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力電池產業西移是趨勢?

語言: CN / TW / HK

“目前,中國動力電池產業發展的必然趨勢是向西部轉移,尤其是向四川轉移。”對於之後的產業發展,中國科學院院士歐陽明高在不久前的世界動力電池大會上如此預判,並指出這是歐陽明高院士站設在四川宜賓的重要原因之一。

當下一個明顯的現象是,西部城市正“大步快跑”,發展動力電池產業。比如,宜賓、成都、達州等四川城市正加緊落地電池專案,曲靖、玉溪等雲南城市也在佈局上下游產業鏈,貴州省也出臺了相關政策支援上下游原材料企業發展……

在新能源汽車市場走向成熟的當下,動力電池產業鏈出現新一輪區域聚集現象,其內在邏輯值得深思。

0 1

西部動力電池產業正在崛起

一直以來,簽署戰略合作、開工建設、成立新公司等,各地動作不斷,步伐一直沒有停歇,動力電池產業向西而行的態勢很明顯。

7月29日,億緯鋰能成都動力儲能電池一期專案建設在成都經開區正式啟動。7月30日,寧德時代與成都市政府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與此同時,寧德時代、時代電服、時代永福分別與新津區政府、成都交投集團、成都環境集團簽署了合作協議。

據成都市經信局資料,2021年國內動力電池企業裝車量前十名中,已有4家落戶成都。成都鋰電池規劃產能達200GWh以上,佔整個西南地區的45.7%,超過全國產能的20%,是西南鋰電池製造產能最大的區域之一。

除成都外,在四川省內,宜賓市 今年1-7月 共簽約動力電池和新能源汽車配套專案48個,眉山市也先後引進鋰電產業專案33個。

在四川鋰電崛起的光環下,其他西部城市也正在大力發展動力電池產業。

7月30日,“贛鋒新型鋰電池科技產業園及先進電池研究院專案”在重慶開工,擬建設國內最大的固態電池生產基地。8月2日,億緯鋰能聯合億緯亞洲有限公司成立了曲靖億緯鋰能有限公司,推進此前簽約電池專案加速落地。去年,貴州省新型工業化工作領導小組印發了《關於推進鋰電池材料產業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貴州成為全國首個從省級層面明確對鋰電池材料產業發展支援的省份。

0 2

資源導向與生產要素優勢

中國地質科學院礦產資源研究所陳其慎科研團隊在中國工程院《中國工程科學》刊登的《我國鋰及其下游動力電池產業鏈發展探討》一文提到,我國鋰資源種類豐富,儲量排名世界第四位,約8×10⁶噸,約佔世界總儲量的7%。我國同時擁有鹽湖、鋰輝石、鋰雲母3種資源,其中鹽湖鋰主要分佈在青海省、西藏自治區,鋰輝石主要分佈在四川省,鋰雲母主要分佈在江西省。

從此前引爆輿論的車企和動力電池大佬隔空“互嗆”可以看到,目前動力電池上游原材料所佔成本很高。搶佔上游礦產資源已成為動力電池企業的競爭手段。因此,發展動力電池產業,西部地區尤其是四川的優勢很明顯。

成都新能源汽車產業推廣應用促進會祕書長範永軍 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採訪時提到,四川鋰資源豐富,佔到全國一半以上,石墨資源也在附近,並且水電電價很便宜。

此外,“雙碳”戰略已經從全球共識變成全球行動,而動力電池的碳排放主要集中在正極材料、負極材料和電池生產環節,三者合計佔比接近90%。因此,動力電池實現“零碳”,重要的是從上游產業鏈著手,核心是解決能源端的零碳。

因此從電池產業的長遠可持續發展角度看,四川以水電為主,綠電比例達80%,解決了電池企業的能源消耗、碳排放問題。據寧德時代相關負責人介紹,這樣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使寧德時代宜賓工廠80%以上能源來自於可再生能源水電,每年可減少40萬噸碳排放。

可以看到,西部城市對動力電池產業發展支援力度很大。這其中的明星城市是四川宜賓。從“世界白酒之都”到“世界鋰電之都”,“長江第一城”宜賓的崛起,已成為現象級事件。而放眼全國,目前和四川宜賓相抗衡的,還有正在崛起的動力電池產業高地——江蘇常州、湖北宜昌等。

對比這些城市, 中關村新型電池技術創新聯盟祕書長、電池百人會理事長於清教 告訴《中國汽車報》記者,“動力電池產業向西部聚集,主要在鋰資源、綠電等優勢。西部更適合發展上游原材料開採、加工以及鋰電製造產業。”他同時提到,包括土地、人力等在內的生產要素價格也是西部的優勢。

0 3

“鏈主”效應 產業鏈集聚

“鋰電產業是重資產行業,專案落地需要從多方面進行綜合考慮。”於清教認為,四川鋰電產業的崛起,“可以說與其綠電資源配套、礦產資源儲備、土地資源配置、財政資金和政策扶持、招商力度密切相關”。

外部資源具備後,當地能否形成區域產業叢集發展,關鍵在於是否有自帶“明星光環”的龍頭企業。於清教告訴記者,“鋰電產業鏈條式發展特色鮮明,一個動力電池專案的落地,往往會帶來一個產業鏈上下游的入駐,促進當地產業不斷髮展。”

範永軍也指出,地方區域經濟要想發展好,必須要結合當地優勢資源、量身裁衣,再出臺具體的招商政策引進龍頭企業,從而形成正向迴圈。

動力電池產業發展向西部轉移,有諸多外部因素加持,比如資源、政策等;主要向四川轉移,則是因寧德時代等“鏈主”企業落地生根帶來的產業叢集效應。

以宜賓為例。2019年9月以來,宜賓與寧德時代陸續簽訂了四川時代動力電池一至十期專案,總投資超過640億元。宜賓市二級巡視員、宜賓凱翼汽車公司黨委書記胡明鏡,一直是三江新區、宜賓鋰電產業的起步和崛起過程的開拓者和見證者。根據他的描述,宜賓市引入寧德時代的過程可謂“一波三折”,層層突破。到了現在,當地人都認為,“來了宜賓就一定要看看位於三江新區的寧德時代”。

在“鏈主”寧德時代的帶動下,關鍵部件領域的頭部企業紛紛跟進。歐陽明高在2020年9月將自己唯一一個院士工作站落戶宜賓。2021年,長盈精密入駐宜賓。近年來,時代吉利、蘇州天華超淨、廣州國光電器、光原鋰電、宜賓鋰寶等眾多鋰電企業,扎堆在宜賓建廠。

一個變化中的宜賓正在出現。四川人李先生告訴記者,宜賓的科技型企業比較多,除了鋰電行業,電子產品行業也不錯;現在宜賓的教育版圖也有了新突破,四川大學在宜賓設立了新校區;整個城市的基礎設施,包括市政道路樓房建設等更新很快。

0 4

產業集聚才剛開始

不過,也有動力電池行業資深人士對四川鋰電產業集聚仍舊抱觀望態度。他指出一點,從地理位置上來看,四川處於地震帶,對電池製造很不利,未來依舊存在著不確定性。

前述中國地質科學院團隊文章中也提到,四川、西藏等西部地區雖然擁有豐富的資源,但因環境保護約束,高寒、高海拔開發環境惡劣,基礎設施建設週期長,短期內的產量增長十分有限。

上海市汽車零部件行業協會祕書長樊澤芳 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採訪時提到,與傳統汽車相比,新能源汽車產業鏈,因其鏈條短更整合,更容易形成叢集效應。圍繞頭部企業或供應鏈打造的產業叢集,不能只靠單一的政策吸引,還需要人才、環境等多重因素。

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在2022世界動力電池大會上指出,礦產資源並不是動力電池產業發展瓶頸,產業鏈以及企業真正的挑戰主要有3點:一是消費者對研發能力提出要求;二是大規模交付對製造能力提出更高要求;三是產業縱深發展對服務能力提出更高要求。這3點都是西部地區發展動力電池產業需要特別注意的地方。

以人才為例,寧德時代將西南總部和研究院設立在成都而不是宜賓,更多是出於成都在整個西部地區的人才吸引優勢考量。儘管不少人認為,正在建設的成都高新區“幹事業的氛圍堪比深圳”,但也有觀點認為,四川號稱”天府之國“,生活較安逸,成本低,無法吸引人才。人力成本較低固然是西部地區的優勢,但另一面則是優秀高階人才數量和吸引力上與東部等地區的差距。

範永軍指出,西部地區發展動力電池產業,面臨的瓶頸有幾個方面:第一,整個西部很少有研發中心,研發人才面臨著缺口;第二,此前珠三角、長三角等起步較早的地方,產業配套齊全。目前動力電池產業配套向西部地區轉移,還需要一個過程;第三,電池的生產很精密,除了裝置外,還需要操作裝置的工程師,這部分人將面臨著再次選擇的境地。他強調,電池生產過程中,經常會因材料供應商及批次不同而出現技術問題,需要技術研發人員及時介入解決。此外,西部大型知名整車企業較少,產品就近配套的不多,也需要通過物流運輸出去。

持久向好的營商環境和政策的穩定性自不必說,要想打造好產業叢集,形成區域性的優勢,龍頭企業的帶領作用也相當重要。目前,在西部城市,除四川外,還沒有像寧德時代這樣體量的“鏈主”企業在當地大手筆佈局。而“寧王”的佈局當下已幾乎遍佈全國,比如江蘇常州、湖北宜昌等地也是其重要的基地,之後是否會有所傾斜或調整,存在不確定性。

此外,動力電池屬於技術導向型產業,未來還可能發生技術變革。有了動力電池產業的發展土壤,後續如何領先也是問題。

眼下,西部的產業集聚才剛開始,是否能真正發展起來並形成良好的產業,考驗著地方政府的智慧……

文:趙瓊 編輯:薛亞培  版式:王琨

喜歡請點亮分享、點贊、在看

給小編加個雞腿!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