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報解讀:阿里巴巴還不是亞馬遜

語言: CN / TW / HK

文|彭倩 編輯|喬芊

2023財年伊始,阿里巴巴交出一份好於預期的季報。

8月4日晚間,阿里巴巴釋出2023財年第一季度(即4-6月)財報。本財季阿里巴巴收入為2055億元人民幣,去年同期為2057.40億元,同比微降0.1%,基本和去年持平—— 此前市場預期更悲觀,認為阿里會首次出現營收的同比下滑。

利潤方面,經營利潤同比下滑19%,至249.43億元。與前幾個季度相比,各項利潤指標表現有所回暖,說明阿里節省開支的策略有了成效。

製圖:36氪,資料來源:阿里巴巴財報

營收高於市場預期,財報釋出後,阿里巴巴港股盤前漲5%。在此之前,阿里巴巴的股價已經連跌數日,截止上週,阿里巴巴港股股價過去一個月內下挫近20%,過去一年累計下跌53%。

業績好於預期或許能帶動股價實現短線反彈。只是更長線看,這家網際網路電商公司的 盈利前景依然有賴於消費需求的復甦情況,同時監管環境也構成了壓力,尤其是在美國摘牌的可能

為應對美股摘牌風險,阿里巴巴於近期宣佈已申請將香港第二上市地位轉為主要上市。此外,季報釋出的同一天,阿里巴巴還宣佈兩名獨董的加入,其中一位為安永會計師事務所中國前主席吳港平,市場猜測這或是阿里為雙重主要上市做準備。

全球經濟衰退、疫情反覆輪番上演,再加上國內外電商市場競爭激烈,阿里巴巴的核心電商業務增長頹勢難掩,能否扭轉電商業務頹勢是短期目標,更長遠的問題則是,阿里巴巴能否如亞馬遜一樣,順利找到真正的第二增長曲線?

營收好於市場預期,但國內電商業務增長見頂

阿里巴巴一季度營收整體與去年同期持平,但具體到各細分市場,均有不同程度下滑。中國商業下(中國零售商業收入和中國批發商業收入)的中國零售商業收入(包括淘寶天貓、直營)同比下滑2%,而國際商業下的國際零售商業收入同比下滑3%。在上個季度,這兩個業務分別增長8%和7%。

事實上,一直被視為阿里巴巴增長引擎的中國商業收入(佔營收比重70%左右),近2年來增速一直在下滑。其中批發業務一直保持著每個季度近30%的穩健增長,直營業務在爆發期過後每個季度仍保持雙位數增長,而淘系電商下滑則較為明顯,由於這部分佔比最大,對中國商業收入整體影響也更明顯。

製圖:36氪,資料來源:阿里巴巴財報

反覆的疫情無疑讓淘系電商捱了更狠的一刀。

阿里巴巴CEO張勇曾在上個季度的財報會議上提及,由於上海等地疫情嚴重實行封禁政策,4月淘系GMV有10%的下跌,直到5月底才開始逐漸回暖。一季度財報會上,阿里巴巴高管則表示,整個季度內,淘寶商業交易額出現中個位數下降(5-6%)。

即使該季度舉行了年中大促,但受制於供應鏈和物流的停滯,阿里可以說是迎來了史上最冷清的一個618。根據星圖資料,2022年618全平臺銷售額為5826億,較去年同期只增長几十億元。具體到幾大電商平臺,天貓依然佔據榜首的位置,但官方並未透露銷售額,排在第二的京東的增速也才剛過10%,較去年同期大幅下滑。

不過,上海疫情前,天貓實物GMV增長已經連續幾個季度個位數增長,直到上個季度開始,出現了負-3%的增長。流量增長困境和低線城市的購買力問題,直接導致淘系電商近年來GMV增長遇到瓶頸。

流量增長放緩,品牌方自然不願意投放廣告,而GMV下降也導致平臺能抽的佣金減少。具體到一季度,廣告的總收入下降略快於支付GMV佣金的下降,均出現中雙位數下降。為了維持中國商業收入整體的增長,阿里巴巴一直在增加直營業務的比重,客戶管理收入和直營比重如今幾乎是五五開。

製圖:36氪,資料來源:阿里巴巴財報

中國商業業務構成

阿里巴巴已連續四個季度沒有公佈月活使用者(MAU)資料,這一季度連年活買家(AAC)資料都沒有公佈。

一位接近阿里巴巴的人士告訴36氪,今年上半年淘系電商的流量下滑較為明顯,整體使用者粘性也在變差,更多使用者只有想買東西的時候才會開啟淘寶。提升DAU是淘寶目前的當務之急,重要性高於AAC。

淘寶特價版一直被視為流量增長的重要業務,近一年來每個季度均保持千萬級別的使用者新增,但這部分使用者消費力十分有限,阿里巴巴也從未單獨披露淘寶特價版的GMV。本季度財報會,阿里巴巴高管們提及,在消費大環境整體不佳的情況下,低線城市和農村地區消費資料下滑更嚴重。

自去年底阿里巴巴電商業務組織架構發生巨大調整以來,外界一直期待新一任領導班子能為電商業務帶來新氣象。但據幾位大淘寶的員工告訴36氪,基於戴珊的年齡和閱歷,她更多被員工視為“守成”者,內部也更看重她的穩定性,寄望其能保住電商基本盤。

內容化依然是維持使用者粘性的重要的舉措。一位淘寶內容運營方面的員工表示,雖然淘寶直播因為不可抗力遭受重創,其依然是淘系電商進行內容化最關鍵的業務。新的領導班子不會將主要精力放在邊際成本太高的新內容產品上,而是正想辦法提升目前內容生產的效益和演算法推薦的精準度。

36氪還了解到,今年9月,手淘仍將按照慣例進行新一輪的改版。

財報會上,阿里巴巴高管們也強調,短影片等新技術不會是最後一個技術,終將出現新的技術來改變消費者娛樂的方式和習慣,而作為平臺則更需要明確自己的定位。

誰是下一個“電商”?阿里雲有點懸

對於今日的境況,阿里巴巴或許早有預期。

十多年前,阿里巴巴就開始對各個領域進行佈局。持續數年押注全球化、螞蟻金服、阿里雲、優酷等。為此,阿里巴巴不惜犧牲大量利潤用以投資各項新業務,平均每個季度耗費上百億元。

數位阿巴巴離職員工在接受36氪採訪時都曾提及,阿里巴巴曾成功押中過一個風口——金融科技(即螞蟻金服)。然而,因為合規問題,在強監管下,整個金融科技行業都進行一輪調整,螞蟻金服IPO最終折戟,公司為了合規進行拆分運作。

從阿里巴巴的戰略目標變更也能一窺一二。此前,阿里巴巴的三大戰略為“全球化、內需、大資料和雲端計算”,今年年初,阿里巴巴更新了三大戰略,即“消費、雲端計算和全球化”。其中,“大資料”指的是螞蟻金服,在更新的戰略中已經被刪去,而螞蟻金服的高管們也集體從阿里巴巴合夥人名單上消失。

“內需”轉變為“消費”,則是基於國內消費市場表現不佳,需要向其他市場擴張的背景。阿里巴巴派出了最具有開拓精神的高管蔣凡去往海外,但這是個頗為棘手的業務,除了位元組跳動,大部分網際網路巨頭深耕數年都難見明顯成效。

再加上,一季度,由於地緣政治不穩定、歐元兌美元貶值、歐洲增值稅增長,國際零售商業收入下滑明顯。好訊息是,Lazada的表現有所回暖,GMV增長明顯的同時虧損收窄,未來或有機會逆轉在東南亞的局面。

“雲端計算”依然保留,且順序更加靠前。但收入總量上,阿里雲幾乎只有電商業務的十分之一。

美國第一大電商亞馬遜常常被拿來與國內電商比較,其雲業務AWS,一直被視為電商畫出第二曲線的成功案例。亞馬遜於近期釋出2022年第二季度財報,在全球經濟萎縮的情況下,亞馬遜總營收同樣增長乏力,只有個位數增長,但其雲業務在發展了20多年後(2002年創立,2010年開始發展,前8年在做伺服器迭代),本季度增速仍然高達33%,達197億美元,超出市場預期,淨利潤高達57億美元,抵消了大部分電商業務和其他業務造成的虧損。

圖片來自IDC報告

再來看看阿里雲,本季度其營收增速已經下滑至10%。從盈利表現來看,阿里雲雖然已經連續一年盈利,但利潤依然微薄,一季度利潤只有2.47億元。

一位阿里雲離職員工曾告訴36氪,阿里雲目前已經覆蓋了國內超過60%企業,但要接觸政務系統很難,政企服務會更傾向於將業務交給華為雲做。

阿里巴巴對雲端計算的投入還將持續,但投入力度已在下降,如今微薄的利潤更多也是省出來的。上述阿里雲離職員工表示,為了節省開支,阿里雲三級以下子部門全部裁撤,最終導致了中高層大震盪。

正如張勇所言,阿里巴巴同樣面臨“時代之問”,能否逆風翻盤,電商恐怕已無法解決所有問題。