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有这么多年轻人突然对“陆冲”上头

语言: CN / TW / HK

记者 | 李叙瑾

编辑 | 许诗雨

从钓鱼到露营,又从飞盘到桨板,近来,“陆地冲浪”(以下简称“陆冲”)接棒,成为年轻人群中网红运动项目。1990年代,美国人为在陆地也能享受冲浪的感觉,发明了一种比滑板更灵活的陆地冲浪板,不用蹬地,找一块开阔的道路,仅靠身体扭动就能前进。

陆地冲浪板属于滑板(Skateboard)运动的一种,从陆地冲浪的英文名称Surfskate不难看出,这项运动是冲浪和在陆地滑行的结合。但是与滑板不同,陆地冲浪板前桥的转向非常灵活,滑手通过肩部扭动和重心压板,可以弧形交叉前进,最大程度还原冲浪和滑雪的乐趣。

陆冲走红后,小红书还上线了专题活动。

2021年,陆冲开始在国内兴起,并在冬奥会之后爆红。今年上半年,小红书上“滑板”类别的相关搜索量同比增长232%,其中尤其以陆冲热度增长最高,同比增长42倍。数据显示,陆地冲浪板从今年2月开始搜索量出现明显增长,6月小红书陆地冲浪板比去年同期增长约50倍。

北京朝阳的某三板(滑雪板、冲浪板和桨板)集合店店长穆琪告诉《第一财经》YiMagazine,“今年夏天陆冲的出板量达到2000块,比往年直接增长了约100倍。”特别在6月,货还未到店就已被预订完了,这是穆琪之前卖了五年都没出现过的情况。

陆冲怎么火起来的?

小红书博主“Siyaaa”是一名露营和单板滑雪玩儿家,去年冬天每周三四次密集滑雪后,“上瘾”的她在今年4月入手了第一块陆地冲浪板。其实年初雪季刚结束的时候,她就在滑雪群里看到有人玩儿陆冲,并有组织成规模地发起95折的团购价。

但“怕摔”,加上当时看中的板子没现货,Siyaaa也没多少迫切尝试,反而是之后一次被朋友“硬”拽上板的体验,让她切身在陆地上重获滑行乐趣。她当晚就通过淘宝下单,以原价2850元购买了一套中高价位的陆地冲浪板,加上重新配板的衣服鞋子,总共超过5000元。但对于动辄一套上万的雪具雪服,Siyaaa觉得还好。

而在穆琪近600平方米的店里,主打中高端陆地冲浪板的均价都超过2000元,最贵的达到3500元。它们依次被整齐码在一个下沉式弧形水池状的展示台上,虽然不及滑雪板、桨板显眼,但有设计感的角落仍吸引不少顾客在此打卡拍照。穆琪告诉《第一财经》YiMagazine,目前因为陆冲在国内还处于发展初期,国外品牌如Carver是很多爱好者的主要选择。而成熟的双翘滑板国产品牌逐渐崛起,价格在千元以内有很多。

穆琪店里陆地冲浪板陈设一角

从今年北京疫情结束的初夏开始,无论是在像鸟巢前这样大型的公共广场,还是随便在小区楼栋间的空地上,出现了越来越多陆冲爱好者。他们往往三五成群、着装清凉、护具齐全地踩在颜色各异的陆地冲浪板上,通过控制扭动的身体,享受着自由滑行带来的快感。入夜,还有一些专业级别滑板手要么身着宽松街头风,要么紧身上衣+热裤造型,踩着自带发光轮的陆地冲浪板在公园绿道穿行,成为一道“吸睛”的城市风景线。

而陆冲之所以火,也与它操作性上的“低门槛”分不开。自称小白的Siyaaa全凭自学,单靠网上看教程、和朋友一起滑了三次就能在保持稳定滑行中做一些简单下蹲动作。从板类玩儿法上说,专业长板教练彩虹老师告诉《第一财经》YiMagazine,陆地冲浪板较传统双翘滑板更“年轻”, 有更多探索空间,相信未来会开发出更多玩儿法和规则。

Siyaaa在陆地冲浪板上尝试新动作

2022年,旨在让 “三亿人上冰雪”的北京冬奥会,把滑雪推向全民运动。但滑雪必定会受到场地的限制,陆冲的滑行原理跟滑雪比较相似,可以作为辅助训练项目让人们在没有雪没有浪的日子里,享受滑行快感。因此,陆地冲浪板一开始的用户群体就和滑雪、冲浪有一定重合。

加上疫情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更愿意选择亲近自然的户外运动,露营、骑行都在逐渐成为一种新的社交方式。兼具易上手、观赏性的陆地冲浪板,在疫情后户外社交需求爆发的情况下,叠加冰雪运动宣传,自然而然“出圈”了。而在这其中,彩虹觉得自己从年初坚持到7月在鸟巢每周两次、每次两课时的免费陆冲公开课就是在为市场“做蛋糕”。

彩虹在6月成立的北京陆冲学院俱乐部开设公开课

到了7月参与公开课的人越来越多,最多一次有200多人,彩虹不得不叫上滑板店另一个教练前来帮忙。这些人大多以年轻女性和小朋友为主,教过滑板的彩虹对此并不惊讶。他告诉《第一财经》YiMagazine,像这种潮流一点的运动,女性和小孩是主力付费用户。入门后想要进阶练习动作,就得单约彩虹老师的私教课,单价900元一次,10课时打包8000元的价格并不算便宜。

大家怎么玩儿

不论是彩虹还是穆琪,他们在今年夏天都见证了大批消费者成为陆冲爱好者,并为之爱好买单。泽瑞同样对这蜂拥而来的热情有着非常明显的感知。她有三年迪卡侬滑板部门工作经验,如今被穆琪挖来做店内俱乐部主理人。

除了负责平时活动策划,泽瑞还兼顾新媒体传播,当她在小红书上晒出去年4月做的一场30人陆冲活动照片时,获得了平台的流量推广。目前,她所经营的“星期五”俱乐部粉丝群已建有3个,成员快达到1500人。由陆冲带火俱乐部,这是泽瑞没预想到的,因为过去一年的运营仅有1个群,“从3月开始小红书上都是私信我,希望进群的人。” 泽瑞告诉《第一财经》YiMagazine。

Siyaaa练了差不多3个月平地陆冲后,对挑战一些有难度slide动作或去坡度的碗池滑行动了心思。现在她会有意识地在固定滑友群里蹲“大神”, 主动咨询或跟着玩儿得好的朋友相约一个时间地点专门“练活”,涉及不对陆冲开放仅对骑行开放的泵道公园,Siyaaa一行人会包场共同分担费用,一次差不多200元的场地费在能够接受的范围内。

另一方面,没有像Siyaaa那样拥有固定滑雪(友)圈子的陆冲爱好者,选择加入俱乐部是一种方便的选择。泽瑞认为俱乐部的意义就是靠真正热爱运动的一群人去影响另一群人,“星期五”俱乐部取名也是因为服务很多的用户大多是85后、95后年轻白领,希望他们在经历一周忙碌工作后,想到“星期五”就兴奋,并期待周末一起激发运动能量。

“星期五”俱乐部第三期陆冲训练营教学

其实“星期五”俱乐部不仅涵盖陆冲活动,为了配合店里销售的其他单板、桨板,泽瑞会举办单日桨板体验性活动并提供拍摄服务,也会邀请单板教练做定期训练营,从而维持俱乐部营收,但一开始每做一场体验活动都会赔进去两三千元。因为加入俱乐部不收会费,参加活动或培训才有收费,而每次活动为保证服务质量会限制人数,今年以来由于成员基数大起来了,就能稍微盈利。“不指望俱乐部赚钱,目前公司还是靠国内经销商代理费和儿童滑板培训。”穆琪告诉《第一财经》YiMagazine。

对于陆冲这种新兴小众运动,并未形成完整产业链,多数陆冲板除了线上渠道,线下基本没有专门门店,一般会在滑板店、雪具店等门店销售。而这些有培训教学能力的门店自然想抓住商机,于是建专门场地、开成人培训成了“创业”模式。

穆琪店里配套培训儿童滑板场地

在北京,只为培训陆冲的线下场地已经诞生。而二三线城市里,不少拥有线下场地的老板和教练也跃跃欲试。彩虹目前也正在筹备自己的线下陆冲训练场,为了新场地开业,他近一两个月都没接新的私教课。

从流行到赚钱的前提

有人说,飞盘、桨板、骑行、陆冲此类代表的自由、前卫、潮流的新兴小众运动实际是一种社交媒体的胜利。小红书潮流内容运营负责人莱农并不是完全同意,她认为虽然小红书某种程度上是一种生活方式平台,但社区的力量并没有那么强大。

当初设立潮流组,并专门独立做成一个内容品类是小红书在街上观察潮人,总结得出一些和以往不同的时尚风格。而随他们追逐所带来的潮流运动,“要是没有发生,是硬推不来的。” 莱农告诉《第一财经》YiMagazine。

截至7月入驻小红书陆冲联盟的俱乐部

今年夏天陆冲的突然爆红,既是预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莱农介绍,不论是去年的露营热,还是今年飞盘热、骑行热,跟疫情还是有一些关系的,特别是北京、上海上半年被关久了,人们出来之后肯定向往户外,而飞盘、骑行或陆冲,在中国都属于“城市户外运动”。疫情之后,年轻人为兼顾生活和享乐,自然愿意为此买单。

6月19日,天猫国际与陆地冲浪板开创品牌Carver、美国老牌滑板品牌Santa Cruz、专业滑板护具品牌187 killer pads等15个海外品牌签约合作。另据天猫国际数据,今年以来,国际进口滑板品类销售额同比有3位数的增长,其中95后和00后是消费增速最快的人群,即陆地冲浪的主力消费人群。

然而,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的网红。即便当前有热度,若没配套相关产业链建立,或许过一段时间也将冷却下来。Siyaaa感知到,自己或许不会购买第二块陆冲板,而玩儿陆冲也仅是冬奥带起来的“冰雪热”的余热。穆琪并不担心陆冲市场反响,因为她觉得消费者为更老派的双翘滑板买单本质上是为“文化”买单,陆冲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检验。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2022年金字招牌大调查即将截止啦,

快点击下图来为你支持的品牌投票吧 

识别下图二维码,

即可购买2022年8月刊《重新理解中国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