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新經濟公司流行“丐版IPO”,背後有著怎樣的無奈?

語言: CN / TW / HK

記者|劉晨光

今年以來,港股IPO市場不太如意。部分股票上市後出現了“麵粉比麵包更貴”的現象,即一二級市場價格倒掛,上市之後的市值,比上市前募資時的估值更低。

不同於A股IPO規定最低也需要發行10%新股,港交所對發行新股比例沒有硬性規則。 因此,有不少市場參與者想到了“丐版IPO”縮量發行的辦法,企圖穩定新股上市後的表現。

介面新聞發現,塗鴉智慧-w、潤邁德-B、微創腦科學等新股佔總股本的比重均不足3%,此外智雲健康、名創優品、諾亞控股-S、美因基金、快狗打車等也都在10%範疇以內。

部分新經濟公司估值“倒掛”

7月15日,微創腦科學登陸港股。據灼識諮詢,就2020年的收入而言,微創腦科學為國產最大的神經介入醫療器械公司,也是該市場前五大參與者中唯一的中國公司,市場份額約4%。

截止到8月8日收盤,微創腦科學的股價已經小於其發行價24.64港元,報收21.95港元,市值約為128億港元。2021年11月微創腦科學進行了一輪Pre-IPO輪融資,當時估值已經達到17.5億美元(約137億港元)。可見,其一二級市場的估值已經倒掛。

2021年12月31日,商湯-W登陸港交所,公司首發募集資金為66億港元。

招股書顯示,商湯-W進行了12輪的融資,最後一輪公司的估值為130.12億美元,約1000億港元,截止到8月5日下午收盤,商湯的市值約為747億港元。這意味著,該公司一二級市場的整體估值也已經倒掛。

紅蟻投資總監李澤銘表示,新經濟公司容易出現一二級市場倒掛。“這裡有一個時間差,從一級市場到二級市場,中間可能有兩三年的時間間隔。”李澤銘解釋道。

他坦言,2019年的時候,生物科技和網際網路都很火爆,二級市場的定價就很高。所以一級市場就按照當時的市場去做估值。“到現在,整個市場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很多公司的估值邏輯已經發生了變化,這種情況下,當然會出現一二級倒掛。”

多家公司推出 “丐版”IPO

介面新聞記者注意到,除了上市之後出現一二級市場倒掛的現象之外,去年以來,港股部分公司IPO募資金額佔比較少。

據招股說明書,商湯-W IPO時只發行5%的新股,合計17.25億股。在這5%的新股中,10.33億股歸屬基石投資者,2.36億股歸屬老股東上海國際,均有鎖定時間。能在二級市場買到的僅佔比1%左右。

潤邁德-B的募資也可被稱為“丐版”。招股書顯示,潤邁德-B於2014年成立,是一家中國醫療器械公司。

公司全球發售2334.8萬股股份,發售價為每股6.24港元,其發行新股佔總股本的2.04%,發行數佔比也很低。Wind資料顯示,其IPO共募集資金1.49億港元。

值得留意的是,潤邁德-B上市前D輪籌得7200萬美元(約為5.65億港元)的融資,由平安資本領投,國際資本Seresia Asset Management、Lighthouse Canton等跟投。也就是說,潤邁德-B上市募集的資金還不如其D輪融資的多。

圖片:今年以來新股佔比較低的港股公司(Choice)

據介面新聞記者統計發現,塗鴉智慧-w、智雲健康、名創優品、諾亞控股-S、美因基金、快狗打車、玄武雲、瑞科生物-B、樂普生物-B等新股佔總股本的比重都在10%的範疇以內。採用這種方式進行IPO的大多數都是新經濟公司。

“丐版“背後有何無奈?

IPO募資佔比較小,真的是這些上市公司不缺資金嗎?

眾所周知,能夠多募集資金往往是企業IPO時求之不得的結果,之所以減少首發募集資金,背後有著多重原因。

介面新聞記者查詢招股書發現,截至2021年6月30日,商湯-W現金結餘總額為人民幣195.28億元。這表明,在上市之前,商湯-W整體的資金量還是比較雄厚的。

潤邁德-B截止到2021年年末有現金及現金等價物5.59億元,較上年末的2758.8萬元有較大提升。公司稱主要由於C輪及D輪融資的完成以及caFFR系統的銷售額增加所致。

天愛資本投資總監杜先傑向介面新聞記者表示,當前整體的市場生態是形成這種現象的主要原因。“上市前的投資人,把IPO當成套現的重要手段。在以前市場好的時候,確實在IPO之後,還會有一定的上升空間。但從現在的港股生態來說,IPO之後,股價不太容易實現增長。”

他表示,在現在的市場環境下,很多二級市場投資者不願意在最後的價位認可股票價值。“如果還是強行發那麼多錢,價格會大幅下跌,要不就會發不出去。或者到時候會迅速下跌。因為很多認購的人,也是用投機的心態,上市之後馬上就會賣出。”

為了滿足IPO之前投資者的要求,在需求減少的情況下,適當減少募集資金額度便是在資料上維持公司整體估值的一種方式。

“本質上還是供求關係的體現。”杜先傑表示,“例如現在1塊錢的價格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認可,那麼也就只能發這麼多了。”

李澤銘解釋道,新股發行佔總股份比例低,這個主要跟股票賣不出去有較大關係。因為很多新經濟公司還沒有盈利,即市場對公司的估值都還只是潛在的期望。

“而且很多公司在上市的時候,已經有了較高的估值,舉例來說,如果按照增發25%股份來操作,需要非常多的資金,就目前而言,港股不會有那麼大的市場來承接。”他分析指出,為了維持這樣的估值,只能把新增發的股份收縮,這對原有股東可能也是有利的。

以潤邁德-B為例,其上市時有且僅有一款血管介入產品在銷,年銷售額接近1億元,淨利潤方面近兩年虧損呈現出擴大趨勢。在這樣的背景下,其IPO整體估值仍然高達72億港幣。資料顯示,其PS(即市銷率)在50倍左右。

具有同樣估值邏輯且業務類似的啟明醫療-B,其當前的市值為66億港元左右。2021年年報顯示,啟明醫療-B近兩年持續虧損,但收入超過4億元,已經有兩款主動脈瓣產品上市,PS在13.5倍左右。

打新還要注意什麼?

進入7月份以來,港股IPO逐漸回暖。Choice資料顯示,相對於上半年僅有20餘家公司上市,7月份就有15家公司登陸港股市場。

有資深投行人士告訴介面新聞,受中概股回港上市影響,預計下半年市場會勝於上半年。不過從7月份上市的公司股價來看,有80%的公司股價已經破發。

回顧這些上市募資佔比較少的IPO,相關公司股價的變化也多呈現震盪趨勢。有些開盤股價就發生較大震動,有些要持續一段時間直到解禁時才會產生較大反應。

商湯-W顯然是屬於後者。去年年底該公司在港股上市,短短一週,股價飆漲至9.7港元/股的最高點,總市值一度突破3000億港元。

2022年6月30日,商湯-W官宣解禁,股價一度暴跌50%,截至當日收盤,總市值僅餘1000億港元,較巔峰時期蒸發近2000億港元。直接原因便是上市前投資者和基石投資者在6月30日當日全部迎來解禁,佔公司總股本約為75%。

“商湯有禁售期,商湯發行了5%,裡面有4%的是禁售的。剩下的1%就有很高的向上的動機來運作,其他人的成本也不低。如果1%的流動性一開始就向下‘砸’,就會影響到所有投資人的利益,但是反過來,其他近99%的投資人,賬面上都是盈利。”上述港股資深機構人士直言。

還有些公司股票在上市當天就出現大滑坡。6月24日,快狗在香港主機板上市,當天股價就下滑了22.23%,此後股價更是一路下跌,截止到8月4日收盤,已經跌至5港元左右。

李澤銘表示:“快狗上市,它的流通量可能就百分之三左右,但實際上沒有那麼低,因為有部分的老股是沒有鎖定的,所以雖然新股的流通量低,但是第一天上市的時候就已經有很多老股可以解套。”

根據招股說明書,快狗上市時的禁售股份佔比大概在86%左右,加上5%左右的新股,意味著還有部分老股沒有簽署禁售協議。

“參與打新者特別要注意的是新股上市時,老股是不是有一個鎖定期,很多人以為,有些新股,增發比較少,流動量比較低,那麼頭幾天熱炒的機會比較大,但實際上並不一定全是機會。”李澤銘說。

在杜先傑看來,對機構來說,如何避免這種倒掛虧損的情況,主要還在於自身投研能力的建設。“投一家公司的價值,估值多少,就要和二級市場的同類來比較,理論上二級市場有打折才有意義。但果是投研能力不夠,或者對港股不瞭解,容易對公司的估值產生錯判。”

百惠證券策略師岑智勇認為,長線打新要看IPO公司業務是否具有有獨特性,與同業相比是否具有吸引力,還有即是公司的資金如何使用。對短線投資者來說,會更看重市場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