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有這麼多年輕人突然對“陸衝”上頭

語言: CN / TW / HK

記者 | 李敍瑾

編輯 | 許詩雨

從釣魚到露營,又從飛盤到槳板,近來,“陸地衝浪”(以下簡稱“陸衝”)接棒,成為年輕人羣中網紅運動項目。1990年代,美國人為在陸地也能享受衝浪的感覺,發明了一種比滑板更靈活的陸地衝浪板,不用蹬地,找一塊開闊的道路,僅靠身體扭動就能前進。

陸地衝浪板屬於滑板(Skateboard)運動的一種,從陸地衝浪的英文名稱Surfskate不難看出,這項運動是衝浪和在陸地滑行的結合。但是與滑板不同,陸地衝浪板前橋的轉向非常靈活,滑手通過肩部扭動和重心壓板,可以弧形交叉前進,最大程度還原衝浪和滑雪的樂趣。

陸沖走紅後,小紅書還上線了專題活動。

2021年,陸衝開始在國內興起,並在冬奧會之後爆紅。今年上半年,小紅書上“滑板”類別的相關搜索量同比增長232%,其中尤其以陸衝熱度增長最高,同比增長42倍。數據顯示,陸地衝浪板從今年2月開始搜索量出現明顯增長,6月小紅書陸地衝浪板比去年同期增長約50倍。

北京朝陽的某三板(滑雪板、衝浪板和槳板)集合店店長穆琪告訴《第一財經》YiMagazine,“今年夏天陸衝的出板量達到2000塊,比往年直接增長了約100倍。”特別在6月,貨還未到店就已被預訂完了,這是穆琪之前賣了五年都沒出現過的情況。

陸衝怎麼火起來的?

小紅書博主“Siyaaa”是一名露營和單板滑雪玩兒家,去年冬天每週三四次密集滑雪後,“上癮”的她在今年4月入手了第一塊陸地衝浪板。其實年初雪季剛結束的時候,她就在滑雪羣裏看到有人玩兒陸衝,並有組織成規模地發起95折的團購價。

但“怕摔”,加上當時看中的板子沒現貨,Siyaaa也沒多少迫切嘗試,反而是之後一次被朋友“硬”拽上板的體驗,讓她切身在陸地上重獲滑行樂趣。她當晚就通過淘寶下單,以原價2850元購買了一套中高價位的陸地衝浪板,加上重新配板的衣服鞋子,總共超過5000元。但對於動輒一套上萬的雪具雪服,Siyaaa覺得還好。

而在穆琪近600平方米的店裏,主打中高端陸地衝浪板的均價都超過2000元,最貴的達到3500元。它們依次被整齊碼在一個下沉式弧形水池狀的展示台上,雖然不及滑雪板、槳板顯眼,但有設計感的角落仍吸引不少顧客在此打卡拍照。穆琪告訴《第一財經》YiMagazine,目前因為陸衝在國內還處於發展初期,國外品牌如Carver是很多愛好者的主要選擇。而成熟的雙翹滑板國產品牌逐漸崛起,價格在千元以內有很多。

穆琪店裏陸地衝浪板陳設一角

從今年北京疫情結束的初夏開始,無論是在像鳥巢前這樣大型的公共廣場,還是隨便在小區樓棟間的空地上,出現了越來越多陸衝愛好者。他們往往三五成羣、着裝清涼、護具齊全地踩在顏色各異的陸地衝浪板上,通過控制扭動的身體,享受着自由滑行帶來的快感。入夜,還有一些專業級別滑板手要麼身着寬鬆街頭風,要麼緊身上衣+熱褲造型,踩着自帶發光輪的陸地衝浪板在公園綠道穿行,成為一道“吸睛”的城市風景線。

而陸衝之所以火,也與它操作性上的“低門檻”分不開。自稱小白的Siyaaa全憑自學,單靠網上看教程、和朋友一起滑了三次就能在保持穩定滑行中做一些簡單下蹲動作。從板類玩兒法上説,專業長板教練彩虹老師告訴《第一財經》YiMagazine,陸地衝浪板較傳統雙翹滑板更“年輕”, 有更多探索空間,相信未來會開發出更多玩兒法和規則。

Siyaaa在陸地衝浪板上嘗試新動作

2022年,旨在讓 “三億人上冰雪”的北京冬奧會,把滑雪推向全民運動。但滑雪必定會受到場地的限制,陸衝的滑行原理跟滑雪比較相似,可以作為輔助訓練項目讓人們在沒有雪沒有浪的日子裏,享受滑行快感。因此,陸地衝浪板一開始的用户羣體就和滑雪、衝浪有一定重合。

加上疫情之後,越來越多的人更願意選擇親近自然的户外運動,露營、騎行都在逐漸成為一種新的社交方式。兼具易上手、觀賞性的陸地衝浪板,在疫情後户外社交需求爆發的情況下,疊加冰雪運動宣傳,自然而然“出圈”了。而在這其中,彩虹覺得自己從年初堅持到7月在鳥巢每週兩次、每次兩課時的免費陸衝公開課就是在為市場“做蛋糕”。

彩虹在6月成立的北京陸衝學院俱樂部開設公開課

到了7月參與公開課的人越來越多,最多一次有200多人,彩虹不得不叫上滑板店另一個教練前來幫忙。這些人大多以年輕女性和小朋友為主,教過滑板的彩虹對此並不驚訝。他告訴《第一財經》YiMagazine,像這種潮流一點的運動,女性和小孩是主力付費用户。入門後想要進階練習動作,就得單約彩虹老師的私教課,單價900元一次,10課時打包8000元的價格並不算便宜。

大家怎麼玩兒

不論是彩虹還是穆琪,他們在今年夏天都見證了大批消費者成為陸衝愛好者,併為之愛好買單。澤瑞同樣對這蜂擁而來的熱情有着非常明顯的感知。她有三年迪卡儂滑板部門工作經驗,如今被穆琪挖來做店內俱樂部主理人。

除了負責平時活動策劃,澤瑞還兼顧新媒體傳播,當她在小紅書上曬出去年4月做的一場30人陸衝活動照片時,獲得了平台的流量推廣。目前,她所經營的“星期五”俱樂部粉絲羣已建有3個,成員快達到1500人。由陸衝帶火俱樂部,這是澤瑞沒預想到的,因為過去一年的運營僅有1個羣,“從3月開始小紅書上都是私信我,希望進羣的人。” 澤瑞告訴《第一財經》YiMagazine。

Siyaaa練了差不多3個月平地陸衝後,對挑戰一些有難度slide動作或去坡度的碗池滑行動了心思。現在她會有意識地在固定滑友羣裏蹲“大神”, 主動諮詢或跟着玩兒得好的朋友相約一個時間地點專門“練活”,涉及不對陸衝開放僅對騎行開放的泵道公園,Siyaaa一行人會包場共同分擔費用,一次差不多200元的場地費在能夠接受的範圍內。

另一方面,沒有像Siyaaa那樣擁有固定滑雪(友)圈子的陸衝愛好者,選擇加入俱樂部是一種方便的選擇。澤瑞認為俱樂部的意義就是靠真正熱愛運動的一羣人去影響另一羣人,“星期五”俱樂部取名也是因為服務很多的用户大多是85後、95後年輕白領,希望他們在經歷一週忙碌工作後,想到“星期五”就興奮,並期待週末一起激發運動能量。

“星期五”俱樂部第三期陸衝訓練營教學

其實“星期五”俱樂部不僅涵蓋陸衝活動,為了配合店裏銷售的其他單板、槳板,澤瑞會舉辦單日槳板體驗性活動並提供拍攝服務,也會邀請單板教練做定期訓練營,從而維持俱樂部營收,但一開始每做一場體驗活動都會賠進去兩三千元。因為加入俱樂部不收會費,參加活動或培訓才有收費,而每次活動為保證服務質量會限制人數,今年以來由於成員基數大起來了,就能稍微盈利。“不指望俱樂部賺錢,目前公司還是靠國內經銷商代理費和兒童滑板培訓。”穆琪告訴《第一財經》YiMagazine。

對於陸衝這種新興小眾運動,並未形成完整產業鏈,多數陸衝板除了線上渠道,線下基本沒有專門門店,一般會在滑板店、雪具店等門店銷售。而這些有培訓教學能力的門店自然想抓住商機,於是建專門場地、開成人培訓成了“創業”模式。

穆琪店裏配套培訓兒童滑板場地

在北京,只為培訓陸衝的線下場地已經誕生。而二三線城市裏,不少擁有線下場地的老闆和教練也躍躍欲試。彩虹目前也正在籌備自己的線下陸衝訓練場,為了新場地開業,他近一兩個月都沒接新的私教課。

從流行到賺錢的前提

有人説,飛盤、槳板、騎行、陸衝此類代表的自由、前衞、潮流的新興小眾運動實際是一種社交媒體的勝利。小紅書潮流內容運營負責人萊農並不是完全同意,她認為雖然小紅書某種程度上是一種生活方式平台,但社區的力量並沒有那麼強大。

當初設立潮流組,並專門獨立做成一個內容品類是小紅書在街上觀察潮人,總結得出一些和以往不同的時尚風格。而隨他們追逐所帶來的潮流運動,“要是沒有發生,是硬推不來的。” 萊農告訴《第一財經》YiMagazine。

截至7月入駐小紅書陸衝聯盟的俱樂部

今年夏天陸衝的突然爆紅,既是預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萊農介紹,不論是去年的露營熱,還是今年飛盤熱、騎行熱,跟疫情還是有一些關係的,特別是北京、上海上半年被關久了,人們出來之後肯定向往户外,而飛盤、騎行或陸衝,在中國都屬於“城市户外運動”。疫情之後,年輕人為兼顧生活和享樂,自然願意為此買單。

6月19日,天貓國際與陸地衝浪板開創品牌Carver、美國老牌滑板品牌Santa Cruz、專業滑板護具品牌187 killer pads等15個海外品牌簽約合作。另據天貓國際數據,今年以來,國際進口滑板品類銷售額同比有3位數的增長,其中95後和00後是消費增速最快的人羣,即陸地衝浪的主力消費人羣。

然而,這個世界上沒有永恆的網紅。即便當前有熱度,若沒配套相關產業鏈建立,或許過一段時間也將冷卻下來。Siyaaa感知到,自己或許不會購買第二塊陸衝板,而玩兒陸衝也僅是冬奧帶起來的“冰雪熱”的餘熱。穆琪並不擔心陸衝市場反響,因為她覺得消費者為更老派的雙翹滑板買單本質上是為“文化”買單,陸衝或許還需要一段時間的檢驗。

本文版權歸第一財經所有,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翻譯。

2022年金字招牌大調查即將截止啦,

快點擊下圖來為你支持的品牌投票吧 

識別下圖二維碼,

即可購買2022年8月刊《重新理解中國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