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難辨,未成年人直播打賞怎麼管?

語言: CN / TW / HK

現行法規對使用者直播打賞有明確的規則,一是要進行實名認證,二是未成年人不允許打賞。但在現實中,不少未成年人仍能繞過平臺規則,甚至成為“榜一大哥”。

本文字數4056,閱讀時長約8分鐘

文| 財經E法 姚佳瑩

編輯|朱弢

在“榜一大哥”消失了幾個月後,6月底,虛擬主播“桃寶Momoko”(下稱“桃寶”)收到了B站直播團隊的退款通知。

通知的大意是:在平臺稽核了監護人提供的相應證明材料後,將對桃寶直播間多筆未成年人消費款項予以退還,總金額為142139.9元,同時將扣除主播賬戶中70267.6元等值的金倉鼠。

由於B站會從主播的每一筆收入中提取50%,因此平臺和主播按1:1的比例退款。

收到退費通知的不止桃寶。儘管B站並未公佈此次退款涉及的主播數量,但據網友找到的其中一個退款人賬號,該賬號共獲得68位虛擬主播的粉絲牌,由於獲取粉絲牌需要達到一定打賞額度,實際上遭遇退款的主播或許更多。據財經E法瞭解,此次集中退款主要涉及中小虛擬主播,退款金額有高的,如桃寶的14萬元,低的只有1分錢,一般為數萬元。

退回未成年人打賞款項本在情理之中,但令主播們不解的是,儘管B站推出了青少年模式,但實名認證採取自願原則,大量未經實名認證的未成年人實際上並未被納入該模式管理。未成年人一旦打賞,在監護人或本人申請退款後,主播們不只要退回打賞,甚至還會承受更大的損失。

時值暑假,國家網信辦於7月18日起開啟為期2個月的專項行動,聚焦短影片直播、社交、學習類App、網路遊戲、電商、兒童智慧裝置等平臺,集中解決涉未成年人問題亂象。

在短影片直播領域,今年5月,國家網信辦等四部門釋出了《關於規範網路直播打賞,加強未成年人保護的意見》,該規定釋出後,包括B站、抖音、快手等平臺均著手完善“青少年模式”,該模式下,未成年人無法進行充值、購買“禮物”等打賞操作。

然而,“青少年模式”行之有效的前提是實名認證。倘若缺乏了身份強關聯的認證環節,不只“青少年模式”將形同虛設,也不利於維護平臺其他主體的利益。

01

主播遭遇未成年人打賞

白崎銀子是位直播繪畫的虛擬主播。今年5月6日,有位新粉絲觀看她的畫作10分鐘後,直接打賞了1988元“上艦”,成為白崎銀子的“提督”粉絲。

除了傳統的贈送禮物等打賞方式,B站使用者可以通過購買“艦長”、“提督”、“總督”等按月付費的服務表示對主播的支援,即加入所謂“大航海”,成為主播的頭號粉絲。其中“艦長”為198元/月,“提督”為1988元/月,“總督”為19998元/月,連續包月享受折扣。“上艦”後可獲得主播獨有的粉絲牌(高級別粉絲的標誌),增加與主播的親密度、獲得發言和彈幕特權等;主播則可在打賞金額中分成、增加經驗值。

常年沒有“提督”粉絲的白崎銀子很驚喜,“覺得自己的畫作終於遇到了欣賞的人”。然而四天後,這名“提督”消失了,直至6月28日晚白崎銀子收到了退款通知,她需扣除3000元左右的金倉鼠。“白打了兩個月的工”,白崎銀子在事件說明影片裡說道。

面臨大額退款,主播有時不僅是“白打工”那麼簡單。

艾力(化名)是某中小虛擬主播“白鯨”(化名)的運營人員,此次集中退款中,白鯨需退款約10萬,這也是不到7萬粉絲的她首次遭遇大額退款。

白鯨退還的打賞集中在2月、3月。“按規則是主播扣除5萬,平臺退5萬,但平臺實際是退還5萬元等值的金倉鼠。由於主播每筆收入平臺都將提取一半,這意味著主播需要創造10萬元流水才能退5萬元,相當於主播全部承擔了退款。”艾力對財經E法說。

金倉鼠是B站此前的通用幣(目前已改為“電池”),1000金倉鼠可兌換1元人民幣,100元以上便可提現。據財經E法瞭解,發生退款時,平臺將扣除主播賬戶中等值金倉鼠,對於賬戶已提現或餘額不足的主播,將由平臺先行墊付,在未成年人退款“償還”完畢之前,直播收益將被直接扣除,不會進入金倉鼠賬戶。而由於每筆收益平臺都提成一半,主播需要創造的收益為平臺墊付數額的兩倍。

“而且部分通過蘋果系統打賞的款項還需扣除30%的蘋果稅,那5萬元流水算上蘋果稅、提現納稅後到手不到4萬元。”艾力說。

此外,由於主播會不定時抽獎、回饋頭部粉絲,倘若發生退款,為這些禮物付出的成本也打了水漂。“最大的成本是約圖。我們會根據粉絲喜好定製虛擬人物周邊,每份禮物都需要自己約圖,這些圖往往一張就是2000元到3000元。”艾力告訴財經E法。

在虛擬主播行業,大多數中小虛擬主播的收益並不高,而收益也主要用於禮品製作、裝置升級等。“平均每個月5000元的收益,但是要給粉絲回饋禮物,平均每月到手可能就2000多”。艾力說。

艾力曾諮詢過平臺客服,想了解平臺如何確定打賞使用者是未成年人,得到的回覆是“我們已仔細核實過”。但主播們疑惑的是,為何未成年使用者可以打賞?平臺又如何確定未成年人的身份?

02

未成年人如何繞過規則?

主播們之所以有疑問,是因現行法規對使用者直播打賞有明確的限制,一是要進行實名認證,二是未成年人不允許打賞。

2020年11月,國家廣電總局便釋出了《國家廣播電視總局關於加強網路秀場直播和電商直播管理的通知》,規定網路秀場直播平臺要對網路主播和“打賞”使用者實行實名制管理。通知要求,未實名制註冊的使用者不能打賞,未成年使用者不能打賞。要通過實名驗證、人臉識別、人工稽核等措施,確保實名制要求落到實處,封禁未成年使用者的打賞功能。

2021年2月,國家網信辦等七部門釋出《關於加強網路直播規範管理工作的指導意見》,要求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充值打賞等服務。

2022年5月,國家網信辦等四部門釋出《關於規範網路直播打賞,加強未成年人保護的意見》,規定嚴格落實實名制要求,禁止為未成年人提供現金充值、“禮物”購買、線上支付等各類打賞服務。

在明確的監管要求下,各直播短影片平臺均搭建了未成年人保護體系,推出了“青少年模式”。經財經E法測試,在“青少年模式”下,未成年人觀看時長有所限制,也確實無法進行打賞。只要實名認證為未成年人,使用者便只能進入青少年模式。

有接近B站的人士向財經E法表示:“B站從系統功能上限制了未成年人賬號進行打賞,未成年人身份證認證的賬號無法充值或打賞。”

然而,無論是B站,還是抖音、快手等短影片直播平臺,都對直播賬號的實名認證有強制要求,而未實名認證使用者打賞、購買增值服務等並不受限制。目前,上述平臺均採用手機號碼、或第三方賬號繫結手機號的方式進行使用者註冊,一般而言,手機號可與個人身份證關聯,相當於間接實名認證,但對於未成年人來說,獲得監護人或其他成年人的手機號並非難事。

使用者賬號沒有實名認證,未成年人又可退款,不少黑灰產業鑽起了未成年人退款機制的漏洞。

在一個知名電商平臺上,有不少店鋪宣稱,可使用未成年人資料代辦充值/打賞退款,有的則是出售相關退款教程,根據退款成功率分出了不同價位。其實在B站上,便能發現不少所謂“騰訊遊戲退款教學”,影片製作者聲稱:“在王者榮耀氪金一萬多,玩膩了才退款。”

從退款機制來看,目前各平臺均不同程度地設定了未成年人退款入口和流程。抖音在青少年守護中心,明確標示了“未成年人退款”入口;快手則可以進入“反饋與幫助”頁面直接搜尋“未成年”找到退款入口;而B站則可通過人工線上客服諮詢未成年人退款事項。

財經E法測試了B站的退款申請流程。據B站客服迴應,申請未成年人退款需要提供的材料包括:未成年人身份證或戶口本頁面,或出生醫學證明;監護人手持身份證照片、監護關係證明;消費記錄;申請退款金額。再由專員致電溝通,退款時間由專員告知為準。

對於申請過未成年人打賞退款的賬號,B站將關閉該賬號的消費充值功能。至於如何核實退款申請材料,財經E法就此向B站問詢,截至發稿並未受到相關回復。

可以說,相較於寬鬆的身份認證環節,對於未成年人退款稽核,平臺不可謂不仔細。上述接近B站人士向財經E法表示:“未成年人冒用家長賬號進行打賞,很難識別。家長也有約束孩子的責任,不可能全靠平臺。”

家長固然有監護責任,但平臺也並非毫無辦法。關於未成年人網路防沉迷已有較多探索。

03

未成年人打賞怎麼管?

搭建未成年人防沉迷系統,主要集中於兩個領域,一是遊戲,二是直播短影片。

為了防止未成年人冒用家長手機、身份證等資訊註冊遊戲賬號和消費,在遊戲領域,騰訊遊戲、網易遊戲、三七互娛等平臺已先後引入人臉識別手段限制未成年人遊戲時長,防止其過度消費。

以騰訊遊戲為例,目前,主要在遊戲登陸和支付環節兩種情景中發起人臉識別驗證。如在充值支付環節,當疑似由未成年人操作的成年人賬戶月充值大於400元、或使用者出現異常充值行為時,即會被要求進行人臉識別驗證,系統將自動語音播報及畫面提示,進行遊戲充值提醒。無法通過驗證的使用者,則無法繼續充值。

儘管人臉識別系統亦無法將所有未成年人納入防沉迷系統管理,但識別準確度已得到較大提升。

根據財經E法得到的一份騰訊遊戲資料,2022年寒假期間,平均每天有940萬個已實名認證為成年人的遊戲賬號在登陸環節、4.3萬個賬號在支付環節觸發人臉識別,因拒絕或未通過驗證,登陸環節有約74.17%的賬號被納入防沉迷監管,支付環節有約77%的賬號被攔截了充值。

資料顯示,目前,騰訊遊戲的未成年人遊戲時長、流水佔比已降至極低水平。2021年第四季度,騰訊國內未成年人遊戲時長佔比下降至0.9%,總時長同比下降88%,遊戲流水佔比下降至1.5%,總流水同比下降73%。

相較遊戲平臺,直播短影片平臺其實在打賞/退款的過程中涉及的主體更多,關係也更復雜。遊戲平臺發生充值行為,其實只涉及支付渠道和平臺兩個主體,但直播短影片平臺還涉及主播、公會等利益相關方。然而,在多方主體利益需要維護的情況下,直播短影片平臺對於使用者的身份強關聯認證還有待完善。

在這種情況下,平臺和主播們事後需要處理的問題必然不少。

艾力對於“未成年人消費後,反手又申請退款”也沒有應對方法。“最好的防禦手段是不提現虛擬貨幣,這樣即使退款也只是虧損贈送的禮物。但如果不提現,主播的收入哪裡來呢?”艾力說。

桃寶雖已經退款,但那位申請退款14萬用戶還在桃寶的“艦隊”中,掛著桃寶專屬的“桃擺擺”粉絲牌。

退款一個月後,B站虛擬主播“團小哈”的直播螢幕左下角,還掛著“還債ING”的字樣。

(應受訪者要求,艾力、白鯨為化名,白鯨退款金額為大致數額)

 近期話題,點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