧損了近32%。

想當初,優刻得上市後在資本市場炙手可熱,稱為“國內雲端計算科創板第一股”。釋出增發計劃時也面臨較好的資本市場。然而近兩年時間過去,優刻得的光景大不如從前。

今年以來,優刻得股價一路下跌,不少大股東減持離場,內憂外患下優刻得困境叢生。

優刻得股價跌跌不休,解禁股東浮虧超三成

本次優刻得上市流通的限售股為公司 2020 年度向特定物件發行 A 股股票,涉及發行物件為8名,涉及的股份數量為 30,289,917 股,佔公司總股本的 6.6851%。

2020年正值科創板快牛行情,估值普遍較高,投資者熱情高漲。上市僅10個月,優刻得便又增發募資。

彼時,優刻得定增規模為20億元,後下調為不超過19.65億元,但直到今年1月,定增結果才最終公佈,募資金額又從19.65億元大幅縮水至7億元,可見投資信心越來越不足。

最終萬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華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財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等八家機構以23.11元/股的價格下注,這個價格比最初2020年10月初次釋出增發公告時的60元/股股價少了近三成,比最終定增公告結果1月時的26元/股左右也還要低。

但優刻得此後的股價表現卻不盡如人意,今年3月以來優刻得股價一直徘徊在20元/股左右,近幾個月股價都已經下探至12.88元/股,截至2022年8月5日收盤,優刻得報收於15.72元/股,假設以這個價格離場這些機構均損失慘重。

以最新的優刻得股價15.72元/股來估算,假設解禁股東按這個價格離場,萬家基金持股10,817,827股,佔比2.3875%,其至少虧損了7994.37萬元;華夏基金持股5,884,898股,佔比1.2988%,至少虧損4348.94萬元;劉世強持股4,327,131股,佔比0.9550%,至少虧損3197.75萬元;財通基金持股3,375,164股,佔比0.7449%,至少虧損2494.25萬元;諾德基金持股1,990,480股,佔比0.4393%,至少虧損1470.96萬元。

剩下三家機構/投資人巴克萊銀行、華泰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華泰優逸五號混合型養老金產-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和楊嶽智均持股1,298,139股,均佔比0.2865%,均虧損至少959.32萬元。

這樣算下來,8家機構/投資人累計或將虧損達2.24億元,虧損達三成。

優刻得給投資者的信心正在越來越少。

困境叢生:業績不振、股東減持、高管出走

2020年1月,優刻得上市,彼時優刻得頂著“國內雲端計算科創板第一股”的光環備受青睞,上市之初,優刻得股價迎來大漲,最高漲至125.9元/股,最高市值超530億元。

但好景不長,優刻得的光環很快暗淡。

2020年,優刻得實現營業收入24.55億元,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3.43億元。

2021年雖然優刻得營收增長18.17%達29.01億元,但虧損仍在加大,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達-6.33億元。

兩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合計虧損將近10億元。

到2022年,優刻得的業績表現依然沒有好轉。2022年第一季度,優刻得實現營業收入5.28億元,同比下降25.73%;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41億元,同比下降7.51%。

虧損沒有改善,甚至連營收也開始下降。

業績下滑,優刻得的股價也隨之下跌,最低跌至11.82元/股。如今其股價已較高點跌去超九成,市值蒸發超450億元。

自2021年3月起,優刻得又經過了多輪股東減持,先後釋出多份股東或董監高減持計劃公告,合計擬減持不超總股本的28.11%。

其中,嘉興同美減持60萬股;元禾控股旗下重元優雲減持374.06萬股,套現5944.82萬;君聯資本旗下君聯博珩減持110萬股,減持總金額為3096.79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元禾控股和君聯資本都減持了不止一次,按照公開資料顯示,兩家機構合計已減持優刻得1.26%的股份,以減持當日交易均價計算,兩大股東累計套現約3.81億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業績不振、股價下滑、股東減持的陣痛期還沒有過去,優刻得高層又遭變動。

今年4月,優刻得釋出公告稱,營運長華琨申請辭去公司營運長職務,其辭職後仍為該公司董事。而華琨是優刻得最初三位創始人之一,也曾是優刻得三位特別表決權股東之一,可以說是優刻得分量極重的元老級人物。

巨頭林立,優刻得夾縫求生

按照優刻得董事長兼CEO季昕華的說法,優刻得是一家和阿里、騰訊巨頭去競爭的雲端計算公司,“雖然大家非常看好雲端計算這個行業,但對如何和巨頭競爭還是有一些擔心的。”

這是季昕華在上市後接受採訪時的擔憂,兩年過去,季昕華的擔憂正在成真。

放眼如今的雲服務市場,幾乎被幾大巨頭所控制,阿里雲、華為雲、騰訊雲與百度智慧雲佔據了近八成市場份額。根據IDC報告中,受益於雲端計算使用規模的擴張,這四大雲服務供應商佔中國雲服務總支出的79%。

為了從巨頭手上蠶食蛋糕,優刻得近兩年持續下調公有云產品單價,導致其毛利率連年滑鐵盧,2018年毛利率資料是40%,到2020年毛利率僅為8.39%,到了2021年只有3.26%。

分產品來看,私有云及其他業務,毛利率最高,達到18.65%;公有云則是負毛利,為-0.13%,這意味著,公有云對優刻得來說根本就是虧本生意。

但不惜虧本打價格戰的優刻得並沒有“收復失地”,反而正逐漸失去“姓名”,2015-2018年優刻得在公有云IaaS市場的份額一路下滑,分別為4.9%、4.6%、4.3%和3.4%。到如今,優刻得已經與其他中小廠商一樣不再顯示具體市場份額資料,進入了“其他”大家庭。

內有股東減持、高管出走,外有巨頭林立,競爭白熱化,優刻得顯然知道自己的處境,想突圍必須要走新的路。

優刻得選擇的應對之策是:發展私有云和混合雲,並聚焦二三線城市,發力傳統政企領域。

並且在一季報中,優刻得針對2022年經營計劃表示將控制低毛利業務規模,優化成本,提升運營效率。從過去的“擴大業務規模”變成了“提升利潤水平”。

從資料上看,2021年優刻得私有云毛利率達18.65%,比上年增加 4.27個百分點,混合雲營收也比上年增長51.38%。

未來隨著 5G、物聯網、人工智慧、大資料、虛擬現實、增強現實等技術應用的進一步發展應用,消費網際網路、企業網際網路、工業網際網路的發展,以及中國網際網路廠商海外業務的擴張,雲端計算的應用範疇將進一步延伸拓展。

而混合雲兼具了公有云和私有云的核心優勢,其高靈活性可以更好地迎合市場發展趨勢和使用者對 IT 基礎設施安全、運維成本可控、業務彈性拓展的需求。根據賽迪顧問《2021H1 中國混合雲市場研究報告》, 2021 年上半年中國混合雲市場飛速增長,同比增長率為 68.3%,市場規模達 144.7億元。

私有云和混合雲的市場或將成為優刻得增長的第二極,優刻得能否完成新的蛻變,期待時間給出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